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破译红楼时空密码,准确解答百年悬疑,主流红学全面破产

 
 
 

日志

 
 

为“红学”造假潜伏的专家  

2009-04-21 17:49:10|  分类: 横扫红学界牛鬼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为“红学”造假潜伏的专家


最近关于《春柳堂诗稿》的讨论暂时告一段落,阶段性的结论已经很清楚:《春柳堂诗稿》中关于“曹雪芹”生平的两条诗注是后人(陶洙)伪造钤盖的,并非《春柳堂诗稿》原刻本所有。


这一阶段性事件还有一个喜剧性的小插曲,在此顺便提一下,供大家一笑——苏州无赖曹震污蔑陈林和孤鸿道人在曹雪芹生平史料的问题上向活人和死人泼污水,他“义愤填膺”地表示不能坐视不管。3月31日,曹震在网上发帖,称他“最近又得到了国图、上图藏本以外又一部光绪刻本《春柳堂诗稿》的资料”,并讽刺说“看来道人们需要赶紧发动无边的想像力,来解释一下是不是存世的这几部刻本《春柳堂诗稿》都是经过陶某之手造出来的假货呐”。曹震一吆喝,谎言家于鹏就来劲了,两人一唱一和,跟说相声似的:


于鹏:管他孤鸿道人说什么,欢迎把这一部的张自序及曹雪芹那一页也贴出来。
曹震:看道人们的表现罢,如果继续张牙舞爪的,我再“祭宝拿人”不迟,一笑。


我看他们挺来劲的,于是当晚在博客贴出一篇《雕版印刷工艺流程简介——兼论〈春柳堂诗稿〉关于“曹雪芹”生平诗注钤盖作伪》的小文,给予曹震和于鹏迎头痛击。


曹震“正当防卫”的唯一办法本应是立即贴出大图,当众证明关于曹雪芹生平的两条诗注不是钤盖作伪——“其”字、“姓”字等字的笔画不跨栏线不压栏线。可是,他敢吗?如果他的藏本没有跨压栏线的情况,那局面更不好收拾了,他得给大家好好解释解释:为什么同一批刻本会有如此截然不同的情况。


事情过去了20天,曹震迟迟不敢“祭宝拿人”,正好应了捧哏丑角于鹏的话:

 

争到现在,后退认错也开不了这个口了,只好硬着头皮死不认账,“死要面子活受罪”的样板。


当然更应了逗哏丑角曹震的“自画像”:

 

人被逼急了,真是什么话也说得出口啊
恩,以后也是阴干为宜


在于鹏曹震们偃旗息鼓“阴干”的20天里,陈林没闲着,“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昼夜不停地顺藤摸瓜深挖大案要案。我已经反复说过,20世纪突然出现的几种关于曹雪芹生平描述的史料,如《四松堂集》及其“付刻底本”、《延芬室集》、《懋斋诗钞》、《枣窗闲笔》、《绿烟琐窗集》和《春柳堂诗稿》等,都经陶洙伪造篡改。陈林讲这个话,当然既有理论的推断,也有证据的支持,这些证据自然是要在后续的系列论文中详细列举的,敬请各位耐心等待。


忙到今天,差不多也可以来一个阶段性的新闻发布会了,开场白还是那句老话:事实清楚,证据确凿。


陈林在“查案”的过程中曾有的最大困扰是:最先介绍《延芬室集》的侯堮究竟是什么人?他跟陶洙有什么联系?他在陶洙造假售假的过程中充当了什么角色?


为什么要查侯堮呢?因为侯堮在1932年发表的《觉罗诗人永忠年谱》(载《燕京学报》第十二期)一文中介绍了清宗室诗人永忠“所写”的“吊曹雪芹(霑)”诗三首,并指称永忠的叔叔瑶华(弘旿)为这三首诗写了评语(眉批)。后世学者毫不怀疑侯堮所述情况的真实性,当然陈林在此之前也是盲信盲从了“红学家”的说法。


我最近想清楚了一个问题:曹雪芹是《红楼梦》作者曹頫创作的小说人物,根本就不是实际存在过的历史人物,哪有什么字、号,还竟然跟清宗室人物有交往。这些情况,一定是伪造“脂本脂批”的陶洙胡编乱造出来的欺世谎言。正因如此,从理论上来推断,《延芬室集》肯定经过了陶洙的伪造篡改。另一方面,侯堮指称弘旿评点了永忠的“吊曹雪芹诗”,却没有给出任何证据以证明眉批确为弘旿所写。鉴于上述情况,我严重怀疑侯堮充当了陶洙的“枪手”。


可是,怀疑归怀疑,论点的成立毕竟需要证据,没有直接证据,起码也得有间接的旁证构成一个“证据链”指向这个论点。令我相当困扰的是,我很长时间都查不出侯堮与陶洙之间有什么直接或间接的联系,关于侯堮的资料也少得可怜。


然而,功夫不负有心人,在仔细回顾中国营造学社历史的过程当中,我终于发现了侯堮与陶洙之间联系,简单地说就是——侯堮和吴其昌(著名“红学家”吴世昌的哥哥)是好朋友,而陶洙跟吴其昌在营造学社曾共事多年,因此侯堮与陶洙极可能是相识相交的。在此,我简要列举一些史实来说明陶洙、吴其昌和侯堮三人的关系。


首先是陶洙和吴其昌在中国营造学社的关系。陶洙在学社的时间比我先前粗略了解的要长,这算是我在资料搜集考察过程中的一个重要收获吧。下面所列的史实主要来自梁思成遗孀林洙所著的《叩开鲁班的大门——中国营造学社史略》(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出版,1995年10月第1 版)。


1930年2月,中国营造学社正式成立。地址就设在朱启钤宅内(北平宝珠子胡同7号),在寓所大客厅右侧的房间。最初亦未挂牌,室内只有三张书桌、椅子及书架,陈设极简单。每天来上班的只有3人,陶洙、阚铎和宋麟徵。至1932年,社址始由朱宅迁到中央公园内的东朝房。


学社的人员分两部分:一部分为专职从事研究工作的人员,为学社的职员,每天上班,领取工资;另一部分是社员。学社成立之初,陶洙是职员,后来任社员。


1930年,学社成立当年共有职员11人,陶洙担任学社的编纂工作,同时担任编纂的还有阚铎、瞿兑之和刘南策。刘是陶洙大哥陶湘的女婿。陶洙同时还担任学社的财务。会计是朱启钤的大女儿朱湘筠。

 

1931年,梁思成和莫宗江加入了学社,梁任法式主任,莫担任测绘,陶洙继续担任编纂和财务。


1934年,陈仲篪加入学社,头两年在文献组工作;1935年~1937年在学社作研究生。1949年以后,陈仲篪任职于北京图书馆,第一篇公开介绍“己卯本”的文章就是陈仲篪于1963年发表的。


从1932年起,陶洙不再任职于学社,而是转成了社员。1932年,陶洙担任学社的“校理”,吴其昌当年也担任学社的校理。陶湘当时是学社干事会的“干事”。1933年和1934年,这三人在学社的身份没有变化。


1935年,学社成立了“理事会”,陶湘、陶洙和吴其昌没有进入理事会,仅是社员身份。但按入社先后为序,陶湘排第2位,陶洙排第第14位,梁思成排第17位,吴其昌排第33位。


1936年和1937年,陶洙、吴其昌仍为社员。从以上情况来看,陶洙跟吴其昌一定是有交往的。


我们再来看看吴其昌与侯堮的关系。这方面的情况网上有零星资料简介,我搜罗来简要列举如下:


吴其昌,生于1904年,海宁硖石人,字子馨,号正厂,是著名红学家吴世昌的哥哥。吴其昌16岁考入无锡国学专修馆,1925年考入清华大学研究院,从王国维治甲骨文、金文及古史,从梁启超治文化学术史及宋史。钻研不辍,时有著作发表,深得王、梁两先生器重。1928年任南开大学讲师,后任清华大学讲师,1932年任武汉大学历史系教授。抗战军兴,随校迁至四川乐山,旋兼历史系主任,直至逝世。临终前一月,应约着手写《梁启超传》,仅完成上卷而卒,年仅40岁。


清华大学研究院当年招生章程规定的报考资格很严格,前国务总理熊希龄保荐手下的人来,要求免考入学,尽管该生基础不错,研究院主任吴宓答以必须考试。吴其昌作为一名刚刚录取的新生,向研究院写信,保荐无锡国专高才生侯堮,请求特取,吴宓亲笔回信拒绝。不过,侯堮于次年考入了研究院。

 

1943年,胜利出版社组织编纂“中国历代名贤故事集”时,特邀吴其昌承担《梁启超》一题的撰著。吴其昌不顾病势沉重,慨然应允。他在《致侯堮书》中写道:

 

潘公展、印维廉二先生嘱撰《梁启超传》,十二月中旬开始动笔,一口气写五万字足,直至一月十九日,始告一段落,身体太弱,写四五天必须睡息一天,辛苦!辛苦!


由以上史实可以看出吴其昌与侯堮的亲密关系。侯堮很可能是吴其昌当年在无锡国专的同学,因此大约与吴同龄,也生于1904年左右。


侯堮,号芸圻,清华研究院毕业后曾在燕京大学图书馆任职,据称抗战期间曾受教育部委托做地下工作。侯堮撰写和发表《觉罗诗人永忠年谱》一文,正是任职燕大图书馆期间。


这就有意思了——《延芬室集》能卖到燕大图书馆去,是不是侯堮帮了陶洙的忙呢?从情理上推断,自然是很有可能的。后来陶洙、张伯驹、周汝昌共同努力将“庚辰本”高价贩卖给了燕大图书馆,侯堮是不是也做了内应呢?从情理上推断,自然也是很有可能的。


有更多的旁证可以支持陈林上述“可能性”的推断。


1952年11月,中国书店在北京成立,这是全国成立最早的集收购、发行、出版为一身的国有古籍专业店。书店是郑振铎、齐燕铭等人提议建立的,张友渔、吴晗命名,郭沫若题写店招,葛治安任经理,聘请赵万里、侯堮协助工作。1958年,该店与北京全部111家私营古旧书店合营,北京延续了八百余年的古旧书行业自此全部并入中国书店。


列举这段史实,首先是要告诉大家:中国书店为贩卖陶洙伪造的多部“脂本”立下过“汗马功劳”。然后我要问:作为陶洙多年老友的赵万里和侯堮,是不是“脂本”出世的第一功臣呢?我们用脚趾头都能想得清楚吧!赵万里说“蒙古王府本”出自蒙古王府后人之手,哪里有半点证据呢?睁着眼睛说瞎话,真是自毁名声。


侯堮于1954年6月2日拜访吴恩裕,向吴介绍《延芬室集》的情况,声称他于1932年看过两个本子,“都是永忠自己手抄的”,其中比较完整装订精致的一部先归燕大收藏,后“被日本军阀攫去”。侯堮这是在讲鬼话嘛,明明白白是在为陶洙售假打广告。


至于吴恩裕,问题更大了,且待我后文慢慢讲解。行文至此,陈林今天的阶段性新闻发布会可以归结为一句:


侯堮、赵万里、吴恩裕,等等等等,都是为陶洙造假售假而潜伏的专家。今天,你们的好日子到头了。


(完了)


 

  评论这张
 
阅读(1608)|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