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破译红楼时空密码,准确解答百年悬疑,主流红学全面破产

 
 
 

日志

 
 

林黛玉:旧上海名妓“四大金刚”之魁首  

2010-03-04 18:40:06|  分类: 全面彻底破解200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林黛玉:旧上海名妓“四大金刚”之魁首

——从旧上海小报评“花榜”之丑行看“曹雪芹”赠妓女诗的出笼史料汇编之二


郑逸梅原著  陈林辑录

 

驱亨斯美,游味莼园,已为过去之陈迹,而此中风流韵事,实有足述者。


盖三十年前,静安寺路一带,绿荫夹道,尚少市尘。每当夏日,夕阳西下,暑氛稍退,彼王孙公子,往往挟佳丽,一车同载,骄逞马蹄,帽影鞭丝,络绎于途,咸以味莼园为游憩纳凉之地。


味莼园张氏产,俗呼“张园”,在今之麦特赫司脱路口,惟人事变迁,兹已无复有一木一石之可寻,徒留吾人之追忆缅想而已。


园中有所谓“安垲第”者,屋殊轩爽,啜茗尤宜。一时花界翘楚,如陆兰芬、金小宝、张书玉、林黛玉诸名妓,每日必至,在安垲第门首各据一案。南亭亭长李伯元见之,曰:“此‘四大金刚’也。”更于其所主辑之《游戏报》上表扬之,于是哄动社会。人称其啜茗处曰“金刚台”。继之者有“小四金刚”,则自郐而下矣。


“四大金刚”中,以陆兰芬貌最美,西人为之摄影,刊载于彼邦报纸,题之为“支那美妇人”。


初名胡月娥,朱某眷之。一日,朱见胡在安垲第与伶人赵小廉相偕若鹣鲽,朱妒火中烧,酬马夫以重值,纠党伺殴之。赵知而命役者招戏园武行来。有打英雄马德芳者,且挟利刃至。


虽经调停,未酿惨案,然捕房已诉之公廨,以争风肇祸,各处罚钅爰,马德芳荷枷拘禁。胡从此易其艳帜,标曰“陆兰芬”,实则非其真姓名也。


当兰芬盛时,初度称觞,李伯元为撰寿文,极骈四俪六、花飞蝶舞之致。彼脚靴手版之辈,亦不借纡尊降贵,前往祝贺。兰芬有子,尚在童龀,居然晶顶蟒袍,迎送如仪。


后与一王姓客相处,兰芬瘵疾卒,年只二十许。王姓客为发讣告,称之为“先室陆宜人”,且营葬焉。得此归宿,兰芬其亦可以无憾矣夫!


前辈孙漱石先生,老于欢场,常称金小宝为“花丛模范”,同彼姝不同寻常脂粉可知。


小宝生平,有二事足资我人之敬仰。其一慧眼识士,其二画兰行善。


盖小宝虽在勾栏,却有志于学,每日入南市城东女学肄业。校中教员陆某,教导有方,行为亦异常诚朴。小宝颇重其人,因劝陆某东渡扶桑,留学以谋发展。


陆某固寒士,以乏资斧对。小宝曰:“如先生果有志者,当假巨金以壮行色。”陆某为之感激涕零,然以不敢领受,婉却焉。


既而陆某应他校之聘,小宝随之,重申前请,谓:“有才如先生,岂甘蠖屈以终耶?”陆某以红颜知已,人生难得,且有不容固辞之势,遂允之。


至日本习法政,学成归国,任上海地方审判厅厅长。而君子不忘其旧,即娶小宝为妇,伉俪情殷,神仙眷属不啻也。


《退醒庐笔记》述小宝画兰事甚详。谓:“小宝能画兰,九畹幽姿,芳生笔底,得者皆珍逾拱璧。题款字亦颇极娟秀。推以觞政之暇,素不轻易下笔。某岁因个中人议办花塚,购地于静安寺路,为曲院诸残花埋香之所。经领袖者会议集资,小宝慨然以画兰百箑自任,润资不限,由客自给,悉充花塚费用之需,一时获资甚巨。所绘箑下款皆书‘天香阁主’,其时小宝居惠秀里,颜妆阁曰‘天香’,故以是署名也。天香阁中。多名士踪迹,李伯元及仓山旧主,均为入幕之宾。李赠诗有‘若向风前比颜色,可知不让画眉张’之句,盖张书玉画眉长且黑,故云云也。”


张产于广陵,来沪后以淫荡博客欢。客虽雄伟,号“常胜军”,然遇张未有不披靡败北者也。


《红脂识小录》述其人,谓:“颀身玉立,备极妖冶,迷香神鸡之胜,足以钩弋游客。故虽邾莒小邦,不数年,一战而霸,摩垒上国,与林、陆、金三列强,同为个中龙象。其人一切迈往不屑,而喜与姣童纤竖游。婉娈倚门之笑,绸缪鼓瑟之娱,固别有会心者在。如梨园子弟李某、赵某及圉人某某,皆其夹袋中人。昔山阴公主面首三十人,如书玉之摩顶放踵,放诞风流,亦无多让。”


所谓李某,即名武生李春来,赁屋同居于长裕里。未一年,离异而与路三宝通。同时更与朱某相缱绻,既而珠胎暗结。及分娩,人咸以“小猪锣”呼之,所以谐声“朱”与“路”也。


张适人多,而俱不能终其身。初则吴中之潘某,继为杭州之严某,卒为北京之李某。


李某作新大陆游,张随之往,领略异域风光,眼界为之大扩。同寓北平,不复为卖笑生涯。


林黛玉晚年窘困,常乞贷于张。某冬,林无以卒岁,乃将某客惠贻之仇十洲所绘春册两套为质,借五百金。春册每套十有二幅,一明一暗,为绢本,笔墨之工丽,亵意之呈露,蔑以复加。今林已死,张之状况不得而知,则此二套春册,亦不知流落何处矣。


予生也晚,然犹及见金刚魁首林黛玉之垂老风情。虽不谓之眼福,不可得矣。


其时说界名宿许指严先生尚健在,秋凉薄暮,袷衣初试,相偕作大世界之游。百戏杂陈,徒乱人意,乃舍而至空旷处小憩,于花廊竹槛间,见有浓装艳裹老有余妍者,据案而坐,傍有侍女,盈盈立其侧。指严低语见告曰:“此荡轶飞扬、不可一世之林黛玉也。”


未几,林以瘫痪闻,而竟致不起。身后萧条,无以为殓,赖手帕姊妹醵资,得以理其丧葬。一代尤物,结果如此,良可悲也。


林为三泖间人,本姓陆,父为贱工,以家贫故,给李皮匠为童养媳。皮匠之妇以媳貌姣好,俟其稍长,秘密卖淫。


既而走津门,榜“小金铃”。以淫滥过度,梅毒染体,生张熟魏,咸避之若凂。


乃来海上就医。既愈,重张艳帜。慕胡宝玉之为人,改名林黛玉。盖胡宝玉曾以林黛玉之名而蜚声花界者也。


南汇县令汪蘅舫眷之,同居白克路,而林暗与伶人李春来通。久之,白昼宣淫,公然无忌。汪知欲惩治之,李竟挟利刃以胁制。从此鹊巢鸠占,俨同夫妇。


挥霍既尽,异想天开,往南汇赁居,榜门“南汇县正堂汪公馆”,且肩舆往来,舆灯灿然,亦署汪衔。汪以有碍官声,与以数千金,始允返沪。


闻林工房媚,擒纵送迎,极床笫之乐。北里中人咸师事之,所以倒凤颠鸾,效其故智耳。


南浔邱某,以八千金纳之为小星。不安于室,邱某诱之吸阿芙蓉膏,用以羁縻,林之沦入黑籍自此始。


民国六年夏,林演剧苏垣,寓阊门旅馆,因吸烟被逮。好事者拟《乞援书》刊载于小报,怜香惜玉,殊可诵也。


林当盛时,颇邀贵赏,出入江苏督军张勋之门。端午桥行辕,亦见其芳踪。汤化龙掷三千金与林一握手。妓而如此,亦足自豪矣。


闻林居恒喜重黛画眉,盖其染毒时,眉际留一斑痕,遂不得不藉此以为掩饰云。


(郑逸梅:《张园安垲第之“四大金刚”》。郑逸梅著:《人物品藻录初编》。日新出版社,1946年11月出版。)


 

推荐阅读

 

2009:百年“红学”全盘覆灭彻底破产
——兼论“红学”是“厚黑学”,“红研所”、“红学会”是邪教组织黑社会
 

 

 

 

 

 

  评论这张
 
阅读(35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