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破译红楼时空密码,准确解答百年悬疑,主流红学全面破产

 
 
 

日志

 
 

元春的年龄被故意写错(上)  

2009-06-13 13:33:08|  分类: 全面彻底破解200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一章  元春的年龄被故意写错(

 

1.1  干支记时的小常识

小说第九十五回《因讹成实元妃薨逝 以假混真宝玉疯颠》写道:

 

是年甲寅年十二月十八日立春,元妃薨日是十二月十九日,已交卯年寅月,存年四十三岁。(第1344页)

 

这一段话看起来很简单,可是对于不了解干支记时方法的读者来说,未必能够完全明白它的意思,因此笔者首先略为介绍干支记时的小知识。

所谓干支,就是天干和地支,这是我们中华民族特有的用以记录时间的序数系统。“干”指十干,依次为: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支”指十二支,依次为: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干支按顺序两两相配,至60次循环一周,称为一个“甲子”,如下表:

 

1 《六十甲子顺序表》

1甲子

11甲戌

21 甲申

31 甲午

41 甲辰

51 甲寅

2乙丑

12乙亥

22 乙酉

32 乙未

42 乙巳

52 乙卯

3丙寅

13 丙子

23 丙戌

33 丙申

43 丙午

53 丙辰

4丁卯

14 丁丑

24 丁亥

34 丁酉

44 丁未

54 丁巳

5戊辰

15 戊寅

25 戊子

35 戊戌

45 戊申

55 戊午

6已巳

16 已卯

26 己丑

36 已亥

46 已酉

56 已未

7庚午

17 庚辰

27 庚寅

37 庚子

47 庚戌

57 庚申

8辛未

18 辛巳

28 辛卯

38 辛丑

48 辛亥

58 辛酉

9壬申

19 壬午

29 壬辰

39 壬寅

49 壬子

59 壬戌

10癸酉

20 癸未

30 癸巳

40 癸卯

50 癸丑

60 癸亥

 

我国古代就是用这一套序数系统来标记年、月、日和时辰。

用干支记日是六十甲子最早的用法,在殷商甲骨卜辞中,几乎每一片甲骨都刻有干支记日。干支记日既简单又准确,不论大月、小月,闰年、平年,它总是以60日循环一周的方法依次记下去。从古至今,我国已有3700多年不乱不叠的干支记日,这是世界上连续使用时间最长的记日法,对于今天我们研究古代社会,推算历史事件的确切日期具有重要价值。

干支记年最晚在战国时代就已开始采用,以60年循环一周的方法依次记下去。需要特别提醒读者注意的是,干支标记年份的起止时间段并不是从每年的正月初一起到年末最后一天,而是起于第一年的立春,止于第二年的立春。以小说第九十五回的描写为例,甲寅年十二月十八日立春,那么一立春就到了乙卯年;元春薨日是十二月十九日,因此就是死于乙卯年的第二天。

1968年,北京通州区张家湾农民李景柱“发现”了一块“曹雪芹墓石(墓碑)”,红学界为它的真伪在20世纪90年代初期展开了一场激烈的大辩论,可是正反两方都没有提出有力的证据来证实或者证伪[1]。这块“墓石(墓碑)”上的干支记年为“壬午”,有专家认为这是以实物证明了曹雪芹的确死于“壬午除夕”(1763212)。有趣的是,似乎没有任何一位专家学者明确认识到一个严重的问题,即:如果曹雪芹的确死于“壬午除夕”,并且他生前的亲朋好友、邻里乡亲的确为他立了墓碑或者埋了墓石,这块石头上绝无任何可能刻上“壬午”两字!因为176324日(农历十二月二十二日)已经立春,立春后属癸未年,所以曹雪芹的墓碑(墓石)上如果要刻上去世时间,正确的刻法一定是“癸未”!单由干支记年的常识就可以判断所谓的“曹雪芹墓石(墓碑)”必定是丑陋怪诞的造假[2]

干支记月的方法与记年和记日的方法不一样,每月的地支都是固定不变的,即十二地支与十二个月份相配,以“冬至”所在的那个月为子月,然后顺推。同样需要特别提醒读者注意的是,月支并不是以农历每月初一为分界线,而是以节令为准,交节前为上个月的地支,交节后为下个月的地支。关于地支、节气与农历十二个月的关系,可用下表说明:

 

2  地支、节气与农历十二个月的关系

一月寅月

从立春到惊蛰

二月卯月

从惊蛰到清明

三月辰月

从清明到立夏

四月巳月

从立夏到芒种

五月午月

从芒种到小暑

六月未月

从小暑到立秋

七月申月

从立秋到白露

八月酉月

从白露到寒露

九月戌月

从寒露到立冬

十月亥月

从立冬到大雪

十一月子月

从大雪到小寒

十二月丑月

从小寒到立春

 

根据上表可知,甲寅年十二月(丑月)已经立春,元春死于立春后一日,因此她就是死于乙卯年寅月第二天。

以干支记时辰,自汉代已实行,主要做法是将一昼夜划分为十二个时段,再配以十二地支名。十二时辰与现代的时制对应关系如下表:

 

3  十二时辰与现代时制的对应关系

子时

23——1

丑时

1——3

寅时

3——5

卯时

5——7

辰时

7——9

巳时

9——11

午时

11——13

未时

13——15

申时

15——17

酉时

17——19

戌时

19——21

亥时

21——23

 

了解了干支记时的基本方法,我们就可以根据小说文本的描写,来考察元春的生年死月和她确切的存年数。

 

1.2  元春只有31岁,而非43岁

小说第八十六回《受私贿老官翻案牍 寄闲情淑女解琴书》中有一段可能会令普通读者感到眼花缭乱、不知所云的关于元春“八字命理”的描写:

 

宝钗道:“不但是外头的讹言舛错,便在家里的,一听见‘娘娘’两个字,也就都忙了,过后才明白。这两天那府里这些丫头婆子来说,他们早知道不是咱们家的娘娘。我说:‘你们那里拿得定呢?’他说道:‘前几年正月,外省荐了一个算命的,说是很准。那老太太叫人将元妃八字夹在丫头们八字里头,送出去叫他推算。他独说这正月初一日生日的那位姑娘只怕时辰错了,不然真是个贵人,也不能在这府中。老爷和众人说,不管他错不错,照八字算去。那先生便说,甲申年正月丙寅这四个字内有伤官败财,惟申字内有正官禄马,这就是家里养不住的,也不见什么好。这日子是乙卯,初春木旺,虽是比肩,那里知道愈比愈好,就象那个好木料,愈经削,才成大器。独喜得时上什么辛金为贵,什么巳中正官禄马独旺,这叫作飞天禄马格。又说什么日禄归时,贵重的很,天月二德坐本命,贵受椒房之宠。这位姑娘若是时辰准了,定是一位主子娘娘。这不是算准了么!我们还记得说,可惜荣华不久,只怕遇着寅年卯月,这就是比而又比,劫而又劫,譬如好木,太要做玲珑剔透,本质就不坚了。他们把这些话都忘记了,只管瞎忙。我才想起来告诉我们大奶奶,今年那里是寅年卯月呢。’”(1236~1237

 

关于“八字命理”,后文将会作详细的介绍和论述,在此我们只需要来关注后40回作者所给出的元春的生日。由第八十六回的这一段叙述可知,元春生于甲申年丙寅月乙卯日(正月初一)辛巳时。结合第九十五回的描写来看,元春生于甲申,死于乙卯,存年43岁。

根据《六十甲子顺序表》,甲申年正月初一出生,乙卯年第二天去世,无论如何不可能是“存年四十三岁”,而是“存年31岁”。

如果元春的确生于甲申年,去世时43岁,那么当年必定是丁卯年,后40回的作者应该写“丙寅年十二月十八日立春”;如果元春去世时的确是43岁,并且她死时恰好是甲寅年丑月立春交乙卯年寅月,那么她应该生于壬申年而非甲申年。

这就是说,后40回的作者在时间叙述的问题上犯了一个明显的常识性错误。

他的错误还不止于此,在关于元春年龄安排的问题上,这位作者也犯了一个明显的情理和逻辑上的错误。从小说前80回的情节来看,在31岁和43岁这两个存年数中,元春死时的年龄只可能是31岁,而绝不可能是43岁。

按照后40回作者的安排,贾宝玉在元春去世时大约16岁。如果元春死时43岁,那么她竟然比胞弟宝玉大了27岁,这是不合情理的。

第三十三回《手足耽耽小动唇舌 不肖种种大承笞挞》写到,当年端午节后,王夫人哭求贾政不要打宝玉,她说:“我如今已将快五十岁的人,只有这个孽障。”(457)这一情节距离元春去世日期不到4年时间。如果元春死时43岁,那么王夫人此时最多54岁。难道王夫人在11岁时就生下了元春?难道王夫人不满10岁就嫁给了贾政?

从小说的情节和日常生活的逻辑来看,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中国古代虽然有早婚的习俗,但是从历朝历代关于适婚年龄的法律规定来看,女子通常在14岁左右出嫁,男子通常在16岁左右结婚。例如《钦定大清通礼》卷二十四《嘉礼》规定:

 

官员(七品以上)自昏及为子孙主昏,豫访门第清白女、年齿相当者,使媒氏往通言俟许。男年十六以上,女年十四以上,身及主昏者无期以上服,皆可行。(下士、庶人同。)

 

这就是说,七品以上的官员、读书人以及普通老百姓,在自己结婚或是为子孙主婚时,结婚的男女双方法定的婚龄分别要达到16岁以上和14岁以上。按照这样的规定,出生贵族之家的王夫人嫁给同样是豪门出身的贾政时,断然不可能是不满10岁,相反必定要达到法定的婚龄。因此,元春死时只可能是“存年31岁”,而绝不可能是43岁,元春只比宝玉大15岁左右。

根据这个年龄差距,小说第十八回《大观园试才题对额 荣国府归省庆元宵》所写“其名分虽系姊弟,其情状有如母子”(246),是合乎情理的。

小说第十八回又写道:“那宝玉未入学堂之先,三四岁时,已得贾妃手引口传,教授了几本书,数千字在腹内了。”(246)对此,庚辰本有侧批:

 

批书人领至此教,故批至此竟放声大哭,俺先姊先逝太早,不然余何得为废人耶?[3]

 

如果这位批语者的“先姊”就是元春的文学原型人物,那么她死于31岁那年的确算是“先逝太早”了。

 

1.3  近二百年令人疑惑不解的错误

最早指出关于元春去世时年龄安排的常识性错误的人,也许是清嘉庆二十二年(1817)一位署名“苕溪渔隐”的红楼爱好者。他在当年刊刻的《痴人说梦》一书中指出:

 

“贾妃薨逝,存年四十三岁。”(九十五回)案八十六回云元妃生于甲申年,而此回云“是年甲寅年十二月十八日立春”,元妃薨日是十二月十九日,已交卯年寅月,甲申至乙卯仅止三十二年。年四十三岁当改三十二岁。[4]

 

“苕溪渔隐”虽然指出了第九十五回的错误,但他纠正的结果却不对。“苕溪渔隐”在计算元春的存年数时,用的是传统虚岁的计算方法,即一出生就算一岁,由此计算得出元春的存年数是32岁。

可是,后40回的作者一定是按照实岁的计算方式来安排元春的存年数的。只有这样,“生于甲申,存年43岁”的元春才会遇上丁卯年寅月。如果后40回的作者所写的“存年四十三岁”是虚岁,那么元春去世时遇上的只会是“乙丑年十二月十八日立春”交“丙寅年寅月”。

“苕溪渔隐”不但以错纠错,而且根本没有探究第九十五回这个常识性错误的由来。张爱玲女士则在她的红学专著《红楼梦魇》中对这个错误作了较为细致的分析,并对错误产生的原因提出了大胆的猜测:

 

元妃亡年四十三岁,我记得最初读到的时候非常感到突兀。一般读者看元妃省亲,总以为是个年轻的美人,因为刚册立为妃子。元春宝玉姊弟相差的年龄,第二回与第十八回矛盾。光看第十八回,元春进宫时宝玉三四岁。康熙雍正选秀女都是十三岁以上,假定十三岁入宫,比宝玉大九岁。省亲那年他十三岁,她二十二岁,册立为妃正差不多。

写她四十三岁死,已经有人指出她三十八岁才立为妃。册立后“圣眷隆重,身体发福”,中风而死,是续书一贯的“杀风景”,却是任何续《红楼梦》的人再也编造不出来的,确是像知道曹家这位福晋的岁数。他是否太熟悉曹家的事,写到这里就像冲口而出,照实写下四十三岁?[5]

 

张爱玲所说的“曹家这位福晋(王妃)”,指的是曹雪芹的大姑、曹寅的长女、由康熙皇帝指婚于康熙四十五年(1706)嫁给平郡王纳尔苏的曹佳。在她看来,曹佳就是元春的原型人物。

张爱玲坚信后40回是续书,但她并不认为程伟元和高鹗是续书作者。她提出了续书作者知道曹佳的岁数、非常熟悉曹家的事情这样的疑问,却没有作出明确的回答。其实,这个问题她是无法从“续作说”的角度来回答的。

如果后40回的确是续书,那么这位作者究竟是谁呢?他凭什么知道曹佳的岁数,又非常熟悉曹家的事情呢?我们甚至可以问得更尖锐一些:续书作者凭什么知道小说前80回写的是曹家的事情呢?

在《红楼梦》自乾隆中后期开始广泛流传到清末民初的大约160年间,从现在发现并公开的史料来看,没有人确切地知道小说的作者究竟是谁。虽然小说明写曹雪芹对初稿披阅增删,分章纂回,但是对于曹雪芹的身份则众说纷纭,莫衷一是。广大读者对于小说所写究竟是何人何事则更是摸不着边际。

周汝昌先生在《红楼梦新证》第七章《史事稽年》中写到,蒋瑞藻《小说考证拾遗》页五十二引赵烈文的《能静居笔记》:

 

谒宋于庭丈(翔凤)于葑溪精舍,于翁言:曹雪芹《红楼梦》,高庙末年,和以呈上,然不知所指。高庙阅而然之,曰:“此盖为明珠家作也。”后遂以此书为珠遗事。[6]

 

这个小故事告诉我们,乾隆皇帝也不知道小说所写究竟是何人何事,“然之”就是肯定了“不知所指”这个情况。然后,乾隆皇帝又作出了自己的推测:小说大概、也许写的是明珠家的事情吧。

且不说历史上是否真有乾隆读红楼这回事,有一点可以肯定:在程伟元和高鹗的时代,没有哪位读者知道小说情节人物的历史原型。这样看来,张爱玲所谓“续书作者知道曹佳的岁数,非常熟悉曹家的事情”完全是毫无根据的猜测。

1998年,首都师范大学中文系的徐子余先生在《红楼梦学刊》上发表了一篇题为《“虎兔相逢”解作康雍两朝交替之年新证》的论文,也对元春年龄的错误作了细致的分析,但他明白地承认自己无法解释这个错误的由来:

 

如果按元春死于甲寅年算,则存年三十一。这样才与前八十回有关人物的年龄相适应。第三十三回写贾政笞挞宝玉时,王夫人曾说:“我如今已将五十岁的人”。按此推算,年后元春死时,王夫人也只有五十挂零。如果元春存年四十三岁,那么母女相差最多只有十岁,显然不合常情。如果元春存年三十一岁,那么,她比母亲小二十来岁,就合乎常情了。还有冷子兴说,王夫人先生贾珠,次生元春,再次生宝玉。如果把王夫人生元春定在二十来岁,那么,在这以前一二年生贾珠,三十多岁生宝玉,而宝玉挨打时约十五岁,元春比宝玉长十余岁。这样,作者介绍说“那宝玉未入学堂之先,三四岁时,已得贾妃手引口传,教授了几本书,数千字在腹内”,也就合情合理了。如果元春存年四十三,长宝玉二十来岁,那么,宝玉三四岁时,元春早已选入宫中作女史了,哪有机会教授宝玉?总之,元春存年三十一岁,才与前八十回所写王夫人和宝玉的年龄相适应。旧时以干支纪年,文人都能算出从甲申到甲寅是三十一年,到乙卯是三十二年,但续作者却算错了。何以会在这种常识性的问题上出差错呢?这真使人疑惑不解。[7]

 

徐先生对元春不可能是四十三岁的分析很细致,也很正确,可是他在推算元春正确的存年数时却犯了两个错误。首先,徐先生跟“苕溪渔隐”一样,不了解后40回的作者是用实岁计算方式来安排元春的年龄,因而错误地使用虚岁计算方式来推算元春的存年数。其次,也是更重要的一点,徐先生错误地按元春死于“甲寅年”来推算。我们知道,元春既然死在“甲寅年十二月十八日”立春之后,那么正确的说法一定是元春死于“乙卯年寅月”。

无论如何,徐先生提出的疑问却很有意思:后40回的作者“何以会在这种常识性的问题上出差错呢”?从“续作说”的角度来看,这个问题一定会让人感到疑惑不解。可是,这个疑问的前提——“续作说”真的成立吗?

 

注释



[1] 参见冯其庸主编:《曹雪芹墓石论争集》。文化艺术出版社,19948月第1版。

[2] 关于笔者对“曹雪芹墓石(墓碑)”辨伪的详细论证请参看本书附录部分的《“曹雪芹墓石(墓碑)”真伪辨》一文。

[3] 参见《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影印庚辰本)。人民文学出版社,197510月第1版,第十七至第十八回,第383页。

[4] 一粟编:《古典文学研究资料汇编  红楼梦卷》(全二册)上册。中华书局,196312月第1版,第108页。

[5] 张爱玲:《红楼梦魇》。上海古籍出版社,199512月第1版,第17页。

[6] 周汝昌:《红楼梦新证》(上、下册)。人民文学出版社,19764月第1版,第700页。

[7] 徐子余:《“虎兔相逢”解作康雍两朝交替之年新证》。《红楼梦学刊》,1998年第四辑,第253页。

 

 

 

 

 

 

 

  评论这张
 
阅读(5689)|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