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破译红楼时空密码,准确解答百年悬疑,主流红学全面破产

 
 
 

日志

 
 

从研究《红楼梦》透视中国令人绝望的人文生态环境  

2010-05-17 06:10:43|  分类: 全面彻底破解200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为什么要研究《红楼梦》
——兼谈从《红楼梦》和“红学”透视中国令人绝望的人文生态环境

 

为什么要研究《红楼梦》?这个问题对我来说早已经不是问题,否则我怎么可能一个人孤身奋战了六年多时间?但是六年多来,不断有人带着傲慢和轻蔑的态度向我提出质问:为什么要研究《红楼梦》?


要回答这个问题,说简单也简单,说复杂也复杂。但是我不想简单地敷衍,同时又没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细说端详。到现在,关于《红楼梦》研究的基础问题已经全盘解决,我可以放自己的大假,从容不迫地跟大家来好好谈一谈:为什么要研究《红楼梦》?


据我观察,质问我“为什么要研究《红楼梦》”的人可以粗分为以下四类:


(1)没有学术常识和修养,对学术研究的意义和价值一无所知。这一类人,不但觉得《红楼梦》没有必要研究,而且认为其他一切小说、诗歌、戏剧和散文都没有研究的必要。在这些人看来,只有研究如何赚钱,如何发展经济,如何提高科技水平,如何让国家强大,才是有意义和价值的。我觉得对这一类人没有必要多费唇舌。一个族群,一个国家,如果民众没有发达的心智,是不可能持续发展、持久强大的;而人文学科的学术研究,正是磨练和提升民众心智的重要途径。


(2)对“红学家”牛鬼蛇神般的奇谈怪论感到彻底厌烦。这一类人,经常会提出一个相关的问题:《红楼梦》不就是一部小说吗,哪用得着这样颠来倒去的研究?由于“红学家”的“研究”从来不能帮助读者正确地解读《红楼梦》,“红学家”的职业身份因此极受这一类人的鄙视。我觉得,这一类人,如果能培养出不错的阅读鉴赏能力,或者对学术研究的基本规则和方法有所认知,他们就会知道“红学家”并不是在做“学术研究”,因此而醒悟“为什么要研究《红楼梦》”。


(3)对个人的阅读能力相当自负,同时又没有什么是非心。这一类人,依我看,为数众多。在这一类人身上,我清楚地看到了盲目、狭隘、偏执的品性如何摧残了年轻的心灵。这一类人总是觉得,每个人对作品都有自己的理解,自己觉得懂了,那就是懂了,所以根本不需要别人的研究来对自己指手画脚。我觉得,要证明鄙人陈林比这类人更正确地理解了《红楼梦》,是轻而易举的;但是这类人盲目的自负会让他们对如此简单的事实视而不见充耳不闻。研究《红楼梦》,不是为了个人如何理解这部作品,而是为了正确把握作者的意图,单靠自负能够做到吗?


(4)认为《红楼梦》是一部很差的小说,根本不值得研究。不要以为这只是无知无识的下里巴人的荒唐论调,我的朋友、中国当代保守主义思想家、满腹经纶的诗人胡马就说《红楼梦》写得很差;他还说,他的朋友,北大中文系的博士们也这么看。我觉得是这样,《红楼梦》差不差,可以另外讨论,但是一群“红学家”拿着《红楼梦》来肆意诈骗,我们要不要研究呢?胡马对此无话可说。胡马也有朋友想要用什么什么文艺理论来研究《红楼梦》,我说,那她首先得找到正确的文本嘛。胡马对此又无话可说。


要我来简单回答“为什么要研究《红楼梦》”,那就是一句话:广大读者乃至研究者对《红楼梦》几乎一无所知!


迄今为止,关于《红楼梦》的主流认识(或者“常识”)几乎全部都是错的。这个骇人听闻的事实难道不会促使任何一位有学术良知的学者去认真研究研究《红楼梦》?关于《红楼梦》的“常识”可能只有两条是对的:(1)《红楼梦》是一部清代中叶的长篇小说;(2)《红楼梦》跟康熙时期江宁织造曹寅的家族密切相关。


我们不知道《红楼梦》在写什么。经学家看见周易,道学家看见宣淫,革命家看见排满,无产阶级文艺理论家看见阶级斗争,小资产阶级臭文人看见男欢女爱卿卿我我——这一切,都跟《红楼梦》作者的意图相去甚远。


我们不知道《红楼梦》的作者是谁。我们不知道“曹雪芹”只是作者虚构的小说人物,我们不知道一切有关“曹雪芹”生平的叙述全都出自后人伪造的材料。我们不知道真正的作者是鲜为人知的曹頫,我们不知道曹頫有着多么伟岸的人格、博大的情怀和深刻的思想。


我们不知道《红楼梦》隐藏了令人震撼的时间和空间秘密,而对这些秘密的揭示足以横扫一切有关《红楼梦》的谎言。


我们不知道一切“脂砚斋评本”都是出自文化败类、近人陶洙之手,我们不知道中国艺术研究院红楼梦研究所及所谓“民间组织”中国红楼梦学会那些卑劣肮脏的骨干分子长期在这个问题上肆行诈骗、逍遥法外。


我不知道,面对上述事实,一个人得有多么厚颜无耻,才能够继续对自己的阅读水平和研究能力沾沾自喜、洋洋自得。我觉得,一个普通的中国人,仅仅出于自省的需要,都应该去研究一下《红楼梦》,看看自己自鸣得意的心智其实是多么拙劣。


《红楼梦》在写什么呢?《红楼梦》在写一个小男孩的成长,他看穿了社会的黑暗,一个成年男人“体制化”的结果就是变成“国贼禄蠹”、“穿靴戴帽的强盗”;这个社会贫富悬殊,司法不公,道义无存,统治阶级为富不仁骄横跋扈,普罗大众饥寒交迫猪狗不如;他看穿了大家庭温情脉脉面纱下的虚伪和凶残,“花柳繁华地温柔富贵乡”不过是男盗女娼的乐园、相互倾轧的屠场。


这个假人、假事、假话构筑的荒唐国家毁灭一切真善美(以大观园里的少女们为代表和象征),也毁灭了这个男孩的爱情,他最终只能远远逃离这个令人绝望的世界。这个男孩的出走,完全否定了中国一切“盛世”的神话,全面揭示了中国令人绝望的荒原般的人文生态环境。


《红楼梦》没有指出一条令人感到希望的道路,但它极具真实性的描写却能解构这个荒唐国家的实质:极权暴政是一切假丑恶的根源。薛蟠、王熙凤和贾赦等人倚仗权势,可以将司法机关玩弄于股掌之间;贾雨村这个落魄的文人依靠谎言攀附权贵,可以青云直上大红大紫;讲真话办真事的甄应嘉就会被抄家下狱;迂腐不知变通的贾政在如此流氓的体制内只能当一个被小人裹挟的糊涂虫和可怜虫。


我不知道,古往今来,中国究竟有哪一部作品能够像《红楼梦》这样写得真实、细致、精巧、复杂、深刻。我不知道,在《红楼梦》之前,中国究竟有哪一部作品是通过“自传体”来表达如此复杂深刻的内容。如果你们找不出来,我就要说《红楼梦》是中国文学史上一部开天辟地的作品。这样一部具有高度思想性和艺术性的作品,不要去研究?!


有个名牌大学的新锐文学理论家曾经在饭局上质问我:研究《红楼梦》的作者有什么意义呢?我们不知道这个作者照样可以欣赏《红楼梦》!对此,我很不屑地丢给他一句:你不懂!


明摆着有那么多线索和证据可以让我们对作者本人有深入了解,为什么不去研究呢?明摆着我已经把作者的身份给完全研究清楚了,竟然还有人质问我为什么要研究作者!明摆着“作者曹雪芹说”是一派胡言,竟然会有人来质疑对真理的探求和揭示!


对作者一无所知,并不妨碍我们对作品的阅读和研究;但是,对作者了解得越多,我们毫无疑问对作品本身会有更多更深入的了解。认识到作者是曹頫,我们才有可能根据曹頫的生平经历考察《红楼梦》如何对作者的现实生活进行了艺术加工,才有可能深入了解曹頫对他所生活的时代的人和事的看法如何进入并影响了作品本身。


对作者的研究,根本上是因为对一个人的兴趣。曹頫作为一个鲜为人知的大文豪,无论如何都是让人感到震惊和敬佩的。这样一个人,熟悉他那个时代几乎全部的知识和技艺;这样一个人,在惨遭暴君蹂躏、绝无出头之日的黑暗岁月里,呕心沥血地雕琢着一部绝世精品。


跟这样一位百科全书式的伟人相比,多少当红的文人只不过是在街头玩弄小杂耍的混混。研究曹頫,不单是要研究他高妙的文学技艺,更要研究这个被历史尘埃湮没二百多年的伟人的胸怀人格,而这种胸怀和人格是拯救我们猥琐生命的灵丹妙药。


当小作家们为一己的雕虫小技沾沾自喜,当群氓们蜂拥追索着不着边际的达芬奇密码,曹頫却早已在《红楼梦》中精心编织了时间和空间的密码。他在作品中暗藏了姐姐曹佳氏的生辰八字,暗藏了自己确切的生日,暗藏了他要做血泪控诉的康乾盛世,暗藏了他梦魂萦绕的江宁织造府的精美园景。


古今中外,从来没有哪一部文学作品像《红楼梦》这样隐藏了如此惊天的秘密,从来没有哪一位文学家像曹頫这样精巧地编织作品。这样空前绝后的作家作品,难道不值得我们去研究?!


研究《红楼梦》,还可以透视中国人文学科的学术研究水平。“红学”十分典型地反映了中国知识分子整体上学术能力极其低下和道德品质极端败坏。


“红学”和“甲骨学”、“敦煌学”被誉为中国学术界100年来的“三大显学”,“红学”甚至被视为“中国现代学术的开端”,是乾嘉考据学风与现代学术的结合。“红学”的确是“显学”,然而“红学”从它诞生之日起就跟严格的考据和真正的现代学术完全绝缘,否则“红学”不至于在《红楼梦》研究的问题上1分都拿不到!


按刘梦溪的说法,现代中国思想文化舞台上许多第一流的人物,都程度不同地卷入“红学”,学者如王国维、蔡元培、胡适、陈独秀、顾颉刚、俞平伯、吴宓、陈寅恪、牟宗三、容庚、姜亮夫、方豪、唐长孺、王昆仑、郑振铎、阿英、李长之、刘大杰、翦伯赞、邓拓、郭沫若、王力、郭绍虞、程千帆、郑朝宗、赵冈、余英时、柳存仁、周策纵等等,作家如沈从文、鲁迅、巴金、茅盾、冰心、张天翼、吴祖缃、周立波、何其芳、徐迟、高阳、张爱玲、杨绛、王蒙、刘心武等等。


请问,这些“第一流的人物”,究竟有哪一个解决了《红楼梦》研究的任何一个基础问题?


如果要说这些人大多不是专业的“红学家”,那么中国艺术研究院红楼梦研究所、中国红楼梦学会的冯其庸、周汝昌、李希凡、林冠夫、胡文彬、蔡义江、杜春耕等等等等,究竟又有哪一个解决了《红楼梦》研究的任何一个基础问题?


鉴于如此悲惨的事实,我有什么理由坚信中国思想文化界“第一流的人物”有着高超的学术能力?这个思想文化界连坚持最基本的学术规范“实事求是”的能力都没有。


中国思想文化界不但整体上学术能力极其低下,而且道德品质极端败坏。胡适这个近年来重回神坛的大知识分子,在《红楼梦》研究的问题上极不老实,常年撒谎,至死不悔,由他开始推崇的“脂砚斋评本”,祸害百年,贻误苍生,流毒深远。胡适的所作所为,从精神到实质都完全背离了他大声嚷嚷的“小心求证”。


从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开始,直到今天,周汝昌、赵万里、陈仲篪、侯堮、周绍良、吴恩裕、王利器、冯其庸、林冠夫、胡文彬、蔡义江、杜春耕等一大批声名显赫的“红学家”长期掩盖陶洙伪造贩卖“脂本”的罪恶事实,欺骗政府,欺骗人民,误人子弟,损害国家。


以红楼梦研究所和红楼梦学会及其骨干分子为代表的“红学界”,长期打压甚至迫害以欧阳健、曲沐、克非、吴国柱等优秀学者为代表的“反脂本”派;时至今日,还企图封杀陈林《红楼梦》研究的伟大成就,阻挡关于《红楼梦》的真知灼见的广泛传播。胡文彬明明知道陈林的研究成果是对的,他就是不站出来公开承认,相反却同流合污继续诈骗;苗怀明绝望地叫嚣着所谓的“学界共识”:无论陈林说什么,都要“沉默,沉默,再沉默”!


这是一个受了诅咒、必遭天谴的中国知识界,它令中国蒙受长久的羞耻,令学术遭受不堪的污辱。研究《红楼梦》,我们就会痛苦地直视到“红学”这中国知识界难以愈合的烂疮疤。


不但中国知识界溃烂至极,中国新闻界同样臭不可闻。我当然知道新闻界不乏业务精良、品质纯正的英雄人物,然而新闻队伍中充斥着心智低下、道德败坏的文痞、文娼和文丐。他们真正感兴趣的,绝不是事实本身,而是借新闻获取和维护自身的名利。


当我在一群来自各地、自命精英的记者中散发我的研究成果时,几个男流氓和女流氓围上来就对我冷嘲热讽、讥笑谩骂。还有文化编辑断然拒绝介绍我的成果,让我再等十年二十年。


当代中国新闻界,将会因为它对中国100年来人文学科最大学术成就的漠视、蔑视、歪曲、嫉妒和仇恨,而受到后世无情的嘲弄和羞辱。


研究《红楼梦》,可以透视到中国这么多精彩的人文景观,为什么不去研究呢?当人们因为研究《红楼梦》而开始感到愤怒和绝望,我的遗产或许只剩下了无言的悲悯。


(完了)

 

 

  评论这张
 
阅读(1364)|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