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破译红楼时空密码,准确解答百年悬疑,主流红学全面破产

 
 
 

日志

 
 

新版电视剧《红楼梦》拍的不是原著  

2010-06-24 16:01:07|  分类: 横扫红学界牛鬼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版电视剧《红楼梦》拍的不是原著


据报道,李少红导演的新版电视连续剧《红楼梦》将于6月26日在上海东方台电影频道正式开播。消息传来,几家欢乐几家愁。毫无疑问,我会是最高兴的一个。当中国人蜂拥围观《红楼梦》之时,以冯其庸、周汝昌为首的“红学界”延续了数十年的诈骗骗局也不可避免地被反复围观。


李少红导演的电视剧跟“红学界”的骗局有关系吗?有,关系大着呢!


五年前,当新《红》剧组轰轰烈烈成立的那会儿,导演还是胡玫女士呢,剧组就在那儿嚷嚷,要用新版的电视剧“向经典致敬”。李少红导演接手后,这个思路基本没变,还是要“尊重原著”,“弘扬经典”。那么,怎样才能“尊重原著”“弘扬经典”呢?李导演的办法是——拿着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红楼梦研究所校注的120回本《红楼梦》做剧本的底本。


这就出大问题了,这个做法的实际效果跟剧组良好的初衷完全背道而驰,这不是尊重原著,而是糟蹋原著;不是弘扬经典,而是侮辱经典。为什么?因为这个校注本严重篡改和背离了《红楼梦》原著。


李少红导演,乃至广大观众,大概从未想到事情会这么复杂。可是,这个问题我早在两年多前就在博客上大声嚷嚷过了,现在还要继续嚷嚷。请你们看清楚,在“红学界”一帮老骗子的欺骗之下,“尊重原著”“弘扬经典”如何变成了开国际玩笑。


红楼梦研究所校注的120回本《红楼梦》,前80回是用“庚辰本”做底本,参考其他“脂本”综合校勘而来;后40回用的是“程甲本”。这个本子,可以说是广大读者看得最多的本子。


什么是“程甲本”呢?“程甲本”是程伟元和高鹗于1791年年底用木活字排印出来的小说版本,是《红楼梦》最早的刊印本。什么是“脂本”呢?“脂本”就是“脂砚斋评本”,是化名“脂砚斋”的某个家伙评点的手抄本。被称为“脂本”的抄本有十来种,如“甲戌本”、“己卯本”、“庚辰本”、“戚序本”、“甲辰本”、“舒序本”、“郑振铎藏本”、“蒙古王府本”、“梦稿本”、“列藏本”、“卞亦文藏本”等等。


“红学家”讲,“甲戌本”、“己卯本”和“庚辰本”这三个“脂本”是比“程甲本”还要早的抄本呢,是最接近《红楼梦》原著的宝贝呢!由于“脂本”号称只有80回,所以红研所的校注本前80回用的就是“脂本”。


“脂本”的正文跟程甲本有很多不同,本文难以一一列举,只挑几个大的不同略说一下。


比如第一回,程甲本中的石头、神瑛侍者和贾宝玉是“三位一体”,写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第98回,林黛玉死了,贾宝玉去祭奠,回目写作“苦绛珠魂归离恨天,病神瑛泪洒相思地”,显然仍是保持了第一回交待的身份。这个写法,表明《石头记》就是贾宝玉原型人物的自传体小说,一点都不含糊。可是“甲戌本”就不是这样了,石头和神瑛侍者不是一回事,而且“甲戌本”多出了一大段石头与僧道对话的情节。


再如第六十三回,“庚辰本”和“戚序本”比程甲本多出一大段“芳官改名”的情节,贾宝玉还有“作践”“匈奴犬戎”,“为君父生色”的谬论。


另外,程甲本的北静王叫“世荣”,而“脂本”却叫“水溶”。


红研所的校注本前80回撇开了程甲本,而以“庚辰本”为主,把其他“脂本”的文字东拼西凑地组合进来,像乞丐的补丁衣服,“红的补,绿的补,活像一只花老虎”,最后又拼上了程甲本第81回到第120回这段“狗尾巴”。


如果“脂本”真是“红学家”们讲的那样,是乾隆时期的抄本,是比程甲本还早的宝贝,是最接近原著的手稿,那红研所的折腾还值得表扬一下,李少红导演新剧的“尊重原著”“弘扬经典”看起来还像那么回事。


可是,“脂本”偏偏是伪造的假古籍,一拨参与校注本工作的老“红学家”们早就知道“脂本”是伪造的假古籍,而且他们清楚地知道造假分子就是汉奸陶洙。你们说,李少红导演冤不冤呐?


要证明陶洙伪造了一切“脂本”,实在是太容易了。要证明一帮老骗子长期隐瞒陶洙伪造“脂本”的罪恶行径,也实在是太容易了。


陶洙收藏过“己卯本”,“己卯本”就是陶洙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卖给文化部门的。据陶洙在“己卯本”中留下的字条,“己卯本”第21回至第30回就是他亲手“补抄”的,就是陶洙的字。


你们知道吗,这10回文字,正文和批语,笔迹跟“庚辰本”对应回目的文字一模一样!


一模一样到什么地步?当我两年前首次在网上公开贴出两本笔迹对比的图片,一群“拥脂派”立即声称陶洙是“影抄”、“蒙抄”、“描抄”、“仿抄”了“庚辰本”。这些不知死活的家伙震惊之下忘了逻辑——陶洙“影抄”、“蒙抄”、“描抄”、“仿抄”之后怎么抄出了一笔自己的字呢?


陶洙又亲手抄了一部八十回本的“脂砚斋重评石头记”,1957年卖给了北京师范大学图书馆,40多年鲜为人知,2001年经北师大张俊和曹立波等人介绍才“重出江湖”,现在也出了影印本。这部被称为“北师大藏本”的抄本,确定无疑就是陶洙本人亲笔抄录的,就是他的字。


你们知道吗,这笔字,跟“己卯本”、“庚辰本”的笔迹也是一模一样。陶洙在这三个本子上的特征笔迹,在其他所有“脂本”上都大量、反复地呈现。陶洙伪造、贩卖“脂本”的罪恶事实铁证如山!


简单的笔迹对比就足以认清这一事实,任何仔细对比过“己卯本”和“庚辰本”原本的“红学家”完全不可能认识不到这一显见的事实。


你们知道吗,六十年代初首先介绍“己卯本”的陈仲篪,和后来的冯其庸,说起影印出版“己卯本”这回事来,都坚决要求除去陶洙“补抄”的那十回文字。这是为什么?这是因为读者拿着这十回文字笔迹对照“庚辰本”,“乾隆抄本”的拙劣谎言会立即破产!


现在,“己卯本”全本出了高清照相本,广大读者可以自行比对。冯其庸为什么敢这么猖狂?因为“庚辰本”和“己卯本”在他的把持下已晋级为“国家珍贵古籍”,他大概觉得可以高枕无忧肆无忌惮了。


你们知道吗,红研所的校注本,也是在冯其庸的把持下炮制出笼的。冯其庸欺骗了全中国,欺骗了全世界。


你们知道吗,“红学泰斗”周汝昌是陶洙的小兄弟呢,“庚辰本”就是陶洙伙同周汝昌、张伯驹高价卖进燕京大学的。周汝昌怎么可能不知道陶洙伪造“脂本”的事实,他的眼睛60年前并没有瞎呢。60年后瞎了眼,那也是他自己说的——周汝昌看到“北师大藏本”,立即公开否认这是陶洙所抄,想想看,瞎了眼的周汝昌视力突然好过了张俊、曹立波、冯其庸。周汝昌同样欺骗了全中国,欺骗了全世界。


在“脂本”问题上常年撒谎欺世的“红学家”,可以列出一长串,除上述点名的人物之外,还有以下重要人物:


侯堮、赵万里、周绍良、吴恩裕、林冠夫、胡文彬、刘世德、蔡义江、杜春耕、张庆善、孙玉明、沈治均等等。


看到这个名单,旧版《红》剧的导演王扶林和新版《红》剧的导演李少红,分别该做何感想呢?


旧版《红》剧的学术顾问是胡文彬!胡文彬早就知道陶洙伪造贩卖“脂本”,早就知道后40回不是续作,但是他偏偏撺掇着王扶林导演在后40回的问题上另起炉灶,根据“脂批”弄出个荒谬绝伦、万人唾骂的真正狗尾巴剧来。


李少红导演的新版剧,请的学术顾问是张庆善、孙玉明和沈治均!据编剧顾小白说,新版《红》剧有一个特点,就是剧本要经“红学会”的审查!找谁审查不好,非要找一群骗子去审查?


张庆善、孙玉明和沈治均来当顾问来审查,依我看,根本目的就是监控李少红导演,诱骗她必须使用红研所校注本为剧本的底本,如此一来,李少红导演辛苦拍出来的50集电视剧,就成红学骗子们贩卖伪本的免费广告了!


李少红导演的剧集尚未登台,它的悲剧宿命已经铸定,它典型地凸显了文化经典被践踏被侮辱的事实。对我而言,这部剧集的唯一喜剧色彩是:“红学界”学术能力极其低下、道德品质极端败坏的事实将被它反复放大。


(完了)

 

  评论这张
 
阅读(142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