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破译红楼时空密码,准确解答百年悬疑,主流红学全面破产

 
 
 

日志

 
 

元春的去世日期被故意写错  

2009-06-13 13:39:17|  分类: 全面彻底破解200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三章  元春的去世日期被故意写错

 

第九十五回不仅在元春的年龄问题上犯了常识性的错误,而且连她的去世日期也写错了。第九十五回写道:“元妃薨日是十二月十九日,已交卯年寅月。”但是从上下文的叙述来看,元春不可能是死于十二月十九日,而更像是死于十二月二十九日或第二年正月初某日。从笔者所见的公开资料来看,此前没有任何一位专家学者指出这个时间叙述上的错误。

 

3.1  王子腾不可能日行三百里

第九十四回和第九十五回写到,某年十一月中下旬某日,贾母来到怡红院观赏盛开的海棠花。当天,贾宝玉发现自己的通灵宝玉不见了,袭人、探春和李纨等人到处寻找,仍是没有踪影。“次日,王夫人等早派人到铺里去查问,凤姐暗中设法找寻。一连闹了几天,总无下落。”(1342

从这两回的描写来看,不知过了多久,某一天,王夫人正在纳闷,“忽见贾琏进来请安,嘻嘻的笑道:‘今日听得军机贾雨村打发人来告诉二老爷说,舅太爷(王子腾)升了内阁大学士,奉旨来京,已定明年正月二十日宣麻。有三百里的文书去了,想舅太爷昼夜趱行,半个多月就要到了。侄儿特来回太太知道。’王夫人听说,便欢喜非常。正想娘家人少,薛姨妈家又衰败了,兄弟又在外任,照应不着。今日忽听兄弟拜相回家,王家荣耀,将来宝玉都有依靠,便把失玉的心又略放开些了。天天专望兄弟来京”(1342~1343)。

到了第九十六回,作者又写道:

 

到了正月十七日,王夫人正盼王子腾来京,只见凤姐进来回说“今日二爷在外听得有人传说,我们家大老爷赶着进京,离城只二百多里地,在路上没了。太太听见了没有?”王夫人吃惊道:“我没有听见,老爷昨晚也没有说起,到底在哪里听见的?”凤姐道:“说是在枢密张老爷家听见的。”……又加贾琏打听明白了来说道:“舅太爷是赶路劳乏,偶然感冒风寒,到了十里屯地方,延医调治。无奈这个地方没有名医,误用了药,一剂就死了。但不知家眷可到了那里没有?”(第1352页)

 

从第九十六回的叙述来看,王子腾的死讯在离他暴毙不到一天的时间内就传到了王夫人那里。从贾琏的描述来看,王子腾必定是如第九十五回所写的那样“昼夜趱行”。从王子腾“误用了药,一剂就死了”,以及“到了正月十七日,王夫人正盼王子腾来京”的描写来看,如果王子腾不死,按照“昼夜趱行”的速度,他抵达京城的预定日期必定是在“正月十七日”前后一两天。

对于“舅太爷昼夜趱行,半个多月就要到了”这一句话,可以做两种合理的理解。

第一种理解是,从“三百里的文书”送出之日起,至王子腾“昼夜趱行”赶到京城,一共只需要“半个多月”。如果是这样,那么“三百里的文书”一定是在正月初一的几天前送出的。由于元春死于“三百里的文书”送出京城几天之后的某日,因此元春的去世日期一定不是“十二月十九日”,而更像是“十二月二十九日”或第二年正月初某日。

第二种理解是,王子腾接到“三百里的文书”之后,起程赶到京城,只需要“半个多月”的时间。如果是这样,那么他动身的日期必定是在正月初一前后一两天。

综合第九十五回和第九十六回的叙述来看,“三百里的文书”是在“十二月十八日”几天前的某日送出的,它必定按照贾琏对行程的准确估算,于正月初一前后按时送到了王子腾手中。王子腾接到任命书之后也没有耽搁,很快就起程赴京,他的行程速度跟贾琏和王夫人的估算几乎是一致的,用了“半个多月”的时间就赶到了离京“二百多里”的地方。这样算来,王子腾的赶路速度竟然也接近了每天300里!这个速度是完全不合情理的。

那么,王子腾“昼夜趱行”的正常速度大约是多少呢?根据王子腾每天的行程,我们可以大致准确地推算出从他的外任地到京城的全程是多长,然后就可以推算出“三百里的文书”从京城出发究竟需要多少天才能送到王子腾手中,因此也就可以推算出“三百里的文书”究竟是哪一天从京城送出的。

从小说的叙述来看,元春是在“三百里的文书”出发之后和王子腾启程赴京之前去世的,因此很有必要搞清楚上述疑问。

 

3.2  从史料证据推算王子腾的行程

要算出王子腾正常的行程,首先必须对我国古代的驿传系统及相关制度有一些基本的了解。

所谓驿传系统,是指以驿站为主的信息传递方式的总和。从功能上来说,驿传系统集官员接待、文报传递和物资运输于一体。从信息传递的角度来说,官员出行可以看做信息传递的特殊方式,交通运输在很多情况下也能被视为信息传递的结果。驿传制度历来是封建国家机器中不可缺少的部分,是封建王朝对全国各地进行有效统治的重要手段。

明清两代的统治者参酌古今之制,建立了一整套十分严密的组织和管理制度。如《大明会典》卷一四五:

 

自京师达于四方,设有驿传。在京曰会同馆,在外曰水马驿并递运所,以便公差人员往来。其间有军情重务,必给符验以防诈伪。至于公文递送,又置铺舍,以免稽迟。及应役人等,各有事例。

 

明清两代的驿站和驿道遍及全国,许多驿道不仅畅通无阻,而且递送驿客和公文也颇为迅速。根据文报的紧急程度,军政要报的传递方式有日行300里、400里、500里和600里之分。为了保证文报传递的高效与严密,清政府对各种文报的传递时限做了严格的规定,若不依限驰递,都要按例惩处[1]

像王子腾这样高品级的官员奉差出行,按规定通常配备数十名仆从和十多匹马,他们的行进速度自然会远低于紧急公文的传递。至于官员通过驿传系统出行的速度,我们可以参照明代万历二十九年(1601)刑部官员王临亨奉命出差从苏州抵达广东的行程而大致推算出来。

王临亨在《粤剑编》卷四《志游览·纪行一》中写道:“万历庚子夏,余奉命虑囚岭南。故事,使者被命,以远近为差,悉期明年正月入境视事。”[2] 尽管王临亨在1600年夏天受命去广东审案,但是他却按照一般的惯例一直拖延到第二年正月初才动身出发。这个情况可以和王子腾的启程日期相对比,也就是说,王子腾也很有可能是正月初才起程赴京的。

王临亨正月初四从家乡乘船出发,初五到达苏州,与当地官员辞行后,当晚抵达吴江。初六次黄岗泾,初七晚次石门,初八次塘栖,初九次武林(杭州)。王临亨在杭州逗留了4天,十三日才得骑抵富阳。入舟夜行,十四日晨抵桐庐。十五日抵建德,是夜抵兰溪。十六日抵龙游,十七日抵三衢,当夜抵常山。十八日乘车至沙溪,十九日次弋阳,二十日次安仁,二十一日次徐桥,二十二日过进贤。二十三日抵丰城,乘船于二十五日至临江。二十六日次峡江,二十七日次吉安。二十八日过泰和,当晚宿腰站。二十九日次乌兜驿。三十日过赣州,次九牛驿。二月初一次南安,二日早度梅岭,过大庾,最终到达广东南雄[3]

以苏州到南雄跨越三省的这一段里程来看,王临亨实际赶路的时间仅25天。那么这一段里程大致有多长呢?这可以根据明清时期对驿道里程的测量资料大致推算出来。

苏州至杭州一段,由姑苏驿分道向南,45里至吴江县平望驿,后进入浙江境内,120里到达嘉兴县西水驿[4]100里至石门县驿,110里至钱塘县吴山驿,15里至钱塘县武林驿(杭州[5]

根据明人黄汴在《一统路程图记》之六《杭州迂路由烂溪至常州府水路》中对驿站间里程的详细记载,杭州至常州的全程为688里[6]

由常山县出发,80里至江西玉山县,100里至上饶县,120里至弋阳县,60里至贵溪县,60里至安仁县,80里至东乡县,120里至进贤县,120里至南昌县南浦驿[7]

由南昌县南浦驿分道向南,120里至高安县驿,90里至清江县清江驿,60里至新淦县金川驿,70里至峡江县玉峡驿,100里至吉水县白水驿,40里至庐陵县驿,90里至泰和县白下驿,110里至万安县五云驿,130里至赣县攸镇驿,120里至赣县乌镇驿,80里至南康县南野驿,60里至大庾县小溪驿,60里至大庾县横浦驿,120里接广东南雄州临江驿[8]

由以上数据,我们可以计算出从苏州至南雄的驿道里程总长3068里。因此王临亨赶路的平均速度约为每天123里。据王临亨自述,自三衢以来,他“起必五更,宿必夜分”,这就是“昼夜趱行”的情形。

由王临亨的行进速度,我们可以推断“昼夜趱行”的王子腾每天大约赶路120里左右。以王子腾正月初一起程,每天行进120里,预定十七日到达京城来计算,从他的外任地到京城的驿道里程总长2040里。因此,“三百里的文书” 从京城出发只需7天时间就可以送到王子腾手中。以公文于十二月二十七日按时送达来算(即假定王子腾用了3天时间做出行的准备),“三百里的文书”出京的日期最早一定在十二月二十日!

这样算来,第九十五回明写元春死于十二月十九日,当然就是写错了。由于元春死于“三百里的文书”出京几天之后,因此应该是死于十二月底或正月初某日。从小说的描写来看,元春死后,“次日早起,凡有品级的,按贵妃丧礼,进内请安哭临”;“过了几日,元妃停灵寝庙,贾母等送殡去了几天”(13441346);再过几天,就到了第九十六回的“正月十七日”。根据这两回的叙述可知,元春死于“十二月廿九日”才是合乎逻辑的。

从第九十六回关于王子腾暴毙的细节描写来看,作者对他的行程做了精心的安排,对于时间问题有着准确的估算,不存在一时疏忽导致出错的任何可能性。因此,元春去世日期的错误就是作者刻意的留下的破绽。这样的一位作者,绝不可能是“续作者”,而是前80回的作者本人。

那么,作者如此处理,究竟有何用意呢?这还需要联系其他相关的证据来做综合判断。

 

 

注释



[1] 参见刘文鹏著:《清代驿传及其疆域形成关系之研究》。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45月第1版。

[2] 王临亨:《粤剑编》第四卷。中华书局,19878月第1版,第94页。

[3] 参见同[2],第94~96页。

[4] 参见同[1],第58页。

[5] 同上,第63~64页。

[6] 杨正泰著:《明代驿站考》。上海古籍出版社,19946月第1版,第203页。

[7] 参见同[1],第62页。

[8] 参见同上,第61页。

 

 

 

 

 

 

  评论这张
 
阅读(409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