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破译红楼时空密码,准确解答百年悬疑,主流红学全面破产

 
 
 

日志

 
 

红楼梦真本重放异彩  

2011-01-23 10:02:00|  分类: 全面彻底破解200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红楼梦真本重放异彩
——礼赞欧阳健、曲沐等校注的花城版程甲本再版发行



在这片荒谬绝伦的人和事层出不穷的神奇土地上,恢复常识往往要付出沉痛的代价。多少美好的生命和希冀在光明远未到来之时,就被浓重的黑暗永远地吞噬。这份无奈和绝望同样属于红楼梦研究领域,然而我们这一代人也许比前人更幸运,我们生前就已经知道,在这个被誉为百年中国三大“显学”之一的学术地盘里,黑暗的将永远归于黑暗,光明的必定在光明中永生。


当红楼梦研究领域的喜讯和噩耗几乎同时传来,上述信念变得更加坚定和强烈。喜的是,花城出版社2010年12月推出了程甲本《红楼梦》第二版,这是1994年1月第一版的再版,由原来的32开本改为16开本,版式更新颖,印刷更精美;悲的是,该版本的四位校注者之一的陈年希先生竟于今年1月19日凌晨突发脑溢血溘然长逝。


花城版的程甲本《红楼梦》,是在红楼梦研究于新世纪取得重大和决定性进展的学术背景下再版发行的,具有承前启后的重要价值和意义。对既往坑蒙拐骗的“红学”,它是雷鸣般的丧钟;对未来崭新的红楼梦研究,它又是全面胜利的嘹亮号角。作为与欧阳健先生、曲沐先生和金钟泠先生并肩战斗十多年的正直学者,陈年希先生在程甲本《红楼梦》再版之际或许早有此历史洞见——这会让哀伤的我们稍稍感到一丝安慰。


《红楼梦》版本研究,是红楼梦研究领域最根本的课题之一,其基础性和重要性甚至超过了作者研究。作者不知,我们至少还可以研究文本;真本未立,则一切文本研究,以及建立在文本研究基础上的作品艺术性和思想性的研究,全都成了空中楼阁。


1791年年底程甲本面世,直到清末民初,“红楼梦真本”几乎不是一个问题,程甲本就是“红楼梦真本”。1832年,“护花主人”王希廉(王雪香)刊印了评点本《新评绣像红楼梦全传》,这个本子的正文是校改程甲本而来,保存、完善和进一步传播了程甲本。1884年,上海同文书局出版了石印本《增评补图石头记》,这个本子合并了王希廉和“大某山民”姚燮的评点,极为流行——“逮此本出现而诸本几废矣”——其正文仍然是王希廉校改的程甲本。


尽管此后有号称“原本”的刊本(如所谓“戚序本”)、胡适的“程乙本”,以及胡适推崇的“脂砚斋评本”(即“甲戌本”和“庚辰本”)陆续出现,胡适断言高鹗续作后40回的谬论逐渐产生大的影响,然而直到1954年之前,对广大读者产生最大影响的《红楼梦》版本,毫无疑问是程甲本。


程甲本作为“红楼梦真本”的地位被颠覆,祸端肇始于胡适。胡适在20世纪20年代至30年代初,陆续发表了多篇具有深远影响的“红学”论文,先是毫无根据地断言《红楼梦》后40回为高鹗续作,接着又抛出来历不明、号称比程甲本更完善的“程乙本”,最后则大力鼓吹“甲戌本”和“庚辰本”。


胡适的谬论占据学界主流,却是在胡适被打倒批臭的新中国。从1954年开始,各种“脂本”大行其道,至1982年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发行红楼梦研究所以“脂本”为底本校注的“通行本”,“脂本”俨然获得了至高无上的学术地位。


“脂本”至尊的另一面,就是程甲本作为“红楼梦真本”地位的完全瓦解。毫不夸张地说,从1982年开始,首次接触《红楼梦》的新一代读者就陷入了年复一年被粗暴洗脑的悲惨境地,他们满心里是“脂批”的迷狂和“续作”的偏执。


率先打破这黑幕层张、垢污积深的“红学”局面的学界人士,是20世纪90年代初偶然闯进“红学”领域的欧阳健先生。继之而起的有曲沐、吴国柱、侯忠义等一批优秀学人。回顾历史,这一批革“红学”、“脂本”命的先驱所疑所议,并没有任何高深复杂的学理,他们所坚持的仅仅是版本校勘学的常识!


欧阳健们持续地拷问“脂本”的来历,不厌其烦地辨析“脂批”的乖谬,层层揭开了“脂本”“脂批”造假作伪的马脚。客观地说,欧阳健们并不是每一个结论都无懈可击,但是欧阳健们至少在学理上证明了“脂本”“脂批”完全不可靠——程甲本是“红楼梦真本”的命题因此首次被明确而隆重地公开提出。


欧阳健们坚持常识得到的是什么?不是鲜花和喝彩,而是围攻谩骂和打压迫害!


以欧阳健先生为代表,他让人敬佩的,不仅仅是学识,更多的是品格和风骨。历经苦难困厄的欧阳健先生始终是谦逊的、宽厚的、执着的、敏锐的。劳谦君子有终吉,欧阳健们很可能都没有想到——在学理上全面和彻底的胜利将会迅猛到来。


2005年,广州青年学者陈林完成并在互联网上公开发布了他的学术论文《破译红楼时间密码》。这篇论文出人意料地用小说第86回所写的元春八字命理反推出了元春及其原型人物曹佳氏的真实生辰八字,即“壬申年壬寅月壬子日辛亥时”(1692年2月18日),并在此基础上“还原”出120回情节之下隐藏的一条从1706年到1724年的真实年代序列——小说就是按照这个真实的年代序列逐年展开叙事。


红研所研究员、红学会前秘书长胡文彬看了陈林的论文,特地去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查清代皇家档案《娶妻册》,上面记载的平郡王纳尔苏嫡福晋曹佳氏的生辰八字跟陈林所论完全一致。又,如《破译红楼时间密码》详细所论,从1706年到1724年的真实年代序列在小说中是客观存在的,被科举考试、元旦朝贺、天文历法、太后殡葬、黄河决口等一系列情节充分暗示出来。


有鉴于此,现存120回小说就是一个有机整体,“续作说”完全破产。


揭示了元春的原型和真实的年代序列,陈林论断宝玉的原型就是曹佳氏的弟弟曹頫,曹頫的生年是1706年(丙戌)。这个生年,同样可以得到小说情节和历史文献的双重验证。


《破译红楼时间密码》于2006年正式出版,当年年底,陈林又开始了小说版本校勘的工作。一年多时间的艰苦校勘,终于让陈林发现了自己在“脂本”“脂批”问题上的严重错误——轻信“脂本”“脂批”,陈林误判“脂砚斋”是曹頫。


从1706年到1724年这一真实年代序列在小说中的客观存在,成了陈林辨别版本真伪的利器。陈林越来越清楚和坚定地认识到——一切“脂本”都是伪本,唯有程甲本才是“红楼梦真本”,“程乙本”都不是。


陈林又发现,“脂批”大量剽窃和篡改了太平闲人张新之独创的评点,“脂本”正文则沿袭了王希廉对程甲本正文的校改——这又是“脂本”后出的铁证。


2008年7月,陈林对“脂本”的所有怀疑都指向了一个明确的人物——陶洙。找出陶洙的笔迹,对比“脂本”,就是对“脂本”神话致命的最后一击。苍天不负有心人——陈林恰好找到了陶洙在“己卯本”上亲笔“补抄”的几页文字(影印本照片),对比“庚辰本”相应文字,二者一模一样!再对比陶洙亲笔汇校汇抄的“北师大藏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影印本),三者一模一样!陶洙在这三个本子上的特征笔迹,在其它全部“脂本”上大量反复呈现。


百年“红学”造假第一大案人赃俱获水落石出!


在此基础上,陈林进一步的深入研究继续取得了丰硕的成果——有关“曹雪芹”的史料被揭穿造假骗局、“程乙本”及“东观阁”系列刊刻本被揭穿造假骗局、《随园诗话》和“徐传经批本”被揭穿造假骗局……红楼梦研究领域的基础问题一个接一个地被势如破竹地迅速解决。


最为重要的是,陈林揭穿了“红学界”高层人物长期隐瞒陶洙伪造贩卖“脂本”的罪恶行径。任何仔细对比研究过“脂本”原本的人,完全不可能看不到陶洙的笔迹跟“脂本”笔迹一模一样的明显事实。


胡适、周汝昌、周绍良、陈仲篪、吴恩裕、冯其庸、林冠夫、刘世德、蔡义江、胡文彬、吕启祥、杜春耕……一大串“红学权威”就是依靠长期的诈骗获取名利。推崇“脂本”,贩卖“脂本”,这跟谋财害命有什么区别?冯其庸、周汝昌们能暂时逃脱法律的严惩,怎么可能逃脱历史永久的审判?!


不了解上述重要的学术背景,花城版程甲本《红楼梦》再版发行的意义就容易被低估。这是实实在在的《红楼梦》真本,这也是欧阳健们可昭日月的高风亮节。广大读者对《红楼梦》的鉴赏和研究从此有了一个坚实可信的文本,学者的为人为学也有了一个切近可亲的坐标。


谨以此文热烈祝贺花城版程甲本《红楼梦》再版发行,也愿陈年希先生的在天之灵安息!




  评论这张
 
阅读(5144)|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