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破译红楼时空密码,准确解答百年悬疑,主流红学全面破产

 
 
 

日志

 
 

元春的生辰八字被故意写错  

2009-06-17 14:28:36|  分类: 全面彻底破解200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四章  元春的生辰八字被故意写错

 

40回的作者不但在第九十五回故意写错了元春去世时的年龄,而且故意写错了她去世的日期。然而,这位作者所犯的最严重的常识性错误,是第八十六回关于元春八字命理的描写。按照他的写法,算命先生由元春的生辰八字“甲申、丙寅、乙卯、辛巳”推导出了以下几条命理特征:

 

1甲申年正月丙寅这四个字内有伤官败财,惟申字内有正官禄马,这就是家里养不住的,也不见什么好;

2这日子是乙卯,初春木旺,虽是比肩,那里知道愈比愈好,就象那个好木料,愈经削,才成大器;

3独喜得时上什么辛金为贵;

4什么巳中正官禄马独旺,这叫作飞天禄马格;

5又说什么日禄归时,贵重的很;

6)天月二德坐本命,贵受椒房之宠。

 

简单地说,根据八字命理的“游戏规则”,根本不能推出上述命理中后三条关键的命理特征;反过来说,如果这三条关键的命理特征一定要成立,那么元春的出生时间绝对不是“甲申年丙寅月乙卯日辛巳时”。

如果要深入分析这些错误的性质,乃至探究作者设置这些错误的用意,我们必须首先对八字命理的基本知识有一些了解。

4.1  懂得命理常识的后40回作者

中国古代的算命术非常发达,种类繁多,影响深远,其中以八字推命术最为源远流长、系统完备和信众广泛。八字推命术的基本理论雏形滥觞于汉代,至唐宋则渐趋完备。到了明清两代,八字推命术更为发展,以至于“上至帝王,下至百姓,都言禄命,甚至出门、考试、结婚等都先推八字”[1]。了解了这个背景,我们就不难理解为什么第八十六回中宝钗和“丫头婆子”们都能够大谈元春的八字命理了。

所谓“八字”,是指标记一个人出生年、月、日、时的天干地支八个字。如第八十六回写到元春的八字是甲申(年)、丙寅(月)、乙卯(日)、辛巳(时)。按照八字推命理论,出生年月日时的天干地支相互之间组合搭配,就会构成种种复杂的关系,如阴阳、生克、神煞和格局等,据此可以判断一个人寿命长短、性情品质和财富地位等情况。

八字命理当然不是科学,不过它却具有一整套固定的理论体系和操作方法。明代嘉靖年间的进士万民英撰写的《三命通会》(十二卷),对中国古代的八字推命术作了系统总结和体系的重建。《四库全书总目提要》称赞这部著作“采撮群言,得其精要,故为术家所恒用,要有未可遽废者”,并且“自明以来谈命者皆以此本为总汇,几于家有其书[2]

由此看来,后40回的作者在创作有关元春八字命理的情节时,他所依据的理论和方法一定来自于《三命通会》。根据该书提供的理论和方法,不同的人对某个八字进行推算,往往可以得出大同小异的结论。可是,对照《三命通会》我们就会发现:后40回作者对于元春八字命理的论述简直错得离谱。

作者在第八十六回通过宝钗之口转述算命先生的话说:“甲申年正月丙寅这四个字内有伤官败财,惟申字内有正官禄马,这就是家里养不住的,也不见什么好。”按照命理术语,年、月、日、时的四组天干地支叫做“四柱”,即年的天干地支为“年柱”,月的天干地支为“月柱”,日的天干地支为“日柱”,时的天干地支为“时柱”。在元春的八字中,甲申为年柱,丙寅为月柱,乙卯为日柱,辛巳为时柱。

四柱八字排出以后,就可以根据八字之间五行生克等千变万化的关系推论一个人一生的吉凶祸福。八字推命过去有以年柱为主,结合其他三柱进行推论的;也有以日柱为主,结合其他三柱进行推论的;但以日柱为主,结合其他三柱进行推论的算法最具权威[3]。《三命通会》就是以日柱为主来推禄命的。

所谓以日柱为主,就是在算命时以日柱天干作为论命的出发点,根据日柱天干与四柱中其他干支之间复杂的关系进行分析和推论。小说第八十六回论元春之命,就是以日柱为主进行推论的。

上文引用算命先生所说的“伤官”、“败财”和“正官”,是命理所谓“十神”的三种。“十神”是八字命理中最为重要的术语,不懂十神,则无以论命。所谓“十神”,是指日干与年、月、时三干,以及四个地支中所含天干相匹配而出现的10种关系,即正官、偏官、正印、偏印、正财、偏财、食神、伤官、比肩和劫财,有的命书将它们称为“六神”。各神又有不同的名称,如正官又叫“禄神”,偏官又叫“七杀”,偏印又叫“枭神”,劫财又叫“比劫”、“败财”。

地支含天干,叫做“地支藏遁”,就是每个地支中藏着一个、两个或三个天干。地支所藏之干如下表:

 

4  “地支藏遁”表

癸辛己

甲丙戊

乙戊癸

庚丙戊

丁己

乙己丁

戊庚壬

辛丁戊

甲壬

 

以日干为主论命时,日干与年、月、时干以及四个地支中所含天干相匹配而出现的十神列表如下:

 

5  日干与其他天干相匹配出现的十神

日干对照他干

比肩

劫财

食神

伤官

偏财

正财

偏官

正官

偏印

正印

日干甲

日干乙

日干丙

日干丁

日干戊

日干己

日干庚

日干辛

日干壬

日干癸

 

举例来说,根据上表,当日干为甲,如果年、月、时三干中有甲这个天干,日干与之相匹配,那么在天干甲上就出现了“比肩”。当日干为甲,如果年、月、日、时的地支中藏有甲干(根据表4,可知地支为寅或亥),日干与之相匹配,则该地支上也会出现“比肩”。

根据上述两表和小说所写元春的八字,我们可以很方便地排定元春四柱中的十神,如下表:

 

6  元春四柱八字中的十神

日干乙与年、月、时三干相匹配出现的十神

四柱八字

地支藏遁

日干乙与四柱地支所藏天干相匹配出现的十神

 

劫财

 

 

甲申

(年柱)

正财

正官

正印

 

伤官

 

 

丙寅

(月柱)

劫财

伤官

正财

 

 

 

 

乙卯

(日柱)

 

 

 

比肩

 

 

偏官

 

 

辛巳

(时柱)

正官

伤官

正财

 

由表6可以看出,算命先生说“甲申年正月丙寅这四个字内有伤官败财”,“申字内有正官”,就是根据年柱、月柱中的两个天干(甲、丙)和两个地支(申、寅)所藏天干跟日柱中的天干()相匹配而得到的。算命先生又说日柱“乙卯”是“比肩”,这是根据日柱天干()与日柱地支()所藏的天干乙相匹配来推论的。

算命先生的这一通议论,说明后40回的作者是懂得八字命理常识的。即使他并不精通命理,只要他按照《三命通会》提供的基本原理和推算方法来论命,至少能说得象模象样。可是,这个作者却偏偏在其他重要的命理问题上信口雌黄,毫无常识。

 

4.2  申字内没有“禄马”

算命先生说元春八字中“惟申字内有正官禄马,这就是家里养不住的,也不见什么好”。其中“禄马”是指“干禄”和“驿马”这两种八字命理所谓的“神煞”。

八字命理中的神煞观念来自于星象。古代术士认为,人在出生时,适逢天上有某星照临,这就是所谓“照命”或“入命”,这颗星便会影响此人一生的命运。神煞观念出现较早,名称繁多,有100多种,其中民间流传最广的有天德、月德、天乙贵人、干禄、学堂、华盖、将星、文昌、天赦、驿马、亡神、咸池、丧门、寡宿和阴差阳错煞等。

“干禄”(即日干之禄神)一般是以日干与四支相匹配来排定的,即:甲禄在寅,乙禄在卯,丙戊禄在巳,丁己禄在午,庚禄在申,辛禄在酉,壬禄在亥,癸禄在子(《三命通会》卷三《论十干禄》)

所谓“甲禄在寅”,是指如果日干为甲,四柱中若有地支为寅,则寅为甲的“干禄”。其余类推。

禄在年支叫“岁禄”,禄在月支叫“建禄”,禄在日支叫“专禄”,禄在时支叫“归禄”。

在元春的八字中,如果年支申是日干的干禄,根据“庚禄在申”的原则,元春八字的日干必须为庚。这就是说:当元春八字的日干为乙时,年支申绝对不可能是其干禄

“驿马”一般是以日支与四柱中其他三地支相匹配来排定的,即:申子辰马在寅,寅午戌马在申,巳酉丑马在亥,亥卯未马在巳(《三命通会》卷三《论驿马》)。

所谓“申子辰马在寅”,是指如果日支为申、子或辰,四柱中其他三支若有寅,则寅为日支的“驿马”。其余类推。

古时驿站为传递官方文件的机关,驿马为传递文书的交通工具,所以驿马通常是代表动态。马为走动奔驰之象,四柱逢驿马,按照命理,表示此人好动,必有走遍东西南北之行;妇女马星多者,更是身心不安,住不安处,为不利之象。正因为如此,算命先生才说什么“这就是家里养不住的,也不见什么好”。

在元春的八字中,如果年支申是日支的驿马,根据“寅午戌马在申”的原则,元春八字的日支必须是寅、午、戌三者之一。这就是说:当元春八字的日支为卯时,年支申绝对不可能是其驿马

申字内既然没有“禄马”,算命先生岂不是在发空论?作者岂不是在信口雌黄?

江湖术士有一个比喻的说法,即“官为禄,财为马”,他们在批八字时往往将“正官”看作禄,将“正财”视为马。那么,第八十六回中写到的算命先生,乃至后40回作者本人,是不是在说申字内有“正官”和“正财”呢?

根据表6元春四柱八字中的十神》可见,申字内的确出现了“正官”和“正财”。可是,如果算命先生说的“禄马”是指“正官”和“正财”,那么他所说的“这就是家里养不住的,也不见什么好”这一项命理特征就成了没有根据的空论。从语义上来分析,“申字内有正官禄马”就成了“申字内有正官正官正财”,这显然是毫无必要的罗嗦话。

那么,有没有可能“马”是指“驿马”,而“禄”是指“正官”呢?联系算命先生所说的“巳中正官禄马独旺”来看,根本没有这种可能。

根据表6,日干乙与时支巳所藏的天干相匹配,巳中的确出现了“正官”;根据“亥卯未马在巳”的原则,时支巳的确是日支卯的“驿马”;根据“乙禄在卯,丙戊禄在巳”的原则,时支巳绝不可能是日干乙的“干禄”。如果给元春看八字的算命先生所说的“禄”是指“正官”,“马”是指“驿马”,那么他就毫无必要说什么“正官禄马”这样的罗嗦话,直接说“禄马”或“正官驿马”就成了。“正官禄马”一句恰好表明算命先生乃至后40回的作者并没有用“禄”指代“正官”的意思。

由此看来,申字内根本没有什么“禄马”,“惟申字内有正官禄马,这就是家里养不住的,也不见什么好”这一项命理根本不能成立。不仅如此,“巳中正官禄马独旺”同时也不能成立。

 

4.3  岂有“禄马”飞上天

算命先生说:“独喜得时上什么辛金为贵,什么巳中正官禄马独旺,这叫作飞天禄马格。”从上文的分析可以知道,“巳中正官禄马独旺”这一项命理是不能成立的,而他所说的“飞天禄马格”更是莫名其妙,无中生有。

所谓“飞天禄马格”,是一种命理格局。在八字推命术中,格局是判断八字的重要理论和方法,命运的好坏、吉凶祸福和贵贱寿夭等,都必须由八字的格局来判断。关于格局的论述相当繁杂,本文在此不论,读者可参考有关命理典籍。第八十六回写到的“飞天禄马格”和“日禄归时”,就是两种命格。

八字推命术认为,“飞天禄马格”是一种表示大富大贵的命格。《三命通会》详细论述了飞天禄马格的具体排算方法。由《三命通会》可知,飞天禄马格的排法有两种,一是以特定的四个日期来排定,一是以其他日期与年月时辰的配合来排定。

以特定的四个日期排定:

 

庚、辛、壬、癸四日即飞天禄马格。(《卷六·冲合禄马》)

此格唯有四日:庚子、壬子、辛亥、癸亥,生十月、十一月冬水纯阴,柱无财官,方用。(《卷六·飞天禄马》)

 

由以上引文可知,当出生日期为庚子、壬子、辛亥或癸亥,这个人的八字一定会出现“飞天禄马格”。但是,只有当这个人生于十月或十一月,“飞天禄马格”才会发挥效用。

以其他日期与年月时辰的配合来排定:

 

丙午日庚寅时,年月无壬癸子未巳字,飞天禄马,贵。(《卷八·六丙日庚寅时断》)

辛丑日己亥时,辰戌丑未及寅卯月生,作飞天禄马,贵。(《卷九·六辛日己亥时断》)

 

这就是说,当日柱为丙午,时柱为庚寅,年柱和月柱中没有壬、癸、子、未和巳;或当日柱辛丑,生于寅月,时柱为己亥,也会出现所谓的“飞天禄马格”。

根据以上这些排法,元春的八字“甲申、丙寅、乙卯、辛巳”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出现“飞天禄马格”。

 

4.4  “日禄归时”还是“日逢专禄”

在“飞天禄马格”之外,算命先生还提到了元春八字的另一个重要命格,就是“日禄归时格”。日干之禄在时支,叫做“归禄”。所谓“日禄归时”,就是指日干之禄归于时位的情况。《三命通会》论述了判断“日禄归时格”的两种方法,一是以七种特定的日干与时支相组合的情况来判断,一是以其他四柱干支的配合情况来判断。

以特定的日干与时支相组合的情况来判断:

 

此格有七日:甲寅(按,指甲日寅时,以下类此)、丁午、戊巳、己午、庚申、壬亥、癸子,日主之禄归于时位,喜日干坐旺、印绶生,月透财元、伤食、天月二德,主大富贵。(《卷六·日禄归时》)

 

这就是说,只要日干和时支的搭配出现以上七种组合中的任何一种,就会出现“日禄归时格”;而且如果同时碰上“日干坐旺”、四柱中出现“天德”和“月德”等情况,就表示此人是大富大贵的命。

以其他四柱干支的配合情况来判断“日禄归时”,《三命通会》总结了七种情况,即“此格有七法”:一曰青云得路,二曰官星坐禄,三曰归禄逢二德,四曰归禄逢印绶,五曰归禄逢伤官,六曰归禄逢煞,七曰归禄逢财。

此外,《三命通会》还提出了另外两种日时干支相匹配而出现“日禄归时格”的情况:

 

乙亥日己卯时,生寅巳月,不见庚辛,日禄归时格,显达清贵。(《卷八·六乙日己卯时断》)

丙日癸巳时,日禄归时,丙火巳上见癸为正官,坐贵。(《卷八·六丙日癸巳时断》)

 

根据以上这些排法,元春的八字“甲申、丙寅、乙卯、辛巳”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出现“日禄归时格”。

上文提到,禄在日支叫“专禄”,根据“乙禄在卯”的原则,元春八字的日柱为“乙卯”,故日支“卯”就是日干“乙”的“专禄”。正因为元春的八字“甲申、丙寅、乙卯、辛巳”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出现“日禄归时格”,所以程伟元和高鹗在第二次校阅时“准情酌理”,将程甲本中的“日禄归时”改成了程乙本中的“日逢专禄”。

可是,这个改法相当勉强,于情不合,于理不通。首先,从上下文来看,算命先生在此处谈论的是一种“贵重的很”的命格,而“日逢专禄”既不是一种命格,也谈不上“贵重的很”,只有“日禄归时格”才显“贵重”。其次,改了“日禄归时”,却不改“申字内有禄马”和“飞天禄马格”,实在没道理。

 

4.5  子虚乌有的“天月二德坐本命”

当算命先生说到“天月二德坐本命,贵受椒房之宠。这位姑娘若是时辰准了,定是一位主子娘娘”时,丫头婆子不禁赞道:“这不是算准了么!”后40回的作者显然是安排这位算命先生“算准了”元春当“主子娘娘”的命。可是根据推禄命的规则来看,元春的八字中根本没有什么“天月二德坐本命”,因此所谓“贵受椒房之宠”和“定是一位主子娘娘”的议论完全不能成立。

所谓“天月二德坐本命”,是指在一个人的四柱八字中同时出现了“天德”和“月德”,或者“天德合”与“月德合”这两种吉神的情况。

“天德”与“天德合”、“月德”与“月德合”分别是什么关系呢?根据《三命通会》的说法,“天德”与“天德合”、“月德”与“月德合”在“利物济人,掩凶作善”的特性方面没有区别,只是在四柱干支的排法上不太一样。

天德的排法是这样:正月生者见丁,二月生者见申,三月生者见壬,四月生者见辛,五月生者见亥,六月生者见甲,七月生者见癸,八月生者见寅,九月生者见丙,十月生者见乙,十一月生者见巳,十二月生者见庚。月德的排法是这样:寅午戌月生者见丙,申子辰月生者见壬,亥卯未月生者见甲,巳酉丑月生者见庚。[4]

所谓“正月生者见丁”,就是指出生在正月的人(即月支为“寅”)四柱中有“丁”干,则“丁”字上出现“天德”;所谓“寅午戌月生者见丙”,就是指出生在寅、午、戌三个月中的人四柱中有“丙”干,则“丙”字上出现“月德”。其余类推。

《三命通会》提出“天德合”与“月德合”的排法是:

 

考大统历,有天月德合,乃五行相契之辰。月德合,如正月丙与辛合,二月甲与己合,三月壬与丁合,四月庚与乙合,余照此。天德合,如正月丁与壬合,二月坤与巽合,三月壬与丁合,四月辛与丙合,余照此。(《卷三·论天月德》)

 

所谓“正月丁与壬合”,是指当月支为寅,四柱中有丁干或壬干,就会出现“天德合”。所谓“正月丙与辛合”,是指当月支为寅,四柱中有丙干或辛干,就会出现“月德合”。

如果用“集合”的概念来描述,由以上排法可以看出,“天德”是“天德合”的子集,而“月德”则是“月德合”的子集。

“天月二德坐本命”是一种大吉大利的情况。按照命书的说法,“凡八字中有天月二德,其人恺悌慈祥,待人至诚仁厚”,“天德原来大吉昌,若逢日时更为良,修文必定登科甲,庶俗营谋百事强……人命若逢天月德,百事所求多利益,士农工商各相宜……日时若逢天月德,男当一品女褒封。天月二德喜重逢,贵比汾阳富石崇,祖荫丰肥承福厚,不然少年步蟾宫”[5]

《三命通会》卷三《论天月德》也说:

 

凡人得之,一生安逸,不犯刑,不逢盗,纵遇凶祸,自然消散。……入贵格,主登科甲,得君宠任;或承祖荫,亦得显达。入贱格,一生温饱,福寿两全;纵有蹇滞,亦能守分固穷,不失为君子。女命得之,多为贵人之妻。

 

由于作者已经安排了元春拥有“飞天禄马”和“日禄归时”两个“贵重的很”的命格,现在又出现了天月二德,所以算命先生才断言元春“贵受椒房之宠”和“定是一位主子娘娘”。

已知元春出生在正月(丙寅月),其四柱中没有“丁”与“壬”,因此她的八字中既不可能有“天德”,也不可能有“天德合”。不过,元春的月柱中有“丙”,时柱中有“辛”,因此“丙”字上会出现“月德”,“辛”字上会出现“月德合”。尽管有两个吉神同时出现,但第八十六回所写的元春八字根本不可能出现“天月二德坐本命”的情况。

洪丕谟、姜玉珍所著的《中国古代算命术》有一小节文字讨论了第八十六回写到的算命情况,两位学者注意到了这个明显的错误,他们写道:“宝钗口中所说‘天月二德坐本命’和命书里排定的天德、月德有所出入,看来当是指的‘归禄逢二德’了。”[6]

上文讨论过,“归禄逢二德”是入“日禄归时格”的“七法”之一。根据上文的讨论,小说所写的元春八字既没有“归禄”,也没有“天月二德”同时出现,因此洪、姜二人所说“当是指的‘归禄逢二德’”,当然是错上加错了。

 

4.6  元春的命理和生死日期孰对孰错

由以上讨论可知,后40回作者所写的元春的八字“甲申、丙寅、乙卯、辛巳”,跟这位作者所论的命理在几个重要的方面完全不相符合。根据这个八字,不可能得出第八十六回所写的上述四大命理特征。反过来说,如果元春的八字一定要具有上述命理特征,那么她的八字就绝对不可能是“甲申、丙寅、乙卯、辛巳”。由于小说所写的那些命理特征恰恰是跟元春生活的实际情况相符合的,因此只能认为:一定是后40回的作者将元春的八字写错了。这就是说,元春真实的生年并非“甲申”。

更进一步说,既然存年仅31岁的元春不是生于甲申年,那么她一定不可能是死于甲寅乙卯之交。

40回里的错误如此严重,难以想象任何一位续作者会如此拙劣地自相矛盾,更无法想象程伟元和高鹗会如此丢三落四地“作伪”。对这些常识性错误惟一合理的解释是:后40回的作者与前80回的作者是同一个人,这些错误是他故意留下的明显破绽。

现在的问题是:这位作者究竟在这些破绽里隐藏了何种玄妙的机关呢?

 

 

注释



[1]参见杨树喆、徐赣丽、海力波著:《神秘方术面面观》。齐鲁书社20011月第1版,第4~5页。

[2] 纪昀等著:《〈三命通会〉提要》。《四库全书总目》卷一百九·子部十九·术数类二。

[3] 参见洪丕谟、姜玉珍《中国古代算命术》(增补本),青海人民出版社20037月第1版,第85页。

[4] 参见邵伟华著:《四柱预测学》。中国华侨出版社,20021月第1版,第94~95页。

[5] 同上,第95~96页。

[6] [3],第263页。

 

 

 

 

 

  评论这张
 
阅读(558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