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破译红楼时空密码,准确解答百年悬疑,主流红学全面破产

 
 
 

日志

 
 

元春、探春原型是两个王妃  

2009-06-29 13:26:30|  分类: 全面彻底破解200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十五章  元春和探春原型人物辨

 

确证贾政的原型人物就是曹寅,对于理清小说人物和现实人物的关系,以及探讨小说作者的身份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红楼梦》是一部具有浓厚自传性质的长篇小说,既然贾政的原型人物是曹寅,那么按照常理来说,贾宝玉的原型人物(作者本人)就是曹寅的儿子。

胡适先生在《红楼梦考证》中首先认定小说作者就是曹寅的孙子、曹頫的儿子曹雪芹,接着又从“都是次子”、“先不袭爵”和“都是员外郎”三个共同点认定贾政就是曹頫。胡适先生的考证并不严密,下结论太轻率,但至少他认为贾宝玉的原型人物就是作者,贾政的原型人物就是作者的父亲。

贾宝玉的原型人物究竟是谁?这是本文要解决的最大的一个问题。但是在考察作者问题之前,我们首先有必要对元春和探春的原型人物作一番细致彻底的论证。

曹寅有二子二女。长子曹顒,康熙五十二年(1713)继任江宁织造,五十三年底因进京染疾,五十四年(1715)初病逝;次子珍儿,康熙五十年(1711)三月夭殇。二女皆为王妃,长女曹佳于康熙四十五年(1706)嫁镶红旗平郡王纳尔苏(按,又称讷尔苏、讷尔素);次女于康熙四十八年(1709)嫁康熙某侍卫。这两门亲事皆由康熙指婚。以上史实皆为学界不争之论。元春的原型人物就是曹佳,这一点早已为众多研究者指出。

小说第六十三回写到,寿怡红群芳开夜宴,探春行酒令时抽中一签,主得贵婿,众人笑说:“我们家已有了个王妃,难道你也是王妃不成。”(892)元春明明是“皇妃”,在这一回中却变成了“王妃”,这是作者巧妙地透露了元春真实的身份。第五十五回和第五十八回所写的“老太妃”在第九十五回中变成了“太后”,也是这个道理。

 

15.1  查证元春原型人物曹佳的生年

关于曹寅子女生平的史料相当匮乏,研究者对于他们的出生时间俱无定论。曾保泉先生在《曹雪芹与北京》一书中写道:

 

曹寅生有二女,长女曹佳氏,嫁平郡王纳尔苏,这是学界不争之论。问题是曹寅这位长女,即曹雪芹的大姑,生于何年,亦即是否是曹寅子女中年最长者。纳尔苏生于康熙二十九年(1690),曹佳氏生年当在同年或稍后。嫁纳尔苏为康熙四十五年(1706)(曾注:见《关于江宁织造曹家档案史料》,“江宁织造曹寅奏谢复点巡盐并奉女北上及请假葬亲折”、“江宁织造曹寅奏王子迎娶情形折”),时纳尔苏十七岁,曹佳氏不会太小。此女为寅继室李氏所生。[1]

 

根据《关于江宁织造曹家档案史料》一书附录的《关于讷尔苏的世系及其生平简历的史料》,讷尔苏生于康熙二十九年庚午九月十一日丑时[2]1690年10月12日),但是没有记载嫡福晋(王妃)曹佳的出生时间。从清宗室结婚的实际程序来看,曹佳的出生时间一定是有过确切记载的,因为宗人府将请旨指婚之人的情况核实之后,第二步要将男女的生辰八字交付钦天监,选定八字相合者[3]

此外,清制规定十年编纂一次皇族宗谱,即《玉牒》。它“记载宗室子女嫡庶名封生卒婚嫁谥葬等事”(原载康熙朝《大清会典》卷一,1)。是有关皇族管理、确定封爵等级、承袭关系、婚丧嫁娶时的赏赐、领取俸银俸米数额等等最根本的依据。有关皇族人口的登记册籍名目繁多,与婚嫁有关的册籍,有婚嫁册、娶妻册等。其中婚嫁册是关于宗室、觉罗之女婚配情况的报告,按照旗分、族别汇总一册呈报宗人府,专为纂修《玉牒》提供九年以内的变动情况。登记的项目有宗室品级、某人第几女、出生年月日时,许婚旗分佐领,许婚对象的官职姓名及年月日,出聘年月日,病故年月日等。娶妻册是关于宗室男子娶妻情况的报告,登记辈分、姓名、年龄、出生年月日时,娶妻年月日,妻族所在佐领、妻父姓名、妻子姓氏、年龄及出生年月日,以及本男父名及祖父名[4]

因此,从理论上来说,我们可以从《玉牒》和《宗人府堂来文·人事嫁娶抚恤类》等档案史料中找到曹佳确切的出生时间。笔者目前暂时无法进行这一项工作,但是根据清代关于指婚的“法律规定”,参照讷尔苏与曹佳结婚的确切时间,我们可以大致准确地判断曹佳的生年。

 

15.2  从指婚的法律规定推断曹佳的生年

讷尔苏与曹佳结婚的过程和确切时间在曹寅的两篇奏折里有简要的记载。康熙四十五年八月初四日《江宁织造曹寅奏谢复点巡盐并奉女北上及请假葬亲摺》写道:

 

今年正月太监粱九功传旨,著臣妻于八月上船奉女北上,命臣由陆路九月间接敕印,再行启奏。钦此钦遵。窃思王子婚礼,已蒙恩命尚之杰备办,无误筵宴之典,臣已坚辞。惟是臣母冬期营葬,须臣料理,伏乞圣恩准假,容臣办完水陆二运及各院司差务,捧接敕印,由陆路暂归,少尽下贱鸟哺之私。[5]

 

康熙四十五年十二月初五日《江宁织造曹寅奏王子迎娶情形摺》写道:

 

前月二十六日,王子已经迎娶福金过门。上赖皇恩,诸事平顺,并无缺误。随于本日重蒙赐宴,九族普沾,臣寅身荷天庥,感沦心髓,报称无地,恩维倘恍,不知所以。

伏念皇上为天下苍生,当此严寒,远巡边塞,臣不能追随扈跸,仰奉清尘,泥首瞻云,实深惭汗。臣谨设香案九叩,遵旨于明日初六起程赴扬办事。

所有王子礼数隆重,庭闱恭和之事,理应奏闻,伏乞睿鉴。[6]

 

按照《四库全书》中《钦定大清通礼》卷二十四《嘉礼》的“法律规定”,男子必须满16岁,女子必须满14岁才能结婚。纳尔苏结婚时刚好满了16岁,因此按规定曹佳结婚时一定不会小于14岁,一定生于壬申年(1692)十一月二十六日之前。

在进一步考察曹佳确切的生年之前,我们必须对“指婚”以及与此紧密相关“选秀女”的情况做一些准确的了解。

指婚,也称“拴婚”,是清王朝全面、严格控制皇族婚姻的一种手段,一方面是为了削弱八旗贝勒势力、加强皇权,一方面是为了广泛地、大规模地与蒙古及其他民族进行政治联姻。定宜庄(我国满族的第一位女博士)所著的《满族的妇女生活与婚姻制度研究》写道:

 

清入关之后,朝廷对皇族婚姻的控制,与对皇室的封爵、承继及人口的呈报等等做法结合在一起,逐渐形成为一整套严格的、二百余年奉行不悖的管理制度。其中独特的婚姻制度,就是“指婚”。[7]

 

据定宜庄博士考证,“指婚”是乾隆三年以后定制的。乾隆朝《大清会典》卷一规定:“宗室子女系皇帝伯叔兄弟所生,年至十有五,奏请赐婚。” 康熙二十九年(1690)、雍正十年(1723)两修《会典》均未有此严格的年龄规定,但是纳尔苏奏请赐婚时的年龄的确已经满了15岁。

指婚的程序复杂而又繁琐。第一步,是当皇族男女年满15岁时,由其家开具姓名、年龄进呈。所呈衙门,最初是礼部,乾隆朝以后便转由宗人府管理,宗人府掌握皇族人口各种详细资料,有助于对指婚之人的情况进行查核。宗人府将请旨指婚之人的情况核实之后,第二步是将男女的生辰八字交付钦天监,选定八字相合者。第三步,也是最重要的一步,是由皇太后或皇帝、皇后颁发谕旨,命某家之第几子与某家之第几女成婚。婚姻指定之后,被指婚男女的父母及本人,还需履行种种仪式。经皇太后、皇帝或皇后指婚之后,要选择吉日向本家宣布,本家要上谢恩折。

皇族男子的婚配对象,是满洲异姓贵族、大臣和八旗官兵之女以及外藩蒙古的公主,而以前者为主。为保证他们择偶的优先权,清廷特别制定了“选秀女”制度。何本方、岳庆平所著《中国宫廷知识词典》对“选秀女”的整体情况是这样解释的:

 

选秀女是清朝入关后建立的特有的选择后妃及挑选宫女的制度。

选择做为后妃的秀女有严密的定制。秀女一般从满、蒙八旗中遴选,每三年举行一次。凡年龄在13~16岁、身体健康无残疾的旗籍女子,都必须参加阅选。1801年(嘉庆六年)以前,甚至连公主下嫁所生之女也不能例外。

秀女年满13岁称“及岁”,超过16岁称“逾岁”。逾岁者一般不再参加挑选,但如因故未能阅选者,则必须参加下届阅选,否则,虽至20余岁亦不准出嫁,违者将受惩处。

凡应选的旗女在未阅前,私自与他人结姻者,也将由该旗都统参查治罪。即使确有残疾不堪备选者,也须各旗层层具结,呈报本旗都统,然后由都统咨行户部上奏皇帝,才准免选。

选秀女由户部主办。届时,由户部行文八旗各都统衙门、直隶各省驻防八旗及外任旗员,将适龄备选女子呈报备案。每届入选日期,均由户部奏准,然后通知各旗,具备清册,准备入选。

阅选地点一般在紫禁城内的御花园中举行。引看之日,秀女均在神武门前下车,按顺序排列,由太监引入贞顺门至御花园备选。入选秀女除备选皇妃外,还要赐给近支宗室。凡获得皇帝封号者,至死不得出宫另嫁。

被选定为皇后的秀女,则必须通过大婚礼,由大清门、午门入宫,至坤宁宫完婚。

此外,清廷还在满族包衣三旗中挑选女子,清初亦称选秀女,清末则改称选宫女、或选使女。宫女每一年选一次,由内务府主持。由于包衣三旗和八旗的政治地位不同,所以,宫女的地位比八旗秀女低得多。虽然也有少数人被选为妃嫔或赐婚近支宗室,但绝大多数是充当内廷各宫的役使。宫女到25岁时,一般被遣出宫。[8]

 

上述“选秀女”词条所写的参选年龄跟史料记载的情况稍有不同,我们可以拿清吴振棫编纂的《养吉斋从录》所载“选秀女”的情况来做一番比较研究。《养吉斋从录》二十六卷、余录十卷,简明地记述了同治以前政府、宫廷的典章制度和清室的宫殿园苑。关于“选秀女”的情况,吴振棫写道:

 

八旗挑选秀女,或备内廷主位,或为皇子、皇孙拴婚,或为亲、郡王及亲、郡王之子指婚,典礼各有等差,而挑选之制则无异也。若选宫中承直伺应之人,则惟内务府三旗,于每年正月备挑一次。他旗不与。

挑选八旗秀女,事隶户部。每旗分满、蒙、汉为先后。满、蒙、汉之中,以女子之年岁长幼为先后。造册分咨各旗。其年自十四至十六为合例。有应挑而以病未与者,下届仍补挑。年已在十七以上,谓之逾岁,则列于本届合例女子之后。[9]

 

《中国宫廷知识词典》写到秀女“年满13岁”称“及岁”,“超过16岁”称“逾岁”。吴振棫则记载“其年自十四至十六为合例”,以及“年已在十七以上,谓之逾岁”。综合这两条资料来判断,“其年自十四至十六为合例”一定指的是“年满13周岁至未满16周岁”的情况。

因此,当曹佳于康熙四十五年(1706)正月参加三年举行一次的“选秀女”时,她一定已经年满13周岁;而曹佳于当年十一月结婚,从法律规定来看,她一定已经年满14周岁。事实上,纳尔苏也是在年满法定婚龄16周岁之后才迎娶曹佳的。那么,曹佳最晚应出生于14年之前的康熙三十一年壬申(1692)。

当曹佳于康熙四十五年正月参加“选秀女”时,她一定未满16周岁;而3年前她未参选,证明当时她一定未满13周岁,因此曹佳结婚时年龄最大也只有15周岁。这就是说,曹佳最早应出生于康熙三十年辛未(1691)。

前文以确凿无疑的论据证明了元春真实的生日是1692218日(康熙三十一年壬申年正月初二壬子日),这个生日是小说作者精心暗示出来的,是客观存在于小说中的一个事实,是一个可以用来推论的证据。这个真实的生日不但充分证明元春的原型人物必定是曹佳,而且这个生日一定属于曹佳本人。

 

15.3  曹佳存年四十三岁和“三十年来辨是非”

曹佳与元春的共同点显而易见。曹佳是曹寅的长女,元春是贾政的长女,而贾政以曹寅为文学原型。此外,曹佳和元春都是王妃。可是,曹佳与元春的不同点也是显而易见的。小说第九十五回写道:“但元妃并无所出,惟谥曰‘贤淑贵妃’。”(1344)曹佳却为纳尔苏生了四个儿子:

 

第一子多罗平敏郡王福彭,生于康熙四十七年戊子六月二十六日卯时;

第四子固山贝子品级福秀,生于康熙四十九年庚寅闰七月二十六日未时;

第六子三等侍卫奉国将军福靖,生于康熙五十四年乙未九月二十日寅时;

第七子福端,康熙五十六年丁酉七月十五日寅时。[10]

 

纳尔苏只有七个儿子,曹佳竟然给他生了四个,由此可以想见曹佳在纳尔苏心目的地位。小说第九十五回写到“元春自选了凤藻宫后,圣眷隆重”(1343),想必曹佳也是备受纳尔苏的恩宠。

笔者在第六章写到,小说作者安排元春“并无所出”,是为了用八字命理中的“孤鸾煞”来特别限定和暗示她真实的出生日时组合为“壬子日辛亥时”。

第九十五回写元春去世时“存年四十三岁”,从干支纪年的数值上来看,“生于甲申,死于乙卯”的元春存年仅有三十一岁。那么,曹佳的存年数是多少呢?目前发现并已公开的史料并无记载。曹佳的存年数是否也只有31岁呢?我认为不太可能,曹佳很可能是“存年四十三岁”。这个存年数在小说中固然是一个明显的常识性错误,是一个诱使读者寻迹探察的破绽,但它很可能是曹佳真实的存年数。我推想,作者不直接写存年三十一岁,很可能是出于不为曹佳“减寿”这一重要的考虑。

如果曹佳的确“存年四十三岁”,那么她去世的年份应为雍正十二年甲寅(1734)。小说第八十六回写到,丫头婆子们转述算命先生论元春八字的话说:“可惜荣华不久,只怕遇着寅年卯月,这就是比而又比,劫而又劫,譬如好木,太要做玲珑剔透,本质就不坚了。”(1237)在我看来,这段描写很可能是在暗示曹佳去世的日期是甲寅年卯月(惊蛰至清明之间)。

有趣的是,甲寅年正月初一立春,立春之前是癸丑年,因此从历法特征上来说,仍然属于“丑年与寅年相交”,“丑月与寅月相交”的情况,仍然符合小说第五回元春判词“虎兕相逢大梦归”的暗示。如果曹佳的确死于“甲寅年卯月”,那么判词的另一种写法“虎兔相逢大梦归”也是完全能够用来暗示这个情况的。

根据以上这些情况来综合判断,我个人更坚信曹佳确切的去世时间是173436日至45日之间。但是由于暂时没有确凿史料记载对这一点进行的验证,我个人的这个想法终究不为定说,仅仅是提出来供大家参考。如果我的意见是对的,那么元春的判词“二十年来辨是非”其实是“三十年来辨是非”,即从13岁出嫁到43岁去世一共30年,作者故意将“三”减去了一笔以隐瞒真相。

 

15.4  探春的原型及其生年辨

元春的文学原型既然确定为曹佳,那么同样身为王妃的探春的文学原型就很容易确定了。这个原型就是曹寅的次女、曹佳的妹妹。清人萧奭《永宪录续编》载:“()寅字子清。号荔轩。奉天旗人。有诗才。颇擅风雅。母为圣祖保母。二女皆为王妃。”[11] 康熙四十八年(1709)二月初八日,曹寅在奏折中写到了嫁次女的情况:

 

再,梁九功传旨,伏蒙圣谕谆切,臣钦此钦遵。

臣愚以为皇上左右侍卫,朝夕出入,住家恐其稍远,拟于东华门外置房移居臣婿,并置庄田奴仆,为永远之计。臣有一子,今年即令上京当差,送女同往,则臣男女之事毕矣。兴言及此,皆蒙主恩浩荡所至,不胜感仰涕零。但臣系奉差,不敢脱身,泥首阙下,惟有翘望天云,抚心激切,叩谢皇恩而已。[12]

 

由以上两则史料可以看出,曹寅的次女也是由康熙皇帝指婚的,嫁给了担任康熙侍卫的某王子。

笔者在第十一章中论证,探春生于1707年丁亥年三月初三,这一天恰好是“清明节”(丙辰日,阳历45日星期二),第五回探春判词“清明涕送江边望”中的“清明”不是指探春远嫁的时间,而是探春的生日,是一个代称。可是,曹寅次女绝不可能生于1707年丁亥年三月初三。既然她在1709年奉旨成婚,那么当年至少应该满13周岁了。那么,这个“三月初三清明节”是不是作者在暗示曹寅次女的生日特征呢?我们不妨查一查从1692年到1707年之间,究竟那些年份的三月初三是清明节。查郑鹤声的《近世中西史日对照表》,从1692年到1707年之间仅有康熙三十五年丙子(1696)一个年份的清明节是“三月初三”(4月4日星期三)[13]

尽管目前没有任何一条公开的史料证据记载曹寅次女的生年,但由于“三月初三清明节”是小说作者特别暗示出来的一个特征时间,是一个客观存在的事实,因此它当然可以作为一条书面证据来论证。也就是说,曹寅次女的生日确定为1696年清明节。生于这一天的她,在康熙四十八年年初未满13周岁时就参加了选秀女,当年在未满14岁时又被皇帝指婚嫁给了某王子。从清代法律的角度来说,这是不合例、不合法的行为。可是,这是皇帝的圣旨,法律定例又怎么能奈何得了呢?

 

 

注释



[1] 曾保泉著:《生父生年》。曾著:《曹雪芹与北京》,中国妇女出版社,199310月出版,第20页。

[2] 故宫博物院明清档案部编:《关于江宁织造曹家档案史料》。中华书局,1975年第1版,第219页。

[3] 参见定宜庄著:《满族的妇女生活与婚姻制度研究》。北京大学出版社,199911月第1版,第192页。

[4] 参见同上,第204~205页。

[5] [2],第42页。

[6] 同上,第44页。

[7] 同上,第189页。

[8] 何本方、岳庆平著:《中国宫廷知识词典》。中国国际广播出版社,199011月,第1版,第42~43页。

[9] []吴振棫著:《养吉斋从录》。北京古籍出版社,198312月出版,第264~265页。

[10] 参见同[2],第220页、第221页、第222页。

[11] 萧奭:《永宪录》。中华书局,19598月,第1版,第390页。

[12] [2],第63页。

[13] 郑鹤声编:《近世中西史日对照表》,中华书局198110月第1版,第361页。

 

 

 

 

 

 

 

  评论这张
 
阅读(528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