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破译红楼时空密码,准确解答百年悬疑,主流红学全面破产

 
 
 

日志

 
 

“访谈门”中的信与疑彰显“红学”破产  

2009-08-31 18:00:17|  分类: 横扫红学界牛鬼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访谈门”中的信与疑彰显“红学”破产

所谓“胡文彬”的“录音访谈”引发的“红学”网络论坛上的喧嚣还没有飙升到沸点,就被陈林突然迎头砸下的巨大冰山速冻到噤若寒蝉。例如于鹏在今天上午就明确提出:“事情既然清楚了,还是早结束的好。”想早了早好,有这么容易吗?


事情清楚什么了?是清楚胡文彬没有过这样的录音访谈,还是清楚陈林或匿名的无良之辈伪造了录音访谈?为什么要“早结束”?对这些问题仔细推敲,最后清楚的就是一点——“红学”在学理和道德两方面都已经彻底破产。


“访谈门”的核心问题在于胡文彬完全肯定陈林的红楼梦研究成果。对“录音访谈”的信与疑都是从这一点上生发出来的。


陈林为什么会“基本相信”该“录音访谈”呢?因为陈林很清楚几个事实:胡文彬知道陈林论证元春及其原型人物曹佳氏的真实生日是“壬申年壬寅月壬子日辛亥时”完全正确;胡文彬也知道陈林由此论证现存120回小说《红楼梦》的真正作者是曹頫完全正确;胡文彬还知道陈林揭穿“主流红学界”长期隐瞒陶洙伪造贩卖系列“脂本”完全正确;“主流红学界”不敢跟陈林正面交锋,就是因为陈林掌握了真理。“录音访谈”在几个方面完全符合陈林所了解的胡文彬。陈林“基本相信”该“录音访谈”,还因为陈林大致了解胡文彬的义愤和苦闷,相信胡文彬良知未泯——这也是陈林两次发出公开信呼吁胡文彬弃暗投明埋葬“红学”的根本原因。


陈林的朋友们,甚至陈林的“敌人”们为什么也会相信了“录音访谈”呢?实际上这也是因为他们心里都相信胡文彬完全肯定陈林的红楼梦研究成果,相信陈林此前对胡文彬的描述和判断完全正确。“录音访谈”只不过是将他们单方面的相信证实了而已。


例如,此前拿捏准了胡文彬会对陈林“一直沉默下去”的于鹏就说“我没看出重大疑点”,“我必须承认,除了刘心武那一段,文章本身的其他部分都没有引起过我的怀疑”。于鹏的自述清楚地表明他完全相信胡文彬确实完全肯定陈林的红楼梦研究成果,否则于鹏对于访谈中“陈林掌握了真理”的说法怎么会不怀疑呢?


“长于检索考证”的 hbcwh 也说:“我想这个讲话大体上不会是假的,具体细节是否准确则不得而知。稍后我也来打打酱油。”陈林鼓掌欢迎hbcwh出来“打酱油”,跟大家伙儿白活白活,关于“这个讲话大体上不会是假的”您老哥儿究竟是如何推敲考证得出结论的。


至于曹震,一看访谈,简直像是“天上响了一声焦雷”,“轰去了魂魄”,立即口不择言地展开了对胡文彬和陈林的污蔑谩骂。如果曹震此前没有相信胡文彬完全肯定陈林红楼梦研究成果的心理基础,何至于如此气急败坏呢?不过,曹震也就这样了,这是人品问题,跟学术无关。


陈林的意见是——既然你们早就相信胡文彬完全肯定陈林的研究成果,你们还要死扛个啥呢?死扛下去并不能表明你们在学术上有什么道理,相反却表明你们不但在学术上完全破产,而且在学术良知和道德人格上也完全破产。


“录音访谈”公开后不久,郭征帆、黄安年和杨兴让先后弄出各自的“胡文彬授权委托声明”来,断然否认“录音访谈”的真实性,说是“伪造”和“谣言”。郭征帆贴的“委托声明”里有用法律“捍卫尊严、名誉”的义正词严,杨兴让发出了“玩火者必自焚”这咬牙切齿的诅咒,还有个什么东西恶狠狠地威胁说大堆法律麻烦等着陈林什么的。


吓唬陈林啊?陈林是厦大的?


老实说,你们这群人都是法盲,你们的“委托声明”毫无效力,根本就不能证明胡文彬的确授权委托过你们,也不能证明胡文彬否认过“录音访谈”的真实性。胡文彬有效否认的途径就是亲自出面公开否认,登报声明也可,上电台电视台公开声明也可,委托律师事务所发声明也可。


胡文彬自己不出来,陈林不但连涉嫌传谣的责任都免了,甚至一句客套的道歉都不用。


就算胡文彬出来否认“录音访谈”的真实性,“录音访谈”的真伪仍然有待确认,懂不懂?陈林知道很多人巴不得立即相信胡文彬绝对没有过这样的访谈,以便继续自欺欺人。陈林也可以相信啊,可是有什么用?真不真,假不假,不靠嘴巴说了算,不靠信任与否说了算,而靠证据说了算,懂不懂?


至于胡文彬真要来控告陈林损害名誉,陈林欢迎你来告,看看胡老先生的胜算有几分。


陈林关注的,根本就不是法律事务;陈林知道,很多人关注的,也根本不是法律事务;陈林知道,大家共同关注的,其实只是一点:胡文彬完全肯定陈林的研究成果。


就算胡文彬否认访谈,而且访谈也被证明纯属伪造,“胡文彬完全肯定陈林的研究成果”、“陈林的研究成果完全正确”这两个事实却是没办法否认的。人证、物证、言证俱在,怎么否认?


这真是“红学界”和“红学”史上一场令人魂飞魄散、挥之不去的现在进行时噩梦,哪怕是耻辱的死亡也不能将它驱赶。很多人只好装瞎,装聋,装哑,装疯,装傻。


2005年4月10日,胡文彬在接受《新京报》记者电话采访时说,他看过陈林寄来的论文的部分章节,在看了《新京报》的有关报道之后,他特意去查了《爱新觉罗宗谱》,确认曹頫的姐姐、于1706年嫁给平郡王纳尔苏的曹佳氏的确生于“壬申”年,这个生年与陈林在其论文中所推论的元春的真实生年,亦即其原型人物曹佳氏的真实生年是完全一致的。


胡文彬说:“这份族谱陈林至今没有看到。用历史的史料来做这个推论的起点,可以使他的整个论证更为合理。


胡文彬还表示,陈林能够以元春的生卒年月作为考察小说真实年代序列的坐标是“很厉害的”。

 

4年来,陈林多方求证,反复查考,可以确定的是,公开出版的《爱新觉罗宗谱》上并没有曹佳氏的生日记载,但是中国第一历史博物馆馆藏的清宗人府档案《娶妻册》上一定有明文记载。对此判断,胡文彬没有否定,而是在电话中告诉陈林,“可以主动查证或等待时机”。


对这些事实,“红学界”有什么话可说?对陈林的重大发现和成就,“红学界”有什么话可说?


陈林通过扎实的版本校勘研究终于发现了陶洙伪造贩卖系列“脂本”的罪恶行径,揭穿了“主流红学界”长期隐瞒这一事实、欺骗政府、欺骗人民、以此牟取暴利的犯罪真相,胡文彬不知道陈林是对的吗?


陈林指出胡文彬知道,你们可以不信;于鹏恰恰证实了胡文彬和陈林谈话的真实性,“胡没有任何否认的意思”,“确有其事”;而这段谈话恰恰表明胡文彬早就知道陶洙伪造贩卖系列“脂本”的罪恶行径


当陈林直截了当告诉胡老先生“一切‘脂本’都是陶洙伪造”时,胡老先生在电话那头惊呼了一声“啊啊~~”,给陈林留下了深刻印象。不知道胡老先生这一声惊呼是震惊和恐惧,还是如释重负的恍然大悟。


强压悲愤的陈林接着说:“你们早就知道这个事实,对不对?”
胡文彬先生沉默不语。
陈林继续说:“胡老,您应该站出来(指证)。”
胡文彬先生长叹一声:“我是朽木不可雕矣!”
热泪盈眶的陈林无言以对,最后只能简短地劝慰说:“胡老,不要这样说。人生只有一辈子。


于鹏还好意思说什么胡文彬“没有明确表态”,于鹏到底是没有逻辑,还是没有良知?


于鹏算是捅了大漏子了。对曹震之流来说,这简直是一把尖刀从喉管直捅心脏。这不是应了陈林的预言么——“红学界”说得越多,死得越快。


陈林两次公开呼吁胡文彬弃暗投明埋葬“红学”,胡文彬置若罔闻;一个小小的“访谈门”,你们就鸡飞狗跳丑态百出。你们到底是为了学术呢,还是为了各自的酱缸烂污不被踢爆揭穿?


胡文彬对“主流红学界”长期隐瞒陶洙伪造贩卖“脂本”的罪恶行径继续保持沉默,是否就是吕启祥肉麻吹捧的胡文彬的“强烈社会责任感”、“与生俱来的社会参与意识和积极入世情怀?!


“事情既然清楚了,还是早结束的好。”于鹏说得多么精辟及时。但是这个“早结束”不是不谈“访谈门”,而是“红学界”要老实响应陈林的警告:


立即缴械投降,公开认罪忏悔,争取宽大处理,否则遗臭万年!

 

(完了。好了。)

 

 

 

 

  评论这张
 
阅读(6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