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破译红楼时空密码,准确解答百年悬疑,主流红学全面破产

 
 
 

日志

 
 

“曹雪芹墓石”是“红学”耻辱柱  

2009-09-25 17:04:04|  分类: 横扫红学界牛鬼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曹雪芹墓石”是“红学”耻辱柱

 

“曹雪芹墓石”(又称“曹雪芹墓碑”作为一个假得一塌糊涂的丑陋怪诞的假文物,本来不值得多费唇舌笔墨,因为证伪这块垫脚石轻而易举,毫不费力。陈林在论文和博客中已经反复谈及这个烂东西,从平实的论述,到愤怒的斥责,都有。但是今天,我还是按捺不住熊熊燃烧的痛恨和蔑视,要再一次当众揭穿“红学大师”冯其庸一贯作伪的丑恶面目。

 

9月初,《南风窗》刊发了一篇记者章剑锋采写的专访《对话红学家冯其庸:一部〈红楼梦〉,几多是非人 》。在这次访谈中,冯其庸继续为“曹雪芹墓石”张目,继续自吹自擂;而不学无术的记者章剑锋为冯其庸捧臭脚擦鞋的丑态也曝露无遗。

 

陈林特别注意到的是,原来冯其庸哄抬假文物,“圈里人”传言冯其庸因此收受了张家湾地方政府的贿赂,得了一块地,盖了一座“瓜饭楼”。冯其庸对此当然是断然否认的。

 

冯其庸是否收受贿赂,这个简单的问题通过司法调查就可以真相大白,光是张着嘴嚷嚷无法定论。陈林首先请广大读者来看一看《南风窗》专访吹出来的风,然后再次证伪“曹雪芹墓石”,冯其庸的画皮就被撕下来了。


《南方窗》专访写道:


1992年,曹雪芹墓石在张家湾再次被发现,冯其庸前来考察,确定是“可信的,无可怀疑的”。当时镇里的官员即动员老先生离休后到张家湾定居。冯先生的夫人夏老师说,那时候城里的房子也买不起,于是就掏钱在这里买了一块地,请人盖了这所“瓜饭楼”。

因为此事,据说圈子里有人还对冯其庸含沙射影议论过一番。

“造谣说是我肯定了那块石头,所以政府就给了我这个房子。”老先生说,“那不可能的。要是这样,张家湾政府不就垮台了?贪污怎么行啊?这等于是贪污钱啊!”


不知道是记者章剑锋写错了,还是冯其庸瞎嚷嚷——如果张家湾地方政府因为冯其庸肯定了那块石头而给了他一套房子,这不叫“贪污”,这叫“行贿”“受贿”!冯其庸没有“贪污”,但他就没有“受贿”吗?只要“曹雪芹墓石”是假的,冯其庸理所当然就有“受贿”的重大嫌疑。


“曹雪芹墓石”是假的吗?“曹雪芹墓石”当然是假的。但是当年的“打假派”说话兜圈子,唧唧歪歪歪歪唧唧,普通老百姓很少能看懂的,所以冯其庸可以没事人一般死撑硬挺,继续忽悠。

“曹雪芹墓石”是“红学”耻辱柱 - 陈林 -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关于“曹雪芹墓石”的发现经过,冯其庸《曹雪芹墓石目见记》(原载1992年8月16日《文汇报》,收入冯著《曹雪芹家世新考(增订本)》)一文中有详细的叙述。《目见记》一文并没有提出任何有力的证据证明“墓石(墓碑)”的真实性,以至于文章结尾只能写道:“我的这些看法都只是直感式的初步的意见,提出来只是为了引发大家的研究和思考而已。


尽管如此,“曹雪芹墓石”没过多久就被以冯其庸为首的一伙人,如赫赫有名的所谓“文物专家”和“红学家”傅大卣、史树青、王利器、邓绍基、刘世德、陈毓罴、杜景华等人,铁嘴钢牙一口咬定“不是伪造”,“不容疑”。


2005年5月8日,《解放日报》刊发了一篇对冯其庸的访谈报道,在这篇署名“冯其庸、曹可凡”、题为《伤心最此断肠辞》的访谈报道中,冯先生旧话重提,“坚信不疑”北京通州区张家湾农民李景柱于1968年“发现”的“曹雪芹墓石”不是造假。


2006年1月27日,《北京日报》的报道称:“著名红学家冯其庸为石展题写了展题,认为这块墓石为揭开曹雪芹去世之谜提供了真凭实据。”这就是说,冯其庸认为刻写着“曹公讳霑墓,壬午”这7个字的所谓“墓石”“确凿无疑”地证明了曹雪芹死于“壬午除夕”(陈林按,1763年2月12日,“壬午除夕”是“甲戌本”上“脂砚斋”的批语,称曹雪芹于“壬午除夕”“泪尽而逝”)。


文化艺术出版社1994年8月出版了冯其庸主编的《曹雪芹墓石论争集》,汇集了“证真”和“证伪”两派的意见,打假派的周汝昌、秦公和顾平旦等人不认同曹雪芹死于“壬午除夕”说,又对“墓石”的材质和刻写规范等提出质疑,认为该墓石“漏窦重重,大可疑议”。有兴趣的读者可以去翻“旧账”,看看究竟有多少人能看明白周汝昌们不得要领的啰里巴嗦。


无论如何,证真也好,打假也罢,正常的学术讨论你来我往摆事实讲道理就行了,这种态度和方式相信下里巴人、农夫村妇、引车卖浆之徒都能理解和接受。但是冯其庸及其党羽偏偏就不是这样。


最近,欧阳健、曲沐等人分别在各自的博客上公开刊发了《关于“〈红楼梦〉大讨论”的三地书》,这是欧阳健、曲沐和吴国柱等专家学者于1993年到1995年之间的相互通信,其中就有谈到“曹雪芹墓石”的内容。曲沐近日写了一篇纪念欧阳健亡妻的文章《纪念小唐》,其中也谈到了有关“曹雪芹墓石”的辩论。综合来看,冯其庸及其党羽的那些个恶劣嘴脸跃然纸上。


曲沐在《纪念小唐》一文中写道:“1992年10月,国际《红楼梦》研讨会在扬州召开,我想:这次会议应该邀请欧阳参加,让他畅述自己的学术观点;结果未被邀请。


参加会议的曲沐在南京偶遇了欧阳健的夫人唐继珍,曲沐悄悄地告诉唐女士:“工作不好做,看来欧阳不能参加会议了。冯其庸先生为墓石问题很生气,谁都不敢说墓石是假的。欧阳的观点,他们更不会接受。欧阳只管研究吧,慢慢再说。


1994年5月10日,曲沐在致欧阳健的信中写道:

在扬州会上我就看到,为了一块墓石,冯(其庸)、林(冠夫)、杜(景华)等人那副神气,实在可怕。


1994年9月19日,曲沐在致欧阳健的信中又写道:

 

冯其庸之为人厉害,我早心中有数,所以敬而远之。我们对周汝昌可以提名道姓的批评,而对他则讳莫如深。但这人也不自量力,总要一手遮天。他就是自学成材,专家、教授,什么头衔都有,说别人“未经高校严格训练”,他说这话,听说这话,岂不脸红!所以对这个人也不必怕他,在有的时候该提他同样是可以指名道姓的。


陈林看到这些文字,完全能够想象出冯其庸那副骄横跋扈、声色俱厉的丑态。陈林曾经致电冯其庸,礼貌地跟他探讨后40回的问题,不料几句话之后,冯其庸在电话那头就起了恶狠狠的高腔。


冯其庸有什么可怕的呢?冯其庸的可怕无非就是以势压人、仗势欺人,把正常的学术研究搞成牟取私利的一言堂。然而,冯其庸的可怕,在陈林看来,算个屁!


早就不把冯其庸当回事的,还有张锦池。1994年,“中国红楼梦学会”换届选举,冯其庸排挤胡文彬,不让胡文彬当副会长,张锦池气坏了,会上就发生了精彩的一幕。1994年9月5日,曲沐在致吴国柱的信中写道:


山东此次会(陈林按,指“山东莱阳全国红学会”)改选了。冯仍是会长,其他蔡义江,林冠夫等人副会长。杜景华秘书长(大概会议不通知我就是此人干的,后来七月底将通知发在民族学院,假期当然拿不到了),胡文彬副秘书长。据说张锦池与冯其庸大吵一场,并说要把唾沫吐到他脸上,为的就是胡文彬。张锦池说胡是对红学会作出过贡献的人,如何为此排斥他。这吵得不是没有道理。胡曾同我说以后决不参加国内红学会了。这样才给他搞个副秘书长。


曲沐说的这精彩一幕,是贵州《红楼》的梅玫传的话。1994年9月3日,曲沐在致欧阳健的信中写道:


梅玫)又告这次选举之结果,冯仍是会长,其他陈毓罴、刘世德、蔡义江(过去不是副会长)等人副会长。杜景华秘书长,孙逊、胡文彬副秘书长。又说张锦池与冯其庸大吵一场,张并说:“我不看着你吐血,就要把唾沫吐到你脸上”,为的是为胡文彬之事。张为胡文彬力争,说胡是对红学会有贡献之人,为什么如此排斥他?这话也对。总之,这次会改选了班子,学术上几乎一边倒。


在陈林看来,胡文彬的学术能力和水平远远超出红学会的几个大头目。张锦池敢为胡文彬打抱不平,竟然要把唾沫吐到冯其庸脸上,真了不起!比起那些在“曹雪芹墓石”问题上慑于冯其庸的淫威而噤若寒蝉的红学家强得太远了。


这一次,86岁的冯其庸死到临头还要为假文物“曹雪芹墓石”张目,陈林做为男子汉大丈夫就不吐唾沫了,就想一鞋帮子把冯其庸敲进监狱、敲进坟墓里去!


“曹雪芹墓石(墓碑)”之假,假得真是没名堂了!


什么叫“墓碑”“墓石”啊?清政府对丧葬仪式严格的法律规定,《钦定大清通礼》卷五十《凶礼》对品官墓葬的规定是:


墓门勒石,书“某官某公之墓”。五品以上用碑,龟趺螭首;六品、七品用碣,方趺圆首。


圹志用石二,一书如碑碣,一详记姓讳谥字(无谥则止书字)、州、邑、里、居、服官、迁次及其生卒年月日时、葬处、坐向、所遗子女。石字内向,以铁合而束之。


《凶礼》对士人墓葬的规定是:

 

墓门、石碣圆首方趺,勒曰“某官某之墓”;无官则书“庶士某之墓”。刻圹志(式见官员丧仪)。


以上引文中的“圹志”就是通常所说的“墓石”或“墓志”,是下葬时特意和棺柩一起埋在墓穴内的刻石。


我们将“曹雪芹墓石(墓碑)”跟上述法律规定对比一下就知道,这块石头即不是墓碑,也不是墓石(墓石是两块)。按清人的记载,“曹雪芹”一生穷困潦倒,从未有过一官半职(清梁恭辰《北东园笔录》四编卷四说曹雪芹“以老贡生槁死牖下,徒抱伯道之嗟”),死后即使有墓碑或墓石,上面也绝无可能刻上“曹公”二字,按法律规定最多也就是“庶士曹讳霑雪芹之墓”。这是常识!


对“曹雪芹墓石(墓碑)”最简单的证伪办法是——这块石头上的干支纪年完全搞错了!不但这块丑陋不堪的石头搞错了干支纪年,甚至“甲戌本”也搞错了,这个错误不但可以证伪“曹雪芹墓石(墓碑)”,而且可以彻底证伪“甲戌本”和“曹雪芹”。


按“甲戌本”上“脂砚斋”的批语,“曹雪芹”死于“壬午除夕”(1763年2月12日)。“曹雪芹墓石(墓碑)”上的“壬午”纪年肯定也是根据脂批而来的。冯其庸就认为刻写着“曹公讳霑墓,壬午”这7个字的所谓“墓石”“确凿无疑”地证明了曹雪芹死于“壬午除夕”。


在陈林之前,从来没有任何一位专家学者公开指出,“壬午除夕”的计时方式根本不能成立!


如上所述,“壬午除夕”指的是1763年2月12日,可是没有一位专家学者像陈林这样清醒地认识到——1763年2月4日(农历十二月二十二日)已经立春,立春后属癸未年,“壬午除夕”的提法根本就不能成立!正确的写法一定是且仅是“乾隆二十七年除夕”!


如果“曹雪芹”死于“乾隆二十七年除夕”,他的墓石(墓碑)上刻上正确的去世时间,一定是且仅是“癸未”!这是常识!

“曹雪芹墓石”是“红学”耻辱柱 - 陈林 -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甲戌本”和“脂批”被证伪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全部“脂本”和“脂批”都是伪造!意味着20世纪突然出现的关于“曹雪芹”的种种史料全部都是伪造!


关于文化败类近人陶洙伪造贩卖系列“脂本”,以及以冯其庸为首的“红学”诈骗集团长期隐瞒这一事实,陈林已有系列论文做了详细深入的论证揭发,敬请广大读者参看。


在此,陈林要重申的是——“曹雪芹墓石(墓碑)”是冯其庸的耻辱柱,是全体“红学家”的耻辱柱,是百年“红学”的耻辱柱。不甘受辱的中国人民应该趁早把这些垃圾干净彻底地统统扫进历史的垃圾堆!

(完了)

 

相关阅读

铲除腐败“红学”诈骗集团系列论文

 

内篇  杂篇 

 

 

 

 

 

 

 

 

 

 

 

 

 


 

  评论这张
 
阅读(15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