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破译红楼时空密码,准确解答百年悬疑,主流红学全面破产

 
 
 

日志

 
 

北静王:康熙第13子怡亲王胤祥  

2009-07-07 10:49:49|  分类: 全面彻底破解200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十七章  北静王水溶原型辩

 

明确了贾宝玉的原型就是頫,小说中一个特殊的角色——北静王水溶——就很容易被找出相对应的文学原型。说他特殊,一方面是因为北静王在作品中虽然着笔不多,但他对于贾府的兴衰却有着非常重要的影响;另一方面,同时也是更重要的方面,北静王是作者笔下“浊臭逼人”的男性世界中惟一白璧无瑕、备受称颂的人物。笔者认为,北静王水溶的文学原型,一定是对頫呵护倍至雍正之弟、怡亲王允祥。

 

17.1  “忠敬诚直勤慎廉明”的“贤王”

允祥,康熙第十三子,生于康熙二十五年丙寅十月初一(16861116),卒于雍正八年庚戌五月初四(1730618),享年45康熙晚年,诸皇子争位不休,允祥始终站在其异母哥哥、也就是后来的雍正皇帝一边,因此在雍正朝极受重用,可以称得上是雍正实际的首辅。

冯尔康先生在《雍正传》一书中简要总结了允祥在雍正朝的地位和作用[1]。雍正继位后,命允祥总理事务,封怡亲王。元年设会考府,命允祥主其事。允祥同时奉命管理户部三库、户部事务。雍正前期,允祥以相当多的精力从事整顿财政、发展生产的事情,雍正皇帝充分肯定了他的理财成绩。七年,军机处成立,允祥又被任命为军机大臣。此外,允祥还被经常用作传旨的亲王,代皇帝发令。允祥推举贤才也受到雍正的赞赏。

允祥不但受重用,而且得到雍正完全的信任。四年七月,雍正亲书“忠敬诚直勤慎廉明”八字匾额赐允祥。雍正还曾在给大臣的批示中说:“尔等大臣为朕任用,虽百千聚集一处,朕依赖未必如王一人也。勉之。必效法王屏尽私心,纯然忠爱,以受朕如是见信,庶不负为人臣一生之名节也。”允祥死后,雍正亲临奠祭,赞他是“自古以来,无此公忠体国之贤王”,命配享太庙,准许他名字上一字用“胤”字,赐谥曰“贤”,并破例将往日所书“忠敬诚直勤慎廉明”八字置于谥号之上。允祥死,第七子弘晓袭封怡亲王,第四子弘皎封宁郡王,第三子弘暾早死未受封,雍正命将弘暾视贝勒例殡葬。雍正对允祥及其家属的宠眷,是很少见的。

将小说中描写北静王水溶之“贤”以及他对贾宝玉的关怀等情节,对比怡亲王允祥之“贤”以及他对頫的关怀等史实,我们就能发现小说人物与历史人物的很多共同点,确认水溶的文学原型必定是允祥。

小说第十四、十五两回写到,秦可卿死后出殡,东平王、南安郡王、西宁郡王和北静郡王设路祭。作者如此叙述北静王:

 

原来这四王,当日惟北静王功高,及今子孙尤袭王爵。现今北静王水溶年未弱冠,生得形容秀美,情性谦和。近闻宁国公冢孙媳告殂,因想当日彼此祖父相与之情,同难同荣,未以异姓相视,因此不以王位自居,上日也曾探丧上祭,如今又设路祭,命麾下的各官在此伺候。自己五更入朝,公事一毕,便换了素服,坐大轿鸣锣张伞而来,至棚前落轿。(第196~197页)

 

雍正继位之初,任命贝勒允禩()、十三阿哥允祥、大学士马齐和尚书隆科多为总理事务大臣。后来雍正回忆这段历史说:“辅政之初,阿其那(按,满语“狗”,是雍正对允的咒骂)包藏祸心,扰乱国是,隆科多作威作福,揽势招权,实赖[怡亲]王一人挺然独立于其中,镇静刚方之气,俾奸宄不得肆其志。”[2] 笔者认为,这段历史就是小说所写的“当日惟北静王功高,及今子孙尤袭王爵”的现实素材。北静王的“情性谦和”与怡亲王允祥的品行也是一致的。

小说第十四回又特别突出了北静王之“贤”:

 

那宝玉素日就曾听得父兄亲友人等说闲话时,赞水溶是个贤王,且生得才貌双全,风流潇洒,每不以官俗国体所缚。

 

北静王之“贤”,原型就是怡亲王允祥之“贤”。

 

17.2  “王子甚疼怜你”

确认北静王的原型是怡亲王允祥,最重要的证据是北静王对贾宝玉的关怀,与怡亲王对頫的关怀是一致的。雍正二年,雍正皇帝在頫简短的请安折后长文批道:

 

朕安。你是奉旨交与怡亲王传奏你的事的,诸事听王子教导而行。你若自己不为非,诸事王子照看得你来;你若作不法,凭谁不能与你作福。不要乱跑门路,瞎费心思力量买祸受。除怡[亲]王之外,竟可不用再求一人托累自己。为甚么不拣省事有益的做,做费事有害的事?因你们向来混帐风俗贯了,恐人指称朕意撞你,若不懂不解,错会朕意,故特谕你。若有人恐吓诈你,不妨你就求问怡亲王,况王子甚疼怜你,所以朕将你交与王子。主意要拿定,少乱一点,坏朕声名,朕就要重重处分,王子也救你不下了。特谕。[3]

 

从朱批内容来看,頫因为到处求人,引起了雍正的猜疑和愤怒;雍正似乎认为頫到处托人求情,给人以皇帝有意为难他的印象,这对雍正的声名有损,因此雍正特别交待頫:只可规规矩矩地做人做事,向怡亲王一人报告自己的作为,否则就要遭受惩罚。頫究竟为何事奔忙求人而引起雍正的不满,已不可确考,不过联系頫的生平历史来看,他也许是因为不能及时补赔父兄欠下的亏空银两,害怕雍正的责罚而到处托人求情。笔者在此要特别提出的两点是,首先,雍正将頫交与怡亲王“照看”的事实,表明頫当时非常年轻;其次,也是非常重要的一点,王子“甚疼怜”頫,这不但进一步证明頫在1724年时相当年轻,而且“甚疼怜”的态度在小说中通过对北静王与贾宝玉交往的描写得到了形象的反映。如第十五回写道:

 

见宝玉戴着束发银冠,勒着双龙出海抹额,穿着白蟒箭袖,围着攒珠银带,面若春花,目如点漆。水溶笑道:名不虚传,果然如因问:衔的那宝贝在那里?宝玉见问,连忙从衣内取了递与过去。水溶细细的看了,又念了那上头的字,因问:果灵验否?贾政忙道:虽如此说,只是未曾试过。水溶一面极口称奇道异,一面理好彩绦,亲自与宝玉带上,又携手问宝玉几岁,读何书。宝玉一一的答应。

水溶见他语言清楚,谈吐有致,一面又向贾政笑道:令郎真乃龙驹凤雏,非小王在世翁前唐突,将来雏凤清于老凤声,未可量也。贾政忙陪笑道:犬子岂敢谬承金奖。赖藩郡余祯,果如所言,亦荫生辈之幸矣。水溶又道:只是一件,令郎如是资质,想老太夫人、夫人辈自然钟爱极矣;但吾辈后生,甚不宜钟溺,钟溺则未免荒失学业。昔小王曾蹈此辙,想令郎亦未必不如是也。若令郎在家难以用功,不妨常到寒第。小王虽不才,却多蒙海内众名士凡至都者,未有不另垂青目。是以寒第高人颇聚,令郎常去谈会谈会,则学问可以日进矣。贾政忙躬身答应。

水溶又将腕上一串念珠卸了下来,递与宝玉道:今日初会,仓促竟无敬贺之物,此系前日圣上所赐鶺鸰香念珠一串,权为贺敬之礼。宝玉连忙接了,回身奉与贾政。(第199~200页)

 

初次见面之后,贾宝玉果然时常以各种理由跑去北静王王府,而北静王对他也多有馈赠。第八十五回写到,贾赦、贾政、贾珍、贾琏和贾宝玉等五人去给北静王拜寿,北静王独对贾宝玉大加款待,“疼怜”之情溢于言表:

 

贾赦贾政先上来请安,捱次便是珍、琏、宝玉请安。那北静郡王单拉着宝玉道:“我久不见你,很惦记你。”因又笑问道:“你那块玉儿好?”宝玉躬着身打着一半千儿回道:“蒙王爷福庇,都好。”北静王道:“今日你来,没有什么好东西给你吃的,倒是大家说说话儿罢。”说着,几个老公打起帘子。北静王说“请”,自己却先进去,然后贾赦等都躬着身跟进去。先是贾赦请北静王受礼,北静王也说了两句谦辞,那贾赦早已跪下,次及贾政等捱次行礼,自不必说。

那贾赦等复肃敬退出。北静王吩咐太监等让在众戚旧一处好生款待,却单留宝玉在这里说话儿,又赏了坐。宝玉又磕头谢了恩,在挨门边绣墩上侧坐,说了一回读书作文诸事。北静王甚加爱惜,又赏了茶,因说道:“昨儿巡抚吴大人来陛见,说起令尊翁前任学政时,秉公办事,凡属生童,俱心服之至。他陛见时,万岁爷也曾问过,他也十分保举,可知是令尊翁的喜兆。”宝玉连忙站起,听毕这一段话,才回启道:“此是王爷的恩典,吴大人的盛情。”正说着,小太监进来回道:“外面诸位大人老爷都在前殿谢王爷赏宴。”说着,呈上谢宴并请午安的帖子来。北静王略看了一看,仍递给小太监,笑了一笑,说道:“知道了,劳动他们。”那小太监又回道:“这贾宝玉王爷单赏的饭预备了。”北静王便命那太监带了宝玉到一所极小巧精致的院里,派人陪着吃了饭,又过来谢了恩。北静王又说了些好话儿,忽然笑说道:“我前次见你那块玉倒有趣儿,回来说了个式样,叫他们也作了一块来。今日你来得正好,就给你带回去顽罢。”因命小太监取来,亲手递给宝玉。宝玉接过来捧着,又谢了,然后退出。北静王又命两个小太监跟出来,才同着贾赦等回来了。(第1218~1219页)

 

 

17.3  “王之功德及于众姓”

雍正上台后,严厉追查户部的亏空,江宁织造因累年亏空数额巨大,雍正因此格外不满,在奏折朱批中对頫声色俱厉,充满了威吓、辱骂和讽刺。雍正二年正月初七,不能及时赔补亏空的頫在奏折中感谢雍正准允他将织造补库分三年带完,言辞胆战心惊,凄切惨苦,而雍正简短的朱批依然恶狠狠:

 

江宁织造奴才曹跪奏:为恭谢天恩事。

切奴才前以织造补库一事,具文咨部,求分三年带完。今接部文,知已题请,伏蒙万岁浩荡洪恩,准允依议,钦遵到案。窃念奴才自负重罪,碎首无辞,今蒙天恩如此保全,实出望外。奴才实系再生之人,惟有感泣待罪,只知清补钱粮为重,其馀家口妻孥,虽至饥寒迫切,奴才一切置之度外,在所不顾。凡有可以省得一分,即补一分亏欠,务期於三年之内,清补全完,以无负万岁开恩矜全之至意。谨具摺九叩,恭谢天恩。奴才曷胜感激顶戴之至。

朱批:只要心口相应,若果能如此,大造化人了![4]

 

小说第一回写到,石头所记的故事之后题有一偈,首句是“无材可去补苍天”,笔者认为这不是小说作者济世安邦抱负的反映,而更像是頫“无财可去补国库”的自怨自哀。

朱淡文女士指出,頫向户部提请分三年补赔,最后能得到雍正的恩准,这是由于怡亲王允祥对他的救援。允祥本来就很“疼怜”頫,当时又正好执掌户部事务,他在雍正面前为頫说情是完全可能的。朱女士指出,允祥救援頫确有间接的证据,并非想象,这可以从雍正悼念允祥的上谕中看得出来:

 

王自总理户部以来,谦领度支,均平贡赋;月要岁会,令肃风清;无弊不除,无惠不举。……如户部库帑累年亏空至二百五十万之多,王则经理多方,代为弥补;使各官脱然无累,子孙并免追赔:此王之功德及于众姓者也。又如朕因怡亲王之奏而蠲免多年之逋欠,宽宥各官之处分:此王之功德及于天下者也。[5]

 

雍正五年十二月二十四日,上谕著江南总督范时绎查封頫家产。抄家的直接原因并非頫的亏空问题,而是頫在因涉嫌“骚扰驿站”离职受审期间暗中转移家财,引起雍正震怒。怡亲王允祥当时是否说情以减免頫的罪责,已不可确知,但从情理上来判断是有可能的。

小说细致地描写了北静王水溶救援被抄家的贾府,这些情节也许是怡亲王救援曹家的曲折反映。第105、106两回写到,锦衣府堂官赵全到荣国府来抄家,北静王看他“混帐”,特别请旨到荣国府,将抄家的事情交给与贾家相好的西平王办理;接着又和西平王一起进内复奏,为贾家说情,“主上甚是悯恤,并念及贵妃溘逝未久,不忍加罪,着加恩(贾政)仍在工部员外上行走。所封家产,惟将贾赦的入官,余俱给还”(1466)。

 

17.4  怡亲王府抄本己卯本

位高权重的怡亲王允祥如此关照頫,頫将小说《红楼梦》送呈怡亲王府保存并传抄,是完全合情合理的。据吴恩裕和冯其庸两位红学专家研究,现存的《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己卯冬月定本)就是怡亲王弘晓家的抄本,其主要证据是:己卯本上“玄、祥、晓”三字书写常缺末笔,显然是避圣祖玄烨、怡亲王允祥及其子弘晓祖孙三代之名讳。而今藏北京图书馆的《怡府书目》原抄本内,此三同样有避讳缺笔,且缺笔书写方式与己卯本完全相同。这就完全可以证明:今己卯本确是怡王府的过录本。此外,吴先生根据弘晓《明善堂集》中两篇他本人手书付刻之《自序》笔迹,与今己卯本抄手之一的笔迹对照,发现这抄手就是弘晓本人,且其笔迹在《怡府书目》原抄本中也曾出现。[6]

朱淡文女士认为,作者在乾隆二十四念己卯冬(1759)完成了“前八十回”的定稿,即己卯原本;次年春夏间,怡亲王弘晓据以过录,即今己卯本。乾隆二十五年庚辰秋,作者又对己卯原本进行点改增补,即成庚辰本。现存的庚辰本是乾隆三十二年丁亥(1767)以后的过录本。[7] 这个说法只是朱女士的一家之言,但表明了己卯本与庚辰本之间密切的关系。如果两个过录本之间“同源”的看法被证明属实,那么我们的确也可以看出頫对怡亲王父子的信任,以及怡亲王弘晓在小说的保存与传播方面的重要作用。

怡亲王允祥虽然在雍正朝位高权重,可很奇怪的是,后人为他作传的非常少,除《清史稿》外,后人所作的传内容极其简略。我想,頫在小说中以饱含深情的笔触对北静王水溶的描写,也许对关于允祥的正史是一个非常有益的补充。最后,让我们再来看一看小说第十五回所描写的水溶的形象:

 

话说宝玉举目见北静王水溶头上戴着洁白簪缨银翅王帽,穿着江牙海水五爪坐龙白蟒袍,系着碧玉红带,面如美玉,目似明星,真好秀丽人物。(第199页)

 

頫在艰难困苦中创作《红楼梦》时,恩主允祥的形象可能时常浮现在他的眼前,给他安慰,也给他力量。当頫以细腻生动、倾情赞美的笔触描绘北静王水溶谦和风雅、稳重老练以及位高权重的形象时,也许他认为这是对“忠敬诚直勤慎廉明”的“贤王”最好的纪念,也是对恩主允祥最好的报答。

 

 

注释



[1] 参见冯尔康著:《雍正传》。人民出版社,1985年出版。

[2] 《上谕内阁》,八年五月初九日谕。转引自同上,第470页。

[3] 转引自冯其庸著:《曹雪芹家世新考》(增订本)。文化艺术出版社19978月第1版,第187~188页。

[4] 同上,第187页。

[5] 转引自朱淡文著:《红楼梦论源》。江苏古籍出版社,19926月第1版,第78页。

[6] 参见同上,第299~300页。

[7] 参见同上,第317页。

 

 

 

推荐阅读: 

 

 

 破译红楼时间密码(连载)

 

 

中国最大的学术造假是“红学”
——论学术打假首要铲除“红学”诈骗集团

中国最大学术丑闻“红学”全面崩盘
——概述陈林的红楼梦研究成就及其划时代意义

 

 

 

 

 

  评论这张
 
阅读(516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