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破译红楼时空密码,准确解答百年悬疑,主流红学全面破产

 
 
 

日志

 
 

壬辰龙年始于今年2月4日立春  

2012-01-12 07:31:35|  分类: 横扫红学界牛鬼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壬辰龙年始于今年2月4日立春
——再论干支纪年、生肖属相以每年立春为界转换,而非起止于正月初一

 

近日在网上跟人讨论“干支纪年以每年立春为界转换,而非起止于正月初一”的话题,深感悲愤。为什么这么一个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常识性问题,竟然几乎每年都要来隆重讨论一次,辩得面红耳赤怒骂相向。冷静下来想一想,这也许反映了我们当代中国人正确的常识极其匮乏的状况;不但如此,还反映了我们当代中国人研究、探讨、解决问题能力的低下状况。因此重申这个话题,不但有助于普及正确的常识,也许还有助于促成大家反省个人研究态度和方法论。


干支纪年以每年立春为界转换,而非起止于正月初一,这的确是一个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问题——只要去看看中国科学院国家授时中心网站上发布的“日梭万年历”,就可以得到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验证。这个历法规则,自古以来年年如此,从未变更。生肖属相与纪年的地支一一对应,因此生肖属相也是以立春为界转换,而绝不是以正月初一为界转换。


由国家授时中心公开发布的历法,你凭什么怀疑,凭什么否定呢?如果拿不出有力的反证证明这个“日梭万年历”的错误,那么它就是无可置疑的权威历法。


然而在始而平和,进而激烈的讨论过程中,我发现问题真不是如此简单。堂堂的国家新闻通讯社“新华社”采访所谓的“天文教育专家”,公然散布“干支纪年始于正月初一,止于大年除夕”的谬论;该报道经国内各大小网站纷纷转载,造成谬种流传;堂堂的南京紫金山天文台官方网站发布的历表,竟然也采用了“干支纪年始于正月初一,止于大年除夕”的错误历法;在大小书店公开出版发售的各种“万年历”,往往也犯下同样的错误。


参与讨论的个人,特别是反方辩手,则往往拿出错误的文献材料,或对文献材料做出明显错误的辨析,甚至于胡牵乱扯、强词夺理、横蛮无赖——种种怪象不一而足。


其实,“干支纪年以每年立春为界转换,而非起止于正月初一”,这个简单的论题根本不需要繁琐论证,只要稍微有正确的历法常识,就可以做出合乎逻辑的正确判断。


我国自古以来沿用至今的传统历法,是阴阳合历,阴历是以月相盈亏圆缺(朔望)的周期性变化制定的,初一十五、端午中秋、除夕元宵,这些都属阴历;阳历就是二十四节气,二十四节气是根据太阳的周期性视运动来制定的,二十四节气轮完,就是一个干支年。六十个干支年每年都以立春始,又以立春终,轮完一圈就是一个甲子。这些就是最简单、最基本、并且正确的历法常识。只要有这些常识,就可以正确判断“干支纪年以每年立春为界转换,而非起止于正月初一”。


可是在这些最基本的问题上,有些人根本不去研究就开始大放厥词胡说八道。比如,一个自称叫“陈守弱”的湖北人,网名“小哈”,据说还是法国巴黎大学毕业的硕士、英国布里斯托大学毕业的博士,完全不做任何扎实的功课,张口就来——干支纪年是阴历!


这位“洋博士”的死硬和愚蠢的确到了匪夷所思、骇人听闻的地步,他甚至一度拒绝去检索国家授时中心发布的“日梭万年历”,检索之后还要无端怀疑“日梭万年历”是否跟古代的历法历日相连接,怀疑国家授时中心网站发布的电子资料的权威性。


我现在提供一份从纸质的天文学权威出版物上摘录的文字,供这位“洋博士”和广大读者参考。这篇摘录取自“十一五”国家重点图书出版规划项目·科技史文库《中国天文学史大系》中的《中国古代历法》,张培瑜、陈美东、薄树人、胡铁珠著,中国科学技术出版社2008年3月第1版。张培瑜在《前言》中写道:


二十四节气是中国的独创,这是中历的第一个特点。……。节气由太阳位置决定,反映太阳的视运动。在历书中有着固定的月份和日期范围,使中历具有较强的阳历性质。


中历一直配合采用干支来纪时(年月日时),这是中历的第二个特点。……。2000年来中国干支纪时与历法数序纪时既互相配合又各自成系统。实际上中历干支纪时系统是中国特有的阳历历法体系。可称之为干支历、节气历或中国阳历。它以立春为岁首,交节日为月首。年长即回归年,一节一中为一月。在节气历中年月日全由太阳视运动决定而与太阴月相无关。但它又与通常的阳历不同,后者月长是由人为规定而与天象无涉。所以它是有中国特色的阳历。


这份《前言》的权威性还有什么可质疑的?这一段陈述有哪一点跟国家授时中心的“日梭万年历”不相符?非要否认,或者无视,那就跟无赖没什么区别了,不可与言。


干支纪年是阳历!弄明白这一点就知道,干支纪年的转换必然是以立春为界,而绝不是以正月初一为界。阳历和阴历,根本就是两套历法系统,岂可混为一谈。


有些人不知道这个基本的历法常识,竟然瞎忙一阵找一堆错误的文献材料来论证。比如,“洋博士”搬来一个“高人”,网名“制高点”,贴出两份材料:一份是《明史》记载,一份是袁宏道诗集。


“制高点”趾高气扬地写道:


1,《明史》卷四:(建文)二年春正月丙寅朔,诏天下来朝官勿贺。

 

明会典、明史中俱可查,洪武后期,定外官三年一入京朝觐,以朝辰、戌、丑、未之元旦,此为官方制度。

 

建文二年,干支属庚辰,此次正月初一之大朝,明显属新的一年,地支为“辰”年;以西历,为1400年1月26日,去1400年的立春尚有多日。若依陈林之说,应仍属“卯”年。这就明显不合王朝制度,便成笑话了。

 

建文二年正月朔,对应公历为公元1400年1月26日(立春在公历的2月4日或5日),明显不到立春嘛。按照陈林的理论,还应该属己卯年,不是辰年。


这下可好,太祖所定制度为朝辰岁正旦,这下倒成了朝卯岁岁尾了。是明王朝吏部、礼部、司天监搞错了,还是陈林错了?不言而喻。

 

可见官方计年,正月初一为一年之始,年之干支,亦随之有更新,当无疑议。


这位“高人”和“洋博士”都没有意识到,他们搬出来的文献材料恰好砸了他们自己的脚——明制规定辰、戌、丑、未年有“元旦朝贺”,可是建文二年元旦的诏书却是在说“来朝官勿贺”!为什么“勿贺”呢?因为建文二年元旦还不到立春呐,还不是庚辰年呐,朝什么朝,贺什么贺。


至于袁宏道的两首诗《戊戌除夕》和《己亥元日晨起》,“制高点”和“洋博士”认为这除夕和元日都在立春之前,可见袁宏道“就是以正月初一为新旧干支之分的,本不以立春为分”。然而这种个人著述有多少公信力呢?


我建议他们“老老实实去看翻一翻《清实录》,立春改干支,清清楚楚,毫无疑问”,他们不去翻的,反而嘲笑我不翻史料。好,现在我翻给大家看看。


我费了点功夫去翻《清实录》,一条例证采自乾隆实录,另外几条采自嘉庆实录。这些例证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即阴历十二月立春,立春就改下年的干支,而不必等到新年正月初一,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乾隆实录的例证是为了再一次提醒大家注意,陶洙伪造的“甲戌本”上曹雪芹死于“壬午除夕”的“脂砚斋”批语犯了常识性错误,因为“壬午除夕”已过立春,已是癸未年,“壬午除夕”的写法不能成立,因而暴露了作伪的本质。嘉庆实录的例证正好可以方便大家对着“日梭万年历”检索,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证实“日梭万年历”的准确性。


中华书局影印《清实录》之第十七册,乾隆实录之第九册,第573页,乾隆二十七年十二月廿二日(庚戌)立春,《实录》的记载是:

 

庚戌。……。是日癸未年立春。


中华书局影印《清实录》之第廿八册,仁宗睿皇帝(嘉庆)实录之第一册,第1044页,嘉庆五年十二月廿一日(己巳)立春,《实录》的记载是:


己巳。……。是日辛酉年立春。


中华书局影印《清实录》之第廿九册,仁宗睿皇帝(嘉庆)实录之第二册,第675页,嘉庆八年十二月廿四日(乙酉)立春,《实录》的记载是:

 

乙酉。……。是日甲子年立春。


中华书局影印《清实录》之第廿九册,仁宗睿皇帝(嘉庆)实录之第二册,第1130页,嘉庆十年十二月十六日(乙未)立春,《实录》的记载是:


嘉庆十年乙丑十二月乙未……是日丙寅年立春。


中华书局影印《清实录》之第三十一册,仁宗睿皇帝(嘉庆)实录之第四册,第408页,嘉庆十六年十二月廿三日(丁卯)立春,《实录》的记载是:


丁卯。……。是日壬申年立春。

 

不用再举例了吧。史料历表俱在,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干支纪年以每年立春为界转换,而非起止于正月初一”。


最后一个问题,今年壬辰龙年的起始和截止为何?正确答案:


龙年壬辰,始于2012年2月4日18时22分立春,止于2013年2月4日零时13分。


(好了)

 


 

相关阅读:

 

新华社报道误谈壬辰龙年
——小议干支纪年生肖属相以每年立春为界,而非起讫于农历正月初一

  评论这张
 
阅读(2248)|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