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破译红楼时空密码,准确解答百年悬疑,主流红学全面破产

 
 
 

日志

 
 

80万美元回购假古籍该当何罪  

2008-09-08 08:00:50|  分类: 横扫红学界牛鬼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铲除腐败“红学”诈骗集团告全国人民书系列之三


80万美元回购假古籍该当何罪
——陶洙伪造的“甲戌本”被上海博物馆重金从台湾回购,
错误决策造成国家重大损失,“主流红学界”难辞其咎

上篇:笔迹鉴定揭穿“甲戌本”伪劣本质

 

据新华网转载2005720日上海《东方早报》和北京《新京报》的报道,所谓“最古老、也最能反映曹雪芹原著真貌的珍贵版本”“国宝孤本”“甲戌本”已于2005年由上海博物馆“以重金从(美国)康乃尔大学购回”。《东方早报》的报道称,这是“上海博物馆前年(陈林按,指2003年)斥资450万美元购买宋代《淳化阁帖》后又一次重大的海外文物回购行动”。

 

上海博物馆拒绝向两报的记者透露回购“甲戌本”的具体过程和购买价格,并称“甲戌本《红楼梦》购回之后,将不会对外展出,也不借阅,只供图书馆研究之用”。《东方早报》的报道称:“有关红学家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甲戌本是红学的‘源头’,也是历来被众多学者最重视的版本,这一版本回归中国,回归上海,对中国文化意义重大,对《红楼梦》的研究意义更加重大。

 

所谓“甲戌本”,按《东方早报》的简介是这样:

 

真正堪称脂评本发现的里程碑是在1927年,当年,胡适偶然购得一部残缺不全题名为《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的《红楼梦》早期稿本的过录本。因其第一回楔子中有一句在通行印本上从未见过的话:“至脂砚斋甲戌抄阅再评,仍用《石头记》”,遂被称为甲戌本。

 

甲戌是乾隆十九年(公元1754年),甲戌本所据的底本,自此本发现以来一直备受关注。甲戌本只有十六回,即一至八回、十三至十六回、二十五至二十八回,以乾隆竹纸抄成。

 

……

 

此书后来一直由胡适收藏,1949年以后,由其携至中国台湾,但其去世前却将此书存放在美国康乃尔大学图书馆,导致甲戌本流失海外。

 

尽管上海博物馆拒绝透露回购“甲戌本”的具体过程和购买价格,但陈林从多方消息来源了解到,“甲戌本”是上海博物馆80万美元的高价从台湾买回来的,而不是报道所称的“从康乃尔大学购回”。至于“红学家”对“甲戌本”及其回购行动的高度评价,则是彻头彻尾自欺欺人的一派胡言

 

据陈林的研究,“甲戌本”正是伪造“己卯本”和“庚辰本”的陶洙在二十世纪二十年代伪造出来的第一部“脂砚斋评本”;胡适严重涉嫌故意长期掩盖他从陶洙手中“重金”购得“甲戌本”的事实,严重涉嫌故意长期掩盖“甲戌本”的伪劣本质;以冯其庸为代表的“主流红学家”即使不知道“甲戌本”是陶洙伪造的假古籍(冯其庸不知道的可能性为零),但“甲戌本”是民国初年伪造出来的假古籍这一事实他们早就一清二楚心知肚明。

 

有鉴于此,重金回购假古籍造成国家重大损失,上海博物馆必须承担罪责,而一贯鼓吹“甲戌本”的“主流红学家”亦难辞其咎。下文将详细揭露陶洙伪造贩卖“甲戌本”的罪行,所引资料皆有据可查,为节省篇幅恕不一一详细列出来源,非为掠人之美,特此说明。

 

《文化部受骗文件出错,国家图书馆公然展假》这篇长文中,陈林从“己卯本”中陶洙抄补的第二十一至三十回的字迹与“庚辰本”字迹大量相同、二者特殊笔画(“斜弯勾”写得特别长的书写特点)和特殊结构大量相同,以及二者“算”“弄”不分这可笑的错误完全一致等方面分析论证,详细揭露了“庚辰本”、“己卯本”就是由陶洙伪造并亲手抄录的假古籍。

 

陶洙伪造“己卯本”和“庚辰本”的事实曝光,等于推倒了陶洙伪造贩卖一系列“脂本”这一疑案多米诺骨牌的第一张。对于陈林来说,紧接着要倒下去的第二张骨牌就是“甲戌本”。在近两年的《红楼梦》版本校勘研究过程中,陈林发现“甲戌本”、“庚辰本”和“列藏本”等多个所谓“脂本”在抄写字迹方面惊人地相似,陈林严重怀疑这些“脂本”都是同一个造假源头散发出来的。200864日,陈林在其新浪博客上公开提出了自己的怀疑,并贴出了“甲戌本”、“庚辰本”和“列藏本”三个本子第一回中十多个字迹的比较图(如下图):

 

80万美元回购假古籍该当何罪 - 陈林 -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甲戌本”、“庚辰本”和“列藏本”三个本子第一回字迹的比较

 

由于现在陈林已经确证“己卯本”和“庚辰本”正是由陶洙伪造并亲手抄录的假古籍,“甲戌本”的伪劣本质就完全显露出来。以下从“‘斜弯勾’写得特别长”“常用字特殊结构”两个方面的书写特征进行比较,详细揭示“甲戌本”和“庚辰本”上的字迹俱是出自陶洙之手。

 

首先需要特别指出的是,“甲戌本”的大多数字迹粗看起来比“庚辰本”要糟糕,显得笨拙、草率,而且有不少错别字;可是仔细分析,这些粗看起来很糟糕的字迹,又像是出自一个经过严格楷书训练的抄手。

 

从正文字迹来看,这些字的笔法基本上都显得很老练,似乎有扎实的楷书基础;在同一纵列中,往往会有好几个字写得特别漂亮,楷法严谨,秀丽端庄;与此同时,纵列中的双行小字夹批和两列中的旁批不少都是漂亮的楷书。有鉴于此,陈林严重怀疑那些粗看起来显得笨拙草率的糟糕字迹完全是抄手有意为之,即试图掩盖该抄手真实的笔迹

 

陈林在“甲戌本”和“庚辰本”第一至八回中分别仔细挑选了300多个具有“特殊笔画”与“特殊结构”的字样进行比较分析,所有字样都保存了具体出处的信息,但在以下的对比分析中为节省篇幅恕不一一详列。下面我们首先来看看“甲戌本”和“庚辰本”的字迹在“‘斜弯勾’写得特别长”这个书写特征上完全一致的比较情况,上一行稍微有点模糊的字迹是“甲戌本”上的字迹,如下图:

 

80万美元回购假古籍该当何罪 - 陈林 -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我们再来看看“甲戌本”和“庚辰本”的字迹在“常用字特殊笔画”这个书写特征上完全一致的比较情况,两两对比的上一行字来自“甲戌本”,如下图:

 

80万美元回购假古籍该当何罪 - 陈林 -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甄                            总(纵)                         

 

80万美元回购假古籍该当何罪 - 陈林 -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80万美元回购假古籍该当何罪 - 陈林 -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80万美元回购假古籍该当何罪 - 陈林 -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宾                                                                

 

80万美元回购假古籍该当何罪 - 陈林 -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联                                                                 

 

以上五组65个汉字,“甲戌本”和“庚辰本”在“特殊结构”方面完全一致。这还只是两本一部分字迹的比较。

 

“庚辰本”的“笑”字常见的一个特殊写法是“左口右关”的结构,如下列字样:

 

80万美元回购假古籍该当何罪 - 陈林 -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80万美元回购假古籍该当何罪 - 陈林 -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80万美元回购假古籍该当何罪 - 陈林 -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80万美元回购假古籍该当何罪 - 陈林 -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80万美元回购假古籍该当何罪 - 陈林 -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在“甲戌本”第一至八回的正文中,未见有“左口右关”的“笑”字特殊写法,但是在旁批和双行小字夹批中却有这个写法,而这个写批语的人正是正文的抄手,如以下句例中的“笑”字:

 

80万美元回购假古籍该当何罪 - 陈林 -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80万美元回购假古籍该当何罪 - 陈林 -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80万美元回购假古籍该当何罪 - 陈林 -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在书写特殊结构的常用字“输赢”“装睡”时,“甲戌本”和“庚辰本”的抄手都犯了相同的错误,“赢”字写成了“嬴”字,而“装睡”则写成了结构怪异的错别字,如下图:

 

甲戌本的错别字                                                    庚辰本的错别字       

 

80万美元回购假古籍该当何罪 - 陈林 -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80万美元回购假古籍该当何罪 - 陈林 -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80万美元回购假古籍该当何罪 - 陈林 -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80万美元回购假古籍该当何罪 - 陈林 -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第二回2A            第八回12B                         第二回1B                                   第八回9A

 

“甲戌本”和“庚辰本”不但大量常用字的特殊写法完全一致,甚至连错别字都写得完全一样,这充分证明“甲戌本”和“庚辰本”的抄手是同一个人——陶洙。

 

另一个能够充分证明“甲戌本”和“庚辰本”的抄手同为陶洙的证据,就是“甲戌本”和“庚辰本”在书写“通灵宝玉”和“金锁”上的篆文时,二者写法几乎完全一致,而大大不同于程甲本上的写法,图例如下:

 

80万美元回购假古籍该当何罪 - 陈林 -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程甲本(左)、“甲戌本”(中)、“庚辰本”(右)“通灵宝玉”上篆文的比较

 

80万美元回购假古籍该当何罪 - 陈林 -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程甲本(左)、“甲戌本”(中)、“庚辰本”(右)“金锁”上篆文的比较

 

“甲戌本”和“庚辰本”篆文的写法几乎完全一致同时说明了两个问题:第一,两个本子的抄手为同一人,即陶洙;第二,这个抄手受过相当深厚扎实的书法训练,因此该抄手在“甲戌本”上看似笨拙草率的糟糕字迹必定是故意为之,以掩盖其真实的笔迹。

 

那么,以冯其庸为代表的“主流红学家”是否知道“甲戌本”就是陶洙伪造的假古籍呢?别的“主流红学家”是否知道,陈林目前暂无确凿证据下定论;但是,早就知道“己卯本”和“庚辰本”同为陶洙伪造的冯其庸,没有任何可能不知道“甲戌本”也是陶洙伪造的假古籍。

 

冯其庸在《论庚辰本》(上海文艺出版社,1978年4月第1版)一书中简要讨论了“庚辰、己卯两本有部分书页笔迹相同的问题”(12~13页),冯其庸举出了几处比较字例,如有些字的特殊写法,两本也完全一样,如王熙风的‘熙’字,第一笔一小竖写成了一小撇;秦可卿的‘卿’字中间多了一点;协理的‘协’字两本都作‘忄’旁”,又如“‘幼’字,右半不作‘力’而作‘刀’”,冯其庸的结论是:“这些特殊的习惯写法,如果不是一个人,是很难如此相同的。”有趣的是,“甲戌本”中的“熙”、“卿”、“协”、“幼四个字,恰恰有跟“己卯本”和“庚辰本”写得完全一致的字例:

 

80万美元回购假古籍该当何罪 - 陈林 -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80万美元回购假古籍该当何罪 - 陈林 -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80万美元回购假古籍该当何罪 - 陈林 -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80万美元回购假古籍该当何罪 - 陈林 -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80万美元回购假古籍该当何罪 - 陈林 -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80万美元回购假古籍该当何罪 - 陈林 -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80万美元回购假古籍该当何罪 - 陈林 -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第三回11B                            第五回最后一页AB                        第二回3B             第二回8A         第三回16A

 

冯其庸早在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末就细致研究过“甲戌本”(参见冯其庸:《论〈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甲戌本‘凡例’》。《红楼梦学刊》,1980年第四辑),19854月之前又主持了以“庚辰本”为底本“汇校”其他十个“脂本”(包括“甲戌本”)的工作(参见冯其庸主编,红楼梦研究所汇校:《脂砚斋重评石头记汇校》。文化艺术出版社,1987年12月第1版),他怎么可能看不到“甲戌本”和“庚辰本”上“熙”、“卿”、“协”、“幼四个字的写法完全一致呢?!他怎么可能不在心里早就得出结论——“甲戌本”、“己卯本”、“庚辰本”有着同一个抄手陶洙?!

 

其他的“主流红学家”即使不知道“甲戌本”是陶洙伪造的假古籍,但他们不少人一定知道“甲戌本”是民国初年炮制出笼的假古籍。

 

20071127日和2007125日,陈林在其新浪博客上先后发表《“脂批”剽窃的源泉是张新之》《脂本剽窃“三家评本”正文举证》两篇文章,列举大量文本证据,证明有正书局老板狄葆贤于宣统三年(1911)出版、“请著名小说家加以批评”的所谓《国初秘本原本红楼梦》即“戚序本”、“有正本”批语部分大量剽窃、篡改了“太平闲人”张新之于道光年间独创的《红楼梦》评点文字正文部分又沿袭了“护花主人”王雪香(王希廉)校改程甲本而为王本独有的文字,“有正本”抄袭的底本就是1884年上海同文书局出版的石印本《增评补像全图金玉缘》这是王雪香、张新之、姚燮的三家合评本简称“三家评本”。参见《红楼梦(三家评本)》,上海古籍出版社,1988年2月第1版)。而“甲戌本”和“庚辰本”等所谓“脂本”的批语及正文恰恰是在“有正本”的基础上累积剽窃而成的。

 

早在1975年,以冯其庸为“总负责”的大批“著名红学家”开始了“以庚辰本为底本”的《红楼梦》校注工作(参见《红楼梦》(三卷本),人民文学出版社,1982年3月第1版),这项工作将“有正本”列为“脂评本”,这当然是“著名红学家”们明确认识到“有正本”的批语跟“甲戌本”、“庚辰本”等明文标记“脂砚斋”的“脂本”批语大量相同。除冯其庸外,这些人怎么可能没有一个人知道“脂本”、“脂批”的累积造假性质?从该项校注工作的“校注凡例”、“校记”以及实际校勘结果来看,王雪香评本独有的校改文字也被吸纳进新校注本,这么多“著名红学家”怎么可能没有一个人认识到“脂本”比王雪香评本晚出?

 

参加校注工作的是以下这些“著名红学家”:

 

冯其庸、李希凡、刘梦溪、吕启祥、孙逊、沈天佑、沈彭年、应必诚、周雷、林冠夫、胡文彬、曾扬华、顾平旦、陶建基、徐贻庭、朱彤、张锦池、蔡义江、祝肇年、丁维忠。

 

吴世昌、吴恩裕、吴组緗、周汝昌、启功担任校注工作的顾问。校勘方面做最后修改定稿的是冯其庸、林冠夫、徐贻庭。

 

《红楼梦学刊》1997年增刊发表了张庆善现任中国红楼梦学会会长、《红楼梦学刊》主编)撰写的《张新之〈红楼梦〉评点得失浅析》一文(135~142页),该文详细介绍了张新之“经历二十余年”“呕心沥血”独创“计三十万字”评点的经过,又详细分析了张新之评点的“得失”,可见张庆善对张新之的评点相当熟悉,可是他在文中对张新之的评点大量雷同于“脂批”的事实却只字不提

 

1991年开始,欧阳健、曲沐等学者从版本鉴定的角度对“脂本”“早期抄本”的成说提出了全面的质疑;在200310月出版的《还原脂砚斋》一书中(黑龙江教育出版社出版),欧阳健以大量证据揭示——所谓的“脂批”是为了“证实”胡适关于《红楼梦》的假说,在狄葆贤“有正本”的基础上炮制出笼的。欧阳健、曲沐等人严肃认真的学术研究,招来的却是以冯其庸为代表的“主流红学界”连篇累牍、充满愤懑之情的围攻谩骂。

 

2008年,当“甲戌本”、“己卯本”、“庚辰本”俱由陶洙伪造的事实大白于天下,陈林倒是要愤怒地质问:

 

究竟是什么人做出了重金回购假古籍“甲戌本”的决策?!

究竟是什么人要为国家的重大损失承担不可推卸的罪责?!

 

 

 

(上篇完)

 

 

 

 

铲除腐败“红学”诈骗集团告全国人民书系列之三
80万美元回购假古籍该当何罪
——陶洙伪造的“甲戌本”被上海博物馆重金从台湾回购,
错误决策造成国家重大损失,“主流红学界”难辞其咎

上篇:笔迹鉴定揭穿“甲戌本”伪劣本质

 中篇:胡适刻意掩盖陶洙售卖“甲戌本”真相

下篇:胡适岂能不知“甲戌本”之伪(上)(下)

  

  

铲除腐败“红学”诈骗集团告全国人民书系列之二

文化部受骗文件出错

国家图书馆公然展假

——汉奸陶洙伪造的假古籍“己卯本”、“庚辰本”竟成“国家珍贵古籍”,

“著名红学家”数十年来刻意隐瞒真相,欺骗政府和人民,撒谎盗名,诈骗牟利,

天理国法不能容,罪大恶极不可赦

 

上篇:汉奸陶洙,一生作伪

中篇:专家行骗,抄本造假

下篇:机关算尽,弄巧成拙

 

 

 

铲除腐败“红学”诈骗集团告全国人民书系列之一

呼吁胡文彬弃暗投明埋葬“红学”

——请胡老先生公开认定曹佳氏确切生日,坚决支持陈林,

揭穿“主流红学家”长期隐瞒陶洙伪造“脂本”的诈骗罪行

 

  

百年红学造假第一大案

水落石出人赃俱获

陶洙伪造贩卖一系列“脂本”,“主流红学界”数十年来撒谎欺世,

事实清楚,证据确凿

  

冯其庸早知汉奸陶洙伪造“脂本”
——小议“主流红学界”长年刻意隐瞒陶洙伪造“脂本”、“脂批”的卑劣行径

 

 陶洙伪造“脂本”事实清楚证据确凿

百年红学造假第一大案告破,“主流红学界”数十年来撒谎欺世骗局被戳穿

 

 诡辩岂能掩盖陶洙伪造脂本的事实

 

 

王小山奥运百城记之广州

假如陈林是对的

王小山按:假如陈林的理论是对的,主流红学家将没理由再用纳税人的钱供养,许多造假的案例都该拿到阳光下晒晒,整个主流红学界将陷入难堪的境地,甚至,极有可能有大批从前被称为学者的人要锒铛入狱。而要证明陈林是错的,则很简单,只要打破他逻辑链中最重要的一环。要打破这一环,只需要到第一历史档案馆中去,打开一本尘封的《娶妻册》。

 

 

 

  评论这张
 
阅读(12061)|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