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破译红楼时空密码,准确解答百年悬疑,主流红学全面破产

 
 
 

日志

 
 

红学家胡文彬:陈林掌握红学真理  

2009-08-27 22:01:47|  分类: 横扫红学界牛鬼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紅學的昨天、今天和明天

——胡文彬與明報新聞網記者一席談

 

newsmp   2009-8-22 5:35:00

我很久不接受記者採訪了,記者的職業道德是個問題,不能老是歪曲談話的內容,老是斷章取義,只想著怎麼樣吸引眼球。眼球經濟害死人。你們是海外媒體,講究職業道德,是值得信任的,可以暢所欲言。我已經七老八十了,老朽了,朽木不可雕也,該把心裡話說一說,給歷史留下個見證。我只是個普普通通的《紅樓夢》愛好者,研究者都談不上,寫了些小東西,出了幾本書,不成氣候。承蒙你們看得起,我是不想留什麼名的,名利都是身外之物,沒有意思。

自從胡適的新紅學以來,紅學就是個顯學,成果不少,問題成堆。其實胡適以前的紅學還是有很大成就的,這方面我們發掘的還很不夠,應該重視對評點派的研究,他們有很多真知卓見。王希廉、張新之、姚燮這些人,都是把一百二十回當做一個整體的,很了不起。俞平伯晚年就醒悟了,腰斬《紅樓夢》有罪,程偉元、高鶚保全《紅樓夢》有功。說後四十回是高鶚續的,完全沒有道理嘛。就是說,沒有證據,證據不硬,很不過硬。原來講高鶚娶了張船山的妹妹,其實那個漢軍高氏根本就不是高鶚。程偉元、高鶚一起整理出版了《紅樓夢》全本,序裡邊講的清清楚楚,為什麼不相信,不承認事實?去年我們把新校本修訂了一下,標明前八十回作者是曹雪芹,後四十回作者是無名氏,這是個進步,當然還不徹底。這一百二十回的作者都是曹雪芹,總有一天,曹雪芹的著作權是要完完整整歸還給曹雪芹的。曹雪芹也只是個代號,《紅樓夢》的作者到底是誰,還可以探討,百花齊放,百家爭鳴。比如說曹頫,確實是值得重視的觀點。

胡適新紅學的最大問題,就是上了造假的當。什麼脂硯齋,甲戌本,庚辰本,己卯本,統統靠不住。過去有個歐陽健把問題提出來了,遭到了蠻橫打壓,不讓人講話,我是很有看法的。可是我的話沒有人要聽,還是一言堂。後來廣州的一個青年學者陳林把問題研究得更深入了,他找到了鐵證。北師大的本子是陶心如搞的,那上邊的字跟己卯本、庚辰本上的字跡一模一樣,你怎麼解釋?連甲戌本上也有陶洙的字,你怎麼解釋?新紅學根本就是上了陶洙一夥人的當。《紅樓夢》的本子,最可靠的就是程甲本程乙本,其它的那些抄本,沒有一個是真的,都是為了配合胡適的新紅學造出來的假貨。這一點如果還不承認,實在就是沒有學術良知了。陳林希望我站出來講話,我不是沒有顧慮,朽木不可雕了,還是要靠年輕人打天下。現在的紅學界不是搞學問,都是在搞關係,一不留神就得罪一大片,你就甭想在這個圈子裡混下去。多麼可怕的局面,這正常嗎?這是搞學術嗎?這是幫派,是學閥,是不學無術,這樣做是要成為歷史的罪人的。我是個老朽了,早就該退出這個歷史舞台了。離開是非之地,更清淨!

我一直就是這麼個意見,紅學不廢百家言,要讓人家講話,天塌不下來。劉心武的觀點不對,你批評就是了。土默熱搞了個菊花詩的案子,現在也弄清楚了,給曹雪芹洗清了冤枉,不是曹雪芹抄襲明朝人,而是現代人抄襲曹雪芹,抄襲《紅樓夢》。問題調查清楚了,土默熱也無話可說了。有什麼可怕的?還是用以前批判俞平伯的老法子,一言堂,一窩蜂,不讓人說話,高高在上,這是不對的。霍國玲是個索隱派,也是應該允許人家存在的。索隱派的歷史比新紅學考證派長得多,為什麼就不能允許有個傳人?霍國玲的書你可以當故事看,還是挺有意思的,紅學大觀園是個百花園,應該百花齊放。牡丹好不好?好!但是如果大觀園裡只有牡丹這一種花,別的花都不能生存,什麼芍藥、薔薇、海棠、芭蕉、芙蓉、月季、蘭花、菊花、梅花、杏花、桃花甚至小草小花,你都不讓它們生長,那還是大觀園嗎?要是那樣的話,我看賈寶玉、林黛玉在那裡一天也生活不下去,《紅樓夢》也寫不成。沒有桃花,有林黛玉的《葬花詞》嗎?

我們必須反省,深刻反省。我們以前批評俞平伯,批評錯了,太粗暴。後來批評吳恩裕、戴不凡、歐陽健,又批評錯了,還是太粗暴。現在又有人批評鄧遂夫,張口就罵人家是草包,甚至還把矛頭對準周汝昌老先生,把老前輩的成績一筆勾銷,我看也是批評錯了,也是太粗暴。對於歐陽健、劉心武、霍國玲、土默熱、鄧遂夫等等這些同志,你可以不同意他們的意見,但不能用封殺的手段,畢竟他們在學術上也是一方諸侯,比四平八穩的所謂論文專著虎虎有生氣得多。鄧遂夫的校本有很多意見是對的,我們也採納了。虛心使人進步,驕傲使人落後,我們應該海納百川。 《紅樓夢學刊》為什麼不能發他們的文章?自以為發出來的都是些牡丹,美的不得了,其實大多數是狗尾巴草,不客氣地說,都是些垃圾。看看學刊都被他們糟蹋成什麼樣子了,有幾篇可以看看的文章?都是水貨,都在炒冷飯,十年了沒有前進半步,沒有任何新觀點新發現,還像垃圾一樣污染環境。還有一種辦法就是漠視,蔑視,視而不見,我看不見你,不理睬你,比如說對陳林,裝看不見,你以為看不見他就不存在了嗎?掩耳盜鈴,自欺欺人!他們不敢和陳林辯論,不敢和他正面交鋒,因為陳林掌握了真理。

兩句話:紅學後繼乏人,紅學後繼有人。紅學的明天很暗淡,紅學的明天也可能很輝煌。目前的情況是暗淡的,那些掌握實權的人,是搞學術的嗎?不是,他們是官僚,官迷,只會搞權術,搞關係,搞女人,搞錢,搞陰謀,不學無術,一本書都不看。他們官迷心竅,拉幫結派,順我者昌,逆我者亡,這也是學者,教授,研究員,博導,紅學家?你們叫我著名紅學家,跟這些人為伍,我覺得臉紅,害臊。紅學的希望不在《紅樓夢》學會,你們不要把學會什麼的看得如何了不得,包括我在內,都不值一提。紅學的希望在局外,是那些局外人在推動紅學的發展,他們才是真正的內行,才是真正的紅學大家。歐陽健也老了,他在學校,應該能夠培養一些有出息的弟子,紅學的希望在陳林他們這一輩身上。我對陳林有個忠告,他老是聽不進去,我再重複一遍:少罵人,多講理。什麼時候你用學術語言講道理了,胡適的新紅學的大廈才會轟然倒塌。要用他們聽得懂的語言講話,他們再想裝做聽不見都不行。

至於我們這些人,終將被歷史所淘汰。這是自然規律,誰都無法抗拒。長江後浪推前浪,一代更比一代強。從這角度看,我是個樂觀主義者。香港是個國際化的大都市,以前老說那裡是文化沙漠,不對。就說紅學,七十年代潘重規在香港中文大學帶著一幫學生校對夢稿本,余英時在那裡講學,宋淇在那裡搞研究,張愛玲也發表文章,出版了《樓夢》研究專刊,非常紅火,留下了一大批學術成果,台灣的王三慶、陳益源,都是潘老的弟子。馬力先生英年早逝,是一大損失。最近看到香港大學的幾個老師和同學的文章,很精彩。香港距離廣州很近,你們應該採訪陳林,宣傳陳林,讓紅學的火種首先在南中國燒起來。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胡適喜歡胡說,我這也是胡說。那就胡說這些吧,謝謝你們的採訪。

(根據談話錄音整理, 08-11-2009

 

 

  评论这张
 
阅读(123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