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破译红楼时空密码,准确解答百年悬疑,主流红学全面破产

 
 
 

日志

 
 

贾政原型人物是江宁织造曹寅  

2009-06-29 13:22:49|  分类: 全面彻底破解200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十四章  贾政原型人物辨

 

14.1  “原型”概念辨析

本文前面各章反复提到了“原型”的概念,由于论述重点不在此,故未对此概念作明确的定义。本章则先正其名,再展开论述。

“原型”作为文学批评的概念有两个来源,一是来自于剑桥大学人类学家弗雷泽的著作《金枝》,一是来自于瑞士心理学家荣格提出的精神分析术语。弗雷泽在《金枝》中探讨了神话和仪式的基本模式,认为这些基本模式反复出现于极不相同的各种文化的传说和仪式中。荣格则用“原型”这一术语指“原始意象”,即人类的祖先在生活中反复经历过的各种经验的“心理积淀物”。荣格认为,这些东西由人类的“集体无意识”所继承,表现在文学作品中,以及神话、宗教、梦幻和个人的怪念头中。

在文学批评中,“原型”通常是指可以在大量的各种不同的文学作品中,以及神话、梦幻、仪式化了的社会行为方式中发现的叙述构思、人物类型或者意象。这些不同的现象中的共同点,据认为是反映了一套普遍的、原始的基本模式,它们在文学作品中的充分体现能够激起读者强烈的反响。

本文所用的“原型”概念不同于上述有明确内涵和外延的术语。本文所用的“原型”是指文学作品中人物和情节的现实来源,是作家对其进行艺术加工改造的现实对象。例如鲁迅在《我怎么做起小说来》一文中谈到了他对现实人物和事件进行艺术加工改造的方法:

 

所写的事迹,大抵有一点见过或听到过的缘由,但决不全用这事实,只是采取一端,加以改造,或生发开去,到足以几乎完全发表我的意思为止。人物的模特儿也一样,没有专用过一个人,往往嘴在浙江,脸在北京,衣服在山西,是一个拼凑起来的脚色。[1]

 

由此可以看出,鲁迅小说中人物或情节的“原型”往往不止一个,而是由多个“原型”改造加工而来。

《红楼梦》第一回写到,石头对空空道人说:“我半世亲睹亲闻的这几个女子,虽不敢说强似前代书中所有之人,但事迹原委,亦可以消愁破闷;也有几首歪诗熟话,可以喷饭供酒。至若离合悲欢,兴衰际遇,则又追踪蹑迹,不敢稍加穿凿,徒为供人之目而反失其真传者。”(4)从这一段文字可以看出,小说是作者(“石头”的原型人物)根据亲身经历创作的,所叙人物事件都有迹可循,有案可察。

对于石头的说法,甲戌本有眉批:

 

事则实事,然亦叙得有间架、有曲折、有顺逆、有映带、有隐有见、有正有闰,以致草蛇灰线、空谷传声、一击两鸣、明修栈道、暗渡陈仓、云龙雾雨、两山对峙、烘云托月、背面敷粉、千皴万染诸奇书中之秘法,亦不复少。余亦于逐回中搜剔刳剖,明白注释,以待高明,再批示误谬。[2]

 

这一段脂批是对作者改造加工人物和情节原型的艺术手法的总结。前文已经论述过,小说中元春的生日“正月初一”是从“正月初二”改制而来,“四月二十六日未时交芒种”是从1706年丙戌年“四月二十六日申时交芒种”改制而来,老太妃的丧事是从康熙嫡母的丧事改制而来,即小说中的时序和重大事件都有其现实“原型”。从本章开始,笔者将深入讨论小说中的人物,尤其是贾政、元春和贾宝玉的“原型”。

 

14.2  “独他家接驾四次”的曹寅

小说第十六回写到,王熙凤和赵嬷嬷说起了“当年太祖皇帝仿舜巡的故事”,赵嬷嬷说:“还有如今现在江南的甄家,嗳哟哟,好势派!独他家接驾四次,若不是我们亲眼看见,告诉谁谁也不信的。别讲银子成了土泥,凭是世上所有的,没有不是堆山塞海的,‘罪过可惜’四个字竟顾不得了。”(217)甲戌本对此有侧批:“甄家正是大关键、大节目,勿作泛泛口头语看。”[3]

小说中“甄家”和“贾家”的关系,其实就是“真”和“假”的关系。作者写“甄家”,是为了能够巧妙地透露“贾家”真实的情况,“甄应嘉”接驾四次,就是在说“贾政”接驾四次。红学研究者和众多读者早已熟知,“接驾四次”的“甄家”指的就是康熙皇帝六次南巡接驾四次的曹寅家,因此“贾政”的原型人物就是曹寅。曹寅是何许人?本章拟结合《曹雪芹家世新考》(增订本[4]和《红楼梦论源》[5]等专著对曹寅做概要介绍。

 

14.2.1  曹寅生平概略

曹寅,字子清,号荔轩、楝亭、雪樵、鹊玉亭、柳山居士、棉花道人、紫雪轩、紫雪庵主、西堂扫花行者,晚年又有盹翁、柳山聱叟等别号。清世祖顺治十五年九月初七(1658年戊戌年103日星期四辛丑日)生于北京;康熙五十一年七月二十三日(1712年壬辰年824日星期三甲辰日),曹寅因积劳成疾,患疟疾于扬州去世。

少年曹寅的启蒙老师是其父江宁织造曹玺特地为之聘请的明代遗民马銮(相伯),曹寅在马相伯的严格教育下,才智很早就得到发展,有“神童”之誉。小说第二回中冷子兴说贾政“自幼酷喜读书,祖父最疼”(28),这是符合少年曹寅的实际情况的。13岁前后,曹寅可能成为了康熙的伴读,数年的伴读生涯使康熙建立了对曹寅的充分信任。

青年时代的曹寅文武双全、博学多能而又风姿英绝,二十多岁时被提拔为御前二等侍卫兼正白旗旗鼓佐领。清代初期,御前侍卫和佐领都是十分荣耀的职务,镶黄、正黄、正白三旗乃皇帝自将之军,曹寅能任此要职,很可能是康熙对这位文武全才的伴读特加关照的结果。

康熙二十三年(1684年甲子年)六月,曹寅的父亲、时任江宁织造的曹玺在任上病逝。“是年冬,天子东巡抵江宁,特遣致祭;又奉旨以长子寅协理江宁织造事务”[6]。康熙二十九年(1690年庚午年)四月,曹寅被康熙提拔为苏州织造;三十一年(1692年壬申年)十一月,调江宁织造。其所遗苏州织造一缺,由其内兄李煦(时为畅春园总管)接替。

清代内务府地位特殊,织造品级不高,却是“钦差”官员,凡织造到任,地方督抚必须亲自迎接跪请“圣安”。曹寅和李煦均是康熙的亲信,有“密折奏闻”之权,负有监视江南官场、密报南方政治动态及笼络汉族上层知识分子的重任。

康熙四十二年(1703年癸未年),曹寅与李煦奉旨十年轮管两淮盐课。林黛玉的父亲、贾宝玉的姑父、“钦点巡盐御史”林如海,其原型人物就是李煦。我们还可以从林、李两个姓氏的演变情况来确认这一点。根据许建平先生的考证,福建泉州林姓的一世祖为林辅,唐僖宗光启元年(885)为避战乱举家迁徙至泉州;到了元代末年,林家收留了李氏家族李衡的第四子,受林家活命之恩, “是以变名而入外妈之林姓”,这个孩子就是明代大思想家李贽的一世祖林闾。林闾有两子,长子林弩娶色目人为妻,并改姓伊斯兰教;次子林端对此深为不满,林端死后,其子李广齐由泉州城内移居南安胭脂巷,并改李姓,“改李姓始此”[7]。这就是说,林李本是一家人,作者用林如海来“影射”李煦,这是巧妙利用了林李两姓之间的关系。

康熙四十三年七月,钦点曹寅巡视淮鹾,十月就任两淮巡盐御史。四十四年五月,曹寅奉旨总理扬州书局,负责校刊《全唐诗》,次年九月刊毕试印,“进呈御览”。康熙皇帝于四十六年四月亲撰序文,五十年三月正式出版。五十一年三月,曹寅又奉旨刊刻《佩文韵府》,且亲至扬州天宁寺料理刻工。七月,曹寅在扬州患了疟疾,请李煦转奏求赐“圣药”。康熙闻奏后,赐驿马星夜驰奔扬州,送“金鸡拿”为曹寅治病,并限九日到扬州。这种恩宠厚待在当时是绝无仅有的。

曹寅死后,当时的江西巡抚署两江总督郎廷极上奏称:“江宁地区士民”“纷纷在奴才公馆环绕具呈、称颂曹寅善政多端,吁恳题请以曹寅之子曹顒仍为织造”;康熙则以“曹寅在织造任上,该地之人都说他名声好,且自督抚以至百姓,也都奏请以其子补缺。曹寅在彼地居住年久,并已建置房产,现在亦难迁移”为理由,一反织造必须从内务府司员中简派的惯例,特命仅有监生资格的曹顒继任江宁织造。

曹寅一生两任织造,四视淮盐,任内连续四次承办康熙南巡接驾大典,其实际工作范围远远超过了其职务规定,所受到的信任与器重也超出地方督抚。曹寅在江南的二十三年,乃是曹家“烈火烹油、鲜花簇绣”的鼎盛时代。

程乙本第三十七回写到,贾政“自元妃归省之后,居官更加勤慎,以期仰答皇恩。皇上见他人品端方,风声清肃,虽非科第出身,却是书香世代,因特将他点了学差,也无非是选拔真才之意。”[8] 第八十五回写到,北静王对宝玉说:“昨儿巡抚吴大人来陛见,说起令尊翁前任学政时,秉公办事,凡属生童,俱心服之至。”(1218)第九十六回写道:“那年正值京察,工部将贾政保列一等。二月,吏部带领引见。皇上念贾政勤俭谨慎,即放了江西粮道。”(1352)由这些情节可以看出,贾政为人为官正直、清廉、谨慎、勤勉,这也是符合曹寅的实际情况的。有人说“贾政”就是“假正经”的谐音,这恐怕是没有根据的误解。

 

14.2.2  曹寅与江南名士的交游

朱淡文在其著作中指出,种种历史文献证实,曹寅与明遗民及江南上层知识分子之诗酒流连决不能仅以文人积习视之,亦决非曹寅个人之礼贤下士所能涵盖。此乃康熙皇帝笼络南方士子、磨灭其反清意识的政治决策,曹寅等人则为具体实施之臣僚而已[9]

康熙十七年正月,圣祖皇帝下诏于明春举行博学鸿儒科考试。曹寅当时二十三岁,在京任銮仪卫治仪正,曾参与考试接待事宜,与各省著名学者傅山、顾景星、邵长蘅、李因笃、汪琬、陈维崧、施闰章、阎若璩、尤侗、朱彝尊、姜宸英、毛奇龄、毛际可等人都建立了较深的感情和友谊,其中大多数人在曹寅任织造之后仍与其保持密切联系。

康熙二十三年五月,曹玺去世,曹寅南下奔丧,在江宁逗留一年,与一些遗民有密切交往。由于曹寅风流儒雅,文才华瞻,又是明遗民顾景星之甥,因而在南北两地都受到推崇,很快为遗民和汉族上层知识分子认同。

曹寅任织造之后,与江南人士的交游更加广泛。有人统计,与曹寅有诗文交往者约二百人,其中有当时极有影响的知名人士。由于曹寅在江南二十多年认真执行康熙皇帝的既定政策,曹寅成为主持东南风雅、众望所归的人物,在江南地区享有极高的声誉。

从小说文本来看,贾政与江南名士的交游也相当频繁和密切。第七十八回写到,贾政“起初天性也是个诗酒放诞之人”(1125),可见贾政年轻时相当活跃,与文人墨客的诗酒流连不在少数。

作为“员外郎”的贾政在门下养了一大帮清客相公,闲时吟诗作赋,吃酒下棋。从这些清客相公的名字来看,小说作者常常以谐音的方式讥讽这些人的道德人品;但从小说其他的情节来看,这些清客相公往往具有某一方面的特殊才能,堪当“名士”之誉。例如,大观园的总设计师、建筑师和园艺师是“老明公”山子野,“凡堆山凿池,起楼竖阁,种竹栽花,一应点景等事”,全由山子野规划设计(220);单聘仁和卜固修两人精于戏曲,贾蓉“下姑苏请聘教习,采买女孩子,置办乐器行头等事”(218),必须要带着这两位一同前往;“詹子亮(詹光)的工细楼台就极好,程日兴的美人是绝技”(587);王尔调“最善大棋”(1211);嵇好古精于抚琴(1239)。贾政能够将这些人笼络到身边,与曹寅“主持东南风雅、众望所归”的特点是相类似的。

 

14.2.3  曹寅的巨额亏空

康熙皇帝的后四次南巡均在曹寅任内,南巡给曹家带来了四次接驾的“富贵风流”,但也因此造成了曹寅的巨额亏空,种下了曹家由盛转衰、最终被抄家的祸根。

据有关文献记载,曹寅接驾相当奢华糜费,而接驾的支出绝大部分是一笔烂账,无法向户部报销,只能在盐课银中挪移以挖肉补疮。在瞬息繁华的“虚热闹”之后,留下的是一片足以令曹家陷身没顶的茫茫债海。

素与曹寅不和的江南总督噶礼准备公开参奏“曹寅李煦亏欠两淮盐课银三百万两”,康熙袒护曹李,出面阻止,一方面又提醒两人设法补完亏空。但这个巨大的漏洞无法补全,以至于新任运使李陈常拒绝交接。

除南巡接驾的花费之外,曹寅大量亏空的原因还有不少,例如为应付朝廷显贵的贪婪索要,不得不成千上万地“打点”、“馈送”;为联络争取江南地区文士的花销,日积月累也相当可观;日常生活讲究排场,追求风雅,奢华糜费;蓄养家伶,佞佛好道。

贾府的经济困境也是令人触目惊心,一方面是日常生活铺张奢华,另一方面则要靠王熙凤偷偷典当财物和放高利贷艰难维持着一个庞大的空架子。元春省亲显然是隐射康熙南巡以江宁织造署为行宫的史实,而接待元春省亲的花费正是对贾府原已疲弱不堪的经济状况一次沉重的打击。第五十三回贾珍、贾蓉和乌庄头的一段对话透露了贾府的艰难状况及其原因:

 

贾珍道:“正是呢。我这边倒可已,没什么外项大事,不过是一年的费用。我受用些就费些,我受些委曲就省些。再者年例送人请人,我把脸皮厚些也就完了,比不得那府里,这几年添了许多花钱的事,一定不可免是要花的,却又不添些银子产业。这一二年里赔了许多,不和你们要,找谁去?”

乌进孝笑道:“那府里如今虽添了事,有去有来。娘娘和万岁爷岂不赏呢?”贾珍听了,笑向贾蓉等道:“你们听听,他说的可笑不可笑?”贾蓉等忙笑道:“你们山坳海沿子上的人,那里知道这道理?娘娘难道把皇上的库给我们不成?他心里纵有这心,他不能作主。岂有不赏之理,按时按节,不过是些彩缎、古董、玩意儿。就是赏,也不过一百两金子,才值一千多两银子,够什么?这二年,那一年不赔出几千两银子来?头一年省亲连盖花园子,你算算那一注花了多少,就知道了。再二年,再省一回亲,只怕就精穷了!”贾珍笑道:“所以他们庄客老实人:‘外明不知里暗的事’,‘黄柏木作了磐槌子,外头体面里头苦。’”贾蓉又说又笑向贾珍道:“果真那府里穷了,前儿我听见二婶娘和鸳鸯悄悄商议,要偷老太太的东西去当银子呢。”742

 

接待省亲是贾府经济的沉重负担,而上文所列曹寅巨额亏空的几个重要原因,都是导致贾府财政状况每下愈况的因素,并在作品中得到了生动形象的描绘和反映。

 

14.3  兄弟不睦的曹寅和曹宣

上文对贾政的原型人物曹寅作了概略介绍,并将两人进行了比较,列举了两人在生平、交游、个性和经济状况等方面的很多共性。本节将对曹寅的家世作概略介绍,并与贾政的家世作比较。有关曹寅家世的资料,也主要来源于《曹雪芹家世新考》(增订本)和《红楼梦论源》等专著。

 

14.3.1  “从死人堆里背出来”的曹玺

小说第二回中冷子兴谈到了贾府的家世(27~28),他说,“当日宁国公与荣国公是一母同胞弟两个。宁公居长,生了四个儿子。宁公死后,贾代化袭了官,也养了两个儿子:长名贾敷,至八九岁上便死了,只剩了次子贾敬袭了官”,贾敬的儿子“名唤贾珍”,贾珍的儿子“名叫贾蓉”。“自荣公死后,长子贾代善袭了官,娶的也是金陵世勋史侯家的小姐为妻,生了两个儿子:长子贾赦,次子贾政”,“长子贾赦袭着官”,贾政被皇上额外赐了一个“主事之衔,令其入部习学,如今现已升了员外郎了”。

从冷子兴的描述看来,贾府的世系表与曹寅的家世是非常接近的。曹寅的父亲曹玺也是兄弟两人,曹玺居长,胞弟曹尔正(又名鼎)。曹玺,一名尔玉,字完璧,生年不详,朱淡文认为他大约生于明万历四十七年(1619),康熙二十三年(1684)六月病逝于江宁。曹玺“少好学,沉深有大志”[10],“读书洞彻古今,负经济才,兼艺能,射必贯札”[11]。朱淡文认为,清军入关时,曹玺已二十余岁,应亲身参加了进击李自成大顺政权和南明弘光政权的战争[12]。根据史料记载,顺治六年(1649)二月,曹玺随睿亲王多尔衮出征山西大同,戡平姜瓖叛乱有功,“世祖章皇帝拔入内廷二等侍卫,管銮仪事,升内工部。康熙二年,特简督理江宁织造”[13]

根据《曹氏宗谱》的记载,曹玺的弟弟曹尔正生年也不详,“原任佐领,诰封武义都尉,生子宜”[14];根据《八旗通志》的记载,曹尔正也有战功,雍正十三年九月诰命追封曹尔正为“资政大夫”,诰命文书称:“臣子靖共之谊,勇战即为敬官;朝廷敷锡之恩,作忠乃以教孝。”[15] 从“敬官”和“敷锡”两个词来看,小说中“贾敷”和“贾敬”的名字应来自于此诰命文书。

曹玺兄弟二人俱有战功,这一点在小说中也有反映。第七回写到,宁国府里的老仆焦大喝醉了酒,当街大骂,尤氏向王熙凤介绍了焦大的身份:“你难道不知这焦大的?连老爷都不理他,你珍大哥哥也不理他。因他从小儿跟着太爷们出过三四回兵,从死人堆里把太爷背出来了,才得了命;自己挨着饿,却偷了东西给主子吃;两日没水,得了半碗水,给主子喝,他自己喝马溺。不过仗着这些功劳情分,有祖宗时,都另眼相待,如今谁肯难为他?”(118)第一百零五回写贾府被抄,焦大从宁国府逃进荣国府,向贾政哭诉抄家的惨状,他说:“我活了八九十岁,只有跟着太爷捆人的,那里有倒叫人捆起来的!”(1464)根据本文对年代的推定,这一回是1723年,若以焦大当时85岁来推算,则焦大生于1638年,他“从小”跟随出兵的“太爷们”只可能是曹玺兄弟。

不过,尤氏和焦大所说的“太爷”是贾代化,曹玺不是贾代化的原型人物,而只可能是其弟贾代善的原型人物。这就是说,小说作者不仅将曹玺、曹尔正的亲兄弟关系改编成了堂兄弟关系,还颠倒了两人的辈分,混淆了两人的事迹。由于曹玺才是真正的“太爷”,因此曹玺才有过“从死人堆里背出来”的经历。这一次经历,也许就是发生在曹玺随多尔衮平息姜瓖叛乱期间。

 

14.3.2  曾为康熙保母的曹玺之妻孙氏

据朱淡文考证,曹玺之妻孙氏生于清太宗天聪六年(1632),死于康熙四十五年(1706)初,则孙氏存年七十四岁。顺治十一年(1654)三月十八日玄烨诞生时,孙氏已二十三岁,这个年龄按规定是不能当乳母的,因此她很有可能是十五岁左右被选入宫中任女官,后来又被挑选去担任玄烨的保母,教导其饮食、言语、行步和礼节等;康熙即位后,孙氏出宫,此时已三十岁,嫁给了曹玺作续弦夫人[16]

由于孙氏当过康熙幼时的保母,康熙第三次南巡驻跸江宁织造署时曾接见孙氏,并高兴地说:“此吾家老人也。”随后又赐“萱瑞堂”匾额。当时著名的官僚兼文人冯景和毛际可都羡为异数。由于孙氏身份特殊,她在曹家的地位十分尊崇,而孙氏又享高年,故她对曹家产生了不可忽视的影响。

孙氏的生平很容易令人联想到小说中的贾母。本文第六章讨论了贾母的年龄问题,作了两个推论:如果以第三十九回所写的贾母的年龄为准,那么到第七十一回时她应该是“七旬之庆”,第一百一十回去世时“享年七十三岁”;也就是说,第三十九回时贾母年龄为67岁,故其生于1652年。如果以第七十一回和第一百一十回所写的年龄为准,那么第三十九回时贾母年龄应为77岁,故生于1642年。按第一个推论,贾母“享年七十三岁”,这个存年数与孙氏几乎是一致的。按第二个推论,贾母是23岁时才嫁给了贾代善,这么大的年龄才出嫁,很可能是因为贾母也入宫当过女官,年龄很大时才出宫结婚。由此看来,作者显然是以孙氏为贾母的原型人物。

 

14.3.3  庶长子与嫡子的不和

上文谈到,小说作者不仅将曹玺、曹尔正的亲兄弟关系改编成了堂兄弟关系,还颠倒了两人的辈分,混淆了两人的事迹。在处理曹寅、曹宣两人同父异母的兄弟关系时,则将庶长子与嫡子的关系变成了贾政、贾赦两人亲兄弟的关系,同时还颠倒了辈分。

曹玺有二子:长子曹寅,生于顺治十五年(1658),其生母乃明遗民顾景星之妹顾氏,为曹玺的婢妾[17];次子曹宣,生于康熙元年(1662),为孙氏所生。为避康熙帝玄烨讳(玄、宣同音),曹宣后改名曹荃。曹寅是庶出,却继承了父亲的职位;曹宣是嫡子,地位却大大低于乃兄,这就自然造成了曹寅与孙氏、曹宣之间关系的不融洽。关于这一点,朱淡文之《红楼梦论源》有详细的分析。

小说并没有写到贾政和贾赦之间的冲突,但是两兄弟的不和却是很明显的。两兄弟虽然住在一个大院子里,但平日里基本上没有什么来往,逢年过节聚在一起也没有什么话可说。第七十五回写到,贾府中秋开夜宴,贾赦说了一个讥讽“偏心”的笑话,令贾母很不受用。母亲“偏心”可能是兄弟俩不和的重要原因,但是另一方面,贾政和贾赦两人在个性、交游、道德修为和审美情趣等方面大相径庭,完全不是一类人。

 

14.4 小结

将曹寅与贾政的家世做横向比较,可以发现很多共同点。小说作者将曹寅的生平、交游、个性和经济状况进行了艺术加工,创造了贾政这个小说人物形象;曹寅、曹宣两兄弟的不和在作品中也得到艺术的反映。贾母这个人物形象来自于康熙的保母、曹寅的嫡母孙氏。

将曹寅的家世与前文推定的贾家人物谱系相比较,也可以发现很多不同点。例如,曹玺大约生于1619年(曾保泉先生认为约出生于1629年较为合理[18]),而贾代善最晚出生于1639年;孙氏生于1632年,而贾母生于1642年;曹寅生于1658年,而贾政大约生于1669年;曹宣生于1662年,而贾赦生于1666年。各组人物年龄相差10岁左右,但是从辈分上来说,他们都是相互对应的。

 

 

注释



[1] 鲁迅:《我怎么做起小说来》。《鲁迅全集》卷四之《南腔北调集》,人民文学出版社,1981年出版,第509页。

[2] 参见《乾隆甲戌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影印)。世纪出版集团、上海古籍出版社,20044月第1版,第一册,第一回,第7页正面、背面。又参见“悼红轩”网站《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全文检索)》。

[3] 同上,第三册,第十六回,第11页正面。

[4] 冯其庸著:《曹雪芹家世新考》(增订本)。文化艺术出版社19978月第1版。

[5] 朱淡文著:《红楼梦论源》。江苏古籍出版社19926月第1版。

[6] 转引自同[5],第16页。

[7] 《清源林李宗谱》卷三《历年表》。参见许建平:《李卓吾传》。东方出版社,20043月,第1版。

[8] 参见启功注释本《红楼梦》(共四册)。人民文学出版社,19642月,第3版,第二册,第443页。

[9] 参见同[5],第26页。

[10] 《曹玺传》,唐开陶等纂修、康熙六十年刊《上元县志》卷十六,转引自同[4],第107页。

[11] 《曹玺传》,康熙二十三年未刊稿本《江宁府志》卷十七,转引自同[4],第106页。

[12] 参见同[5],第7页。

[13] [11],第106页。

[14] 转引自同[4],第112页。

[15] 同上,第113页。

[16] 参见同[5],第10页。

[17] 同上,第52页。

[18] 曾保泉著:《金陵世家》。曾著:《曹雪芹与北京》,中国妇女出版社,199310月出版。

 

 

 

 

 

 

 

 

  评论这张
 
阅读(49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