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破译红楼时空密码,准确解答百年悬疑,主流红学全面破产

 
 
 

日志

 
 

2月18日:纪念曹佳氏诞辰320周年  

2012-02-18 18:13:24|  分类: 横扫红学界牛鬼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纪念曹佳氏诞辰320周年

 

今年2月18日,是小说《石头记》(通称《红楼梦》)中重要角色贾元春的原型人物曹佳氏诞辰320周年。曹佳氏生于1692年2月18日,可能死于1750年年初;因康熙指婚,身为江宁织造曹寅长女的曹佳氏于1706年11月嫁给了平郡王纳尔苏(讷尔素、讷尔苏),成为“嫡福晋”(王妃)。曹佳氏确切的生辰八字“壬申年壬寅月壬子日辛亥时”,被现存120回《石头记》的真正作者曹頫(1706年6月8日~1775年?)隐藏在小说第86回之中,这个生辰八字就是小说确凿无疑的文本事实。今天,陈林来纪念曹佳氏,不但可以使广大读者深入了解《石头记》这部伟大的作品,还可以让广大读者清晰见证“红学界”的“无知无能、无道无赖、无情无义、无法无天”。


以前在网上公开讨论时,自以为是的无知之辈往往指责陈林对小说原型人物的研究是无聊的“索隐”。愚蠢和狂妄遮蔽了他们的心眼,使他们看不到曹佳氏的生辰八字恰恰是隐藏在小说中的无可置疑的文本事实。卑劣的“红学界”人物(官方和民间),则对陈林论证的曹佳氏的生辰八字装聋作哑,避而不谈,讳莫如深,因为陈林这一非凡的学术考证令百年来无数装腔作势、装模作样的假考证、乱索隐顷刻间灰飞烟灭。


关于曹佳氏生辰八字的考证,陈林在博客上已经讨论得够多了,今天仅捡拾旧文以示读者。首先看看陈林2009年9月学术论文《“时间密码锁定红楼真本”》
中的一节:


(一)元春及其原型人物曹寅长女、平郡王纳尔苏嫡福晋(王妃)曹佳氏的真实出生时间是“壬申年壬寅月壬子日辛亥时”(1692年2月18日,正月初二)。

 
陈林首先从程甲本后40回三处“时序错误”入手展开分析,论证了元春去世时并非43岁,而是31岁;元春的去世日期不是“甲寅年十二月十八日立春”后的“十二月十九日”,而是“某寅年十二月立春后的十二月底或卯年一月初某日”;按“命理典籍”《三命通会》总结的八字命理推算规则,第86回明写的元春的生辰八字“甲申年丙寅月乙卯日辛巳时”不能推导出“飞天禄马”、“日禄归时”和“天月二德坐本命”这三大“贵重的很”的命理特征。

 
陈林接着查证1707年到1791年间“十二月立春”的历法资料,确认元春真实的去世日期一定是康熙雍正之交的“壬寅年十二月二十九日立春(1723年2月4日)”之后。
 

由于元春去世时正确的存年数是31岁,因此元春真实的出生年份就是壬申年。
 

陈林又从“飞天禄马”、“日禄归时”和“天月二德坐本命”这三大命理特征反推元春的真实生辰八字。根据《三命通会》,这三大命理特征都是在特定的日子或日时组合才会出现:

 
“飞天禄马”——此格唯有四日:庚子、壬子、辛亥、癸亥。
“日禄归时”——此格有七日:甲寅(按,指甲日寅时,以下类此)、丁午、戊巳、己午、庚申、壬亥、癸子。
“天月二德坐本命”——正月(寅月)出生的人命理中若要有“天德”或“天德合”,则其四柱八字中必须有“丁”或“壬”;正月出生的人命理中若要有“月德”或“月德合”,则其四柱八字中必须有“丙”或“辛”。
 

同时具有以上三大命理特征的日时组合一定是且仅是“壬子日辛亥时”,因此出生于壬申年正月的元春真实的生辰八字一定是且仅是“壬申年壬寅月壬子日辛亥时”。元春真实的出生日期不是小说明写的“大年初一”,而是“正月初二”。

 
这个破天荒的结论恰好可以得到小说第53回“文本证据”的验证。第53回写到,“腊月二十九日”的“次日”,贾母等人进宫“朝贺”,第二天再次进宫“朝贺”,并为元春祝寿。陈林首次指出,根据自汉代以来历朝历代的朝贺规定,特别是根据《钦定大清会典》和《钦定大清会典则例》的规定,贾母第一天进宫朝贺一定是“元旦朝贺”,朝贺的对象是皇帝;第二天进宫朝贺的对象是皇后、皇太后和太皇太后。贾母在第二次进宫朝贺时为元春祝寿,恰好证明元春真实的生日就是“正月初二”,而非“大年初一”。

 
元春前后真实生日的统一,无可置疑地证明后40回的作者就是前80回作者本人,现存120回小说就是一个有机统一、不可分割的整体。

 
陈林进一步指出,元春的原型人物就是曹寅长女、平郡王纳尔苏嫡福晋(王妃)曹佳氏。根据清代“指婚”的法律规定,参照纳尔苏结婚时的年龄以及曹寅奏折谈及的曹佳氏出嫁情况,元春的真实生日“壬申年壬寅月壬子日辛亥时”一定就是曹佳氏的生日。

 
对于陈林的这一判断,胡文彬在查考过记载曹佳氏生辰八字的史料文献后给予了完全的肯定。

 
2005年4月13日,《新京报》C10版文化新闻刊发报道《陈林正确考证元春生年——著名红学专家查证〈爱新觉罗宗谱〉,首次以确凿的史料证据支持〈破译红楼时间之谜〉一文的论证》(《新京报》记者王小山、特约记者王刚);2005年4月14日《中国教育报》第5版又刊发《破解〈红楼梦〉密码〈红楼梦〉新论震惊红学界》(特约撰稿王小鲁)。这两篇报道都写到,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红学家”(即胡文彬)查考爱新觉罗家的“族谱”,看到曹佳氏的生辰八字就是陈林论证的元春真实生日“壬申年壬寅月壬子日辛亥时”。

 
陈林曾两次打电话请教胡文彬,胡文彬明确告诉陈林,曹佳氏的生日“就是你论证的那个(生日)”。在2005年4月第一次通话中,胡文彬并没有明确说他查证的是何种文献,只是告诉陈林从曹寅奏折等史料文献可以判断曹佳氏的生年。在2007年的第二次通话中,陈林明确指出曹佳氏的确切生日肯定在清宗人府档案《娶妻册》(现藏中国第一历史博物馆)中有着明文记载。胡文彬没有表示反对意见,只是建议“可以主动查证,或者等待时机”。

 
《咸阳师范学院学报》2007年6月第22卷第3期第73~79页刊发了胡文彬的论文《平郡王福彭与〈红楼梦〉》(收稿日期2006年11月14日),这篇论文清晰地显示胡文彬不但知道曹佳氏确切的生年,而且知道曹佳氏确切的生月,即1692年年初。但是,胡文彬在论文中并未提供证明曹佳氏确切生年生月的文献史料。

 
尽管胡文彬4年多来一直不肯说明他查考的究竟是何种史料文献,但元春的真实生日“壬申年壬寅月壬子日辛亥时”就是曹佳氏的生日,这一事实无法改变,无可置疑。陈林的论证既有规范的八字命理的推导,也有小说文本证据的检验,又有相关史料文献的旁证,还有胡文彬论文的复按。这一重大研究成果是陈林后续一系列论证的逻辑起点和关键证据。
 

在2009年9月的另一篇重要文章《《红楼梦定稿于1760年至1770年间中,陈林写道:


曹佳氏的生日是“壬申年壬寅月壬子日辛亥时”,无可辩驳地证明元春的原型人物的确就是曹佳氏。这个判断意义非凡,它是陈林在《破译红楼时间密码》中论证《红楼梦》真正作者的关键证据和逻辑起点。既然元春的原型人物是曹佳氏,那么贾宝玉的原型人物就应该是曹佳氏的弟弟;曹佳氏唯一长大成人的弟弟是过继给曹寅遗孀、承继江宁织造职衔和曹家家业的曹頫,因此《红楼梦》的真正作者就是曹頫!


陈林以元春的真实去世年代1723年为确定不移的时间坐标原点,根据小说提供的时间线索,“还原”出在120回小说情节之下隐藏的一条从1706年到1724年的真实年代序列;在这个真实的年代序列中,小说多个情节如历法特征、元旦朝贺、太后薨葬、黄河决口、甲辰乡试等,恰恰与1706年到1724年间的历法情况和历史事件一一对应——这充分证明120回小说的确是按照从1706年到1724年这样一个真实的年代序列逐年叙事。


陈林由此推断出贾宝玉的真实生日是1706年6月8日(丙戌年“药王圣诞”)。


参照曹頫奏折和康熙朱批等情况,曹頫于1715年出任江宁织造时,正好是“黄口无知”的儿童,因此陈林断定贾宝玉的真实生日就是曹頫的生日。


陈林的这一判断,还可以得到小说文本的验证。根据第2回冷子兴的说法,贾宝玉出生在元春降生的“次年”,而第86回称元春生于“甲申年(丙寅月乙卯日辛巳时)”,因此贾宝玉出生于“乙酉年”;甄宝玉比贾宝玉“略小一岁”,因此甄宝玉出生于“丙戌年”。甄宝玉的家庭在“太祖仿舜南巡”时,“独他家接驾四次”,这个情节毫无疑问是以康熙四次驻跸曹寅江宁织造府这独一无二的史实为原型的,因此甄宝玉的生年“丙戌年”也是曹頫的生年。


这就是说,《红楼梦》是用一明一暗的两条线索指示出小说真正作者曹頫及其生年的。


陈林八年来以一人之力,由元春的真实生日和曹佳氏的生辰八字研究入手,“气壮山河,气势如虹”(南京大学中文系副教授、伪君子苗怀明讽刺语),势如破竹地将百年来“红学”全部悬疑横扫一空,不但精确揭示了小说隐藏的文本秘密,证实现存120回小说全部出自曹頫之手,而且彻底证伪了全部“脂砚斋评本”及涉曹雪芹的所谓史料,揭穿了“红学界”长期隐瞒文化败类陶洙(1878~1961?)伪造贩卖假古籍的罪恶行径。


面对陈林伟大的学术成就,主流“红学界”目瞪口呆哑口无言,网络论坛胡言乱语词不达意。陈林素为尊敬的学界前辈欧阳健、曲沐、吴国柱等老先生,明明知道陈林论证了元春的原型人物就是曹佳氏,出于某种不可告人的阴暗动机,偏偏在公开发布的文章中一字不提一字不论,反而大赞所谓“曹贾不相连”的胡言乱语。


轰轰烈烈大谈《红楼梦》作者是洪升的土默热先生,近两年来经常到陈林博客窥视,窥视了这么久,“洪升论”怎么还好意思谈得下去,各路神仙(包括北大教授、台湾的龚鹏程先生)怎么还好意思去为土默热先生站台捧场。


今天,我给大家看两封2010年3、4月间写给欧阳健先生的信,看看欧阳先生究竟对“曹贾相连”的事实有多清楚,而他现在断然否认“曹贾相连”的事实有多不近情理匪夷所思。


第一封:

欧阳先生您好!


晚生日前在电话中谈及查考台北故宫博物院玉牒微缩胶片一事,后因公私冗杂,未能及时致信向先生通报详情,耽误至今,深感愧疚,敬请海涵。


首先向先生介绍一下有关查考元春原型人物曹佳氏确切生日一事的情况。晚生2004年在论文《破译红楼时间密码》的初稿中用八字命理推出元春真实生辰八字是“壬申年壬寅月壬子日辛亥时”,并认定此生辰八字就是曹佳氏的生日。


晚生将此论文初稿打印了几份,其中一份寄给了胡文彬。没想到胡文彬看过之后,竟去查了史料,证实了晚生的论证。


2005年4月13日,北京《新京报》C10版文化新闻刊发报道《陈林正确考证元春生年——著名红学专家查证〈爱新觉罗宗谱〉,首次以确凿的史料证据支持〈破译红楼时间之谜〉一文的论证》(《新京报》记者王小山、特约记者王刚)。报道写道:


在当天的电话采访中,这位老红学家(晚生按,即胡文彬)表示,他看过陈林寄来的论文的部分章节,在看了《新京报》的有关报道之后,他特意去查了《爱新觉罗宗谱》,确认曹頫的姐姐、于1706年嫁给平郡王纳尔苏的曹佳氏的确生于“壬申”年,这个生年与陈林在其论文中所推论的元春的真实生年,亦即其原型人物曹佳(氏)的真实生年是完全一致的。


报道又写道:


现在,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老红学家以《爱新觉罗宗谱》所记载的曹佳(氏)的生年有力地支持了陈林的论断。


他表示,陈林能够以元春的生卒年月作为考察小说真实年代序列的坐标是“很厉害的”,他说:“这份族谱陈林至今没有看到。用历史的史料来做这个推论的起点,可以使他的整个论证更为合理。”这位专家在电话中充分肯定了陈林的研究,他认为陈林的研究为红学研究打开了一条新路。他说,陈林的这种研究为红学研究提供了一个崭新的视角,陈林能够将天象历法引进到学术中来,这是一个贡献,因为古典文学的研究以往很少注意到天象历法和时序的关系。他同时表示,陈林的论证尚待深化,因为论文涉及的面太广,所以缺陷可能也会很多,需要用更长的时间来进行不断的论证。但是他又认为,红学界和《红楼梦》的读者“应该以积极和开放的心态”来面对陈林的结论。

 

2005年4月14日《中国教育报》第5版刊发《破解〈红楼梦〉密码〈红楼梦〉新论震惊红学界》(特约撰稿王小鲁)。这篇报道也写道:


笔者(晚生按,即笔名王小鲁的王刚)曾经向红学专家征询过意见,有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红学专家电话里称,陈林的这种研究为红学研究提供了一个崭新的视角,他能够把天象、历法引进到学术中来,这是一个贡献,因为古典文学的研究很少注意到天象历法和时序的关系。而且,这位红学家说,“能够以元春的生卒年月作为考察的坐标很厉害的”,陈林考证出元春是以曹頫之姐曹佳(氏)为原形,而这为(位)红学家查看了爱新觉罗家的族谱,看到了纳尔素王妃曹佳氏真实的八字,发现陈林的这个结论是完全正确的。而远在广州的陈林目前似乎还没有想到利用这个族谱来印证他的推论。


胡文彬虽然不愿意透露姓名,可是记者王刚本是晚生的好友,胡文彬的电话也是晚生提供给王刚的。看了报道后,我立即打电话去问胡文彬,但是胡文彬没有说他查的究竟是什么资料,只是说曹佳氏的生日“就是你论证的那个”,还说根据多种史料可以推断曹佳氏生于1692年(壬申年)。


2007年,我再次打电话给胡文彬,又谈到曹佳氏的生日问题。我说,曹佳氏的确切生日肯定在清宗人府档案《娶妻册》中有着明文记载。胡文彬没有表示反对意见,他建议“可以主动查证,或者等待时机”。


2009年8月底,南京孤鸿道人去北京,委派了几位朋友去拜访胡文彬,又向他打听记载曹佳氏生日的史料出处。孤鸿道人在8月31日致晚生的信中写道:“胡文彬不肯说出曹佳氏资料,以及线索。并表示不会在这件事上被牵着鼻子走(似是针对‘一再追问’)。”


事已至此,晚生只好着手进行一件耽误了太久的事情,打电话去问北京档案馆的冯其利老先生,他研究过清代王爷坟,还因此跟平郡王(克勤郡王)后人、画家于昭远成了好朋友。真没想到,冯其利老先生告诉我说:于昭远就是平郡王纳尔苏和曹佳氏的后代。


于是晚生又打电话给于昭远老先生,请教其家谱的记载情况。于老说,他手上的家谱资料,是其伯父于莲客从伪满时期重修的《爱新觉罗宗谱》上抄来的,上面没有曹佳氏的生日记载;他手上的家谱资料,全同《关于江宁织造曹家档案史料》一书附录的有关纳尔苏的世系生平史料。

 
《关于江宁织造曹家档案史料》一书附录的有关纳尔苏的世系生平史料,抄自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馆藏的直格档玉牒之《列祖子孙》。玉牒就是“爱新觉罗宗谱”,直格档玉牒的记载比横格档玉牒要详尽,可是直格档玉牒中也没有曹佳氏生辰八字的记载。


那么,胡文彬究竟查的是什么《爱新觉罗宗谱》呢?晚生困惑不解,再次致电请教冯其利先生。冯老说,《娶妻册》属于“小玉牒”。晚生至此恍然大悟——胡文彬查的就是《娶妻册》,他不肯明说,只是笼统地说查了“爱新觉罗宗谱”。


晚生于是致电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定宜庄老师,请教《娶妻册》的问题。定老师研究过《娶妻册》,她明确告诉我,《娶妻册》是一定记载了福晋(王妃)们的生辰八字的。定老师又告诉我说,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现已封存了全部玉牒,她这样的专业研究者也不能查看了。


但定老师向晚生说了一个重要情况,就是台北故宫博物院已将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玉牒拍成了微缩胶卷并予以保存。


如果台北的微缩胶卷中有《娶妻册》,这就有查证的希望了。台北故宫博物院的微缩胶卷是可以供研究者查看的。


故此烦请欧阳先生委托台湾方面的友朋学者去台北故宫博物院咨询查考。平郡王纳尔苏之福晋(王妃)曹佳氏的生日必在1706年(康熙四十五年)的《娶妻册》中。


同时,请台湾学者再查1709年的《娶妻册》,曹寅次女也是王妃,很可能在当年的《娶妻册》中记录了夫婿身份和她本人的生辰八字。据晚生考证,曹寅次女的生日是“丙子年壬辰月己未日”,即康熙三十五年三月初三(1696年4月4日,清明节)。小说人物探春的生日就是化用了曹寅次女的生日。


余不多及,事关重大,烦请欧阳先生费心费力。专此奉达,敬颂


春祺!


晚生:陈林  叩上

 

第二封:


非常感謝歐陽老師、志平老師及臺灣學友的大力幫助,盡管未能查訪到《娶妻冊》,能夠落實宗譜上平郡王納爾蘇世系的記載也是很重要的。
 
《娶妻冊》并非《愛新覺羅宗譜》附錄的部分,而是屬于宗人府編撰《宗譜》所準備的材料,臺灣方面或許沒有購買這部分資料,而中國社會科學院歷史研究所的定宜莊老師亦或對此信息了解有誤,晚生須再向定老師核實相關情況。
 
至于曹佳氏的生日問題,晚生以為根據現有資料,特別是胡文彬的有關論述,可以下定論了。就讓中國第一歷史檔案館自己出來證實或證偽罷。
 
再次感謝歐陽老師和志平老師!
 
晚生:陳林  敬上


元春原型人物就是曹佳氏,这一事实还不清楚吗?中国的学术界、新闻界还要回避多久?你们的耻辱还不够深重?


今天我来纪念曹佳氏诞辰320周年,中国知识界整体上心智能力极其低下、道德品质极端败坏的事实就要被再放大一次。


(完了)

 

 

推荐阅读:


红学”:一场早该革命的噩梦
——兼论从“红学”的荒唐历史、现实及本质透析中国文化新生的基础

 

 

 

  评论这张
 
阅读(2303)|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