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破译红楼时空密码,准确解答百年悬疑,主流红学全面破产

 
 
 

日志

 
 

伪学者裴钰欺世盗名  

2009-03-13 10:31:09|  分类: 横扫红学界牛鬼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伪学者裴钰欺世盗名

 

谁不讲假话,谁就得垮台,不讲假话办不成大事。
——林彪

 

最近“国学大师”文怀沙被人揭了短,一时声名扫地臭不可闻,只有几个辩护士还在上蹿下跳极力遮丑。有什么好辩的呢?文怀沙的真实年龄很难查么?文怀沙猥亵奸污妇女的流氓罪罪名是被冤枉的么?文怀沙究竟有什么了不起的学术成就堪称“大师”?这些问题,辩护士们最好拿出确凿的证据来反驳李辉们的指控,为文大师洗白,否则只会越洗越黑。就我个人的观感来说,有几个辩护士未必真心是要为文大师正名,他们只不过是要借着这一波口水的热浪来显摆一下其个人可鄙可笑鲜为人知的“大师”虚名而已。


我对于文怀沙丑闻的话题没什么兴趣,相比以学术巨骗冯其庸为首、以“红研所”“红学会”为代表的“红学”诈骗集团来看,文怀沙的丑闻实在微不足道。我对于众多媒体只拍苍蝇不打老虎的做法感到很不可理解。比方说,前两天我在一个人气很旺的网络论坛上发了《敲响“红学”诈骗集团的丧钟》一文,编辑审查后竟回复称“此话题不宜深入”,要做删贴处理。这就奇怪了,“红学”诈骗集团几十年如一日腰斩巨著败坏学术误人子弟欺骗政府损害国家,这么大一个文化事件为什么就“不宜深入”了呢?我写的文章我自己负全部责任,冯其庸们要打官司,尽管来找我好了,我乐意奉陪到底,你们媒体有什么好害怕的呢?


总的来说,这些事情让我产生了两点强烈的感受:


(1)在我们这个丧心病狂提倡“国学”的时代,我们最大的“国学”就是撒谎,就是讲假话,行假事,做假人,而这一门“学问”是根本不需要提倡就能大行其道的;文怀沙丑闻事件的标志性意义就在于极富喜剧色彩地暴露了“国学大师”“文化大师”们一贯“忽悠”的丑恶本质。


(2)很多媒体从业人员(尤其是所谓“新闻工作者”)的专业素质和道德良知相当卑下。文怀沙爆得大名,不就是一拨又一拨贱格的媒体肉麻吹捧的结果吗?在各媒体对文怀沙“落井下石”的今天,有几个编辑记者会翻出溜须拍马的旧作来深刻反思检讨一下?在“红学”诈骗集团的丑行被公开深入揭穿之时,又有几个媒体敏感到了这真正“百年不遇”的重大文化事件?


文化学术骗子的飞黄腾达,很大程度上是拜媒体的无知无良与自欺欺人所赐。在我看来,媒体的无知无良与自欺欺人在对待文怀沙和“红学”诈骗集团这两个话题上表现得非常典型和充分。当然,在这片谎言成灾的神奇土地上,我们几乎每天都能遭遇不是每天都能遭遇的荒唐景象,难怪沉默的大多数会麻木不仁了。


在最近一系列事件及其人物当中,我发现一个上蹿下跳的小角色特别“雷人”,他能把“文化学术骗子的飞黄腾达”和“媒体的无知无良与自欺欺人”这两大特点神奇地集于一身,忽悠得众多媒体纷纷“舔屁沟”,高潮迭起,不亦乐乎。


“舔屁沟”,语出《黄帝内经·山寨篇》之《淫邪发梦》,又见于《癫狂》、《热病》,岐伯曰:“‘舔屁沟’者,上古圣人之教下也,《易》谓‘咸其股’、‘咸其辅颊舌’,喉舌为淫媒也。以万物为猪狗,御天下而和谐,舔屁沟之道其大矣哉!”


“雷人”的小角色,就是将季羡林文怀沙郑家栋汤一介朱维铮痛斥为“伪学导师”的“后起之秀”裴钰。我的一位恩师(“长江学者特聘教授”)看到裴钰的高论,不禁发问:裴钰是谁呢?


裴钰,按其公开的自我介绍:文化学者,资深传媒人,南开大学历史系毕业,曾经服务于电台、出版社、报纸和杂志,目前,致力于中国历史和现代西方思想史研究。目前关注中国当代文化的重建工作。专著《莎士比亚眼里的林黛玉》等。对当代中国文化形态,保持着多元化的人文批评角度,所著文章在海内外引起较大的关注。


看看,既是“文化学者”,又是“资深传媒人”;既有专著《莎士比亚眼里的林黛玉》,而且“所著文章在海内外引起较大的关注”,还要“关注中国当代文化的重建工作”——“文化学术骗子的飞黄腾达”和“媒体的无知无良与自欺欺人”这两大特点就这样神奇地集于裴钰一身。


要证明这个神奇的组合是不是成立,只要检验一下作为“文化学者”和“资深传媒人”的裴钰是不是在其专注的某个文化学术领域“无知无良”和“自欺欺人”即可。而广大读者要得出肯定的结论,实在太容易不过了。可是,那些个“舔屁沟”的媒体,究竟是瞎了眼还是黑了心,则殊难判断。


裴钰近来很活跃,抛头露面四处出击,在多个热点话题上频发惊世高论,的确“在海内外引起较大的关注”。不过读者会注意到,裴钰及某些媒体特别张扬的,是裴钰于去年10月份出版的专著《莎士比亚眼里的林黛玉》(在多个网站上有全文连载)。


这是一本什么“专著”呢?我没有看全,好像是在讲《红楼梦》在西方世界传播的情况,讲到了《红楼梦》译本多个“雷人”的错误,引得海内外多个媒体纷纷报道。“雷人”的报道说:“中国古典文化该怎么在海外传播,如何树立中国文化在海外的形象,这些问题已刻不容缓。”


我对《红楼梦》在国外传播的情况很不了解,印象中最早系统做传播情况介绍的是胡文彬先生,胡文彬先生《红楼梦在国外》一书初版于1993年11月,但是这本小册子我也只是粗略地翻过一下。胡文彬先生在红楼梦研究领域做了很多很扎实的史料整理和研究工作,我想,要了解《红楼梦》在国外传播的情况,这本小册子应是一本入门读物。这本小册子写了《红楼梦》在13个国家的流传、翻译和研究的概况,是胡老先生根据“十多年来所能搜集到的有关资料而写成的”。


裴钰作为一名30岁出头的年轻人,到底有何能耐讨论《红楼梦》的海外传播情况呢?是他自己下了苦功有所心得吗?看来不是——《广州日报》3月9日刊发的对裴钰的采访报道给出了答案。


记者:这些翻译上的错误学术界是否很早就知道?

裴钰:大部分学术界都知道,但学术界是精英文化,只在小圈子里存在,我的目的是用通俗的方式介绍学术,让小圈子的文化变成老百姓的文化。


这样看起来,发现并指出《红楼梦》译本的错误,并不是裴钰钻研的结果,而只是贪他人之功而已。所谓“贪他人之功”,就是不指出研究成果的出处,观点所据何人何书一概不予提及。裴钰既然自称为“文化学者”,又要“用通俗的方式介绍学术”,那就应该做到“学者”“学术”的基本要求——注明论点论据的来源,否则就是剽窃。


但是问题还不止于涉嫌“剽窃”这么简单,裴钰在介绍《红楼梦》版本及其传播情况时,有大段文字完全是出于他个人的胡说八道和凭空捏造。而这一事实的存在,足以令我对裴钰“专著”所谈其他“雷人”的情况保持完全怀疑的态度。


《莎士比亚眼里的林黛玉》第三部分写到了“对《红楼梦》走火入魔的外国人”,其中《俄罗斯有个超级红迷》一段文字,裴钰那完全没有《红楼梦》版本常识的无耻谎言简直到了令人发中指的地步。裴钰写道:


……还有一个让很多人崩溃的红迷问题,“你手里有多少本《红楼梦》的续作?”

能够回答第三个问题的人,恐怕就是“超级红迷”了,很多人都达不到,不过,有个俄罗斯人,达到了这第三种境界,他就是俄罗斯人瓦西里耶夫。1840年,他来到中国,在中国居住了10年,他很快就喜欢上了《红楼梦》,他评价《红楼梦》“这部小说情节优美,叙述引人入胜,说真的,就是在欧洲也难以找到一部作品可以与之媲美。”

他不仅品读红楼梦,而且,是最早研究《红楼梦》不同版本的外国人,他收藏了《红楼梦》所有的版本,脂本、庚辰本、甲戌本……这些让很多中国人都弄不清的版本,瓦西里耶夫都细细研究过。不仅如此,他还竭尽全力地收集《红楼梦》的续作,那个时代,共有10部《红楼梦》的续作,散落在中国境内,这位俄罗斯老兄,千辛万苦,竟然弄到了6部!


现在,红学家们总会提到“列本”,其实就是“列宁格勒版本”,有一种《红楼梦》版本珍藏在俄罗斯的列宁格勒图书馆,这个版本和国内所有版本都有所不同,是红学研究的珍贵典籍。有人会问:怎么红楼梦的版本会藏在俄罗斯呢?就是因为俄罗斯有一些瓦西里耶夫这样的“超级红迷”,他们向清朝的书商们购买了大量红楼梦的抄本、刻本,连后人的续作和仿作,也通通收集了,一共有60多种!


日本收藏的汉语典籍在世界上是最多的,可是,对于《红楼梦》,截止到2005年,根据已经出版的目录看,却没有程甲本和程乙本,但俄罗斯却有,不仅有,而且竟有10部之多!

 

关于俄罗斯人瓦西里耶夫的情况,读者可以参看南开大学外国语学院西语系赵春梅老师所著的《瓦西里耶夫与中国》一书;关于《红楼梦》在俄罗斯的传播情况,读者可以参看胡文彬先生的《红楼梦在国外》一书——请大家看看,1840年来到中国的俄罗斯人瓦西里耶夫到底有没有“收藏了《红楼梦》所有的版本,脂本、庚辰本、甲戌本……这些让很多中国人都弄不清的版本,瓦西里耶夫都细细研究过”!


裴钰的无知和无良,集中表现在他对《红楼梦》版本的基本常识一无所知,以及在这种无知的状态下敢于捏造事实胡说八道。


什么叫“脂本”呐?“脂本”是“戚序本”、“庚辰本、甲戌本”、“己卯本”、“列藏本”、“梦稿本”等11种所谓“红楼梦古抄本”的通称,裴钰敢于把“脂本、庚辰本、甲戌本”并称,充分表明他这位“文化学者”对《红楼梦》的版本完全没弄清。


更令人发指的是,“甲戌本”是1927年才被胡适在上海重金买到,“庚辰本”是1932年才被胡适看到,1948年被燕京大学图书馆重金收藏,裴钰公然说1840年的俄罗斯人瓦西里耶夫收藏了《红楼梦》“所有版本”,还“细细研究过”!


高叫着人家是“伪学导师”,自己却狗屁不通瞎掰乱扯,这是什么样的精神?
专业领域的基本常识都没有,却敢出版“专著”四处吆喝贩卖,这是何等的大无畏?
巧舌如簧肆行诈骗,这种角色也能承担“重建中国当代文化”的重任,如此“文化”是多么地富有喜剧色彩!
把个小丑当个宝,从“老师”一步一步捧成“大师”,这样的媒体不是无知无良又是什么?


哎呀,我不知道这荒唐的世界哪里有个尽头。台上的在讲假话,台下的也在讲假话;老东西在讲假话,小东西也在讲假话;文盲在讲假话,文化人也在讲假话——天覆地载,全是大忽悠。


我的导师辜鸿铭说得好:“天下之道只有二端,不是王道就是亡八蛋之道。孟子所谓‘道二,仁与不仁而已矣’。”我把导师讲的这个普世价值结合当前实际来分析,得出更简易的结论:“天下之道只有二端,真和假而已。”主义之争没有左右之分,只有真假之辩;制度文化没有中西之分,只有真假之辩;和谐盛世没有古今之分,有的仅是真假而已。


我的导师辜鸿铭在张之洞幕府时,有人对他说“今日中国将亡于外交之失败,或亡于无实业”,导师曰:“中国之亡,不亡于实业,不亡于外交,而实亡于中国督抚之好吹牛屄也。今日欲救中国之亡,必从督抚不吹牛屄作起。”


学生不才,没有导师的雄伟抱负,中国亡与不亡,我也管不着,但我切实感到,要新建重建这个文化传播树立那个形象,必须从文化大师、国学大师、学者、学子、媒体人不吹牛屄不撒谎作起。


(完了)


 

 

 

 

  评论这张
 
阅读(56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