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破译红楼时空密码,准确解答百年悬疑,主流红学全面破产

 
 
 

日志

 
 

从“访谈门”看胡文彬和“红学”的困境  

2009-08-31 22:28:39|  分类: 横扫红学界牛鬼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访谈门”看胡文彬和“红学”的困境


2009年8月27日凌晨6时许,陈林在新浪博客上张贴《红学的昨天、今天和明天——胡文彬与明报新闻网记者一席谈》。这是一篇据首发者 newsmp 宣称的“根据谈话录音整理”的专访,从文字内容来看,访谈的对象显然就是胡文彬。不出陈林所料,此文很快在网络“红学”论坛上引起“轩然大波”,胡文彬和陈林都成了网络论坛上的无赖们恶毒攻击谩骂的对象。8月28日11时许,“卢阳公子”在网络论坛上张贴所谓“胡文彬委托郭征帆”发出的声明,声称“网上流传的《红学的昨天、今天和明天》一文纯系伪造、谣言”。


胡文彬是否对“明报新闻网记者”发表过如网文所刊内容的讲话呢?到目前为止无法确知。除非胡文彬亲自出面或者委托律师或公证机关向陈林发出公函,或者发出登报声明,否则所谓“胡文彬委托郭征帆”发出的声明没有任何证明力。


对于胡文彬亲自出面或者委托律师或公证机关向陈林发出的公函,或者登报声明,陈林会第一时间在新浪博客上予以刊发。司法机关最后确认的陈林必须负责的法律责任,陈林一定会不折不扣地承担。


陈林将此次事件命名为“红学”史上的“访谈门”,而newsmp张贴的《zt红学的昨天、今天和明天——与明报新闻网记者一席谈》全文将作为“红学”史上的一份重要文献在陈林的博客上永久保留。


鉴于事件真相本末未明,陈林在此要对“访谈门”谈几点感想。


第一,怀疑陈林伪造访谈内容的人有怀疑的天然权利,陈林欢迎你们提供证据证明陈林伪造了访谈。但是你们要小心,你们提供的“证据”无一例外会被陈林证伪。如果有人企图以怀疑而对陈林或胡文彬发起人身攻击,陈林绝不原谅,你们休想逃脱陈林的猛烈打击。


第二,陈林没有任何必要伪造对胡文彬的“录音专访”。该“录音专访”发布在陈林博客张贴第二封呼吁胡文彬“弃暗投明埋葬‘红学’”的公开信之前几天,如果陈林早就发现了这篇访谈,或者竟然伪造了访谈,那么陈林就没有任何必要对胡文彬发出第二封公开信。


第三,陈林的学识根本无法伪造出访谈的内容,陈林的道德原则也根本不能允许个人或其朋友(包括从未谋面、一直支持我的网友)伪造这样的访谈。陈林根本就不了解,也从不关心,更从未参与土默热“菊花诗的案子”的讨论;吴恩裕如何遭批判,陈林也根本不了解;红楼梦研究所的“新校本”如何采纳邓遂夫“正确的意见”,陈林根本不关心,也没有基本的了解;香港、台湾的“红学”研究历史与现状,特别是其师承关系,陈林半句话都编不出来。基于这种学识的缺失和对胡文彬的大致了解,陈林才“基本相信”访谈内容为真。也正因为如此,如果访谈是伪造,伪造者必定是对上述情况有深入了解的“专家级”人物


第四,陈林对该“访谈”的最大怀疑,是胡文彬从未对陈林提出过类似“少骂人,多讲理”的“忠告”,可是“访谈”中竟然有“胡文彬”“再重复一遍”的提法。


第五,无论多少人、什么人相信或怀疑“访谈”的真实性,陈林一直在求证。这不是免责的借口,而是事实。陈林在博客上发出“访谈”全文,也是希望胡文彬亲自出面或委托有公证力的机关或人员(如律师事务所和报社)予以证实或证伪。陈林没有任何必要在如此一件轻易就能被揭穿真伪的事情上造假,陈林的智商和道德准则还没有低贱到如此地步。


第六,鉴于以上情况,胡文彬面临是否亲自出面或委托有公证力的机关或人员澄清的困境。什么叫“困境”?无论胡文彬证实或证伪“访谈”,胡文彬无法逃避陈林在两封公开信中提出的呼吁和质问。如果胡文彬有胆出来证实或证伪“访谈”内容,陈林会毫不客气地追问:


胡文彬是不是对记者说过曹佳氏的真实生日就是陈林论证的“壬申年壬寅月壬子日辛亥时”(1692年2月18日)?陈林的论证是否如其所说“证实了《红楼梦》现存120回小说都是出于曹佳氏之弟、贾宝玉原型曹頫之手”?


胡文彬是不是在陈林追问“主流红学界”的骨干分子早就知道陶洙伪造贩卖系列“脂本”事实,并要求胡文彬“站出来”指证之际,哀叹“我是朽木不可雕矣”?


陈林认为,无论出于自保还是“访谈”源自伪造,胡文彬公开否认“访谈”的真实性,一点都不奇怪。但是胡文彬胆敢否认曹佳氏的真实生日就是陈林论证的“壬申年壬寅月壬子日辛亥时”吗?


对什么问题开口否认,对什么问题保持沉默,这并不简单地是胡文彬“自由”的“选择权利”。对于“访谈”的真伪,对于陈林论证曹佳氏的真实生日是否“壬申年壬寅月壬子日辛亥时”,胡文彬有责任、有义务作出公开和明确的回应


对此开口,对彼沉默(乃至否认),只会让胡文彬斯文扫地、尊严荡然无存。


第六,陈林“基本相信”“访谈”的真实性并予以公开张贴,这是对胡文彬“良知未泯”还抱有一丝良好的期待。在陈林有限的读过“访谈”的朋友中,几乎没有人怀疑过“访谈”的真实性,更没有人认为这是对胡文彬名誉和尊严的损害——相反,这些朋友一致认为,“访谈”的真实性能够表明胡文彬“良知尚存”。这一点,也是陈林最基本的看法。事实上,陈林在第二封公开信中提出:胡文彬救赎个人学术生命的唯一正道,就是对庞大“红学”诈骗集团发起义无反顾的毁灭性打击。


第七,“卢阳公子”既然能在电话访谈后发出“胡文彬委托郭征帆”所作的“声明”,何不再发胡文彬关于曹佳氏真实生日以及陶洙是否伪造贩卖系列“脂本”的声明?胡文彬和“卢阳公子”害怕什么?胡文彬否认“访谈”的真实性,究竟是为了“捍卫名誉和尊严”,还是为了捍卫可鄙可笑的一己之私?


第八,对陈林来说,胡文彬沉默也罢,开口也罢,“主流红学界”长期隐瞒陶洙伪造贩卖系列“脂本”的罪恶行径事实清楚,铁证如山,任何人都休想抵赖。追究陶洙伪造贩卖系列“脂本”的罪恶行径,以陈林的观感,“主流红学界”是特别害怕闹成一件举世关注的事件。越多人关注,“主流红学界”长期隐瞒陶洙伪造贩卖系列“脂本”的罪恶行径越无所遁形。


第九,胡文彬对“访谈门”将最终如何处理呢?以陈林的理解,胡文彬最终是“打落牙往肚里吞”,什么话也不敢公开说。但是,胡文彬不敢挑明与以冯其庸为首的“红学”诈骗集团的决裂,胡文彬和冯其庸都没有什么好日子可过;以冯其庸为首的“红学”诈骗集团当然也是如此。


第十,如果“访谈”的内容系伪造,伪造者也不可能得逞其任何目的。陷害陈林吗?陈林光明磊落,你能陷害到什么?陷害胡文彬吗?胡文彬发声明公开证实或证伪就行。证实了,是成全了胡文彬,当然也成全了陈林;证伪了,最终你什么目的都达不到。可是证伪对造假者非常不利,因为“访谈”内容会直接指向造假者本人,而这个人当然不是陈林。


所以陈林总结一句:“百年红学”始于胡适、陶洙等人的造假,最终也毁于自以为无人知晓的匿名者的造假,而这个造假者注定跟“红学”诈骗集团一样身败名裂、遗臭万年。


(完了)


 

  评论这张
 
阅读(66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