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破译红楼时空密码,准确解答百年悬疑,主流红学全面破产

 
 
 

日志

 
 

元旦朝贺对元春生日的暗示  

2009-06-17 14:39:25|  分类: 全面彻底破解200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七章  元旦朝贺对元春生日的暗示

 

元春的生日从小说所写的“大年初一”变成了笔者推断的“正月初二”,一些读者也许会觉得不好理解,甚至一时难以接受。可是,广大红学研究者和红楼爱好者几乎都没有注意到:小说前80回恰恰暗示了元春真实的生日就是“正月初二”,而非“大年初一”。

 

7.1  “腊月二十九日”的次日

第五十三回《宁国府除夕祭宗祠 荣国府元宵开夜宴》写道:

 

已到了腊月二十九日了,各色齐备,两府中都换了门神、联对、挂牌,新油了桃符,焕然一新。宁国府从大门、仪门、大厅、暖阁、内厅、内三门、内仪门并内塞门,直到正堂,一路正门大开,两边阶下一色朱红大高照,点的两条金龙一般。

次日,由贾母有诰封者,皆按品级着朝服,先坐八人大轿,带领着众人进宫朝贺,行礼领宴毕回来,便到宁国府暖阁下轿。诸子弟有未随入朝者,皆在宁府门前排班伺候,然后引入宗祠。744

……

至次日五鼓,贾母等又按品大妆,摆全副执事进宫朝贺,兼祝元春千秋。(第748

 

这几段文字写了连续三天之中发生的事情。第一天是“腊月二十九日”,荣宁两府做好了过年的准备;第二天是“腊月二十九日”的“次日”,贾母等人进宫“朝贺”,朝贺回来之后,又去宗祠祭祀祖先;第三天,贾母等人又进宫“朝贺”,还去为元春祝寿。

我们从第二回冷子兴口中知道,元春出生在“大年初一”,第五十三回回目又明写“除夕”祭宗祠,这样看来,“腊月二十九日”的“次日”显然就是除夕大年三十,第三天理所当然就是正月初一元旦。

可是,如果我们再细究一下关于“朝贺”的问题,就会发现上面对日期的推断完全错了,广大红学研究者和红楼爱好者都被“狡猾之甚”的小说作者欺骗了。

 

7.2  作为封建王朝最高礼仪制度的“朝贺

  什么叫“朝贺”?王景海、陈劳志等编著的“中华民族第一部礼仪汇典”《中华礼仪全书》对“朝贺”的解释是:

 

  朝贺  中国古代朝廷的庆贺大典。即在指定的时日,群臣朝见拜贺皇帝的礼仪活动。据文献记载,自汉代定为每年正月初一日为朝贺之日。这一天在史书上称为“元日朝贺”或“元正朝贺”。

  至唐玄宗时,中书门下省上奏,以为“冬至,一阳始生,万物潜动。自古圣帝明王皆以此日期万国,观云物,礼之大者,莫逾是时。”于是定冬至为朝贺之日。这一天在史书上称为“冬至朝贺”。

  朝贺有盛大的仪式。汉书载:汉高祖七年,长乐宫落成,儒生叔孙通参照先秦文献记载,制定了一套朝贺礼仪。群臣在长乐宫朝贺刘邦。是日平明,臣僚衣冠楚楚,由谒者导引,依身份地位依次进入宫殿,殿廷上车骑戍卒、旌旗号角,陈列整齐。俟百官就位,刘邦乘车入殿,诸侯王以下相继拜贺。“自诸侯王以下,莫不震恐肃静。”由于当时许多官员出身草莽,不懂礼法,举动稍不如仪,便被御史带出,算是惩罚。臣下均十分严肃,“无敢喧哗失礼者,于是高帝曰:‘吾乃今日知为皇帝之贵也’。”

  此后,历代王朝朝贺都有一套严格规定。[1]

 

  从这个解释我们可以知道,“朝贺”是发生在特定时日中的庆贺大典,具有鲜明的时间特征和严格的礼仪制度。那么,哪些时日才会举行“朝贺”呢?上面的解释仅列出了两个日期:元旦(正月初一)和冬至。

  也许有人要说,上面的解释仅列举了汉唐两个朝代的“朝贺”日期,后世未必没有“除夕”朝贺。那么,后世,尤其是清代,究竟有没有“除夕”朝贺呢?回答非常明确:从来没有、绝对没有作为常设礼仪制度的“除夕朝贺”!

  何本方、岳庆平主编的《中国宫廷知识词典》对“朝贺”制度作了详尽的解释。从这部词典的解释我们可以知道,“朝贺”是“朝会”制度的一种。词典“朝会”条解释道:

 

  朝会 古代称臣见君曰朝,君见臣曰会,合称朝会。古代朝会有两种,一为大朝,指皇帝于元旦、冬至及大庆之日御正殿受群臣朝贺;一为常朝,指皇帝于平时召见文武官员,处理政务。前者属于礼节庆贺性质,后者属于日常公务性质。常朝中因御殿的时间不问而有早朝、午朝之分;因觐见的人员身分不同而有皇太子、诸王朝、诸司朝觐、藩属来朝等区别。[2]

 

  词典对“大朝”的解释是:

 

  大朝 帝王于元旦、冬至及大庆之日(如万寿圣节)御正殿受文武群臣参拜庆贺,称为大朝。《尔雅·释言》注云:“臣见君曰朝。”大者,盖指其礼仪隆重、规模盛大而言。大朝不同于常朝,后者为处理日常政务而设,而前者则纯为礼节庆贺而设。大朝时,明代皇帝御华盖殿,后改乾清官,清代皇帝御太和殿。亲王、太子、以及清代的贝勒、公等与群官依身份,先后贺帝,明代太子还称贺辞。[3]

 

  词典在对“正旦、冬至大朝会”词条的解释中写道:

 

  古代元旦和冬至为一年中最重要的两个节日,历代王朝皆规定于元旦和冬至(或冬至后一日)举行大朝会以示庆贺。《宋史·礼志》:“元正一岁之首,冬至一阳之复,圣人重之,制为朝贺之礼焉。”正至大朝会的主要活动内容为:皇帝御正殿受文武百官朝拜;举行大宴。[4]

 

  这个解释不但明确了朝贺所发生的特定的日期,而且说明了朝贺的根本原因。按这个解释,除夕哪里有可能出现朝贺呢?

  从《中国宫廷知识词典》还可以看到,不仅皇帝受“朝贺”,皇帝的老妈、老婆和儿子都可以受“朝贺”。以下照抄三个词条的解释:

 

  皇太后受朝贺 清制,每逢元旦、冬至及皇太后生日(圣寿节),皇帝率王公大臣、侍卫、都统、子及尚书以上官诣皇太后宫行庆贺礼;皇后率公主、福晋、命妇行礼;京官及地方官具表致贺、行礼于午门外。参阅《清史稿·礼志·皇太后三大节朝贺仪》。

 

  中宫受朝贺 皇后受妃嫔、命妇朝贺。唐制,皇后正、至受群官和外命妇朝贺(见《通典·开元礼纂类·礼八十三》)。唐以后无皇后受群臣贺仪。明制,皇后正旦、冬至、千秋节于坤宁宫(后改为仁智殿)受皇贵妃、众妃、公主及外命妇朝贺,平时每月朔望受命妇朝参,统称为中宫受朝。详见《明史·礼志·中宫受朝仪》。

 

  朝贺东宫 指文武百官于元旦、冬至等节朝见皇太子,行礼致贺。其制始于隋代。《通典·礼三十一》:“隋文帝开皇初.皇太子勇准故事,张乐受朝,宫臣及京官北面称庆。”明制,皇太子于元旦、冬至、千秋节俱受群臣朝贺。其仪详见《明史·礼志·朝贺东宫仪》。[5]

 

  从以上词条的解释来看,举行朝贺的特定日期是:元旦、冬至(或冬至次日)、国家庆典(万寿圣节、圣寿节、千秋节等)。接受朝贺的特定人物:皇帝、皇太后、皇后、皇太子。除夕当天绝不可能有作为常设礼仪制度的朝贺,除非这一天是皇太后、皇帝或皇后等人的生日。

 

7.4  《清会典》及其《则例》对“朝贺”的法律规定

著名红学家冯其庸、李希凡先生主编的《红楼梦大辞典》引用富察敦崇的《燕京岁时记》来证“除夕”有“朝贺”:

 

(除夕)朝贺  封建帝制时代,在京朝官诰命,除夕之晨,必先进宫朝贺。清·富察敦崇《燕京岁时记·除夕》:“京师谓除夕为三十晚上。是日清晨,皇上升殿受贺;庶僚叩谒本管,谓之拜官年。”[6]

 

这个解释很成问题。“皇上升殿受贺”就是接受“朝贺”吗?这个解释合乎自汉代以来历朝历代的礼仪规范吗?《燕京岁时记》“元旦”条明确写到了“朝贺”:“京师谓元旦为大年初一。每届初一,于子初后焚香接神,燃爆竹以致敬,连宵达巷,络绎不休。接神之后,自王公以及百官,均应入朝朝贺。从逻辑上来说,如果我们单看《燕京岁时记》这两个词条的记载,实在无法断定除夕清晨“皇上升殿受贺”到底是不是接受朝贺。另一方面,从历朝历代的礼仪规范来看,可以断定没有常设的“除夕朝贺”。如果富察敦崇的本意是在写除夕清晨皇帝接受“朝贺”,那他真是“荒谬绝伦”。

现在,我们来看看《四库全书》中《钦定大清会典》和《钦定大清会典则例》对“朝贺”是如何规定的。

《钦定大清会典》汇集了康熙、雍正、乾隆、嘉庆和光绪五朝的会典,因此又被称为“五朝会典”。吉林大学法学院吕丽《〈清会典〉辨析》一文论证了《清会典》“是一部具有典制史书特点、法规汇编形式、综合性法典之外观、根本法之地位的行政法典,是礼仪之邦‘官礼’的集大成者”。作为一部在行法律,会典所载的“故事”必须是在行的,即“凡庙朝典礼官司所守,皆据现在所行直书于典”;因特殊情况不按会典行事的,则属特例,需经皇帝御批方才得行;会典未有记载的,则不准行;违反会典要受处罚。会典具有最高的法律效力,其他法律要与会典的内容和精神相符合,不得与其相抵触[7]

  中国人民大学档案学院丁华东《清代会典和则例的编纂及其制度》一文又论述了会典和则例的关系。该文写道:“除了作为行政宪章的会典以外,在清代,各衙门都还纂辑则例。所谓则例,就是把衙门中经办的事例归纳起来,编选成册,由皇帝批准颁布实施,作为会典的实施细则,使有关官员在办理事务时有所参照遵循。”[8]

  《钦定大清会典·凡例》则是如此描述会典、则例及其相互关系的:

 

  一、会典以典章会要为义,所载必经久常行之制,兹编于国家大经大法,官司所守,朝野所遵,皆总括纲领,勒为完书。其诸司事例,随时损益。凡颁之纶綍,议自群寮,旧制新裁,与夫微文末义,缕析条分,并详则例。以典为纲,以则为目,庶详略有体。

 

  会典和则例的性质搞清楚了,我们现在就来看看清会典和则例对“朝贺”是如何规定的。《钦定大清会典·卷二十·嘉礼·朝会一》:

 

  凡元日、长至次日、万寿圣节及遇国家庆典,皇帝御太和殿,群臣上表称贺,则有大朝之仪。在外直省官及四夷属国豫期表贺,至日各率属望阙行礼,与京朝官同。

  月之每旬五日,皇帝御太和殿受朝,则有常朝之仪。

 

由以上规定可以看出:“朝贺”属于大朝之仪,只有在上述引文所规定的特定日期内才能举行。除夕在非皇帝、皇后等人生日的情况下根本不可能有“朝贺”。

再来看看《钦定大清会典则例·卷五十六·礼部·朝会三》的规定:

 

  一元日皇太后宫朝贺 顺治八年题准元日设皇太后仪驾及丹陛大乐,皇帝御礼服,率王公、大臣、侍卫诣皇太后宫行礼。毕,公主、福晋以下,都统、尚书、子、命妇以上诣皇太后宫行礼。

 

  康熙八年,题准元日太皇太后仪驾中和韶乐全设,皇太后仪驾丹陛大乐全设,皇帝御礼服,率王公以下、内大臣、侍卫暨都统、尚书、子以上,咸朝服,先朝于太皇太后宫。毕,次诣皇太后宫,行礼如仪。

  次日,皇后御礼服,率公主、福晋以下、都统、尚书、子、命妇以上,咸朝服,朝于太皇太后宫。毕,次诣皇太后宫行礼如仪。

 

  由以上两段引文可以看到,从顺治八年开始,元旦当天,有“命妇”朝贺皇太后的法律规定;从康熙八年开始,命妇朝贺皇太后的日期改在了正月初二,在这一天,命妇不但要朝贺皇太后,而且首先要去朝贺太皇太后。

这样一来,《红楼梦》第五十三回写到的两次朝贺,都可以在清代的法律制度上落实了,都可以从清代的根本大法及其实施细则上找到依据。这就是说:按照法律规定,“腊月二十九日”的次日贾母等人进宫朝贺,这个“次日”毫无疑问、千真万确就是“元旦”,这个“朝贺”毫无疑问、千真万确就是去朝贺皇帝;第二天贾母等人又去朝贺,这一天毫无疑问、千真万确就是“正月初二”,这个“朝贺”毫无疑问、千真万确就是去朝贺皇帝的奶奶(如果他奶奶还活着的话)和老妈,同时顺便又给元春庆祝了生日。

  既然如此,元春真实的生日毫无疑问、千真万确就是“正月初二”。笔者按八字命理对元春生日的推断完全正确,历史及法律的定例跟笔者的理论推断构成了完美的相互证明。

 

7.5  “明修栈道,暗渡陈仓”的巧妙描写

第五十三回写到,“除夕”祭祀宗祠后,众人来到贾母正室,“当地火盆内焚着松柏香、百合草”,“一面男一起,女一起,一起一起俱行过了礼。左右设下交椅,然后又按长幼挨次归坐受礼。两府男妇小厮丫鬟亦按差役上中下行礼毕,散押岁钱、荷包、金银锞,摆上合欢宴来,男东女西归坐,献屠苏酒、合欢汤、吉祥果、如意糕”(747)。需要特别说明的是,这里写到的祭祖活动、拜年以及年节饮食,既可以发生在除夕,也可以发生在元旦,按各个朝代和各地风俗的不同而定。

据张研先生在《清代中后期中国基层社会组织的纵横依赖与相互联系》[9]一文中介绍,清代民间的祭祖分为“家祭”和“祠祭”。“家祭”是在家居之内祭祀祖先。各家厅堂之内一般都设有神仙和近祖(高、曾、祖、祢)神主之位,每逢年节朔望、祖宗忌日生辰,均依时祭祀,仅时常小祭就有花朝、春社、端午、荐新、秋社、重阳、送寒衣等。如遇生子、娶妇、进学、作寿,甚至收获、上梁、杀猪等都要祭告祖先,以示不忘祖先的护佑。“祠祭”常礼同“家祭”,只是祭祀场所在祠堂。与祭人员或者是轮值房支,或者是近祖派下的嫡系子孙。祭祀的仪式也势必正规。

关于祭祀的时间,张文引《桂溪项氏族谱》记载:“每岁元旦先聚于门厅事拜支祖,毕,长者坐于上,幼者各以其昭穆序次向长者而揖,揖已就坐,其昭穆序次如初”,“爵凡三行,长者或申祖训,或加诲导语,乃起率幼者往拜他门”,“明日乃诣祠堂祀始祖,不复会饮,人与喜饼二元”,“春秋二社,各祭于其支祠,唯冬至乃合享” [10]。对比小说第五十三回的描写,可以看出贾府在祭祖当天的活动与项氏族谱的记载颇有相似之处。

宋兆麟、李露露在所著的《中国古代节日文化》之《春节》一章中写道:

 

民国《平谷县志·岁时》:“正月元旦,初起,灶前先具香烛,谓之接灶。明燎陈盘案,拜天地,礼百神,祀先祖。堂中烧避瘟丹,放起火、响炮为乐。卑幼盛装饰,拜尊长为寿;亲朋交贺,旬日乃止。”雍正《常山县志》卷四:“元旦拜祖先遗像或牌位谓之‘拜真’。”同治《宜黄县志》卷八:“元旦,子孙必至祠拜祖,孩提均至,按丁给煎饼。”[11]

 

贾母等人在祠祭当天饮“屠苏酒”,而这“屠苏酒”自魏晋以来是在正月初一才饮的。据《荆楚岁时记》载,元旦当天,“长幼悉正衣冠,以次拜贺,进椒柏酒,饮桃汤。进屠苏酒,胶牙饧,下五辛盘。”[12]

赵丕杰著《中国古代礼俗》写道:

 

唐宋时期,正月初一还要饮屠苏酒,认为可以祛除邪气,镇压百鬼。陆游《除夜雪》诗曾记其事:“半盏屠苏犹未举,灯前小草写桃符。”传说屠苏就是草庵,从前有个人住在草庵里,每年除夕送给同乡一贴药,让他们用口袋装了泡在井里,到正月初一从井里打水,兑到酒樽里,合家共饮,可以不患瘟疫。后人得到了这种药方,但不知送药人的姓名,只好称这种药酒为屠苏酒(见唐韩谔《岁华纪丽》注)。[13]

 

《乾隆甲戌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甲戌本)有一条眉批对小说作者隐瞒真实朝代年纪的艺术手法作了一段比喻式的点评:

 

事则实事,然亦叙得有间架、有曲折、有顺逆、有映带、有隐有见、有正有闰,以致草蛇灰线、空谷传声、一击两鸣、明修栈道、暗渡陈仓、云龙雾雨、两山对峙、烘云托月、背面敷粉、千皴万染诸奇书中之秘法,亦不复少。余亦于逐回中搜剔刳剖,明白注释,以待高明,再批示误谬。[14]

 

我们对比第五十三回中那些具有鲜明时间特征的礼俗描写,以及脂砚斋的评论,就很容易发现:前80回的作者显然是在用“云龙雾雨”、“烘云托月”和“千皴万染”的“秘法”暗示元春真实的出生日期。第五十三回的回目上明写“除夕祭宗祠”,以及后40回的作者在第八十六回中故意写错元春的八字命理等情节,显然都是“明修栈道,暗渡陈仓”的“障眼法”。这些证据又一次确凿无疑地论证了后40回的作者与前80回的作者是同一个人,现存120回是一个不可分割的有机整体。

 

 

注释



[1] 王景海、陈劳志等编著:《中华礼仪全书》。长春出版社,19924月第1版,第3页。

[2] 何本方、岳庆平主编:《中国宫廷知识词典》。中国国际广播出版社,199011月第1版,第4~5页。

[3] 同上,第289页。

[4] 同上,第289页。

[5] 同上,第286~287页。

[6] 冯其庸、李希凡主编:《红楼梦大辞典》。文化艺术出版社,19901月第1版,第393页。

[7] 吕丽:《〈清会典〉辨析》。《法制与社会发展》(双月刊),2001年第6期,第50~61页。

[8] 丁华东:《清代会典和则例的编纂及其制度》。《档案学通讯》,1994年第4期,第50页。

[9] 参见张研:《清代中后期中国基层社会组织的纵横依赖与相互联系》。原载《清史研究》2000年第2期,第79~91页。转引自http://www.hubce.edu.cn/cbb/qwjs/lib/25073.html

[10] 同上。

[11] 宋兆麟、李露露著:《中国古代节日文化》。文物出版社,19915月第一版,第1~2页。

[12] (梁)宗懔撰,宋金龙校注:《荆楚岁时记》。山西人民出版社,19879月第1版,第7页。

[13] 赵丕杰著:《中国古代礼俗》。语文出版社,19964月第一版,第161页。

[14] 《乾隆甲戌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影印)第一册卷一。世纪出版集团、上海古籍出版社,20044月第1版,第7页正面、背面。

 

 

 

 

  评论这张
 
阅读(416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