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破译红楼时空密码,准确解答百年悬疑,主流红学全面破产

 
 
 

日志

 
 

周汝昌一生欺世盗名登峰造极  

2009-05-31 10:16:17|  分类: 横扫红学界牛鬼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周汝昌一生欺世盗名登峰造极
——兼谈由最近关于周氏“新作新论”的报道看媒体的无知和无良

 

最近,漓江出版社推出91岁高龄周汝昌的百万字新作《石头记周汝昌校订批点本》,东西南北多家纸媒发新闻通稿般地作了大篇幅报道,各家网站随后纷纷转载,一时间显得颇为热闹。这些报道无一例外地吆喝着《批点本》的“卖点”,称“红学泰斗”周汝昌“抛出”惊世新论,“脂砚斋和曹雪芹是夫妻,史湘云的原型就是脂砚斋”,“曹雪芹夫妻合写《红楼梦》”云云,以“60年努力的心力结晶”“恢复了曹雪芹的真笔原文,是迄今为止最为可靠的一部真本《红楼梦》”。


周汝昌自称《批点本》“是一份来之不易的工作报告和虔诚的献礼”,然而更切实际的说法是,周氏“新作新论”是其一生欺世盗名的集大成者,是其登峰造极的拙劣谎言垂死挣扎。


早在三年前,陈林在其学术论著《破译红楼时间密码》中就以无可辩驳的证据充分论证了《红楼梦》的真正作者是曾任江宁织造的曹頫(曹寅过继之子,1706~?),小说主人公贾宝玉就是以作者本人为原型,贾元春则以曹寅长女、平郡王讷尔苏嫡福晋(王妃)曹佳氏(1692年2月18日~?)为原型。


最近两年来,陈林又以扎实的实证研究和大量无可辩驳的证据充分论证了一切所谓“脂砚斋评本”都是一个曾经当过汉奸的文化败类陶洙(陶心如,1878~1961?)在二十世纪上半叶数十年间亲手伪造的假古籍,“脂砚斋”、“畸笏叟”等所谓“《红楼梦》原稿早期评点者”根本就是陶洙亲自捏造的弥天大谎。唯一最接近《红楼梦》原著的,不是其他任何小说版本,而是程伟元和高鹗第一次用木活字排印的“程甲本”。


由“脂本”“脂批”的证伪,陈林进一步发现,大量无可辩驳的证据充分表明二十世纪二十年代以来突然先后出现的一系列关于“曹雪芹”生平及著述的材料全都是陶洙亲手伪造或篡改其他文献资料而来。证伪这些材料的最基本、最简洁、最关键的一条证据是——“曹雪芹”是《红楼梦》作者曹頫创造的小说人物,根本就不是实际存在过的历史人物,哪有什么字、号,又是什么“素性放达”、“工诗善画”!


上文评述陈林的研究成果“无可辩驳”的一个显而易见、极为重要指标是——以冯其庸为首、以中国艺术研究院红楼梦研究所及所谓“民间组织”中国红楼梦学会为代表的“红学界”“已经达成共识,闭口不谈陈林,就当他不存在”,无论陈林说什么,“红学界”都要“沉默,沉默,再沉默”!


何以如此?二百多年来关于红楼梦研究的最基本的几大悬疑被陈林以一人之力干净利落地彻底解决;一百年来堆积在红楼梦研究领域里的重重谎言被陈林一举戳穿;数十年来职业“红学家”们赖以撒谎诈骗锦衣玉食的金饭碗理论上被陈林毫不留情地砸得粉碎——冯其庸们哪敢出声?!冯其庸们胆敢公然反抗,众目睽睽之下他们的末日就会更快地到来!


验证一切“脂本”均由陶洙亲手伪造,方法非常简单——“红学界”已经公开确认的是,陶洙亲手汇校汇抄了一部八十回本的《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现藏北京师范大学图书馆,通称“北师大藏本”,已出影印本),陶洙在“己卯本”中又亲笔“补抄”了第21至第30回,这两部分的笔迹“几乎相同”,“真是同一个人的笔迹”(“己卯本”也已出“全本高清照相本”);然而,陶洙这两部分的笔迹又跟所谓的“乾隆抄本”“庚辰本”上对应回目的笔迹一模一样!“庚辰本”不是陶洙抄的,那是谁抄的?!


从笔迹鉴定的原则和方法来看,以上三本上陶洙笔迹的书写特征(“特殊笔画”和“特殊结构”)在目前已经发现的所有“脂本”中都大量反复呈现,并且各本中都有大量的笔迹完全相同。全部“脂本”不是陶洙伪造的,那是谁伪造的?!


以冯其庸为首的一大批职业“红学家”早就对陶洙伪造“脂本”的事实心知肚明,然而他们长期撒谎欺世,诈骗谋财。


周汝昌同样早就知道陶洙伪造“脂本”的事实,而且周汝昌比冯其庸们更早知道这一事实!早在二十世纪四十年代末、五十年代初,周汝昌与陶洙就因“脂本”而有着密切交往,“庚辰本”就是陶洙、张伯驹和周汝昌共同努力高价贩卖到燕京大学图书馆去的(周绍良称售价“十两黄金”)!但是,关于“庚辰本”的出售经过,周汝昌及其友人齐儆、魏广洲精心编制并长期散布弥天大谎,不但欺骗了整个“红学界”,更是将周的“宿敌”冯其庸及其党羽爪牙长期蒙在鼓里,玩弄于股掌之间。


如今冯其庸将假古籍“己卯本”和“庚辰本”都捧进了首批“国家珍贵古籍”,冯其庸很可能没有意识到,他的这种努力正好将其长期打压的“宿敌”周汝昌顺理成章地捧上了天,名正言顺地成了“红学泰斗”。长期鼓吹“脂本”的冯其庸及其党羽爪牙,不知道自己可耻可悲可怜可笑的“学术生命”都是拜周汝昌所赐么?!


与陶洙有过密切交往的周绍良能一眼认出陶洙的字,周汝昌就认不出吗?2001年,当冯其庸们公开确认“北师大藏本”为陶洙亲笔所抄后,周汝昌断然否认陶洙与“北师大藏本”有任何关系。承认“北师大藏本”为陶洙亲笔所抄,陶洙伪造和贩卖系列“脂本”诈骗谋财的罪恶行径就完全没办法再遮掩下去。“北师大藏本”的“发现”是陶洙罪恶彻底暴露的溃堤管涌。冯其庸们得意忘形昏了头,可是精于诈骗的周汝昌却清醒得很呢!


周汝昌早有伪造“曹雪芹佚诗”的“前科”,令一大批著名学者受骗上当,“英名惨遭污损”。陈林现在掌握的大量证据表明,周汝昌走上“红学”之路,远不是在燕大图书馆“偶然发现”关于“曹雪芹生平”的史料《懋斋诗钞》这么简单;在关于“曹雪芹生平”的一系列史料突然出现这个问题上,周汝昌很可能是造假操盘手陶洙的亲密盟友之一!


举一个简单的旁证——周汝昌长期自鸣得意的“研究成果”之一,所谓“曹雪芹原稿中宝玉后与史湘云结为夫妻”,这并不是周汝昌的发明,而是首先从陶洙的密友董康那里传出来的。董康在其1927年东游日本的日记(4月27日)中写到,董康母亲曾对他老婆绮云说:


幼时见是书原本,林薛夭亡,荣宁衰替,宝玉糟糠之配实惟湘云,此回目中所以有《因麒麟伏白首双星》也。


周汝昌难道不是从陶洙那里继承了这种“原本”的神话吗?


回顾往事,再考新论,周汝昌哪一条自鸣得意的论点能够找出一丝一毫的证据?不客气地说,《石头记周汝昌校订批点本》完完全全是一部彻头彻尾的垃圾,是周汝昌一生欺世盗名的耻辱柱。受骗上当的俞平伯临终前还知道“罪己”,知道“胡适、俞平伯腰斩红楼梦,有罪;程伟元、高鹗保全红楼梦,有功。千秋功罪,难于辞达”。可是,周汝昌腰斩红楼、胡乱“探佚”,撒谎欺世,早已经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哪还有一丝一毫的廉耻!?


如此罪孽深重的文化败类竟能够长年堂而皇之地招摇撞骗,还有那么多媒体去捧臭脚,真让人顿生“亡国无日”的愤怒和绝望。


请广大读者仔细去读一读那些报道周汝昌新作新论的文字,就算不计较那些记者的无知,大家看看那些报道,有哪一篇够得上客观、公正、平衡的新闻作品?通篇愚蠢的妄论,毫无报道事实之心,仅有大舔屁沟之实。最简单的事实都搞不清楚——谁告诉你们这些烂记者《红楼梦》的后40回是“高鹗续写”?证据在哪里?冯其庸主持红楼梦研究所校注的最新版《红楼梦》已经将“高鹗续写”改成了“无名氏续”,你们究竟是瞎了眼还是黑了心?


“红学”集中典型地体现了中国现当代知识分子整体上的心智低下和道德败坏;关于“红学”的新闻报道也足证中国新闻界整体上职业素质的极其低下和新闻良知的极度溃烂。


中国人民都已经被成群结队的骗子忽悠到这个份上了,还有什么比这更让人不高兴?!


(完了)

 

 

周汝昌,脱吧,到你了
——揭穿周汝昌与陶洙共同造假售假的事实及其动机

 

周汝昌设局套牢冯其庸

——兼论由郑振铎日记揭穿关于“庚辰本”转手经过的重重谎言

 

魏广洲述燕大收购“庚辰本”原文节选

 

 中国最大的学术造假是“红学”
——论学术打假首要铲除“红学”诈骗集团

中国最大学术丑闻“红学”全面崩盘
——概述陈林的红楼梦研究成就及其划时代意义

 

 

 

 

 

 

 


 

  评论这张
 
阅读(21739)| 评论(3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