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破译红楼时空密码,准确解答百年悬疑,主流红学全面破产

 
 
 

日志

 
 

刘心武续写红楼梦:创新还是诈骗?  

2011-02-18 19:44:17|  分类: 横扫红学界牛鬼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刘心武续写红楼梦:创新还是诈骗?

 

据媒体近日报道,刘心武续写的红楼梦后28回已杀青,今年4月将在大陆港台同时出版。消息传出,有赞有弹。我在网上稍稍看了一下有关报道,深感悲哀和愤怒。从媒体采编,到专家读者,赞也好,弹也罢,全然不顾一个最基本的前提——红楼梦后40回真的是续写的吗?


如果红楼梦现存后40回真的是续写的,那么不要说刘心武现在重起炉灶再续28回,续280回也是他老人家的自由,你可以自由评说刘心武续得好不好,至于他该不该写、能不能写,以及续写的动机目的,乃至是否“玷污”了红楼梦,任何人都没有资格来说三道四指手划脚。


如果红楼梦现存后40回不是续写的,120回本来就是一个整体,出自同一作者之手,那么刘心武续红楼梦就非常荒唐了。照理说,确认了红楼梦现存120回是一个整体,刘心武偏要按他的理解去续写或改写,这也是他的自由;现在的问题是,在大多数群众不明真相之时,刘心武公然散布谎言腰斩红楼,继而抛出他的“续作”,这就是诈骗。


讨论问题不明确基本的前提和共同的基础,唾沫横飞或者天花乱坠都于事无补徒增滋扰。我们现在就来追问,红楼梦后40回是不是续写的?追问这个问题,我们不但可以清楚地判定刘心武公然诈骗的事实,而且可以深刻地认识到中国知识界整体上心智极其低下、道德极端败坏的本质。


关于红楼梦现存后40回“续写”的“史料证据”,没有任何一条是成立的,没有任何一条有丝毫恰当的证明力。关于红楼梦现存后40回是高鹗“续写”的论调,更是无中生有信口雌黄栽赃污蔑。大多数人可能没有注意到,“红学权威机构”红楼梦研究所的新校注本《红楼梦》,已经悄悄地把“高鹗续”改成了“佚名续”,继续嚷嚷“高鹗续”的无知之辈是不是应该趁早闭嘴?


很多人认定红楼梦后40回是续写,一个重要的证据就是指称后40回“迷失”的“脂砚斋批语”。大多数人完全没有认识到,“脂砚斋批语”相当于匿名信,在“脂砚斋”、“畸笏叟”等作批者身份不明的情况下,这样的匿名信完全没有证明力。


更可悲的是,被奉若国宝的“脂砚斋评本”——全部“脂本”——都是文化败类陶洙(1878—1961?)一手伪造的。仔细对比研究过“脂本”原本的“红学家”,没有一个不知道这一显见的事实。陶洙自述对照“庚辰本”亲笔“补抄”了“己卯本”中第21回到第30回的正文和批语,然而这“补抄”的笔迹,跟“庚辰本”一模一样;陶洙又亲笔抄了一部“完美”的“脂本”,现藏北京师范大学图书馆,这个“北师大本”第21回到第30回的正文笔迹跟“己卯本”和“庚辰本”又是一模一样!


陶洙伪造的“脂本”“脂批”称红楼梦后40回是“续写”,这叫哪门子证据呢?


顽固坚持后40回续作说的人,其实不在意任何证据,他们已经陷入了极度自恋的迷狂之中,他们迷信自己一眼就能看出前后文字的高下。然而这种迷狂却经不起一个基本事实的推敲考验——红楼梦最精彩的文字恰恰就是后40回中的黛玉之死。


不少人自认为有相当的阅读能力,能读懂红楼梦,摇头晃脑沾沾自喜狂妄自大。我要不客气又实事求是地说,在我之前,没有任何读者读懂了红楼梦;世人关于红楼梦的所谓常识,没有一条是对的。


在我之前,从来没有人看出第86回元春的八字命理错得离谱,从来没有人由这错误的八字命理反推出元春真实的生辰八字“壬申年壬寅月壬子日辛亥时”(1692年2月18日),从来没有人断言这个生日就是元春原型人物、江宁织造曹寅长女、平郡王纳尔苏嫡福晋(王妃)曹佳氏的生日。


红研所研究员、“红学会”前秘书长、著名“红学家”胡文彬看了我的研究论文,特地去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查阅爱新觉罗宗谱,《娶妻册》上记载的曹佳氏的生日跟我的论断完全一致!


在我之前,从来没有人看出贾宝玉挨打的13岁那一年有四大历法特征:四月二十六日未时交芒种、端午节前一天夏至、十月中旬交小雪、十二月只有二十九天;从来没有人由此检索,发现1719年的农历历法特征与此最接近,因而论断贾宝玉真实的生年是1706年(丙戌),这个生年就是红楼梦真正作者曹頫的生年。


曹頫的生年,在我之前同样从来没有人搞清楚过,而现存史料在在证明曹頫就是生于1706年。甚至小说本身都已经指出来了这一点——元春生于“甲申”,贾宝玉生于“次年”即“乙酉”,甄宝玉“略小一岁”故生于“丙戌”——太祖南巡,独甄家接驾四次,这就是以康熙四次驻跸曹寅江宁织造府这独一无二的史实为原型,甄宝玉的小说生年就是曹頫的生年,贾宝玉的真实生年就是曹頫的生年。


在我之前,从来没有人看出并论证现存120回情节之下,隐藏并暗示了一条从1706年到1724年的真实年代序列,一系列重要的小说情节与康雍年间的史实构成一一对应的关系。


基于以上研究论证,现存120回红楼梦就是一个有机整体,全部出自曹頫之手。


既然现存120回红楼梦就是一个有机整体,全部出自曹頫之手,你们续什么红楼梦?什么叫狂妄自大?什么叫浅薄无知?什么叫厚颜无耻?


刘心武现在抛出续作红楼梦,这叫“图穷匕见”。在央视百家讲坛大放厥词,谎话连篇,腰斩红楼,这还只是刘心武诈骗的起点呢;折腾了几年,最后玩出了续作红楼梦,我只能惊叹这是“有组织有计划有预谋”的诈骗行径。


要说刘心武是在诈骗,刘心武自有一套准备好的挡箭牌:我又没说我是对的!言下之意,上当受骗掏腰包,那只能怨读者自己没有辨别是非的能力。


可是,刘心武你从来都不知道自己是错的吗?你搞那套秦学探佚,从来不知道自己没有证据、撒谎瞎掰吗?面对那忽悠诈骗来的百万大钞,诚实、良知、道德,对于刘心武大约神马都是浮云了。


在指控刘心武诈骗的同时,千万不要忘记在刘心武的身后还有一个超级巨骗、国贼周汝昌。刘心武诈骗,也就近几年的事;周汝昌诈骗,那叫持之以恒60年。周汝昌就是陶洙这个败类的小兄弟,陶洙造假时,周汝昌的眼睛还没瞎呢——至于现在瞎了,那也是他自己说的——周汝昌看不出来“庚辰本”上的笔迹跟陶洙手笔一模一样?“庚辰本”就是陶洙伙同周汝昌和张伯驹高价贩卖到燕京大学去的。周汝昌关于“脂本”和“探佚”的胡说八道,几乎全部来自于陶洙。


周汝昌60年来欺骗了全中国,欺骗了全世界。最妙的是,周汝昌把他宿敌、另一个超级巨骗、国贼冯其庸及其党羽都骗住了。周汝昌伙同书贩子魏广洲下了个套,谎称郑振铎介绍燕京大学购入“庚辰本”,冯其庸信以为真,把“庚辰本”捧上了天,近年还把这个假古籍捧进了“国家珍贵保护古籍名录”。毫无疑问,国贼冯其庸及其党羽已经惨死在周奸汝昌手中,周汝昌作诗回击冯派的围攻,蔑称其“蚍蜉撼树”,那可真不是虚言。


话说回来,刘心武捧着脂本脂批当个宝,那现在就可以质问周汝昌,脂本脂批到底是不是陶洙亲笔伪造的,有没有答案都应该向全国人民公开交代一下。为什么应该?因为刘心武腰斩红楼、秦学探佚的荒唐谬论几乎全部发端于周汝昌。


确认红楼梦现存120回是一个整体,刘心武“续作”之为诈骗的事实昭然若揭。然而让我深感悲哀和愤怒的,远不止于刘心武一人一事的猥琐丑恶。100年来,中国大批“一流”的专家、学者、教授、作家等纷纷卷入“红学”论争,可是,解决了什么问题没有?


迄今为止,大多数人关于红楼梦的所谓常识,没有一条是对的!也就是说,百年“红学”论争一个问题都没有解决。百年中国养了知识界一群一流的草包混账王八蛋。


刘心武这种骗子的横行,使我立即想起不久前西太平洋大学博士、骗子禹晋永在微博上的高论:群众都是傻逼。


没错,骗子横行至少对应了一个事实,即傻逼成堆。借用多年前一个老段子的句子,让我在无言的悲愤中结束本文:


此处钱多,人傻,速来!

 


(完了)

 

 

  评论这张
 
阅读(4833)|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