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破译红楼时空密码,准确解答百年悬疑,主流红学全面破产

 
 
 

日志

 
 

考察《红楼梦》真实年代的重大意义  

2009-06-23 12:12:43|  分类: 全面彻底破解200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八章  考察小说真实年代的重大意义

 

前文已经论证:元春去世时不是第九十五回所写的43岁,而是31岁;不是死于甲寅年十二月十八日立春之后(十九日),而是死于壬寅年十二月廿九日立春之后(廿九日当天或癸卯年正月初一);从八字命理来逆推,她的出生时间不是第八十六回所写的“甲申年丙寅月乙卯日辛巳时”,而是“某年某月壬子日辛亥时”。由以上情况可以推得元春真实的出生时间是“壬申年壬寅月壬子日辛亥时”(1692218),只有这个八字才能最大程度地符合第八十六回所写的命理情况;并且这个“壬子日”不是“正月初一”,而是“正月初二”。

由于第五十三回恰恰用“元旦朝贺”暗示了元春真实的生日的确是“正月初二”,而非小说明确写出的“正月初一”,这充分证明笔者对元春真实生死时间的推断是正确的。如果元春不是死于壬寅年十二月廿九日立春之后,那么死时存年仅31岁的她一定不是生于“壬申年壬寅月壬子日辛亥时”,换句话说,她一定不会是生于“正月初二”。这些证据不但充分证明后40回作者就是前80回作者本人,现存小说120回是一个不可分割的有机整体,而且证明第九十五回隐藏并且暗示了一个真实的年代——雍正元年癸卯1723年,这个真实的历史年代客观存在于小说情节之中。

确认这一点意义重大。它不但是一条可以用来对小说和作者进行考证研究的崭新证据,而且由这条证据可以做一系列意义深远的推断。不过,在进一步讨论这条新证据及其意义时,有必要对前辈学者的开拓性研究做一些简略的回顾,以使读者明白:这条崭新的证据是在前辈学者所忽略和犯了常识性错误的地方以正确的数据和方法不断开拓而得到的结果。

 

8.1  周文康先生的开拓性研究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周文康先生在《红楼梦学刊》上先后发表了两篇论文,即《〈红楼梦〉后四十回非后人续作的内证及其作者生年月日考辩》和《“天德二月坐本命”辨——元妃“原型”生辰考补证》[1],提出若要推翻“续作说”这一广为流传、根深蒂固的旧案,“必须提出人人可以验证的论据,由此引出的结论亦须具有排它性,即不存在第二种答案”,“为此……主要凭籍自然科学(历学)来论证,从而使读者如同面对一道‘1+1=?’的算术题,必然会填上‘2’这一答数”[2]

周先生认为,从小说文本提供的信息(即所谓的“内证”)来看,现存120回小说就是一个整体,作者是曹雪芹。小说第二十七回《滴翠亭杨妃戏彩蝶 埋香冢飞燕泣残红》写道:“至次日乃是四月二十六日,原来这日未时交芒种节。”(373)由于这一年贾宝玉正好满13岁,周先生因此首先从“四月二十六日未时交芒种”这个特征时间入手,考察贾宝玉真实的出生年代。

著名红学家周汝昌先生曾查证查殿板《万年书》:乾隆元年丙辰(1736):“四月小,二十六日庚寅,亥初一刻四分芒种”。他于是推出曹雪芹生于前此十二年之雍正二年甲辰(1724),至乾隆元年恰好十三岁(按,周汝昌先生算的是虚岁[3]。周文康先生在《考辩》一文恰当地指出,周汝昌先生的推论有欠周密,因为两者交节的时刻不同。

大红学家俞平伯先生则认为小说所写的特征时间是乾隆十二年丁卯(1747)四月二十九日,他说:“曹雪芹的一生经历过四月未时交芒种节气的只有一个机会,即乾隆十二年丁卯。他正在写书,把它顺便写上,是很近情的。”[4] 对此周文康先生指出,这一年交芒种是四月二十九日未时,并非四月二十六日未时。

周文康先生的节气推算方法是这样的:

 

交节时刻,顺推一十九岁,提前一个时辰又六分半许;逆推一十九岁,延迟一个时辰又六分半许。以乾隆元年丙辰四月二十六日亥初一刻四分交芒种节,逆推康熙五十六年丁酉交芒种节在子初一刻十分(夜十一点二十五分),未过夜半子正(零点),犹在四月二十六日![5]

 

他由此推断贾宝玉及其原型人物曹雪芹“必生于康熙五十六年丁酉(公元1717)无疑”,并排出曹雪芹的生辰八字:丁酉年乙巳月庚戌日癸未时[6]

遗憾的是,周文康先生的历法和天象推算方法根本就是错误的,他用了错误的方法推出了错误的历法和天象数据,进而得出了错误的结论。具体而言,周先生通过个案总结出来的这个“顺推”和“延迟”的节气推算方法不具有普遍性,根本经不起事实的验证。康熙五十六年丁酉芒种节不是周先生言之凿凿的四月二十六日,而是四月二十七日[7]

周先生在错误数据的基础上继续用自己总结出来的节气计算方法推算:“若据推得康熙五十六年丁酉四月二十六日子初一刻十分交芒种节,则四年后之康熙六十年辛丑十二月十八日午正一刻八分许交立春节。”[8] 很遗憾,康熙辛丑年十二月十八日并没有立春,十二月十九日才交立春[9]

《考辨》一文还由元春的生辰八字入手,考证其原型人物——曹寅长女、纳尔苏王妃、曹雪芹的姑母曹佳氏的生辰八字。周先生的结论是:“康熙三十一年壬申正月辛亥朔,十五日丁卯,则其(按指曹佳氏)生辰八字为:壬申岁庚寅月丁卯日乙巳时。”[10]

周先生的《补正》一文,根据八字命理,将他所推导出来的曹佳氏的生辰八字与小说中算命先生对元春命理的论断相比照,认为两者“竟然基本相符;而且几乎不可思议的是,恰恰与其所论和元妃生年月日时干支八字不合之处一一对应,岂不值得持高鹗(或其他什么人)续补后四十回之说者深长思之?!”[11]

遗憾的是,周先生又犯了两个错误,一是历法数据错误:康熙三十一年壬申(1692)正月十五日不是丁卯,而是乙丑;正月十七才是丁卯,交惊蛰[12]。周先生的另一个错误是,他将壬申年寅月的天干弄错了。根据“年上起月法”(即通过已知的年干和月支推算月干的方法,参见第六章7)可知,年干为丁或壬,寅月的天干必然是壬;年干为丙或辛,寅月的天干才是庚。这就是说,如果周先生认为曹佳生于壬申年寅月,那么其年柱和月柱正确的写法应该是“壬申年壬寅月”,而不是周先生所写的“壬申年庚寅月”。

周先生在《考辨》一文中认定曹佳的生日就是正月十五日,那么曹佳八字的日柱应该是乙丑,而不是丁卯。由于周先生认为曹佳也是生于巳时,根据“日上起时法”(即通过已知的日干和时支推算时干的方法,参见第六章表8)可知,曹佳八字时柱的天干必然是辛。因此,如果周先生认定曹佳生于康熙三十一年正月十五日巳时,那么曹佳生辰八字的正确写法是:壬申年壬寅月乙丑日辛巳时。

既然周先生在推算方法和基本数据等方面错得如此离谱,其论证过程的严谨性和结论的正确性就大打折扣了。尽管如此,周先生的研究思路却具有启发意义,值得借鉴。他的思路是,根据后40回显露的明显错误(尤其是“时序混乱”)进行辨证分析,即寻找所谓的“内证”。

在“凭籍自然科学(历学)来论证”时(尽管周先生的方法并不科学),周先生找到了恰当的论证切入点,抓住了论证的关键。他说:

 

据被判为后人续作的后四十回中的第八十六回,元春生于‘甲申年’,则宝玉当生于乙酉年。或曰书中元春显然不止长宝玉一岁,而高鹗所补第八十六回云元妃‘甲申年生’与第九十五回其‘甲寅年’卒‘存年四十三岁’亦不合(当三十一岁),不足为据。然笔者以为《红楼梦》后四十回非后人续补的确证正在于斯。[25]

 

同时,周先生由推算元春真实的生死日期,进而推论元春原型人物曹佳的生辰;由推算贾宝玉的生日,进而推算小说作者(周先生认为是曹雪芹)的生日,这种方法也具有启发和借鉴意义。

从周文康先生的研究思路来看,只要掌握了《红楼梦》作者所处时代全面、确凿的历法数据和天象资料,或者掌握了确凿可信的推算历法和天象数据的方法或工具,以及掌握了恰当的八字命理推断方法,那么我们就可以朝着正确的方向迈出突破性的一步。

 

8.2  小说的朝代年纪是否无考

在前面几章中,笔者综合运用命理典籍《三命通会》所提供的正确的八字命理推断方法、照录清代历日数据的《近世中西史日对照表》,以及准确推算节气交节时刻的工具,确证了被小说作者隐藏并暗示的元春的真实生死日期。如果我们以第九十五回中客观存在的真实年代——雍正元年癸卯1723年为确定不移的时间坐标原点,那么从理论上来说,接踵而来的推论及其结果将非常可观:

 

1)以元春真实的去世日期(壬寅年十二月二十九日,172324日)为基准,根据小说文本提供的时间线索,以顺推和逆推的方式,可以“还原”小说120回所有情节的真实年代;

2)将小说所写的一些重大情节与史实做一一对比,考察“还原”后的真实年代是否与史实相符合;如果全部符合,那么一方面进一步证明后40回与前80回必然是同一个作者,同时也证明小说作者是按照一段真实的历史时期来逐年编织故事情节的;如果验证的结果只有部分符合,另一部分只是近似,同样可以得出前述结论,近似仅仅说明了作者对于史实进行了适当的加工处理;

3)既然揭示了元春真实的生死日期,自然可以将该小说人物与曹家的历史人物相对比,找出元春的文学原型;既然贾宝玉是元春的弟弟,那么从理论上来说,贾宝玉的原型人物也应该是元春原型人物的弟弟,并且这个原型人物必然是小说《红楼梦》的作者;

4)既然揭示了客观存在于小说情节之中的真实年代序列,那么贾宝玉的真实出生时间也可能被发掘出来,这个生日很可能就是小说作者真实的出生日期;

5)如果能够发掘出贾宝玉真实的出生日期,自然可以将贾宝玉与曹家的历史人物相对比,与贾宝玉最相似的曹家人物必然是小说主人公的文学原型,也就是小说的原作者。

 

上述一系列的推论意义重大,因为它所解决的问题不仅是小说作者是谁,以及进一步论证前80回和后40回的关系等问题,而且还将解决作者的生日问题。这些问题的解决,又将直接影响到对曹雪芹身份的研究,以及对小说的重新评价。

不过,在做推论之前,还有两个疑问需要澄清。(1)笔者是否将小说当作了历史?(2)小说的朝代年纪是否不可推究?

对于第一个疑问,回答是否定的。所谓“将小说当作历史”,是指将小说中的人物、时间、地点和情节完全视为历史的真实。如果我这样做,当然是我的错误,我自然不会这样做。但是,我们绝不应该排除一种可能性,即小说作者以历史的真实为文学原型,在历史真实的基础上进行艺术的虚构。这就是说,作者有可能在作品中借用或者影射了历史上某些真实的人物、地点、时间和事件等原型。作者在作品中是否这样做,以及如何做,这是作者的问题,也是一个我们可以通过数据对比来验证的问题。

例如,第十六回《贾元春才选凤藻宫  秦鲸卿夭逝黄泉路》通过王熙凤和赵嬷嬷之口描述了“太祖皇帝”仿舜南巡的盛况。从这一段对话中可以知道,“太祖皇帝”南巡六次,贾府和王府各接驾一次,独江南甄家“接驾四次”。这明明是隐射清圣祖康熙六次南巡和江宁织造曹寅曾主持过四次接驾大典的史实。

对于第二个疑问,回答是肯定的:小说的朝代年纪当然可以推究。第十六回写到的“太祖皇帝”仿舜南巡的情节就是一例明证,而笔者亦论证了小说作者用种种手法暗示元春死于雍正元年。

尽管如此,作者却通过小说人物之口指出小说的朝代年纪“无考”。第一回《甄士隐梦幻识通灵 贾雨村风尘怀闺秀》写道:“然朝代年纪,地舆邦国,却反失落无考。”(4)而且石头又特别对批评“无朝代年纪可考”的空空道人说:“历来野史,皆蹈一辙,莫如我这不借此套者,反倒新奇别致,不过只取其事体情理罢了,又何必拘拘于朝代年纪哉!”(4~5

小说的朝代年纪果然无考吗?小说文本本身其实提出了相反的意见。同样在第一回中,石头对空空道人说:

 

我半世亲睹亲闻的这几个女子,虽不敢说强似前代书中所有之人,但事迹原委,亦可以消愁破闷;也有几首歪诗熟话,可以喷饭供酒。至若离合悲欢,兴衰际遇,则又追踪蹑迹,不敢稍加穿凿,徒为供人之目而反失其真传者。(第5页)

 

从这一段文字可以看出,小说是作者(“石头”的原型人物)根据亲身经历创作的,所写的人物情节都有迹可循,有案可察。

甲戌本的《凡例》则明确了作者隐瞒小说情节真实朝代年纪的原则:

 

此书不敢干涉朝廷,凡有不得不用朝政者只略用一笔带出,盖实不敢以写儿女之笔墨唐突朝廷之上也。又不得谓其不备。[14]

 

可是,赵嬷嬷对接驾大典是颇有微词的,她说:“别讲银子成了土泥,凭是世上所有的,没有不是堆山塞海的,‘罪过可惜’四个字竟顾不得了。”又说:“也不过是拿着皇帝家的银子往皇帝身上使罢了!谁家有那些钱买这个虚热闹去?”(217

如果小说作者胆敢明确朝代年纪和地舆邦国,那么赵嬷嬷的话岂不是在直接指责康熙南巡奢侈浪费,是“虚热闹”?这不是在自找杀头灭门的大祸吗?

此外,第一百零五回《锦衣军查抄宁国府  骢马使弹劾平安州》所写贾家被查抄的情节也是在隐射曹家被查抄的史实。曹寅死后,康熙命其子曹顒继任江宁织造。康熙五十三年(1714),曹顒病故,康熙又特命曹寅的胞弟曹荃()之子曹頫过继给曹寅,并继任织造之职。雍正登基后,严查曹頫的经济亏空问题。雍正五年十二月二十四日(172823),曹頫被抄家败落。

以上来自小说文本的证据证明,作者不明确朝代年纪和地舆邦国,或者虚拟年月日时,是为了避免触怒朝廷,招来“文字狱”。

 

8.3  重点考察的小说情节

尽管作者隐瞒了真实的朝代年纪,但他在作品中却留下了可资探察的线索。除了上文所提到的太祖南巡和贾家被抄的情节,小说中明确写出的历法天象、皇家殡葬、重大自然灾害和干支纪年,很可能与作者的亲身经历有密切关系,因此也必然成为我们重点考察的对象。

在前80回中明确提到的可以查证的历法数据和天象资料有:

 

第十一回:这年正是十一月三十日冬至。(第163页)

第二十七回:至次日乃是四月二十六日,原来这日未时交芒种节。(第373页)

第三十回:盛暑之时赤日当空,树阴合地(疑为夏至日),伏中阴晴不定, 片云可以至雨(可见已过夏至日),原来明日是端阳节(即端阳节在夏至之后)。(第425页、第426页)

第四十九回:十月十五日,宝玉的丫头说:大奶奶(李纨)才打发人来说,下了雪,要商议明日请人作诗呢。(第678页)

第五十回:十月十八日,贾母说:这才是十月里头场雪,往后下雪的日子多呢。(第701页)(以上两回说明阴历十月中旬就已到小雪的节气)

 

80回中提到的严重自然灾害和重大人事变动有:

 

第五十三回:今年年成实在不好。从三月下雨起,接接连连直到八月,竟没有一连晴过五日。九月里一场碗大的雹子,方近一千三百里地,连人带房并牲口粮食,打伤了上千上万的,所以才这样。小的并不敢说谎。(第741~742页)

第五十八回:上回所表的那位老太妃已薨,凡诰命等皆入朝随班按爵守制。敕谕天下:凡有爵之家,一年内不得筵宴音乐,庶民皆三月不得婚嫁……在大内偏宫二十一日后,方请灵入先陵,地名曰孝慈县。(第817页)

 

在后40回中明确提到的可以查证的历法数据和天象资料有:

 

第八十六回:元妃生于“甲申年丙寅月乙卯日辛巳时”,即“甲申年丙寅月乙卯日”是“正月初一”;

第九十五回:“是年甲寅年十二月十八日立春”。

 

40回提到的严重自然灾害有:

 

第八十九回部中来报,昨日总河奏到河南一带决了河口,湮没了几府州县。又要开销国帑,修理城工。工部司官又有一番照料,所以部里特来报知老爷的从此直到冬间,贾政天天有事,常在衙门里。(第1269页)

 

以上列举的历法天象、严重自然灾害和皇家殡葬等情节,如果是小说作者根据亲历过的重大事件改编而来,我们就可以利用清代历法天象资料、《清史稿》、《清实录》和地方志等史料进行查证。具体的做法是:首先“还原”这些情节的真实年代,然后检索历史上的这些年代中究竟有没有出现过相同或非常近似的情况。一旦我们发现上述小说情节与史实构成一一对应的关系,那么小说作者精心编制的“时间密码”就将被彻底破译。

 

 

注释



[1] 周文康:《〈红楼梦〉后四十回非后人续作的内证及其作者生年月日考辩》,《红楼梦学刊》1990年第三辑,第281~307页。《“天德二月坐本命”辨——元妃“原型”生辰考补证》,《红楼梦学刊》1994年第一辑,第213~223页。

[2] 周文康:《〈红楼梦〉后四十回非后人续作的内证及其作者生年月日考辩》,《红楼梦学刊》1990年第三辑,第283页。

[3] 周汝昌:《红楼梦新证·红楼纪历》。转引自同[2],第284页。

[4] 俞平伯:《红楼梦的著作年代》。原载《红楼梦研究参考资料》第一辑,转引自周文康:《“天德二月坐本命”辨——元妃“原型”生辰考补证》,《红楼梦学刊》1994年第一辑,第285~286页。

[5] [2],第287页。

[6] 同上,第297页。

[7] 郑鹤声编:《近世中西史日对照表》。中华书局,198110月第1版,第403页。

[8] [2],第288页。

[9] [7],第413页。

[10] [2],第293页。

[11] [4],第222页。

[12] [7],第353页。

[13] [2],第286页。

[14] 《乾隆甲戌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影印)。世纪出版集团、上海古籍出版社,20044月第1版,第三册,卷十六,第2页正面。

 

 

 

推荐阅读: 

 

 

 破译红楼时间密码(连载)

 

 

中国最大的学术造假是“红学”
——论学术打假首要铲除“红学”诈骗集团

中国最大学术丑闻“红学”全面崩盘
——概述陈林的红楼梦研究成就及其划时代意义

 

 

 

 

 

 

 

  评论这张
 
阅读(14448)| 评论(3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