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破译红楼时空密码,准确解答百年悬疑,主流红学全面破产

 
 
 

日志

 
 

从“红学”看中国“大师”们的低劣  

2009-07-20 12:20:22|  分类: 横扫红学界牛鬼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红学”看中国“大师”们的低劣

 

文化败类近人陶洙伪造一切“脂本”的黑幕被陈林首先公开戳穿,迄今已快一年了。这一年来,陈林干了几件紧密相关的事,首先是撰写系列论文,详细论证和揭发“主流红学界”长期隐瞒陶洙造假的罪恶事实;与此同时,陈林艰难地逐页扫描和研究“仿真己卯本”,为彻底揭穿百年“红学”骗局奠定扎实的资料基础;还有一件大事,就是为撰写彻底揭穿“曹雪芹”史料骗局的系列论文准备充足扎实的资料。


这几件事,陈林都干得很漂亮,为此牺牲了大量世俗的快乐。“红学界”必将要为我那些失去的快乐付出沉重的代价。扫描“仿真己卯本”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它不但要耗费我大量的时间,而且当我逐字逐页与“庚辰本”相对比时,心中的愤怒无法遏制。在孤独的黑夜里,我变成了不断低低怒吼、渴望嗜血复仇的野兽。


“北师大藏本”影印本和“仿真己卯本”的先后出版,提供了揭穿陶洙造假的铁证。以冯其庸为首的“红学”诈骗集团太过得意忘形了,你们是在自掘坟墓!

在直观的笔迹对比之下,陶洙造假的事实无可遁形。一年前,那些愚蠢的谎言家和无赖丧心病狂地叫嚣陶洙是“影抄”、“蒙抄”、“描抄”了“庚辰本”,它们似乎从未想过这愚蠢的判断会导致更多荒谬的结论。这愚蠢的判断首先会成为使它们“超越”冯其庸辈的“伟大发现”。既懂书法又会笔迹鉴定的冯其庸都没有发现这样明显的事实,谎言家和无赖们多么“了不起”啊!不幸的是,谎言家和无赖们的愚蠢首先在于根本没搞清楚陶洙手中的“庚辰本”是个“照相本”,陶洙根本不可能拿个“照相本”“影抄”、“蒙抄”、“描抄”出己卯本第21至第30回来!它们的愚蠢直接证明了两个事实:第一,陶洙的字跟“庚辰本”一模一样,“庚辰本”就是陶洙亲手伪造的;第二,冯其庸早就知道陶洙造假的事实,他一直在处心积虑地掩盖这一惊天罪恶!


“影抄”、“蒙抄”、“描抄”说不通了,谎言家和无赖们又愚蠢地改口说陶洙是“仿抄”了“庚辰本”。坚持“仿抄说”,继续证明了谎言家和无赖们的愚蠢,因为“仿抄说”仍然是在指证“庚辰本”的字和陶洙的字一模一样。


在仔细研究了“仿真己卯本”之后,陈林要毫不留情地给坚持“仿抄说”的谎言家和无赖们补抽几个大嘴巴子——在陶洙“补抄”的几回中,有大量蓝笔的批语和正文,这是陶洙根据“甲戌本”抄写的,“庚辰本”上并没有这些文字。那么,陶洙如何“仿抄”“庚辰本”抄出这些文字来呢?这些蓝笔批语的笔迹,跟红笔批语的笔迹完全一致,确定无疑是出自陶洙之手,这充分证明陶洙“补抄”的正文和批语都是陶洙按照自己的书写习惯自然抄成的——而这一事实又恰恰证明与“抄补”部分笔迹一致的“庚辰本”就是陶洙亲笔伪造的!


有些自作聪明的谎言家和无赖们看着风头不对,又改口说陶洙的字跟“庚辰本”的字细看“每一个都不一样”,可是这样改来改去,除了证明它们的愚蠢,丝毫都不能动摇陶洙伪造“脂本”的事实。我们依据常识都能判断,就算是同一人用毛笔反复书写同样的字,也不可能做到“每一个字都一样”。看看“己卯本”,同为陶洙书写的同样的字,每一个都是像印刷体一样丝毫不差吗?!


谎言家和无赖们不了解的是,笔迹鉴定的本质不在于“每个字是否一样”,而在于特征笔画和特征架构是否一致。陶洙的笔迹具有鲜明的个性特征,而这些特征在哪怕字迹相差很大的“脂本”中都反复大量呈现,你们都瞎了眼吗?!


陶洙伪造“脂本”的事实一旦被揭穿,“曹雪芹史料”也不可避免地轰然垮塌。曹雪芹字或号“芹溪”,首先是在“甲戌本”上出现的。《春柳堂诗稿》沿袭“芹溪”的字号,能不假吗?《四松堂集》说什么“雪芹曾随其先祖寅织造之任”,请你们去看看《四松堂集》所谓“付刻底本”的影印本,那些粘贴上去的字条是不是陶洙的字!是不是呈现了陶洙笔迹一以贯之的鲜明个性特征!


当“曹雪芹史料”被证伪,陈林才恍然大悟——曹雪芹是小说作者曹頫虚拟的小说人物,他根本就不是历史上实际存在过的人物!迄今为止,还有些谎言家和无赖在喋喋不休地论证曹雪芹故居、曹雪芹遗稿之类的垃圾为真,你们的厚颜无耻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你们尽管玩,玩到最后,搞不好是要把牢底坐穿的!


我感到特别悲愤的是,在中国,造假的成本非常低廉,收益却非常巨大;而恢复一个简单的常识却往往需要付出生命的代价!陈林虽然还不至于赔上小命,但生命中宝贵的6年时光一转眼就流逝了。对此,我可以骄傲地宣称:陈林的生命会因此流芳百世,而以冯其庸、周汝昌为首的“红学”诈骗集团却会遗臭万年!这一事实,在你们可耻可悲的生命结束之前,就会深深地烙入你们的眼睛!


坦率地说,6年的红楼梦研究,对我个人身心的轰击非常之大,这是一个毁灭和再生的过程。美国小说家纳撒尼尔·霍桑(Nathaniel Hawthorne)写过一篇意味深长的小说《年轻的布朗大爷》(Young Goodman Brown ),主人公布朗有一天晚上偷偷地去森林里参加了一个巫术集会,他吃惊地发现全村的人,包括他的妻子费思(faith,信念)和德高望重的长老都在集会上将灵魂出卖给了魔鬼。事后,布朗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在做梦,还是真的身临其境。


但是,从此以后,“他就变成了一个严厉、伤心、阴沉沉地深思的人,一个怀疑一切即便不是不顾死活的人。到安息日,会众唱着一首圣歌时,他无法倾听,因为一首罪恶的颂歌很响地传进他的耳鼓,淹没了全部福音。当教长从讲道坛上一手按着打开的《圣经》,热情洋溢、雄辩有力地将到我们宗教的神圣真理、圣徒般的生活和得意洋洋的死亡,以及未来的幸福或难以形容的苦难时,布朗大爷禁不住脸色发白,唯恐屋顶会轰隆一声塌下来,压在这个头发斑白的亵渎神明者和听众们的头上”。布朗大爷最后在怀疑中死去,人们“在他的墓碑上并没有刻下希望的诗句,因为他临终时是悲观绝望的”。


我想,我跟这位年轻的布朗大爷有点类似之处,陈林从“红学”研究中看到了中国“大师”们的中国学术的黑暗。百年来研究“红学”的“大师”不是很多么?究竟哪一个解决了实际的问题?解决不了问题,只能说明“大师”们的学术能力很低下;而公然造假,掩盖罪恶,那就是“大师”们的道德品质极端败坏了。有鉴于此,中国还有什么“大师”呢?我无法遏制自己的悲观和绝望,也无法遏制对那些媒体上轰轰烈烈的大师们嗤之以鼻。


《红楼梦》写了一个荒唐的圣世和圣世的荒唐,好像没什么人看出来,大师们也都像是瞎了眼。陈林从“红学”中看到了一个荒唐的盛世和盛世的荒唐,好像也没有人会醒过来,大师们的梦正做得酣甜。曹頫在小说的结尾写得多么精辟:


由来同一梦,休笑世人痴!


(完了)


 

 

 

  评论这张
 
阅读(47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