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破译红楼时空密码,准确解答百年悬疑,主流红学全面破产

 
 
 

日志

 
 

文化部受骗文件出错,国家图书馆公然展假(中篇)  

2008-09-01 05:57:36|  分类: 横扫红学界牛鬼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铲除腐败“红学”诈骗集团告全国人民书系列之二

文化部受骗文件出错,国家图书馆公然展假中篇

——汉奸陶洙伪造的假古籍“己卯本”、“庚辰本”竟成“国家珍贵古籍”

“著名红学家”数十年来刻意隐瞒真相,欺骗政府和人民,撒谎盗名,诈骗牟利,

天理国法不能容,罪大恶极不可赦

 中篇:专家行骗,抄本造假

 

《第一批国家珍贵古籍名录》对“己卯本”的描述是:

02265  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八十回  (清)曹霑撰 题(清)脂砚斋主人评 清抄本(第二十一至三十回佚名抄补) 国家图书馆 存五十回

 

短短不到50个字的描述,竟然出现了五处严重错误。究竟哪一条确凿可信的史料文献能够证明清代的“曹霑”(曹雪芹)撰写了《脂砚斋重评石头记》?一条都没有!究竟哪一条确凿可信的史料文献能够证明“脂砚斋主人”是“清代人”?一条都没有!究竟哪一条确凿可信的史料文献能够证明《脂砚斋重评石头记》是“清抄本”?一条都没有!至于“第二十一至三十回佚名抄补”“存五十回”这两项描述,完完全全是严重违背基本史料事实的弥天大谎!

 

凡是对《红楼梦》各版本基本概貌和流传经过稍有了解的人都知道,“己卯本”“原本”仅残存四十一回又两个半回,即第一至二十回,第三十一至四十回,第五十五回下半至第五十九回上半回(吴恩裕和冯其庸1975年“发现”于中国历史博物馆),第六十一至六十三回,第六十五至六十六回,第六十八至七十回。所谓“存五十回”中的第二十一至三十回,不是什么“佚名抄补”,而正是“己卯本”“原本”的“收藏者”陶洙亲笔抄补。

 

陶洙对“己卯本”的残缺和抄补情况有三条详细的“题记”予以描述。冯其庸在1978年4月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的《论庚辰本》一书中全文引用了陶洙写于1949年(己丑)的一条“题记”(38页);在《影印<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己卯本序》(刊发于《中华文史论丛》1980年第1期)一文中,冯其庸又谈到了陶洙根据“庚辰本”抄补第二十一至三十回的情况;在《关于己卯本的影印问题及其他》(刊发于《社会科学战线》1981年第3期)一文中,冯其庸又将陶洙三条详细的“题记”全文照录(291~292页)。以下引陶洙写于1949年(己丑)的一条“题记”简单介绍一下“己卯本”的残缺和抄补情况:

 

此己卯本阙第三册(二十一回至三十回),第五册(四十一回至五十回),第六册(五十一回至六十回),第八册(七十一回至八十回)。又第一回首残(三页半),第十回残(一页半),均用庚辰本抄补,因庚本每页字数款式均相同也。凡庚本所有之评批注语,悉用砂笔依样过录。甲戌残本只十六回,计(一至八)(十三至十六)(廿五至廿八),胡适之君藏,周汝昌君钞有副本,曾假互校,所有异同处及眉评旁批夹注,皆用蓝笔校录。其在某句下之夹注,只得写于旁而于某句下作式符号记之,与庚本同者以为别,遇有字数过多,无隙可写者,则另纸照录,附装于前,以清眉目。    己丑人日灯下记于安平里忆园

 

文化部受骗文件出错,国家图书馆公然展假(中篇) - 陈林 -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这是北京图书馆出版社在其网站上公布的该社20031011刷的“仿真己卯本”图片资料。“题记”落款“忆园”就是陶洙的号。)

 

“己卯本”“原本”残存不到“五十回”,第二十一至三十回由陶洙亲笔抄补,事实清楚,证据确凿,《第一批国家珍贵古籍名录》究竟凭什么说己卯本“存五十回”,第二十一至三十回是“佚名抄补”呢?究竟是什么人将如此荒谬的谎言变成了政府文件颁行于世?

 

“首批国家珍贵古籍名录”、“首批全国古籍重点保护单位”的评审是于200711月2日启动的。文化部成立了评审委员会,文化部副部长周和平任评审委员会主任,评审委员会邀请了国家古籍保护工作专家委员会全国重要古籍收藏单位的专业人员参加评审工作,分不同的专业组对全国各单位和个人的申报书进行评审。据《国家古籍保护工作专家委员会名单》(网上可下载),跟“己卯本”评审及鉴定意见直接相关的应是以下人员:

 

冯其庸(国家古籍保护工作专家委员会顾问、中国人民大学国学院院长、教授

李致忠(国家古籍保护工作专家委员会主任、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委员、国家图书馆发展研究院院长、研究馆员

陈红彦(国家古籍保护工作专家委员会秘书长、国家古籍保护中心办公室主任、研究馆员

  瑜(国家古籍保护工作专家委员会成员、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委员、国家图书馆研究馆员

苏品红(国家古籍保护工作专家委员会成员、国家图书馆古籍馆副馆长、研究馆员

张志清(国家古籍保护工作专家委员会成员、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委员、国家图书馆善本特藏部主任、研究馆员

 

以上人员在“己卯本”申报国家珍贵古籍及相关评审工作中涉嫌严重欺骗政府,欺骗人民。

 

性质更为严重的是,“己卯本”和“庚辰本”完全是陶洙伪造的假古籍,冯其庸等“著名红学家”对这一事实早就一清二楚心知肚明,担任“国家古籍保护工作专家委员会顾问”的冯其庸竟然将假古籍“己卯本”和“庚辰本”评定为“首批国家珍贵古籍”,影响极其恶劣,后果十分严重。

 

关于“著名红学家”长期刻意隐瞒陶洙伪造贩卖“脂本”诈骗谋财的罪恶行径,陈林已经在《百年红学造假第一大案水落石出人赃俱获》、《冯其庸早知汉奸陶洙伪造“脂本”》、《陶洙伪造“脂本”事实清楚证据确凿》、《诡辩岂能掩盖陶洙伪造脂本的事实》以及《呼吁胡文彬弃暗投明埋葬“红学”》等系列博客文章中予以初步揭露,敬请广大读者拨冗审查,本系列文章继续做深入详细揭露。

 

证明“己卯本”和“庚辰本”完全是由陶洙伪造,步骤和逻辑非常简单:

 

1)陶洙亲笔抄录的“北师大藏本”上的笔迹与“己卯本”上陶洙抄补的第二十一至三十回的字迹“真是同一个人的笔迹”参见冯其庸:《关于北京师范大学藏〈石头记〉庚辰抄本的几点思考》。《红楼梦学刊》2001年第四辑,第17页)。这一事实,“北师大藏本”的发现者和研究者曹立波首先有所怀疑,然后曹立波“去国家图书馆,借阅了己卯本原件。翻开陶洙所抄补的每一页,字体与师大本甲抄手的笔迹几乎相同”(曹立波、张俊、杨健著:《北师大〈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版本来源查访录》。《北京师范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02 年第1 期〈总第169 期〉,第111~112页)。最后,曹立波等人拿着“师大本的几张复印件,上面有正文和批语”,给曾与陶洙有较多来往的周绍良查验,周绍良当场告诉曹立波等人:“这个字(陈林按,指正文笔迹)很像陶心如的字。

 

2)“己卯本”上陶洙抄补的第二十一至三十回的字迹(包括正文和朱笔批语)与“庚辰本”上相应回目的笔迹完全一致(参见后文详细分析),因此“庚辰本”也是由陶洙抄录的。

 

3)冯其庸早就发现“庚辰、己卯两本有部分书页笔迹相同”,“两本确有部分的书页抄手的笔迹是十分相似的,并且占的比重不算太少”,“庚辰本”上两名抄手的笔迹“与已卯本的抄手相同”;吴世昌甚至说“庚辰本”与“己卯本”的“字迹完全相同”参见冯其庸:《论庚辰本》。上海文艺出版社,1978年4月第1版,第12~13页)。因此,“己卯本”和“庚辰本”俱由陶洙抄录无可置疑。

 

2008721日,陈林首先在其网易博客上公开揭示“己卯本”上陶洙抄补的第二十四回回末正文和批语的笔迹跟“庚辰本”相应回目的正文及批语字迹“完全一致”,断言“陶洙伪造贩卖‘庚辰本’乃至一系列‘脂本’的犯罪事实终于真相大白”。先请看“仿真己卯本”第二十四回回末正文、朱笔批语的页面照片(),以及“庚辰本”影印本第二十四回回末的页面照片:

 

文化部受骗文件出错,国家图书馆公然展假(中篇) - 陈林 -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文化部受骗文件出错,国家图书馆公然展假(中篇) - 陈林 -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请再分别查看比较朱笔批语和正文的字迹:

 

文化部受骗文件出错,国家图书馆公然展假(中篇) - 陈林 -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左边是陶洙抄补的朱笔批语,右边是“庚辰本”上的朱笔批语,中间是陈林将两种字迹尽量重叠后的效果图。)

 

从视觉直观情况来看,两种字迹虽然略有差异,但仍然可以认为是同一种字迹。事实上,在陈林公布图片对比之后,几个网站的“红学论坛”上有人立即断言陶洙是“影抄”、“蒙抄”或“描写”了“庚辰本”;据811日出版的北京《新世纪周刊》(2008年第23期)刊发的报道《脂砚斋到底存在不存在》,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生院任晓辉(导师“中国红楼梦学会会长”、“《红楼梦学刊》主编”张庆善)接受采访时暗示陶洙“影抄”了“庚辰本”;2008824日,《中国新闻周刊》记者曾宪楠也告诉陈林,一些接受她采访的“红学家”也断言陶洙抄补的部分是“影抄”了“庚辰本”。“影抄”、“蒙抄”和“描写”这些说法尽管是毫无根据的妄论臆测(下文详细反驳),但却实实在在证明了陶洙抄补部分的字迹与“庚辰本”的字迹“基本相同”、“十分相似”、“完全一致”。

 

所谓“影抄”,是指“将纸蒙在刻本上,照式摹写,不差分毫”(参见程千帆、徐有富著:《校雠广义·版本篇》。齐鲁书社1998年4月第2版,第411页)。“蒙抄”和“描写”与此类似。陶洙“影抄”、“蒙抄”和“描写”“庚辰本”的这些说法为什么完全不能成立呢?因为陶洙手上的“庚辰本”是照片!据“孤鸿道人”披露,这些照片只有“巴掌大小”!“巴掌大小”的照片如何能成为陶洙“影抄”、“蒙抄”和“描写”的底本?

 

国家图书馆工作人员于鹏(“影抄”、“蒙抄”、“描写”说论者之一)自称“于2008822日当面问了周汝昌先生”,周汝昌向于鹏说明,“庚辰晒蓝本有两份,陶洙一份(周老亲见)、赵万里一份。大32开大小”,周汝昌说“字很大,满篇字”。于鹏没有搞清楚,周汝昌说的这个“大32开大小”的东西绝不是什么“庚辰晒蓝本”,而是“庚辰晒蓝本”或“庚辰本原本”的“照片”!周汝昌在《我与胡适先生》一书中第137页图文并茂写得明明白白:

 

陶先生(陈林按,指陶洙)将庚辰照相本捎与我是1949年(古历岁在己丑)的311日。此次捎书,附有便签,云:

 

红楼梦照片八册带上请查收。原本无从购起,则此照片亦属可贵也。尊录甲戌本弟拟借一阅,便中请交丛碧先生(陈林按,张伯驹之别号)带来(不过一星期)尤祷。馀面罄。即叩

汝昌先生台安!

弟陶心如拜  三月十一

 

周汝昌在便签上用钢笔手书:“张伯驹先生亲自送来。”

 

“大32开大小”的照片尽管“字很大,满篇字”,也完全大不到能成为“影抄”、“蒙抄”或“描写”底本的地步。

 

于鹏自称“尺寸是我拿着大32开书比给周老看的”。“大32开大小”印刷品成品的尺寸是21cm×14cm。人民文学出版社19742月按“北京大学图书馆所藏(庚辰本)原书”原尺寸影印出版了《脂砚斋重评石头记》,朱墨套色,18.5cm×29.2cm开本(陈林按,正度16开尺寸是18.5cm×26cm,“仿真己卯本”就是16开本),线装一函8册。我们拿21cm×14cm的尺寸比较一下“庚辰本”的原尺寸就知道,“大32开大小”的照片和“晒蓝本”根本不可能将“庚辰本”的正文和批语按原大小全部装进去如下图)!

 

文化部受骗文件出错,国家图书馆公然展假(中篇) - 陈林 -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文化部受骗文件出错,国家图书馆公然展假(中篇) - 陈林 -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朱墨套色原尺寸影印的“庚辰本”第二十四回两页照片。图中白色方框是陈林标示的“大32开大小”的范围。)

 

陶洙是照着尺寸比原本大大缩小了的“庚辰本”的照片来抄补“己卯本”第二十一至三十回的。抄补的正文部分的笔迹,就是陶洙本人的字体,这是经多人确认的事实。而陶洙的字体恰恰跟“庚辰本”的字迹完全一致。这充分说明“庚辰本”正是由陶洙抄录的。

 

文化部受骗文件出错,国家图书馆公然展假(中篇) - 陈林 -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据《国家古籍保护工作专家委员会名单》,跟“庚辰本”评审及鉴定意见直接相关的应是以下人员:

 

冯其庸(国家古籍保护工作专家委员会顾问、中国人民大学国学院院长、教授

安平秋(国家古籍保护工作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北京大学古籍文献研究中心主任、教授

白化文(国家古籍保护工作专家委员会成员、北京大学教授

朱凤瀚(国家古籍保护工作专家委员会成员、北京大学教授

  铎(国家古籍保护工作专家委员会成员、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北京大学数据分析研究中心负责人

沈乃文(国家古籍保护工作专家委员会成员、北京大学图书馆善本部主任、研究馆员

荣新江(国家古籍保护工作专家委员会成员、北京大学教授

程郁缀(国家古籍保护工作专家委员会成员、北京大学社会科学部部长、中文系教授

董洪利(国家古籍保护工作专家委员会成员、北京大学中文系古典文献专业主任、教授

戴龙基(国家古籍保护工作专家委员会成员、北京大学图书馆馆长、研究馆员)

 

以上人员在“庚辰本”申报国家珍贵古籍及相关评审工作中涉嫌严重欺骗政府,欺骗人民。

 

本文写完之后,829日深夜,于鹏在“艺苑论坛”发贴声称已(在国家图书馆)查到了“庚辰本摄影本”(索书号35064/35065),于鹏对“庚辰本摄影本”的描述是——这个摄影本“1936年的摄影本”,“这个本子的纸张是图纸一类,装订8册(是粘贴加硬皮,和周老所说鞋带装不同,看来是被重装了),黑底白字。尺寸(内页):长16cm(拍摄是两页拍在一张纸上),宽14.4cm。字迹清晰”。于鹏还上传了两张经过他裁剪的图样,并作说明:“因为是扫描还原在纸上再扫描回去,所以比起原件清晰度差很多。”图样如下:

 

文化部受骗文件出错,国家图书馆公然展假(中篇) - 陈林 -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文化部受骗文件出错,国家图书馆公然展假(中篇) - 陈林 -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由于拍摄“是两页拍在一张纸上”,因此这个摄影本上单页的宽幅最大也只有7.2cm,换句话说,这个摄影本上单页尺寸的的确确就是“孤鸿道人”所披露的“巴掌大小”。这样一个“巴掌大小”、“黑底白字”的底本,是根本不可能“影抄”、“蒙抄”或“描写”出16开大小“己卯本”上字迹的。

 

(中篇完)

 

 

 

铲除腐败“红学”诈骗集团告全国人民书系列之三
80万美元回购假古籍该当何罪
——陶洙伪造的“甲戌本”被上海博物馆重金从台湾回购,
错误决策造成国家重大损失,“主流红学界”难辞其咎

上篇:笔迹鉴定揭穿“甲戌本”伪劣本质

 中篇:胡适刻意掩盖陶洙售卖“甲戌本”真相

下篇:胡适岂能不知“甲戌本”之伪(上)(下)

  

 

 

铲除腐败“红学”诈骗集团告全国人民书系列之二

文化部受骗文件出错

国家图书馆公然展假

——汉奸陶洙伪造的假古籍“己卯本”、“庚辰本”竟成“国家珍贵古籍”,

“著名红学家”数十年来刻意隐瞒真相,欺骗政府和人民,撒谎盗名,诈骗牟利,

天理国法不能容,罪大恶极不可赦

 

上篇:汉奸陶洙,一生作伪

中篇:专家行骗,抄本造假

下篇:机关算尽,弄巧成拙

 

 

 

铲除腐败“红学”诈骗集团告全国人民书系列之一

呼吁胡文彬弃暗投明埋葬“红学”

——请胡老先生公开认定曹佳氏确切生日,坚决支持陈林,

揭穿“主流红学家”长期隐瞒陶洙伪造“脂本”的诈骗罪行

 

  

百年红学造假第一大案

水落石出人赃俱获

陶洙伪造贩卖一系列“脂本”,“主流红学界”数十年来撒谎欺世,

事实清楚,证据确凿

  

冯其庸早知汉奸陶洙伪造“脂本”
——小议“主流红学界”长年刻意隐瞒陶洙伪造“脂本”、“脂批”的卑劣行径

 

 陶洙伪造“脂本”事实清楚证据确凿

百年红学造假第一大案告破,“主流红学界”数十年来撒谎欺世骗局被戳穿

 

 诡辩岂能掩盖陶洙伪造脂本的事实

 

 

王小山奥运百城记之广州

假如陈林是对的

王小山按:假如陈林的理论是对的,主流红学家将没理由再用纳税人的钱供养,许多造假的案例都该拿到阳光下晒晒,整个主流红学界将陷入难堪的境地,甚至,极有可能有大批从前被称为学者的人要锒铛入狱。而要证明陈林是错的,则很简单,只要打破他逻辑链中最重要的一环。要打破这一环,只需要到第一历史档案馆中去,打开一本尘封的《娶妻册》。

 

 

 

 

 

  评论这张
 
阅读(632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