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破译红楼时空密码,准确解答百年悬疑,主流红学全面破产

 
 
 

日志

 
 

网易微博“红学”名誉战交流会摘要  

2010-08-06 17:48:35|  分类: 全面彻底破解200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网易微博“红学”名誉战交流会摘要

 

反红学家陈林:被捧上了天,被神化了的“脂砚斋评本”竟然是近人陶洙(1878~1961?)亲笔伪造的!这是多么骇人听闻的事情。2008年,当我确认这一事实时,简直被雷得外焦里嫩。

今天 14:40 来自网易微博

邓遂夫:陶洙确实在己卯本上留下许多字迹,那是他好心地用朱笔据庚辰本校改了一些己卯本的文字,当然也有相反的情况。据此而说,庚辰本的原抄文字也有陶洙的墨迹,则纯属臆测。中国文字的法度是众人都遵循的,大凡以两种笔迹近似而判断其出自一人,都系无稽之谈,怕是公安局也很难给出确切的证明。 @反红学家陈林 @王小山

今天 14:40 来自网易微博

反红学家陈林:@邓遂夫 验证陶洙伪造己卯本和庚辰本,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对比笔迹。陶洙的笔迹跟己卯本、庚辰本原本的笔迹一模一样。邓先生对此有何评论呢。

今天 14:41 来自网易微博

邓遂夫:不客气地说,陈先生这话才真是雷倒我了。”确认“二字竟然可以如此轻松地说出,不能不说是一种本事,也是一种胆量。只是我辈太胆小,本事也有限,得看事实。 转@反红学家陈林 被捧上了天,被神化了的“脂砚斋评本”竟然是近人陶洙(1878~1961?)亲笔伪造的!这是多么骇人听闻的事情。2008年,当我确认这一事实时,简直被雷得外焦里嫩

今天 14:43 来自网易微博

反红学家陈林:@邓遂夫 我再强调一遍——简单的笔迹对比就能立即揭穿陶洙伪造“脂本”的事实。

今天 14:47 来自网易微博

反红学家陈林:冯其庸拿着陶洙亲笔抄录的北师大本对比“乾隆抄本”“庚辰本”,他公然说笔迹“一本都对不上”!什么对不上?冯其庸的谎言跟事实对不上。当我两年前在网上发布这些图片对比,一群“拥脂派”立即指称陶洙“影抄”、“蒙抄”、“描抄”、“仿抄”了庚辰本。这些说法,不就是在说陶洙的笔迹跟庚辰本一模一样吗?一模一样的笔迹,怎么对不上?!

今天 14:55 来自网易微博

反红学家陈林:陈仲篪在60年代,冯其庸在80年代,谈到己卯本的影印出版问题,都一致要求将陶洙的笔迹从己卯本影印本中去掉——最后也是这么做的——请问:将陶洙的笔迹影印出来,会是什么效果?效果就是——陶洙伪造脂本的事实会立即败露。现在,北师大本的出现和己卯本全本照相本的出现,就是陶洙作为败露的契机。

今天 14:59 来自网易微博

邓遂夫:据考,庚辰本的主要篇幅都是据己卯本转录的,而陶洙抄的北师大本又是据庚辰本转抄的。古人的行草书”法度“一致,是问题的一个方面;再传抄时为了不出错,有意识地模仿底本上的文字上下起迄和字形特征以免出错,这是问题的另一方面。 因而,在长达几千页的抄本中找出一些相近的部分,是很容易的。@反红学家陈林 @钱江晚报记者

今天 14:56 来自网易微博

反红学家陈林:@邓遂夫 那就是说,邓先生也承认陶洙的笔迹跟庚辰本己卯本相近了。请问,邓先生是在暗示陶洙“有意识地模仿”吗?请问,陶洙“有意识地模仿”,怎么抄出了一笔自己的字呢?曹立波拿着北师大本给周绍良看,周绍良立即指出:这很像陶洙的字。

今天 15:01 来自网易微博

反红学家陈林:笔迹对比确认陶洙伪造脂本的事实,并不需要什么公安笔迹鉴定专家——当然我也完全不反对甚至热烈欢迎有公安刑侦笔迹鉴定专家来鉴定——如邓先生所说,“长达几千页的抄本”,海量的文字笔迹对比,哪用得专家,会写字认字就能立即分辨像还是不像。冯其庸说,陶洙的字跟脂本对不上!

今天 15:07 来自网易微博

邓遂夫:北师大的现代抄本不是陶洙一人笔迹,是两人分抄的。其中一人字形很独特;而陶洙的字更有书法气,因而和底本上的古人书法更加接近。而且,深知庚辰本之珍贵的陶洙,在转抄时有意识地尽量模仿原抄笔迹,以存其真,也是不难理解的一种文人兼收藏家的心理。总之,紧抓住陶洙毫不隐讳地转抄过庚辰本这件事来否定十二种古抄本,太简单化。@反红学家陈林

今天 15:06 来自网易微博

反红学家陈林:@邓遂夫 北师大本,一人笔迹是陶洙,一人笔迹是周绍良。邓先生既然现在明言陶洙“在转抄时有意识地尽量模仿原抄笔迹”,那么请邓先生公开回答一下——陶洙仿抄庚辰本,怎么抄出了一笔自己的字呢?

今天 15:09 来自网易微博

反红学家陈林:@邓遂夫 我们来看看曹立波和周绍良如何确认陶洙的字。曹立波“去国家图书馆,借阅了己卯本原件。翻开陶洙所抄补的每一页,字体与师大本甲抄手的笔迹几乎相同”(曹立波、张俊、杨健著:《北师大〈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版本来源查访录》。《北京师范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02 年第1 期〈总第169 期〉,第111~112页)。

今天 15:10 来自网易微博

反红学家陈林:@邓遂夫 曹立波等人拿着“师大本的几张复印件,上面有正文和批语”,给曾与陶洙有较多来往的周绍良查验,周绍良当场告诉曹立波等人:“这个字很像陶心如的字。”

今天 15:10 来自网易微博

反红学家陈林:@邓遂夫 北师大本的字“很像”陶洙的字!那么,庚辰本的字,怎么就不像陶洙的字呢?怎么就不是陶洙的字呢?

今天 15:11 来自网易微博

反红学家陈林:@邓遂夫 确认脂本脂批大量剽窃篡改张新之独创评点之后,对于陶洙作伪事实的确认,只需要简单的笔迹对比。

今天 15:12 来自网易微博

 反红学家陈林:2008年7月25日下午,我打电话给胡文彬,直截了当告诉他“一切‘脂本’都是陶洙伪造”,胡文彬在电话那头惊呼了一声“啊啊~~”,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我接着说:“你们早就知道这个事实,对不对?”胡文彬沉默不语。继续说:“胡老,您应该站出来(指证)。”胡文彬长叹一声:“我是朽木不可雕矣!”

今天 15:15 来自网易微博

反红学家陈林:@反红学家陈林 请邓先生看看,请广大网友看看,红学界是不是早就知道陶洙伪造脂本的事实?!

今天 15:16 来自网易微博

邓遂夫:有书法功底的人,在抄录时有意模仿底本笔迹,是很容易做到近似的。若是要作伪,还可以做到乱真。据说启功对模仿他的赝品,也要细看才能判断。 转@反红学家陈林 北师大本,一人笔迹是陶洙,一人笔迹是周绍良。邓先生既然现在明言陶洙“在转抄时有意识地尽量模仿原抄笔迹”,那么请邓先生公开回答一下,陶洙仿抄庚辰本,怎么抄出了一笔自己的字呢?

今天 15:16 来自网易微博 

反红学家陈林:@邓遂夫 邓先生既然如此公开肯定陶洙“有意模仿”庚辰本,请教邓先生——陶洙“有意模仿”后,怎么抄出来一笔他自己的字呢?曹立波、周绍良一看就知道,北师大本是陶洙的字。他们怎么不说,这是“有意模仿”庚辰本的字呢?

今天 15:18 来自网易微博

邓遂夫:不瞒你说,胡文彬有点冷幽默。你误读了。 转@反红学家陈林 2008年7月25日下午,我打电话给胡文彬,直截了当告诉他“一切‘脂本’都是陶洙伪造”,胡文彬在电话那头惊呼了一声“啊啊~~”。我接着说:“你们早就知道这个事实,对不对?”胡文彬沉默不语。继续说:“胡老,您应该站出来(指证)。”胡文彬长叹一声:“我是朽木不可雕矣!”

今天 15:19 来自网易微博 

反红学家陈林:@邓遂夫 那好,请邓先生公开告诉我们对胡文彬此语的正确解读。

今天 15:22 来自网易微博

反红学家陈林:我要感谢邓先生,他今天公开指称陶洙“有意模仿”了“庚辰本”,这是“红研所”“红学会”的骨干成员根本不敢公开讨论的问题。我现在要请问邓先生,请教广大网友——陶洙仿抄“庚辰本”,怎么抄出了一笔他自己的字?

今天 15:27 来自网易微博

邓遂夫:不只是启功。你到潘家园去看看,各种古今书法家、画家的字画多着呢。那才是真正的像极了。如果以这些赝品的存在而判断启功等大师的作品也是伪造,这世界就太好玩了。 转@王小山 @邓遂夫 启功这个事情,我能作证,我是师大中文系毕业的,有师兄经常模仿启功先生字迹,相像之极,真假莫辨。不过,启功先生的字比较容易模仿,也是事实。

今天 15:25 来自网易微博

反红学家陈林:@邓遂夫 要说模仿,仿抄,那我有一个问题——仿抄人家的字,怎么抄出来一笔自己的字。我还有一个问题:怎么冯其庸拿着陶洙的字对比庚辰本,竟然说笔迹一本都对不上?既然都模仿都惟妙惟肖了,怎么对不上?

今天 15:29 来自网易微博

反红学家陈林:陶洙的字,“几千页的抄本”,对比起来太像了。当年出影印本,冯其庸敢把陶洙的字也影印出来吗?他当然是不敢的——陶洙在己卯本第21回~30回的笔迹,跟庚辰本一模一样,简单的笔迹对比,陶洙伪造脂本的事实会立即败露。

今天 15:32 来自网易微博

反红学家陈林:陶洙亲笔抄录的“北师大本”近年出了全本高清照相本,正好被寻找陶洙笔迹的我碰上了,一对比,陶洙的笔迹跟庚辰本一模一样——陶洙伪造的脂本的真相就此揭开。
http://163.fm/17urGr

今天 15:36 来自网易微博

邓遂夫:我不是胡文彬肚里的蛔虫,我只能以我个人的理解来体会。假如你告诉我一切‘脂本’都是伪造,我对这种荒唐的说法恐怕也只能”啊啊啊“一阵,实在无话可说。你再说你早就知道是假的?我会忍不住想笑,但绝不会吭声。因为我也朽木不可雕也。 转@反红学家陈林 请邓先生公开告诉我们对胡文彬此语的正确解读。
http://163.fm/3Ex4Dj

今天 15:37 来自网易微博

反红学家陈林:@邓遂夫 请教邓先生,你又如何判断出胡文彬的“冷幽默”,又如何判断我是误读。请问广大网友,你们如何理解胡文彬的话。

今天 15:38 来自网易微博

反红学家陈林:@反红学家陈林 再请教邓先生——要说模仿,仿抄,那我有一个问题——仿抄人家的字,怎么抄出来一笔自己的字。我还有一个问题:怎么冯其庸拿着陶洙的字对比庚辰本,竟然说笔迹一本都对不上?既然都模仿都惟妙惟肖了,怎么对不上?

今天 15:39 来自网易微博

王小山:@邓遂夫 邓先生又幽默。

今天 15:39 来自网易微博

反红学家陈林:@王小山 太幽默了。我想到更大的幽默是,邓先生也早注意到北师大本的笔迹跟庚辰本太像了,所以他“幽默”地说:如果要根据此本抄手的笔迹,去追寻副录此本的原藏主是谁,应该是有迹可循的。但我以为现在大可不必去深究此事。

今天 15:43 来自网易微博

钱江晚报记者:@反红学家陈林 难道所有人都要“啊啊啊”,这样下去不是很好

今天 15:42 来自网易微博

反红学家陈林:@钱江晚报记者 胡文彬的“啊啊”,是一个激灵,一个哆嗦。不是轻轻松松的啊啊啊。

今天 15:45 来自网易微博

邓遂夫:甲戌本好像是只有一个抄手,抄的一丝不苟,从容不迫。看来没有人催着他尽快送还底本。但是,这个抄手文化水平太低,很多明显的字都认错了,抄错了,也不注意避皇帝的爷爷的讳。这是民间抄本的特征,而不是时代的特征。清代的民间抄本我家也有,并不避讳。 转@宋希於 似乎每个抄本都有多个抄手(甲戌本似乎没有)。是这样吧。

今天 14:51 来自网易微博

反红学家陈林:@邓遂夫 甲戌本的抄手,就是“卞藏本”的抄手,就是陶洙。陶洙的特征笔迹“一撇一捺写得特别长大”,“斜弯钩写得特别长大”,“大量常用字写成了相同特殊结构的异体字(错别字)”,在全部脂本中都大量反复呈现。请看笔迹对比鉴定:《笔迹鉴定揭穿“甲戌本”伪劣本质》
http://163.fm/2x2NTr

反红学家陈林:@宋希於 请来看看笔迹对比鉴定:《笔迹鉴定揭穿“甲戌本”伪劣本质》http://163.fm/2x2NTr

今天 14:59 来自网易微博

反红学家陈林:我在“甲戌本”和“庚辰本”第一至八回中分别仔细挑选了300多个具有“特殊笔画”与“特殊结构”的字样进行比较分析,“甲戌本”和“庚辰本”的字迹在“‘斜弯勾’写得特别长”这个书写特征上完全一致,在“常用字特殊笔画”这个书写特征上完全一致。
http://163.fm/2x2NTr

今天 15:04 来自网易微博

小骏子:@反红学家陈林 陈老师关于所有脂本论均系陶洙一人伪造这一结论推翻百年红学为基点确实震惊,那你当初是选择那些版本作为你的考据?你又如何去鉴别抄法模仿术以佐证系陶洙一人?

今天 15:09 来自网易微博

反红学家陈林:@小骏子 全部版本。笔迹鉴定有专门的技术方法,主要就是考察特殊笔画和特殊结构。
http://163.fm/2x2NTr

今天 15:07 来自网易微博

宋希於:如果说,庚辰、北师本、己卯还能有字体上的比对的话,那么卞藏和甲戌那字是一点都不像。@王小山 @反红学家陈林

今天 15:10 来自网易微博 

反红学家陈林:@宋希於 并非您说的这样。卞亦文自己还说呢,他的书法专家朋友指点,该本跟甲戌本的笔迹很像呢。——我仔细对比了,不是很像的问题,而是一模一样。卞藏本,就是陶洙伪造的第一个古抄本,就是“戚序本”的原本。

今天 15:10 来自网易微博

反红学家陈林:邓先生到现在还没有明确回答我的问题——陶洙“有意模仿”庚辰本,为什么抄出了一笔他自己的字?

今天 15:15 来自网易微博

宋希於:求@反红学家陈林 解答:1、“丰神迥别”那四百余字为何只有甲戌本有?2、各本抄本据鉴定,抄手都不止一人,为何您说是陶心如一人所抄呢?

今天 15:21 来自网易微博

 反红学家陈林:@宋希於 陶洙伪造甲戌本,首先就是为了骗胡适。胡适买了甲戌本,就秘藏不示人,陶洙伪造其他脂本时,就没了参考。各抄本的笔迹鉴定,很多研究者的判断根本不靠谱。笔迹鉴定的专门技术,一看特殊笔画,一看特殊结构。在这两方面,全部脂本海量的特征笔迹完全一致,反复呈现。

今天 15:19 来自网易微博

反红学家陈林:@宋希於 现举一个例子,来看看以往的笔迹判断多么不靠谱。郑庆山在《论戚宁本〈石头记〉》一文中提出:“戚宁本的抄手共十七人,一色楷书,颇工整。”郑庆山所说的“笔迹特征”并非笔迹鉴定中的“本质特征”,如特殊笔画、特殊结构等,而基本上属于用笔、用墨、用力、用心这些“非本质特征”。
http://163.fm/3E8PoI

今天 15:22 来自网易微博

邓遂夫:不瞒你说,我也对比过许多前人的笔迹,除了郑板桥、鲁迅等少数人的写法有点特殊而外,其他大多找得出基本一致的某些特征来。 转@反红学家陈林 我在“甲戌本”和“庚辰本”第一至八回中分别仔细挑选了300多个具有“特殊笔画”与“特殊结构”的字样进行比较分析,“甲戌本”和“庚辰本”的字迹在“‘
http://163.fm/2x2NTr

今天 15:38 来自网易微博

反红学家陈林:@邓遂夫 邓先生懂笔迹懂书法更好了,请您告诉我,告诉广大网友——陶洙“有意模仿”庚辰本的字,怎么就抄出自己的一笔字来了呢?冯其庸拿着陶洙的字,说根本对不上脂本,是不是谎言呢?

今天 15:36 来自网易微博

王小山:@邓遂夫 那是,都是汉字。

今天 15:48 来自网易微博

反红学家陈林:@王小山 哈哈。幽默一下,陈林模仿王小山的字,模仿得像极了,邓遂夫先生一看,说,这是陈林的字。冯其庸拿着陈林的字对比王小山的书法,说,根本对不上!

今天 15:45 来自网易微博

张其松:@反红学家陈林 你有点絮叨!他不愿意回答你就别问了。问了也没意思啊。

今天 15:50 来自网易微博 

反红学家陈林:@张其松 这是关键。不能回避的关键问题。

宋希於:@反红学家陈林 批条??庚辰本的六十四回、六十七回是他补抄并有落款的啊!字写得那可明显不同。@王小山 @邓遂夫

今天 15:53 来自网易微博

反红学家陈林:@宋希於 表面的不同不能掩盖“特征笔迹”的完全一致。

今天 15:52 来自网易微博

taoqibao:@反红学家陈林 这么做有何意义?嘿---------------

今天 15:55 来自网易微博

反红学家陈林:@taoqibao 陶洙就是为了骗钱。戚序本是陶洙伙同狄葆贤整出来的,卖得不错;甲戌本重金卖给胡适。周汝昌因《红楼梦新证》暴得大名,陶洙预料他整出来的完美脂本会比周汝昌更火。

今天 15:54 来自网易微博

邓遂夫:真不想说了。”自己的一笔字“该如何界定?除了有近朱者赤的因素,中国书法的基本法则岂不是影响了世世代代的人?除了公安局介入,说不清的。 转@反红学家陈林 @邓遂夫 邓先生懂笔迹懂书法更好了,请您告诉我,告诉广大网友——陶洙“有意模仿”庚辰本的字,怎么就抄出自己的一笔字来了呢?冯其庸拿着陶洙的字,说根本对不上脂本,是不是谎言呢?

今天 15:58 来自网易微博

反红学家陈林:@邓遂夫 没有什么说不清的。曹立波对比陶洙的北师大本和己卯本上陶洙“补抄”的部分,发现两者笔迹几乎一致;陶洙的老朋友周绍良看到北师大本,立即告诉曹立波:这很像陶心如的字。人证物证俱在,非要公安局介入?公安局介入,就是要抓人了。

今天 15:56 来自网易微博

王小山:@邓遂夫 一句“说不清”,怕是不能服人。

58分钟前 来自网易微博 

反红学家陈林:@王小山 所谓影抄、蒙抄、描抄、仿抄,是根本不能自圆其说的。陶洙影抄、蒙抄、描抄、仿抄庚辰本,朋友们一看,这是陶洙的字!那庚辰本不是陶洙的字,又是什么?太幽默了。

今天 16:01 来自网易微博

dnzsliu:@反红学家陈林 陈先生的意思是现存脂本并非清人抄本,而是陶洙所抄 即使此点成立,那清时是否有过脂本?难道脂本是陶洙自创?

56分钟前 来自网易微博

反红学家陈林:@dnzsliu 全部脂本都是陶洙亲手伪造。大量脂批剽窃篡改了清道光年间太平闲人张新之独创的评点。这个事实,大家对比一下“三家评本”和脂本脂本,立即就能发现问题。看看我曾经做的批语对比:
http://163.fm/2iWXpc

57分钟前 来自网易微博

taoqibao:@反红学家陈林 那么,胡文老为何不肯揭穿陶?

51分钟前 来自网易微博

反红学家陈林:@taoqibao 揭穿陶洙造假的骗局,不但整个红学界跨掉,胡文彬自己也难逃干系。但是,不出来揭穿,问题更严重。悔过自新,这是唯一出路。

52分钟前 来自网易微博

王小山:差不多了吧,双方都把自己的话说清楚了,我这个打酱油的嘉宾也该撤了。一早飞到成都,又坐两个小时汽车,累了。感谢邓遂夫老师,感谢陈林,我这个假冒伪劣的红楼爱好者,今天开了眼了,呵呵。感谢网易微薄,感谢国家。

46分钟前 来自网易微博 

反红学家陈林:@王小山 感谢国家,感谢网易,感谢邓先生,感谢王小山。

50分钟前 来自网易微博

 

邓遂夫:这个就免了。我不会去看的。不看也知道他只会骂人。以骂人来做学问而能成功者,古来无有。把所有的学者都骂成骗子,当然是解气的,但是一点用都没有。你得拿出可靠的真东西来。如果再满嘴的脏话,只能把自己抹黑,不但没用,还适得其反。望三国诸君深思。当然小山好像没有脏话。转@王小山陈林红楼论文:http://163.fm/2jm5eY

 

今天 16:21 来自网易微博 


王小山:@邓遂夫 这个我同意邓老师的,请陈林考虑。

 

今天 16:23 来自网易微博

 

反红学家陈林:@王小山这种污蔑的话就不必要再说了。邓遂夫先生这几天都有去看我的新浪博客,今天又公开说什么“我不会去看的”,有什么意思呢。请广大网友看看我的系列学术论文,看看红学界是不是在长期欺骗,看看我的指控是否成立。

 

今天 16:28 来自网易微博

邓遂夫:感谢大家的光临。今后还有机会交流的。不过今天我好像有点逼上梁山,还是很高兴。再次谢谢!

今天 16:23 来自网易微博

(完了)

 

  评论这张
 
阅读(446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