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破译红楼时空密码,准确解答百年悬疑,主流红学全面破产

 
 
 

日志

 
 

三月三,清明节,探春生日恨绵绵  

2011-04-04 04:50:28|  分类: 全面彻底破解200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月三,清明节,探春生日恨绵绵

 

今年的清明节,日子有点特别,公历是4月5日,阴历是三月初三。阴历三月初三,在中国古代是一个重要的节日,即“上巳节”;在今天的日本,也是一个重要的节日,即“女儿节”。日本的这个节日,可以肯定是继承并发扬光大了古中国的传统;在今天的中国,很惭愧,我对“三月三”的最初印象就是“地菜煮鸡蛋”。后来,我知道“三月三”是苗族对歌的重要节日;再后来,我知道“三月三”对于小说《红楼梦》的重要意义。


说起小说《红楼梦》,我就有相当愤懑的情绪。当然,这不是对小说的愤懑,而是对当今多得不可计数的自大狂们的愤懑。我最愤懑的,就是那些自作聪明腰斩《红楼梦》的自大狂——自大狂们往往狂妄到极点地认为,《红楼梦》现存后40回是续写的,而且这是“稍有文学功底”的人“一眼”就能看出的“事实”。


自大狂们的“证据”之一,就是指责后40回没有按照前80回的“伏线”展开情节,而其中最明显或者最重要的一个例证就是探春远嫁并不是第5回判词所暗示的“清明时节”。


《红楼梦》第5回写到,贾宝玉在太虚幻境看到一幅画——画着两人放风筝,一片大海,一只小船,船中有一女子,掩面泣涕之状。画后有四句判词:

 
才自清明志自高,
生于末世运偏消。
清明涕送江边望,
千里东风一梦遥。


关于这首判词,从“红学”专家到一般红楼发烧友,几乎无一例外地认为,这是对小说重要人物探春结局的暗示——暗示探春于清明时节远嫁他乡。


第102回写探春出嫁,时间并不明确。但根据上下文来看,此时宝玉和宝钗已经“圆房”,按照孝制和贾母等人的安排,元春死于立春后一日,而宝玉“圆房”已经过了为姐姐元春守孝的“九个月的功服”;另外,第99回写道:“所以园内的只有李纨、探春、惜春了。贾母还要将李纨等挪进来,为着元妃薨后,家中事情接二连三,也无暇及此。现今天气一天热似一天,园里尚可住得,等到秋天再挪。”第102回则写道:“园中人少,况兼天气寒冷,李纨姊妹、探春、惜春等俱挪回旧所。”由这些情节来判断,探春出嫁必定是在深秋初冬季节。


看看,后40回的描写跟第5回判词给出的“伏线”完全对不上!


可是,自以为看得懂《红楼梦》的自大狂们,判词根本就不是在写探春于清明时节出嫁!“清明”是探春的生日,“清明”是探春的代称!


《红楼梦》诞生两百多年来,只有我首先读懂了这部伟大的小说,只有我首先看出来:在现存120回情节之下,隐藏并暗示了一条从1706年到1724年的真实年代序列,小说就是按照这个真实的年代序列逐年展开叙事。


我在论著《破译红楼时间密码》中论证,贾宝玉出生的真实日期是1706年6月8日(丙戌年四月二十药王圣诞日),这个日期就是小说真正作者曹頫的生日。


小说第4回写道:“珠虽夭亡,幸存一子,取名贾兰,今方五岁,已入学攻书。”此时为1714年甲午年,故贾兰生于1709年己丑年,比叔叔宝玉小3岁。


第78回1722年壬寅年秋,贾兰作七言绝句《姽婳词》,众幕宾看了大赞:“小哥儿十三岁的人就如此,可知家学渊源,真不诬矣。”


第78回又写到了贾环的年龄。贾环作诗后,众人夸奖说:“三爷才大不多两岁,在未冠之时如此,用了工夫,再过几年,怕不是大阮小阮了。”


如果贾环的确比贾兰大两岁,则他应生于1707年丁亥年。但是贾环的胞姐探春是“三月初三日”生日(第70回),探春虽是庶出,但不可能比同父异母的哥哥还大。


因此可以断定,贾环只比贾兰大一岁,生于1708年戊子年;探春生于1707年丁亥年三月初三。查《近世中西史日对照表》,这一年的三月初三恰好是“清明节”(丙辰日,阳历4月5日星期二)!


原来小说第五回的判词“清明涕送江边望”竟然暗含了探春的生日!


探春原来并不是在清明时节出嫁的,而是如第102回所写的深秋季节。“清明”是探春的代称。这再一次有力地证明:后40回的作者与前80回的作者必定是同一个人,120回小说出自同一作者之手。


《破译红楼时间密码》还指出,探春的文学原型是曹寅的次女、现存120回小说作者曹頫的二姐。


清人萧奭《永宪录续编》载:“(曹)寅字子清。号荔轩。奉天旗人。有诗才。颇擅风雅。母为圣祖保母。二女皆为王妃。


康熙四十八年(1709年)二月初八日,曹寅在奏折中写到了嫁次女的情况:


再,梁九功传旨,伏蒙圣谕谆切,臣钦此钦遵。

 

臣愚以为皇上左右侍卫,朝夕出入,住家恐其稍远,拟于东华门外置房移居臣婿,并置庄田奴仆,为永远之计。臣有一子,今年即令上京当差,送女同往,则臣男女之事毕矣。兴言及此,皆蒙主恩浩荡所至,不胜感仰涕零。但臣系奉差,不敢脱身,泥首阙下,惟有翘望天云,抚心激切,叩谢皇恩而已。


由以上史料可以看出,曹寅的次女是由康熙皇帝指婚的,嫁给了担任康熙侍卫的某王子。


探春生于1707年丁亥年三月初三,可是,1709年出嫁的曹寅次女绝不可能生于这一天。既然她在1709年奉旨成婚,那么按照清代“指婚”的法律规定,曹寅的这个女儿当年至少应该满13周岁了。


那么,这个“三月初三清明节”是不是作者曹頫在暗示曹寅次女的生日特征呢?我们不妨查一查从曹頫大姐曹佳氏出生的1692年到1707年之间,究竟那些年份的三月初三是清明节。

 
查郑鹤声的《近世中西史日对照表》,从1692年到1707年之间仅有康熙三十五年丙子(1696年)一个年份的清明节是“三月初三”(4月4日星期三)。

 
尽管目前没有任何一条公开的史料证据记载曹寅次女的生年,但由于“三月初三清明节”是小说作者特别暗示出来的一个特征时间,是一个客观存在的事实,因此它当然可以作为一条书面证据来论证。也就是说,曹寅次女的生日确定为1696年清明节。生于这一天的她,在康熙四十八年年初未满13周岁时就参加了选秀女,当年在未满14岁时又被皇帝指婚嫁给了某王子。从清代法律的角度来说,这是不合例、不合法的行为。可是,这是皇帝的圣旨,法律定例又怎么能奈何得了呢?
 

最终验证我判断的正确性,就是去查现藏于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清皇室宗谱资料之一的《娶妻册》。在1709年的《娶妻册》中,一定明文记载了曹寅次女及女婿双方的生辰八字。曹寅的这位女婿究竟是何人,也终将真相大白。


所谓《娶妻册》,是清宗人府对宗室、觉罗进行严格人口登记和管理的册籍之一,它登记辈分、姓名、年龄、出生年月日时,娶妻年月日,妻族所在佐领,妻父姓名,妻子姓氏、年龄及出生年月日,并登记本男父名及祖父名。


我在《破译红楼时间密码》中论证元春及其原型人物、曹寅长女曹佳氏的真实生日是“壬申年壬寅月壬子日辛亥时”(1692年2月18日,农历正月初二)。红楼梦研究所研究员、中国红学会前秘书长胡文彬在看了我的论文之后,特地去查了“爱新觉罗宗谱”,发现我的论断完全正确。但是几年来,胡文彬一直不肯公开承认这一点,同时拒绝透露他查考的究竟是何种具体资料。


经过反复考虑和查证,我确认胡文彬查考的资料必定是《娶妻册》,因为该册籍与其他人口登记管理册籍被称为“小玉牒”,也算是“爱新觉罗宗谱”的一部分。


尽管胡文彬不肯站出来公开认定我的研究成果,但是元春及曹佳氏的真实生日可以得到文本证据、八字命理、对胡文彬的访谈报道,以及胡文彬的论文等多重资料的反复验证。胡文彬的继续沉默,只能表明他自己的荒唐可笑。


另一方面,胡文彬把沉默坚持到底,却妨碍了学界对探春原型人物、曹寅次女真实生日及其夫婿身份的考察。胡文彬也许早已把这个问题查得一清二楚,可是其他人却不再有这个方便的条件——据北京一位清史研究专家赐告,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已经封存了全部玉牒资料,外界已经不能再去查考了。


三月初三清明节是探春的生日,是曹寅次女、曹頫二姐的生日,这是《红楼梦》隐藏的重要秘密之一,也照见了“红学界”无知无能、无道无赖、无情无义、无法无天的“八无恶品”。对于那些顽固坚持腰斩红楼谬论的自大狂,我建议你们每逢三月初三清明节都去面壁思过烧香消业。


(完了)

 

 

相关阅读:

 

 
清明时节话探春
 


三月初三,探春及其原型人物的生日
——兼谈胡文彬对清宗人府《娶妻册》所载史料的恶意隐瞒

 

 


  评论这张
 
阅读(6171)|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