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破译红楼时空密码,准确解答百年悬疑,主流红学全面破产

 
 
 

日志

 
 

文化部受骗文件出错,国家图书馆公然展假(下篇)  

2008-09-01 06:34:17|  分类: 横扫红学界牛鬼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化部受骗文件出错,国家图书馆公然展假下篇

——汉奸陶洙伪造的假古籍“己卯本”、“庚辰本”竟成“国家珍贵古籍”

“著名红学家”数十年来刻意隐瞒真相,欺骗政府和人民,撒谎盗名,诈骗牟利,

天理国法不能容,罪大恶极不可赦

 下篇:机关算尽,弄巧成拙

 

“己卯本”中陶洙亲笔抄补的第二十一至三十回的正文和批语字迹与庚辰本相应回目的字迹完全一致,仅凭这一视觉直观印象就可以判定庚辰本必定是陶洙抄录。另一方面,我们还可以通过细致详尽的笔迹鉴定方法判断两个本子同出于陶洙之手。

 

笔迹鉴定,要说复杂,当然可以成为大学里一门专业课程;可是,面对两个承载数十万字迹的嫌疑本子,笔迹鉴定就变得相当容易,往往并不需要通过司法部门刑侦专家来定案,大多数普通民众就能清晰辨别。

 

冯其庸在《论庚辰本》(上海文艺出版社,1978年4月第1版)一书中简要讨论了“庚辰、己卯两本有部分书页笔迹相同的问题”(12~13页),以下全文照录,请大家看清楚冯其庸的笔迹鉴定方法。冯在书中所举字例,陈林在此换用更大更清晰的图片补充说明。冯其庸写道:

 

(六)庚辰、己卯两本有部分书页笔迹相同的问题

 

这个问题有的同志已经提出过,这次我将两本进行了仔细的核对,我发现两本确有部分的书页抄手的笔迹是十分相似的,并且占的比重不算太少。现在为了供大家研究,我选择一些例子在下面:

 

第一例是两本第十回的首半面(见图七),两本字迹的风格,架势完全一致,有些字,如“细源”的“”字,“弓”字的弯勾特别大,如金荣的“荣”字,下面的“木”字不照通常的写法作一横一竖一撇一捺,它把撇捺写成了两个相向的点,这些书写上的特征,两本也完全一样。

 

文化部受骗文件出错,国家图书馆公然展假(下篇) - 陈林 -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文化部受骗文件出错,国家图书馆公然展假(下篇) - 陈林 -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文化部受骗文件出错,国家图书馆公然展假(下篇) - 陈林 -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文化部受骗文件出错,国家图书馆公然展假(下篇) - 陈林 -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己卯本“穷”(左)和庚辰本“穷”对比          己卯本“荣”(左)和庚辰本“荣”对比

 

第二例是第十一回至二十回的总目(见图八),这个总目不仅都只有八回的回目,而且书与的格式完全一样,其中有些字的特殊写法,两本也完全一样,如王熙风的“熙”字,第一笔一小竖写成了一小撇;秦可卿的“卿”字中间多了一点;协理的“协”字两本都作“忄”旁,扬州城的“扬”字,两本都作“木”旁。

 

 

文化部受骗文件出错,国家图书馆公然展假(下篇) - 陈林 -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文化部受骗文件出错,国家图书馆公然展假(下篇) - 陈林 -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己卯本(左)和庚辰本第十一回至二十回总目

文化部受骗文件出错,国家图书馆公然展假(下篇) - 陈林 -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己卯本(左)和庚辰本字例对比

 

第三例是第二十回四四三页的一长段双行批语(见图九),这段批语,除书写的风格两本完全一样外,有些字的特别写法也完全一样,加“幼”字,右半不作“力”而作“刀”;善恶的“恶”字,上半写“西”字,下面再加“心”;艳丽的“”字,上半是“严”字头,下半是“鹿”字;正该的“该”字,半边的‘实”写法特殊等等,这些特殊的习惯写法,如果不是一个人,是很难如此相同的。

 

文化部受骗文件出错,国家图书馆公然展假(下篇) - 陈林 -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文化部受骗文件出错,国家图书馆公然展假(下篇) - 陈林 -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己卯本第二十回页面

 

文化部受骗文件出错,国家图书馆公然展假(下篇) - 陈林 -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文化部受骗文件出错,国家图书馆公然展假(下篇) - 陈林 -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庚辰本第二十回页面

 

当然这里所举的三例,前两例是同一人的笔迹,后一例又是另一人的笔迹了。我初步检查庚辰本的抄手,一共大概有五至七人左右,其中唯独这两个人的笔迹与已卯本的抄手相同,吴世昌同志说庚辰本与己卯本的“字迹完全相同”,这是不符合实际情况的。

 

从冯其庸所谈的字例图样来看,两个本子的字迹视觉直观差异远远超过陶洙抄补的第二十一至三十回对比庚辰本相应回目的字迹。视觉直观差异如此之大的两个本子,为什么能被冯其庸迅速判定为有同一个抄手参与抄录呢?

 

冯其庸的笔迹鉴定方法,简单地说,正是笔迹鉴定中的两个核心方法,一是考察特殊笔画,一是考察特殊结构。这两个“特殊”,是书写者运笔书写习惯的核心特征,是一种字迹独特的DNA。书写者在正常而非刻意改写、仿写的情况下大量书写,这些特征一定会大量呈现出来。冯其庸谈到的“穷”和“荣”,就是考察这两个字的“特殊笔画”;冯其庸谈到的“熙”、“卿”、“协”、“扬”、“幼”、“丽”、“该”等字,就是考察这些字的“特殊结构”。

 

冯其庸从上述几个字例的考察分析就断定“己卯本”和“庚辰本”有相同的抄手,可以说是掌握和运用了笔迹鉴定的核心要义原则。冯其庸称“两本确有部分的书页抄手的笔迹是十分相似的,并且占的比重不算太少”,这说明他还从更多字例的特殊笔画和特殊结构做过考察分析。至于吴世昌称“庚辰本”和“己卯本”“字迹完全相同”,这当然是吴世昌认为两个本子上的大量字迹在“特殊笔画”和“特殊结构”等方面大量相同,完全一致。

 

知道了笔迹鉴定的方法,也看清楚了冯其庸笔迹鉴定的实例,我们自然可以仔细考察“庚辰本”中大量带有“特殊笔画”和“特殊结构”的字例,看看这些“特殊笔画”和“特殊结构”的字例是不是在陶洙抄补的第二十一至三十回正文和批语中出现。陈林在此特别强调,陶洙抄补的第二十一至三十回正文的字迹,正是陶洙本人的手笔,这是他“不打自招”的“题记”以及曹立波、张俊、杨健、周绍良和冯其庸等人共同确认的事实。

 

在浙江大学“高等学校中英文图书数字化国际合作计划”网站上(http://www.cadal.zju.edu.cn/Index.action)“古籍”类图书中,有“庚辰本”全本影印本图片资料,每张页面图片存储量都高达12M,非常清晰,每个字都能放得很大,抄手的一笔一划纤毫毕现。总体来看,某一主要抄手楷法老练,笔触圆熟,字体俊秀端庄,明显是书法行家高手,而这些字迹在普通影印本和一般图片中是不大能看出其细致高超的笔划的。陈林认为,这个抄手严重疑似陶洙本人,因此在这个抄手抄录的第一至第八回中仔细挑选了300多个具有“特殊笔画”和“特殊结构”的样字,作为考察对比的基础。

 

拿着这些具有“特殊笔画”和“特殊结构”的样字,对比“己卯本”中陶洙亲笔抄补的第二十一至三十回正文和批语,完全一致的“特殊笔画”和“特殊结构”果然大量再现,陶洙伪造假古籍“庚辰本”的罪恶行径至此彻底败露。

 

由于篇幅关系,陈林在此只列举几个重要的对比特征,其余对比敬请广大读者自行查验。

 

“庚辰本”疑似陶洙的抄手在“特殊笔画”方面有一个非常鲜明突出的特点,就是笔画“斜弯勾”写得特别长,如以下字迹:

 文化部受骗文件出错,国家图书馆公然展假(下篇) - 陈林 -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文化部受骗文件出错,国家图书馆公然展假(下篇) - 陈林 -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文化部受骗文件出错,国家图书馆公然展假(下篇) - 陈林 -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文化部受骗文件出错,国家图书馆公然展假(下篇) - 陈林 -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文化部受骗文件出错,国家图书馆公然展假(下篇) - 陈林 -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文化部受骗文件出错,国家图书馆公然展假(下篇) - 陈林 -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文化部受骗文件出错,国家图书馆公然展假(下篇) - 陈林 -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文化部受骗文件出错,国家图书馆公然展假(下篇) - 陈林 -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文化部受骗文件出错,国家图书馆公然展假(下篇) - 陈林 -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文化部受骗文件出错,国家图书馆公然展假(下篇) - 陈林 -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文化部受骗文件出错,国家图书馆公然展假(下篇) - 陈林 -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文化部受骗文件出错,国家图书馆公然展假(下篇) - 陈林 -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庚辰本”疑似陶洙的抄手在“特殊结构”方面的突出特点,就是经常将一些常用字根据单字书写的方便美观及整体布局的需要等考虑改变部首边旁,改变原字结构,如以下字迹:

 

      番、深、迥、笑、笑、笑、段、总(纵)

凶、旧、恶、膝、睡、冤、劫、联

窗、钗、兴、款、叫、概、概、鼎

助、厅、最、解、乖、爽、觉、贤

虑、宽、设、没、密、咳、着、灰

赞、兔、雁、沏、沏、众、悉、舅

 文化部受骗文件出错,国家图书馆公然展假(下篇) - 陈林 -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这个疑似陶洙的抄手在写某一个具有特殊结构的字时,这个字在他笔下经常会有两种甚至三、四种写法,如上图列举的“笑”字就有三种写法。有的字即使写法一样,多次出现在同一页甚至同一行,这个相同特殊结构的字也不会写得像印刷体一样丝毫不差,如上图中的“概”和“沏”字。这些例证可以说明——尽管同一个汉字不同的书写方式在直观视觉方面会有差异,但“特殊结构”这个笔迹特征仍可以判定它们属于同一个抄手。

 

“斜弯勾特别长”这个书写特征,不但在“己卯本原本”上大量出现,也在陶洙抄补的部分中大量出现,而且还在所有“脂本”中大量出现,这样的例子可以说“举不胜举”,敬请广大读者自行验证,本文在此不赘述。这个特点充分说明“庚辰本”上疑似陶洙的抄手参与了所有“脂本”的抄录(后文将作详细分析)。下面要重点讨论分析的,是“庚辰本”上“特殊结构”的字体同样在陶洙抄补的部分大量出现。

 

以两本第二十三、二十四回回末正文字迹为例,短短的几行文字就出现了不少相同“特殊结构”的汉字。如“处”、“度”、“没”、“妆”、“番”、“窗”、“叫”、“笑”等字,见下图:

 

文化部受骗文件出错,国家图书馆公然展假(下篇) - 陈林 -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文化部受骗文件出错,国家图书馆公然展假(下篇) - 陈林 -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文化部受骗文件出错,国家图书馆公然展假(下篇) - 陈林 -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文化部受骗文件出错,国家图书馆公然展假(下篇) - 陈林 -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或许有人要说,这种“特殊结构”字体的相同,是因为陶洙照抄了“庚辰本”上的写法。然而这种说法却经不起事实的推敲。首先,“己卯本”中抄补的部分,正是陶洙本人的笔迹;其次,从上面左一第二十三回的图片对比来看,最下端陶洙抄补的“觉”字就跟“庚辰本”最下端的“觉”字写法完全不同,这说明陶洙并不是在“仿写”,而是按照自己的书写习惯正常抄录。

 

同样的例子也出现在第二十四回回末另一处,两本的“觉”字写法也不一样;第二十三回回末两本“击”字的写法也不一样,如下图:

 

文化部受骗文件出错,国家图书馆公然展假(下篇) - 陈林 -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文化部受骗文件出错,国家图书馆公然展假(下篇) - 陈林 -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有一个特别有趣的“特殊结构”的字例能够完全证明陶洙是按照自己的书写习惯在正常抄录“己卯本”缺失的部分,同时也能够完全证明“庚辰本”正是由陶洙本人抄录的。

 

“庚辰本”中疑似陶洙的那个抄手在书写“特殊结构”字体时有一个非常可笑的特点,就是“弄”和“算”总是写混了,他的“算账”往往写成了“弄账”。我们用图例来看看这个抄手的“弄”、“算”之误。

 

这个抄手笔下的“弄”字有四种写法,第一种是正常结构的“弄”字,第二种是“弄”字上面加个“竹字头”,第三种是写成“上王下大”的特殊结构,第四种是这个“上王下大”的特殊结构上面再加个“竹字头”。最后这一种写法之所以被陈林判定为“弄”字的特殊写法,这是从前三种“弄”字的写法推断出来的。我们先来看看前三种“弄”字写法的实例:

 

文化部受骗文件出错,国家图书馆公然展假(下篇) - 陈林 -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文化部受骗文件出错,国家图书馆公然展假(下篇) - 陈林 -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文化部受骗文件出错,国家图书馆公然展假(下篇) - 陈林 -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在第二回中,这名抄手抄到“算还酒账”,发现自己错写成了“弄还酒账”,因此将“弄”圈掉,旁改成“算”。在第一回中,疯疯道人对甄士隐说:“你若果听见‘好’‘了’二字,还算你明白。”其中的“算”字,“庚辰本”的这名抄手写得跟上面的“算”字结构一样:

 

文化部受骗文件出错,国家图书馆公然展假(下篇) - 陈林 -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从以上字形构造的情况来看,如果写成了“上竹中王下大”,这肯定是“弄”的第四种写法,而不是别的什么字的特殊写法。字例如下:

 

文化部受骗文件出错,国家图书馆公然展假(下篇) - 陈林 -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然而有趣的是,这个“弄”字偏偏被这名抄手当作“算”字大量使用,错得一塌糊涂,以至于他不再更正,将错就错,一错到底。请看实例:

 

文化部受骗文件出错,国家图书馆公然展假(下篇) - 陈林 -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文化部受骗文件出错,国家图书馆公然展假(下篇) - 陈林 -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右起第二行“也弄(算)得                                    右起第四行“就弄(算)输了

 

更有趣的是,陶洙在抄补“己卯本”缺失的第二十一至三十回时,恰恰也犯了相同的错误,把“算”和“弄”写混了。在实际句例中,陶洙的“上竹下弄”不是“弄”的特殊写法,而是“算”!请看“仿真己卯本”第二十四回中“算”“弄”混淆的一页()和“庚辰本”影印本对应的一页:

 

文化部受骗文件出错,国家图书馆公然展假(下篇) - 陈林 -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文化部受骗文件出错,国家图书馆公然展假(下篇) - 陈林 -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陶洙抄补的这一页左起第四行下段,“也弄个事儿管管”,“弄”字被陶洙抄成了“上竹下弄”的写法,而“庚辰本”上对应的地方却是“上王下大”的“弄”字;陶洙抄补的这一页左起第五行上段“没算计儿”,“算”字被陶洙抄成了“上竹下弄”的写法,而“庚辰本”上对应的地方却是“上竹中王下大”的“弄”字。

 

这个明显差异的对比,首先充分证明陶洙并不是用“仿写”“庚辰本”字迹的方式进行抄补,而完全是按照自己的书写习惯进行抄补;其次,陶洙显然是将“弄”和“算”写混了,这个混乱的由来根本在于“上竹下弄”的写法本是陶洙“弄”字的特殊写法,可他偏偏要把这个特殊写法当作“算”字的特殊写法来使用(或许陶洙是想要继续“庚辰本”上的“将错就错”),结果在抄到“弄”字时一不留神就犯了错。陶洙发现错误之后将“上竹下弄”这个字圈掉,朱笔旁改为“弄”字的一般正常写法。

 

然而正是这一错一改,充分表明“算”“弄”写混的陶洙正是“庚辰本”上那个“算”“弄”写混的抄手!陶洙真可谓“机关算尽太聪明,反弄死‘红学’性命”!

 

总体来说,从陶洙抄补部分的字迹与“庚辰本”字迹大量相同、二者特殊笔画和特殊结构大量相同,以及二者“算”“弄”不分这可笑的错误完全一致等方面来看,“庚辰本”就是由陶洙抄录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凿。

 

然而这些清楚的事实和确凿的证据,数十年前仔细对比研究过“己卯本”和“庚辰本”的吴恩裕和冯其庸等人,早就心知肚明一清二楚了。如果他们看不到这些相同和一致,那是完全不可能的。正因为看到了这些相同和一致,吴恩裕和冯其庸等人才要想方设法掩盖真相。掩盖真相的第一个办法就是在出版“己卯本”影印本时将陶洙在“己卯本”上留下的痕迹最大程度地抹去。

 

吴恩裕在《曹雪芹丛考》(上海古籍出版社1980年2月第1版)一书中写道:“(己卯本影印本)出版时必须把陶心如用朱、蓝两色笔从甲戌、庚辰两本过录下来的批语和根据两本所改的文字完全涂掉。并把原己卯本所缺陶心如补抄的几册及个别的回、段也取消。影印出来的将是一个虽然残缺却是原貌的现存己卯本《石头记》。这样一个本子对我们今后研究《石头记》的内容和文字是会有很大用处的。”(214页

 

冯其庸在1981年发表的《关于己卯本的影印问题及其他》一文中讲了一大堆“决定删除陶洙抄补上去的文字”的理由,其中一条是“因为这些转录的东西错误很多,反而容易乱人耳目,而于实际无补”(《社会科学战线》1981年3期,第298页

 

实际上,只要陶洙抄补的部分随同“己卯本原本”一起影印出版,陶洙伪造“己卯本”和“庚辰本”的罪恶行径很快就会完全曝光。

 

冯其庸等人掩盖真相的第二个办法就是公然撒谎,混淆视听。曹立波于20001214日在北师大图书馆善本室偶然发现了陶洙亲笔抄录的《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北师大本”),这个本子的曝光等于是在不经意间将陶洙伪造贩卖“脂本”的秘密捅出了天大的窟窿——因为陶洙的亲笔笔迹跟“己卯本”中陶洙抄补部分的笔迹一模一样,而后者又跟“庚辰本”上的笔迹一模一样!“北师大本”的出现,等于是再一次确证陶洙伪造“己卯本”和“庚辰本”的罪恶行径。可是,拿着“北师大本的复印本”“逐字逐回”校核“庚辰本”的冯其庸却在“学术论文”《关于北京师范大学藏〈石头记〉庚辰抄本的几点思考》(《红楼梦学刊》2001年第四辑)中公然说:“我把我手头所有的《石头记》抄本统统拿出来核对,一时都没有对上(北师大本上的笔迹)。”(16页)这样的谎言哪里经得起三个抄本字迹共同对比的检验?!

 

陈林在《百年红学造假第一大案水落石出人赃俱获》这篇博客文章中严正指出:

 

“主流红学界”早就心知肚明陶洙伪造贩卖一系列“脂本”的犯罪事实,可是他们全在或装聋作哑或撒谎欺世。这不单是一个学理辨析的问题,而且涉及到贩卖“脂本”影印本牟取暴利的“产业链”的利益。

 

众所周知,各种精装的仿古“脂本”影印本,单部零售价少则数百,多则数千,上文提到的北图出版社出版的“仿真己卯本”,单部售价就高达3950元。这是对广大善良读者赤裸裸的诈骗和抢劫!

 

根据“脂本”伪造出来的“卞藏本”(陈林按,同样是陶洙亲笔伪造)在文物拍卖会上拍出了18万元的高价,北图出版社又迅速影印出版,高价的假古籍“卞藏本”最后又是由广大善良的读者来买单!

 

从学理上来看,“脂本”“脂批”的存在,是“主流红学界”两大学术谎言“曹雪芹是作者”、“后40回为(高鹗或其他不知名者)续作”最后的救命稻草。

 

当陶洙伪造贩卖一系列“脂本”的犯罪事实大白于天下,“主流红学界”哪里还能心安理得撒谎欺世诈骗谋财逍遥法外?!

 

(全篇完)

 

铲除腐败“红学”诈骗集团告全国人民书系列之三
80万美元回购假古籍该当何罪
——陶洙伪造的“甲戌本”被上海博物馆重金从台湾回购,
错误决策造成国家重大损失,“主流红学界”难辞其咎

上篇:笔迹鉴定揭穿“甲戌本”伪劣本质

 中篇:胡适刻意掩盖陶洙售卖“甲戌本”真相

下篇:胡适岂能不知“甲戌本”之伪(上)(下)

  

 

 

铲除腐败“红学”诈骗集团告全国人民书系列之二

文化部受骗文件出错

国家图书馆公然展假

——汉奸陶洙伪造的假古籍“己卯本”、“庚辰本”竟成“国家珍贵古籍”,

“著名红学家”数十年来刻意隐瞒真相,欺骗政府和人民,撒谎盗名,诈骗牟利,

天理国法不能容,罪大恶极不可赦

 

上篇:汉奸陶洙,一生作伪

中篇:专家行骗,抄本造假

下篇:机关算尽,弄巧成拙

 

 

 

铲除腐败“红学”诈骗集团告全国人民书系列之一

呼吁胡文彬弃暗投明埋葬“红学”

——请胡老先生公开认定曹佳氏确切生日,坚决支持陈林,

揭穿“主流红学家”长期隐瞒陶洙伪造“脂本”的诈骗罪行

 

  

百年红学造假第一大案

水落石出人赃俱获

陶洙伪造贩卖一系列“脂本”,“主流红学界”数十年来撒谎欺世,

事实清楚,证据确凿

  

冯其庸早知汉奸陶洙伪造“脂本”
——小议“主流红学界”长年刻意隐瞒陶洙伪造“脂本”、“脂批”的卑劣行径

 

 陶洙伪造“脂本”事实清楚证据确凿

百年红学造假第一大案告破,“主流红学界”数十年来撒谎欺世骗局被戳穿

 

 诡辩岂能掩盖陶洙伪造脂本的事实

 

 

王小山奥运百城记之广州

假如陈林是对的

王小山按:假如陈林的理论是对的,主流红学家将没理由再用纳税人的钱供养,许多造假的案例都该拿到阳光下晒晒,整个主流红学界将陷入难堪的境地,甚至,极有可能有大批从前被称为学者的人要锒铛入狱。而要证明陈林是错的,则很简单,只要打破他逻辑链中最重要的一环。要打破这一环,只需要到第一历史档案馆中去,打开一本尘封的《娶妻册》。

 

 

 

  评论这张
 
阅读(5778)|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