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破译红楼时空密码,准确解答百年悬疑,主流红学全面破产

 
 
 

日志

 
 

陶洙为袁世凯设计“龙袍”  

2009-08-18 00:21:04|  分类: 全面彻底破解200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陶洙为袁世凯设计“龙袍


1916年3月,窃国大盗袁世凯83天的“洪宪皇帝”大梦在隆隆枪炮声中灰飞烟灭。但这一幕丑剧前前后后林林总总的人和事却深可玩味。如果用一句话来概括这一干丑角的特点,那就是“假话说尽,假事做绝”。


以袁世凯而论,当皇帝明明白白是他个人膨胀的野心及其党羽精心策划的结果,可他接受帝位的申令却要说什么“我本来不想当皇帝,但人民一致推戴,我不能不当”之类的厚颜无耻的谎言。


袁世凯的心腹近臣们之所以拥戴帝制,当然不是为了振兴中华、抵抗外侮、推行宪政,而是为了趁机给自己大捞好处。如袁的长子“袁大瘸子”袁克定,他哄着老爹去当皇帝,实际上是为了自己能当皇帝。“国学大师”、“文化大师”、湘潭小丑杨度被袁世凯戴了一顶“旷代逸才”的高帽子,整个人就陷入了失心疯的状态,当年为清政府撰写调查报告的“宪政专家”竟然为了“洪宪皇帝”的登基不遗余力地奔走,实际上也是邀虚名贪实利而已。办事干练的内务总长朱启钤筹备登基大典,花钱如流水,然而为袁世凯量身定做的“龙椅”软垫子下塞的竟然全是稻草!庶务司长郭葆昌为“开国盛典”烧制御用瓷器,竟然将故宫大量精美瓷器据为己有……种种假人,种种假事,种种假话,在洪宪一朝蔚为大观。


本文要谈的一个假人,不是那些声名显赫的丑类,而是一个多年来不声不响上蹿下跳做坏事、对于百年“红学”具有决定性影响的坏家伙——这个坏家伙就是陶洙。


关于陶洙的生平,陈林曾撰有专文《汉奸陶洙,一生作伪》予以描述,敬请读者参看(http://daofeichang.blog.163.com/blog/static/6575537820088153758154/)。本文则要着重谈论前者未曾提及的关于陶洙的史实。


陶洙,男,字心如,号忆园,江苏武进(今常州)人,生于1878年4月24日(光绪四年三月二十二日),大约死于1961年冬天。


陶洙是近代大藏书家陶湘(1871~1940)的六弟,也是著名教育家、北京八中前校长陶祖伟的亲生父亲。陶洙本人也是大藏书家、书画家,台湾出版的《民国书画家汇传》称陶洙“工山水,花卉,不拘一格,均俊逸秀雅”;“一代名士”、“民国四公子”之一张伯驹之妻、著名画家潘素曾师从陶洙学画。


陶洙早年生平经历不详,中年以后主要活动范围在北京,与中国近现代史上众多政坛显贵、皇亲国戚、文化名流及学人雅士等交往密切。


梁思成遗孀林洙所著《中国营造学社史略》记述陶洙:

1880—?字心如,江苏无锡人。陶湘弟,前清附生。历任内务部人事科长,芜湖关监督。敌伪时期(1938)任伪政府司法委员会秘书长。曾为印刷陶版《营造法式》出力。

(林洙编:《中国古建筑图典》。北京出版社,1994年4月第1版,第928页)。


这段文字至少有三处史实错误,如陶洙的出生年代和籍贯都错了。查民国时期芜湖关监督名录,陶洙从未出任该职。至于陶洙是否担任过民国时期的“内务部人事科长”,暂时无从查考。


但是,陶洙肯定曾在民国初年的内务部任职,陶洙、朱纶和陶毅三人曾为民国政府拟订《暂行祭祀冠服制》。这是一部以明代祭服制度为主体、并结合所谓“周制”概念而拟订的祭祀冠服条例。1914年8月,政事堂礼制馆颁布正式的《祭祀冠服制》,定型的祭祀冠服对陶洙等人弄的那套东西做了很大的改造。1914年冬至,袁世凯在北京天坛举办了中国历史上最后一次祭天典礼,祭祀冠服就是按照《祭祀冠服制》来定做的。


陶洙对祭祀服装的研究,终于在袁世凯复辟帝制的丑剧中派上了大用场。张伯驹在《袁世凯登极大典之筹备》一文中写道:


登极衣冠,则由陶洙设计。冠用平顶,皇帝十二旒、卿九旒、大夫七旒、士五旒。上衣下赏,绣山龙火藻八章。武职仍旧,惟帽章改为双龙,将中嵌红珊瑚,校中嵌蓝宝石,尉中嵌水晶等珠。

皇帝军服,左右胸绣双龙。黄龙袍由庶务司长郭葆昌承办,命大栅栏瑞蚨祥制衣,特绣金龙,双目皆嵌以精圆珍珠。
(《紫禁城》1981年第2期,第9页。)


陶洙为袁世凯设计龙袍,可谓百分之百准确的史实。因为袁世凯是张伯驹的表伯,张伯驹跟袁世凯的几个儿子是同学和至交,张伯驹的父亲张镇芳和叔叔张锦芳为袁世凯登基出过大力,陶洙跟张伯驹的关系又非常密切。


我看到这个史实,深深地感到陶洙是个毫无道义原则、“有奶便是娘”的坏家伙。袁世凯复辟,陶洙去奉承;日本人来了,陶洙又去卖身投靠。所谓“礼义廉耻”,在陶洙那里一钱不值。


据陶菊隐《北洋军阀统治时期史话》,袁世凯的龙袍造价80万元,共有两套,一套祭天时用,一套登极时用。“龙袍用赤金线盘织龙兖,通体缀以明珠,并嵌以钻石。此外还有平天冠一顶,四周垂旒,每旒悬珍珠一串,冠檐缀以大珠一粒”(第135页)。


可笑的是,如此昂贵的龙袍,竟然被郭葆昌塞进了假货。张伯驹在《续洪宪纪事诗补注》第三十四则写道:“时日本有人造珍珠,光彩圆润,与真者莫辩,故此金龙双目之珍珠亦有伪者,当为庶务司经办中饱,已不赀矣。”


更可笑的是,“旷代逸才”杨度原也想借承制龙袍大发一笔横财,不料这美差竟被朱启钤活活夺了去,气得痛哭流涕,几乎要甩手不干“筹安会”的“建国大业”。后来袁世凯的侄儿袁乃宽出面调停,从朱启钤那里要来3万大洋送给杨度,这才平息了一场内讧。


未及龙袍正式加身,袁世凯就在众叛亲离、四面楚歌声中暴毙。陶洙设计的龙袍最终只能做了袁世凯的裹尸布。然而陶洙的人生却比轰轰烈烈的袁世凯更为“多姿多彩”。


简而言之,被奉为“最接近《红楼梦》小说原著”的所谓“乾隆古抄本”,如“甲戌本”、“己卯本”、“庚辰本”、“戚序本”(包括“有正本”、“戚宁本”和“戚沪本”)、“列藏本”、“舒序本”、“郑藏本”、“梦稿本”、“甲辰本”、“蒙古王府本”,还有2006年突然在拍卖会上现身的“卞藏本”,全都是陶洙亲手伪造。


不但如此,20世纪突然出现的几种关于“曹雪芹”生平的史料文献,如《四松堂集》及其“付刻底本”、《懋斋诗钞》、《春柳堂诗稿》、《绿烟琐窗集》、《枣窗闲笔》以及《延芬室集》等,无不经陶洙亲手伪造或篡改。换句话说,“曹雪芹”是小说真正作者曹頫创造的小说人物,近百年来一切关于“曹雪芹”的史料文物全都是陶洙伪造,或与陶洙的造假有密切渊源关系。


陶洙最早伪造的有关《红楼梦》的史料文献就是清末民初伪托范锴所作的“嘉庆二十二年丁丑(1817年)刊本”的《痴人说梦》。


陶洙伪造的第一部“古抄本”就是“卞藏本”。这个本子在2006年经冯其庸、林冠夫、杜春耕以及北京电视台《天下收藏》栏目总策划和总撰稿卞亦文等人的精心策划终于出台亮相,以18万元的高价拍出,并很快被北京图书馆出版社影印出版。“卞藏本”的“出台费”实际上最终是由广大读者来承担。


1911年,陶洙伙同狄葆贤,在“卞藏本”的基础上伪造并影印出版了“有正本”。在炮制“有正本”的过程中产生的“废品”,其一“蒙古王府本”,1961年被北京图书馆收购,陶洙的好朋友赵万里是主要鉴定人之一;其二“戚宁本”,曾被汉奸陈群收藏,后归南京图书馆;其三“戚沪本”,这是“有正本”据以影印的底本,被上海书店发现并收藏。


1927年,陶洙化名“胡星垣”,向胡适高价兜售他亲手伪造的“甲戌本”。可以肯定的是,“甲戌本”就是陶洙亲自到上海新月书店当面卖给胡适的,胡适对此事实至死都以谎言敷衍。2005年,上海博物馆以据说80万美元的重金从胡适后人手中回购“甲戌本”。这一丑恶事实,“红学界”和上海博物馆历来都不敢公开示人。


1932年年底或1933年年初,陶湘、董康、王克敏等人又向胡适兜售陶洙亲手伪造的“庚辰本”,胡适虽然没有当出钱买货的“冤大头”,但曾撰写专文介绍“庚辰本”。


抗战时期,有人(很可能是陶洙)向周叔弢高价兜售“庚辰本”,然而周并没有上当受骗。


1949年年初,陶洙、张伯驹和周汝昌三人通过北京的书贩子箫福恒和魏广洲,以十两黄金的高价将“庚辰本”卖到了燕京大学,毫无疑问,时在燕京大学的张伯驹、周汝昌和侯谔(陶洙的老朋友)都是收赃的同谋。


1952年,“中国书店”在北京成立,陶洙的好友赵万里和侯谔担任“中国书店”的要职,“梦稿本”、“甲辰本”、“蒙古王府本”,以及完全确认是陶洙亲笔抄录的“北师大藏本”等,都是由“中国书店”散布出来的。


以学术巨骗冯其庸为首和为代表的中国艺术研究院红楼梦研究所,以及所谓“民间组织”中国红楼梦学会的骨干分子,早就知道陶洙伪造一切“脂本”的事实。著名“红学家”、超级学术巨骗周汝昌就是陶洙的“小兄弟”,周汝昌一定深知并且参与了陶洙的造假活动。如上所述,陶洙亲手伪造的“庚辰本”就是由张伯驹、周汝昌和陶洙三人共同努力以十两黄金的高价卖给燕京大学图书馆的。


我深为诧异的是,中国现代史上的一大批文化名人,竟然一直为陶洙的造假活动提供庇护,这实在是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卷入这一丑闻的人物包括:赵万里、侯谔、张伯驹、周汝昌、周绍良、陈仲篪、吴恩裕、冯其庸等等。


陶洙为袁世凯设计的龙袍,早已经被扫进了历史的垃圾堆;可是,陶洙亲手伪造的“己卯本”、“庚辰本”、“舒序本”却被冯其庸哄骗着文化部评为了“国家珍贵古籍”——请广大读者告诉我,这笔账到底该怎么算呢?!


(完了)

 


 

  评论这张
 
阅读(66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