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破译红楼时空密码,准确解答百年悬疑,主流红学全面破产

 
 
 

日志

 
 

刘梦溪妄谈红楼乱过年  

2009-01-28 16:42:15|  分类: 横扫红学界牛鬼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刘梦溪妄谈红楼乱过年

 

大年初二,我习惯性地打开新浪网首页,想看看和谐盛世又有啥令人振奋的好消息,不料鼠标一滑,一个颇让我闹心的标题跳进了眼帘:《红楼梦》里怎样过春节。我心想:又不知道是哪个不懂装懂、装腔作势的家伙要来乱扯《红楼梦》了,谈《红楼梦》里怎样过春节,这个家伙肯定一谈就错!

 

为了验证自己的判断,我按捺着厌烦点开了链接——哟嗬,作者竟然是刘梦溪!哟嗬,刘梦溪果然是乱扯了一气!

 

刘梦溪何许人也?按其新浪博客首页的《公告》介绍:

 

刘梦溪,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文化研究所研究员、所长;艺术文化学学科博士生导师;《中国文化》杂志创办人、主编。研究方向为思想文化史、明清文学思潮和近现代学术思想。主要著作有《传统的误读》、《红楼梦与百年中国》、《大师与传统》、《中国现代学术要略》、《论国学》等。

 

这些头衔和著述或许会唬住不少读者,可是对鄙人陈林却没有什么效果;相反,这些头衔和著述在我陈林看来简直是些十足的笑柄。

 

刘梦溪在新浪开博谈红楼,也有个一年半载了吧。我偶尔也会看看,对刘梦溪写的那些不三不四、不明不白、不痛不痒的花花文字很不以为然。还有一个是比较著名的马瑞芳老师,也蛮喜欢对《红楼梦》东拉西扯胡说八道的。依我的坏脾气,早就得一板砖照脑门直拍过去了,但是我手头有更重要的研究工作要赶着完成,实在没有闲情雅致给他们一个教训。但是这回刘梦溪妄谈红楼乱过年,我就很生气——好歹刘梦溪也是号称研究中国文化的、有头有脸的文化人,怎么能在中国文化的常识问题上都要信口开河呢?这不是“数典忘祖”吗?

 

刘梦溪在《红楼梦里怎样过春节》一文的结尾写道:“巨家大族既是传统社会的支柱,也是传统文化的凝聚范例,藉由贾家过年的种种礼俗仪式,我们可以了解传统社会春节文化的一般特征。”很不幸的是,大多数读者读过刘文之后,只会对“传统社会春节文化的一般特征”产生错误的印象。

 

刘梦溪一文最大的问题,就是搞错了“朝贺”的时间。我认为,作为“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文化研究所研究员、所长;《中国文化》杂志创办人、主编”,刘梦溪是完全不应该搞错这个问题的。

 

《红楼梦》里是怎样过年的呢?大致程序是这样——第五十三回《宁国府除夕祭宗祠 荣国府元宵开夜宴》写道:

 

已到了腊月二十九日了,各色齐备,两府中都换了门神、联对、挂牌,新油了桃符,焕然一新。宁国府从大门、仪门、大厅、暖阁、内厅、内三门、内仪门并内塞门,直到正堂,一路正门大开,两边阶下一色朱红大高照,点的两条金龙一般。

 

次日,由贾母有诰封者,皆按品级着朝服,先坐八人大轿,带领着众人进宫朝贺,行礼领宴毕回来,便到宁国府暖阁下轿。诸子弟有未随入朝者,皆在宁府门前排班伺候,然后引入宗祠。

 

……

 

至次日五鼓,贾母等又按品大妆,摆全副执事进宫朝贺,兼祝元春千秋。

 

 

这几段文字写了连续三天之中发生的事情。第一天是“腊月二十九日”,荣宁两府做好了过年的准备;第二天是“腊月二十九日”的“次日”,贾母等人进宫“朝贺”,朝贺回来之后,又去宗祠祭祀祖先;第三天,贾母等人又进宫“朝贺”,还去为元春祝寿。

 

刘梦溪写道:“(《红楼梦》第五十三回)祭祖的时间在年三十,这是过年的最大礼仪。因为贾母有诰封,须先进宫朝贺,……。两句表述,出了三个错误,刘梦溪知否?

 

首先,过年祭祖的时间既可以在除夕,也可以在“元旦”(正月初一),按各个朝代和各地风俗的不同而定。例如宋兆麟、李露露在所著的《中国古代节日文化》之《春节》一章中写道:

 

民国《平谷县志·岁时》:“正月元旦,初起,灶前先具香烛,谓之接灶。明燎陈盘案,拜天地,礼百神,祀先祖。堂中烧避瘟丹,放起火、响炮为乐。卑幼盛装饰,拜尊长为寿;亲朋交贺,旬日乃止。”雍正《常山县志》卷四:“元旦拜祖先遗像或牌位。谓之‘拜真’。”同治《宜黄县志》卷八:“元旦,子孙必至祠拜祖,孩提均至,按丁给煎饼。

宋兆麟、李露露著:《中国古代节日文化》。文物出版社,1991年5月第1版,第1~2页。

 

刘梦溪把祭祖的时间“硬性规定”在“年三十”,并不符合“传统社会春节文化的一般特征”。

 

其次,中国古代过年“最大的礼仪” 并不是“祭祖”,而是“朝贺”。说白了,“朝贺”就是给皇帝老子及其大老婆、老娘等拜年。俗话说“天地君亲师”,这个顺序是很清楚的,“亲”不可能僭越到“君”的上位和前列去;《红楼梦》里贾府过年,首先是去“朝贺”,然后才是“祭祖”,孰重孰轻,不是很清楚吗?

 

第三,最重要的,过年“朝贺”,根本不可能,也从来没有发生在“年三十”;过年“朝贺”,铁定是“元旦朝贺”,发生在正月初一!刘梦溪不是要谈“传统社会春节文化的一般特征”,谈“过年的最大礼仪”么?作为“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文化研究所研究员、所长;《中国文化》杂志创办人、主编”,刘梦溪是完全不应该搞错这个问题的。

 

刘梦溪想当然地认为“腊月二十九日”的“次日”就是“年三十”,可是——大家可以去翻翻老黄历——很多年份偏偏没有“年三十”,“腊月二十九日”的“次日”就是“元旦”!

 

什么叫“朝贺”?陈林在学术论著《破译红楼时间密码》凤凰传媒出版集团江苏美术出版社,2006年6月第1版)中论述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敬请各位读者参看。简而言之,所谓过年“朝贺”,只可能发生在正月初一和初二(“元旦朝贺”),“元旦朝贺”是中国古代最高的礼仪制度之一。

 

那么,贾府过年,为什么会有两次“朝贺”呢?《钦定大清会典则例·卷五十六·礼部·朝会三》的规定:

 

一元日皇太后宫朝贺 顺治八年题准元日设皇太后仪驾及丹陛大乐,皇帝御礼服,率王公、大臣、侍卫诣皇太后宫行礼。毕,公主、福晋以下,都统、尚书、子、命妇以上诣皇太后宫行礼。

 

康熙八年,题准元日太皇太后仪驾中和韶乐全设,皇太后仪驾丹陛大乐全设,皇帝御礼服,率王公以下、内大臣、侍卫暨都统、尚书、子以上,咸朝服,先朝于太皇太后宫。毕,次诣皇太后宫,行礼如仪。

次日,皇后御礼服,率公主、福晋以下、都统、尚书、子、命妇以上,咸朝服,朝于太皇太后宫。毕,次诣皇太后宫行礼如仪。

 

由以上两段引文可以看到,从顺治八年开始,元旦当天,有“命妇”朝贺皇太后的法律规定;从康熙八年开始,命妇朝贺皇太后的日期改在了正月初二,在这一天,命妇不但要朝贺皇太后,而且首先要去朝贺太皇太后。

 

这样一来,《红楼梦》第五十三回写到的两次朝贺,都可以在清代的法律制度上落实了,都可以从清代的“根本大法”及其实施细则上找到依据。这就是说:

 

按照法律规定,“腊月二十九日”的“次日”贾母等人进宫朝贺,这个“次日”毫无疑问、千真万确就是“元旦”,而不是刘梦溪所说的“年三十”;这个“朝贺”毫无疑问、千真万确就是去朝贺皇帝;第二天贾母等人又去朝贺,这一天毫无疑问、千真万确就是“正月初二”,这个“朝贺”毫无疑问、千真万确就是去朝贺皇帝的奶奶(如果他奶奶还活着的话)和老妈,同时顺便又给元春庆祝了生日(“兼祝元春千秋”)。

 

刘梦溪搞错了“朝贺”的时间,这并不是一个孤立的、个别的现象;实际上,“红学界”的草包混蛋们全都搞错了。比如“红学”诈骗集团的首恶冯其庸主编的《红楼梦大辞典》,以及“红学家”孙逊主编的《红楼梦鉴赏辞典》,全都将《红楼梦》第五十三回的第一次朝贺定在了“年三十”,列出了荒谬绝伦的“除夕朝贺”词条。这么多年了,你们怎么从来不去查一查什么叫“朝贺”?!你们怎么从来不去看看究竟哪朝哪代的法律规定有“除夕朝贺”?!

 

话说回来,刘梦溪、冯其庸、孙逊之流未必不知道《红楼梦》第五十三回的第一次朝贺一定是“元旦”,而不是“年三十”,因为小说明明白白地写到了当天一个重要的饮食项目——饮屠苏酒。

 

第五十三回写到,朝贺回来祭祀宗祠后,众人来到贾母正室,“当地火盆内焚着松柏香、百合草”,“一面男一起,女一起,一起一起俱行过了礼。左右设下交椅,然后又按长幼挨次归坐受礼。两府男妇小厮丫鬟亦按差役上中下行礼毕,散押岁钱、荷包、金银锞,摆上合欢宴来,男东女西归坐,献屠苏酒、合欢汤、吉祥果、如意糕”

 

刘梦溪的小文中略去了“献屠苏酒”不谈,我看这是刘梦溪很不老实的小动作。刘梦溪不可能不知道“屠苏酒”自魏晋以来是在正月初一才饮的!

 

据《荆楚岁时记》载,元旦当天,“长幼悉正衣冠,以次拜贺,进椒柏酒,饮桃汤。进屠苏酒,胶牙饧,下五辛盘。”我们对比《红楼梦》的描写,贾府既有“以次拜贺”,又有“献屠苏酒”,这哪里是什么刘梦溪说的“年三十”呢?这分明是“元旦”!刘梦溪们怎么可能看不到呢?

 

也许有人要辩解说,第五十三回回目明明白白写的是“除夕祭宗祠”嘛,小说第二回也明明白白写元春是“大年初一”生的嘛。可是,小说怎么写,你们就怎么信吗?小说第二回明明白白写贾宝玉只比元春小了一岁,生于元春出生的“次年”,你们怎么就不信了呢?

 

对于小说的种种矛盾之处,我们总要认真细致地研究才行,要给出有根有据实事求是的合理解释,不要像“红学界”的草包混蛋们一样信口开河胡说八道指鹿为马。

 

那么,小说第五十三写“元旦朝贺”究竟是何用意呢?陈林在《破译红楼时间密码》一书中早已给出了正确答案——这就是为了暗示元春的真实生日是“正月初二”,而不是“大年初一”!

 

陈林在《破译红楼时间密码》一书中论证,由小说第八十六回所写的元春八字命理反推,元春真实的出生时间是“壬申年壬寅月壬子日辛亥时”,而不是明写的“甲申年丙寅月乙卯日辛巳时”。大家可以用刘安国先生编制的“日梭万年历”小软件查一查,“壬申年壬寅月壬子日辛亥时”是1692218日,恰恰就是“正月初二”!

 

大家看看,这一前一后都在指明元春的真实生日就是“正月初二”,而不是“大年初一”。这说明什么问题呢?这说明前80回的作者和后40回的作者就是同一个人,现存120回《红楼梦》完全出自同一作者之手。

 

以学术巨骗冯其庸为首的“红学”诈骗集团先是妄论后40回为高鹗续作,现在又诡称是“佚名”续作,这是何等无识无德的谬论丑行!

 

小说第五十三写“元旦朝贺”还有一个重要的用意,即指出了上一年的十二月只有29天,没有“年三十”。这样,小说写到的这一年就有了四个重要的历法特征,即:

 

四月二十六日未时交芒种;

端午节的次日是夏至;

十月中旬交小雪节气;

十二月只有29天。

 

其中前两个特征是不可能同时成立的,芒种和夏至相隔的时间不可能这么短。如果以后三个历法特征为准,查万年历,历史上与之最接近的一年就是1719年,这一年也有三个重要的历法特征:

 

夏至和端午在同一天;

十月十二日交小雪;

十二月只有29天,“腊月二十九”的次日是正月初一。

 

我们知道,贾宝玉在“元旦朝贺”的上一年正好是实岁13岁,如果这一年是1719年,那么贾宝玉的真实出生年份就是1706年(丙戌)。

 

请大家看清楚,《红楼梦》这部小说的作者,明明白白就是贾宝玉和甄宝玉的原型人物,贾宝玉的真实出生年份是1706年(丙戌),说明小说作者的真实出生年份也是1706年(丙戌),这个真实的年份是小说作者通过历法特征暗藏于小说情节之中的。

 

现在我们就可以圆满回答小说第二回为什么将贾宝玉写成生于元春出生的“次年”了。按小说表面的明写,元春生于“甲申年”;既然贾宝玉生于“次年”,因此就是生于“乙酉年”;甄宝玉比贾宝玉“略小一岁”,因此就是生于“丙戌年”!

 

甄宝玉是什么人呢?“太祖仿舜南巡,独他家接驾四次”——这恰恰是以康熙六下江南,曹寅接驾四次这独一无二的历史史实为原型的。因此甄宝玉就是曹寅的后代,生于1706年(丙戌)——这个后代不是别人,正是曾任江宁织造的曹頫。

 

大家看清楚,小说作者正是通过一明一暗这两条线指出了两个宝玉的原型人物、亦即小说作者的真实出生年份是1706年丙戌!

 

上述故事告诉我们:

 

1、以中国艺术研究院红楼梦研究所及其“民间组织”中国红楼梦学会为代表的“红学界”实实在在是一群无识无德的草包混蛋,他们浑浑噩噩过了一年又一年,饕餮着民脂民膏,可关于《红楼梦》的基本问题一个都解决不了,相反却年复一年地胡说八道忽悠中国人民;

 

2、中国艺术研究院被像刘梦溪们这样不学无术、不诚实的“国学大师”、“文化大师”、“著名学者”掌了权,中国文化艺术前景堪忧;

 

3、鄙人陈林将以“不动摇、不懈怠”的决心,在2009年对“红学界”不和谐的瞎折腾采取“零容忍”的暴君政策。那些一贯腐败、撒谎以及镇压异见的“红学界”头头们,你们要知道你们站在历史和人民的对立面;但如果你们缴械投降公开忏悔,陈林愿意向你们伸出手。否则,“斩立决”,“杀无赦”,横扫一切牛鬼蛇神。

 

(好了)

 

 

 

辞旧迎新

敲响“红学”诈骗集团的丧钟

 

 

 

 

 

 

 

 

  评论这张
 
阅读(1539)|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