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破译红楼时空密码,准确解答百年悬疑,主流红学全面破产

 
 
 

日志

 
 

《破译红楼时间密码》引言  

2009-06-13 13:29:52|  分类: 全面彻底破解200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破译红楼时间密码》

 

《红楼梦》是我国古典小说的巅峰之作,也是世界文学殿堂中一株璀璨的奇葩。然而,自乾隆中后期《红楼梦》开始广泛流传至今的将近250年间,由于缺乏足够的证据材料,关于这部小说的几个最基本的问题一直没有得到彻底的解决。例如,《红楼梦》的作者究竟是何许人?小说前80回与程伟元、高鹗所“补”的后40回究竟是什么关系?在这两个疑问没有得到彻底澄清之前,对于小说的理解就无法深入,对于小说的评价就缺乏合理的文本基础和史料基础。

现今红学界主流的观点认为:《红楼梦》前80回的作者是曹雪芹,后40回是由高鹗或另外不知姓名的人续写的。这个观点影响很大,可实际上曹雪芹的著作权和续作说根本得不到任何确凿实证的支持。换言之,主流的红学观点根本不能成立。本书的写作,就是为了秉持“实事求是”的治学原则,探究小说前80回和后40回作者的确切身份,考察前80回与后40回之间的确切关系。

本书引用的小说文本,如无特别说明,均取自人民文学出版社1982年3月出版的三卷本120回《红楼梦》。这个版本由红学研究的权威学术机构中国艺术研究院红楼梦研究所校注,印数累计超过50万册,对读者的影响之大可想而知。在校勘方面,该版本以《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庚辰[1760]秋月定本)》(简称庚辰本)为底本;底本若干处缺文均依其他脂本或程本补齐,第六十四、六十七回缺文,则采用程甲本补配;全书以各脂评本、多个抄本及程甲、乙本为参校本,并在每回后择要附录《校记》,标示底本校改之处是依据何种参校本增删改乙而来;《校记》还录入了各脂本之回前、回后题诗,以备查阅;该版本的注释凡涉及学术界尚有争论的问题,或者阙疑,或者介绍其中某一种、两种说法,以供读者参考[1]。可以说,这个版本具有权威性和很高的公信力,同时又很便于查证小说各版本之间的差异。

这个版本对于《红楼梦》的广泛传播起了很大的作用,但是另一方面,它对于广大读者的严重误导,甚至说对于小说本身的巨大损害,也不可小视。红楼梦研究所在出版《前言》中以寥寥数语明确宣布小说前80回的作者是曹雪芹,现存后40回为续作,并且判定后40回在艺术性和思想性两方面都相当低下。当然,类似观点的始作俑者并非红楼梦研究所,但是由权威学术机构出面来作这样的断语,其影响自然远远超出个人的著述。《前言》所导致的一个严重后果是:绝大多数读者会对现存的后40回产生完全不信任的态度。著名小说家王蒙先生对其阅读后40回时“心理障碍”的自述,就是很典型的一个例证。王先生在其专著《红楼启示录》中写道:

 

《红楼梦》后四十回并非雪芹原作,续作许多情节与原作者的原意不符合,这些情况的论证构成了阅读后四十回的极大心理障碍。少时多次阅读《红楼梦》,但每每至后四十回便匆匆翻过,既是“伪作”,何必看它![2]

 

需要特别指出的是,这种阅读时的心理障碍,不仅仅是对读者审美趣味的扭曲,更是对作品本身的严重伤害。红楼梦研究所的“判决书”是对艺术精品不负责任的屏蔽,是对作品传播的猛烈狙击,它所产生的恶劣影响很可能在相当长的时期内无法消除。

中国红楼梦学会副会长、著名红学家胡文彬先生早就意识到了这个严重的问题。2000 年7 月,胡先生在一篇题为《高鹗“续书”说考论》的学术论文中以实证批驳“程高续作说”的谬见,他写道:

 

无可否认的一个事实是,新红学派不论是其开山泰斗还是其集大成者,在《红楼梦》后40 回的评价上和所谓“高鹗续书”说上的论断,都是无法让人苟同和称善的。他们的错误论断和某些偏见影响之深之广,简直成了一种痼疾,达到了一种难以“医治”的程度。这种“痼疾”不仅成了新红学自身的悲哀,也是整个红学史上的一种悲哀。正因为如此,今天的红学研究者应该以一种自省的态度,把以往的史料、论断加以重新审察。[3]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恰恰是在这被大多数读者不信任的后40回中,客观存在着足以颠覆权威判决意见的确凿证据,它们就是后40回中几处明显的常识性错误。这些错误从“续作说”的角度来看,完全无法得到合情合理的解释。只有沿着“原作者故意犯错”这个思路,以文本细读(Close Reading)与考据研究相结合的方法,“顺藤摸瓜”地深入挖掘下去,才可以最终揭示这些错误的由来,明白作者的良苦用心。

简而言之,这几处错误分别是:

 

1)元春死错了年龄;

2)元春死错了日期;

3)元春的出生日期也错了。

 

这几处在时间叙述问题上犯下的明显常识性错误,我称之为彻底解开200多年来红楼悬疑的“时间密码”。以下分别详细论述之。

 

 

注释



[1] 参见中国艺术研究院红楼梦研究所:《校注凡例》。《红楼梦》(三卷本),人民文学出版社,19823月第1版。

[2] 王蒙:《红楼启示录》。三联书店,19915月北京第1版,第223页。

[3] 胡文彬:《高鹗“续书”说考论》。《内蒙古民族师院学报(哲社?汉文版)》,20007月,第26卷第3期,第36页。

 

 

 

 

 

  评论这张
 
阅读(537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