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破译红楼时空密码,准确解答百年悬疑,主流红学全面破产

 
 
 

日志

 
 

新剧《红楼梦》错把南京当北京  

2010-07-02 03:07:45|  分类: 横扫红学界牛鬼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剧《红楼梦》错把南京当北京

 

在上一篇博文《新版电视剧〈红楼梦〉荒谬绝伦惨不忍睹》中,我指出新《红》剧荒谬绝伦的证据之一,就是该剧严重背离原著,将荣国府和宁国府安置到了北京,并由此胡编乱造出林黛玉从扬州经大运河历时数月抵京这完全不合情理逻辑、十足骇人听闻的画外音解说词。


本来呢,稍微细心通读过120回原著的读者,都不难发现荣国府和宁国府在南京而非在北京的文本事实,可是偏有自诩熟读《红楼梦》的匿名之辈蜂拥到敝博上强词夺理、围攻谩骂。我的想法很明确:敝博开辟“酷评”新剧《红楼梦》的专栏,一是为了评点该剧,一是为了阐释原著,所以我现在不妨耐着性子跟广大读者好好谈一谈,荣国府和宁国府到底是在南京还是在北京。


荣国府和宁国府在南京的文本证据是明确而充分的。第二回,贾雨村对冷子兴说:


去岁我到金陵,因欲游览六朝遗迹,那日进了石头城,从他老宅门前经过。街东是宁国府,街西是荣国府,二宅相连,竟将大半条街占了。


宁荣二府在金陵,在石头城,这还不明确吗?有人强辩说,这是“老宅”,林黛玉进的贾府是在北京城的“新宅”。这是完全无视其他文本证据的无知不通之论。宁荣二府就是两座近百年的老宅,宁国公及其后裔所住的宁国府,号称“敕造宁国府”,什么叫“敕造”?“敕造”就是奉皇帝之命建造。皇帝下令是给第一代宁国公建宅子,而不是给第一代宁国公的子孙建宅子。如果南京的“老宅”宁国府不是“敕造”,北京的“新宅”(假如有的话)有什么可能“敕造”呢?如果南京的“老宅”宁国府本来就是“敕造”,那么北京的“新宅”(假如有的话)就更不可能是“敕造”的了。


与此相关,第四回写到,薛姨妈带着薛蟠薛宝钗兄妹住进了荣国府的梨香院,“原来这梨香院乃当日荣公暮年养静之所”——看清楚没有,荣国公及其妻小后辈一直就住在荣国府这所“老宅”中。


更明显的证据,我在上一篇博文中已经列出来了。第四回,贾雨村做官审案之处就在“应天府”,“应天府”不是南京是哪儿呢?门子给贾雨村看的“本省的‘护官符’”,上面抄的是贾、史、王、薛四大家族,“是本省最有权势、极富贵的大乡绅”——这还写得不清楚吗?贾、史、王、薛四大家族就在“应天府”所属的这个省,故又一次证明贾府就在南京。


“应天府”所属的这个省是什么省呢?第十三回通过贾蓉的履历写得很清楚明确:


江南应天府江宁县监生贾蓉,年二十岁。


“应天府”在“江南省”,贾蓉籍贯属“应天府”下辖的“江宁县”。江南省设于清顺治初年,辖区大致包括今天的江苏省、安徽省和江西省。“应天府”是明朝的辖区名,清兵攻克南京后改为“江宁府”,府治为江宁、上元(俱在今南京市区)。江宁府初江宁府辖上元、江宁、句容,溧阳、溧水、高淳,江浦,六合,共八县。


我说得这么详细,大家看清楚了吗,贾蓉住在哪呢?住在江宁县嘛,贾府就是在南京嘛。


有人又强辩说,贾蓉的履历上写的是贾蓉的原籍(籍贯),而非现住地。那么,你们知道什么是“监生”呢?


明、清时凡有入国子监读书资格的,称为监生。或由各地方保送,或由皇帝特许,或由捐纳。因此有各种不同名目。一般所称监生指由捐纳而得的(即捐监),是不经过府、州、县学而应乡试的必具条件。捐纳得官的,亦必须先捐监生,作为出身。都不一定赴国子监读书。
(臧云浦等:《历代官制、兵制、科举制表释》。江苏古籍出版社,1987年4月第一版,第269页。)


说白了,贾蓉这个纨绔子弟的学籍就在南京,如果他住在北京,学籍怎么会跑南京去呢?


第五回,贾宝玉梦游太虚幻境,看到了“金陵十二钗正册”,小说写道:


宝玉因问:“何为‘金陵十二钗正册’?”
警幻道:“即贵省中十二冠首女子之册,故为正册。”
宝玉道:“常听人说,金陵极大,怎么只十二个女子?如今单我们家里,上上下下就有几百个女孩儿。”


这写得还不清楚吗?贾宝玉的家就在南京嘛。我知道,强词夺理者很可能会说,这是贾宝玉梦游的糊涂话。我想,这些强词夺理者每天都在做白日梦说胡话呢。


敝博有留言者质疑说,第三十三回,贾母看贾宝玉挨了打,便命人:“去看轿!我和你太太、宝玉立刻回南京去!”如果贾府在南京,这样说是不是有问题呢?该如何解释呢?


我认为,这没什么不好解释的,合理的理解是,小说中的南京城和江宁县并不像今天现实中这样浑然一体,而是分别两个地方,就好比丰台县之于北京市,丰台县人说去北京,会有什么问题吗?


贾母原是“金陵世家史侯的小姐”,从小说前后情节来看,“金陵世家史侯”就住在南京城内,宁荣二府在城外的江宁县,所以贾母要“回南京去”,这个说法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


贾府在南京,这个文本事实在小说中从头到尾都没有变过。小说最后一回,贾政扶贾母灵柩回故乡“金陵”安葬后,归途中经过毗陵驿,在这里见到了出家后的贾宝玉来拜别。毗陵驿是哪里呢?是今天的常州。


你们可以翻开地图仔细看看,金陵(南京)在常州的北方还是南方。如果金陵(南京)是贾母的故乡,贾政归程向南走,经过常州,他究竟是要回哪儿呢?不管是哪,贾府绝不在北京,这是可以完全肯定的。


小说这一处的写法,是个障眼法,贾母灵柩安葬的故乡,应是在常州以南的某个地方,也许是无锡,也许是苏州。


贾政在归程中于常州碰到了贾宝玉,“过了几日”,就回到了贾府,这说明什么问题呢?


说明了两个问题,第一:贾府离常州不远,因为贾府就是在南京。第二,贾宝玉在南京高考完之后出家流窜到了常州地界。如果贾宝玉是在北京参加高考,他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到达常州的。当然,强词夺理者也可以说,贾宝玉是被茫茫大士、渺渺真人带着腾云驾雾飞来的!


上面罗列的论据,都是细心的读者可以在小说文本中轻而易举地翻检查证的。下面我要简单讲一讲200多年来在我之前从未有人发现的铁证,无可辩驳地证明贾府在南京。


铁证是什么呢?铁证是——现存120回《红楼梦》的真正作者是生于1706年的曹頫,曹頫从1715年开始担任江宁织造,1727年被雍正下令逮捕并抄家;现存120回《红楼梦》的情节之下,隐藏并暗示了一条从1706年到1724年的真实年代序列,小说就是按照这个年代序列来逐年叙事的。《红楼梦》就是曹頫的自传性长篇小说,贾宝玉和甄宝玉的原型人物就是曹頫;小说中的荣国府和大观园,就是以江宁织造府为原型的。


陈林于2006年出版的学术论著《破译红楼时间密码》详细深入地论述了这些问题,博客上的论文《“时间密码”锁定“红楼真本”》也简明扼要地出示了证据和验证情况。敬请各位读者参看。


我在三年多前写的博文《“荣国府”、“大观园”旧址揭秘》中详细讨论了“荣国府”、“大观园”旧址的问题,指出:


大观园在江苏南京的江宁织造府,“荣国府”在江苏南京东起利济巷,西至碑亭巷和延龄巷,南达铜井巷和科巷,北抵长江路,正对总统府(清代两江总督府),周长大约“三里半”的长方形区域(如下图)。

新剧《红楼梦》错把南京当北京 - 陈林 -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中国的“红学权威”们知道不知道陈林的论证?很多都知道,而且知道陈林是完全正确的,但是他们不吭气,打死也不出声,“沉默,沉默,再沉默”。“著名红学家”胡文彬就是典型一例。


李少红导演的“红楼专家团”知道不知道?李少红导演可以去挨个问一问。李少红导演的新剧把贾府安排到了北京,依我看,这并不是李少红导演及编剧们的主意,就算是,那也是得到了“红楼专家团”的完全首肯。编剧顾小白不是嚷嚷过嘛,此次新剧的一个特点就是剧本必须经过“红学会”的审查!


李少红导演可以去质问那些“红学家”,你们为什么要欺骗李少红导演和编剧?!你们究竟是何居心?!你们的欺骗令李少红导演及其整个团队丢人现眼,你们这群草包混账骗子无赖让李少红导演及整部新剧背黑锅,这笔账究竟该怎么算?!


(完了)

 

 

 

相关阅读:

 

新版电视剧《红楼梦》拍的不是原著

李少红导演引狼入室掉进陷阱

新版电视剧《红楼梦》的编剧很烂很烂

 

 

 

推荐阅读:

 

 

铲除腐败“红学”诈骗集团系列论文(内篇

破译红楼版本密码

 

 

序论:“时间密码”锁定“红楼真本”

——学术专著《破译红楼时间密码》提供《红楼梦》版本校勘辨伪之“方便法门”

 

 

呼吁胡文彬弃暗投明埋葬红学
——请胡老先生公开认定曹佳氏确切生日,坚决支持陈林,揭穿“主流红学家”长期隐瞒陶洙伪造“脂本”的诈骗罪行

 

再次呼吁胡文彬弃暗投明埋葬红学

 

文化部受骗文件出错国家图书馆公然展假
——汉奸陶洙伪造的假古籍“己卯本”、“庚辰本”竟成“国家珍贵古籍”,“著名红学家”数十年来刻意隐瞒真相,欺骗政府和人民,撒谎盗名,诈骗牟利,天理国法不能容,罪大恶极不可赦

上篇:汉奸陶洙,一生作伪
中篇:专家行骗,抄本造假
下篇:机关算尽,弄巧成拙

 

80万美元回购假古籍该当何罪
——陶洙伪造的“甲戌本”被上海博物馆重金从台湾回购,错误决策造成国家重大损失,“主流红学界”难辞其咎

上篇:笔迹鉴定揭穿“甲戌本”伪劣本质
中篇:胡适刻意掩盖陶洙售卖“甲戌本”真相
下篇:胡适岂能不知“甲戌本”之伪()、(

揭秘狄葆贤、陶洙共同伪造“戚序本”

上篇:对研究状态的简要回顾与前瞻
中篇:对历史疑点的集中扫描与剖析
下篇:对伪本性质的还原与笔迹鉴定

 

论“说梦痴人”、“蝶芗仙史”即陶洙
——揭穿“脂本”的原始形态和陶洙造假牟利的开端



 

 

 


  评论这张
 
阅读(14030)| 评论(4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