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破译红楼时空密码,准确解答百年悬疑,主流红学全面破产

 
 
 

日志

 
 

一个颠覆性的红学研究  

2013-11-07 20:25:42|  分类: 横扫红学界牛鬼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颠覆性的红学研究

——评陈林的《红楼梦》研究和相关访谈录


李绍洲


近日,友人老白给我发来一组材料汇编,总计共有文章八篇,采访实录一篇,且每篇都很长,但是我认真地读了,而且还不是再一再二,这只能说材料翔实并能引人入胜。它勾画或曰展现了一个事件的整体轮廓,当你终于看明白了以后,不禁毛骨悚然!因为这是对于风靡我国学界近百年的、《红楼梦》研究或曰红学的彻底颠覆!其在学界以至政界将会引发的呼啸、震荡,老李很难作出一个合适的估摸。


我对于我国文坛的“红学”,向来不是那么感兴趣,即使后来我也酷爱文学,并感受到了当年出现的李希凡、蓝翎在青少年中影响的轰动,却从未曾专意精读过一篇相关的专论文字,其主要渊源,就是觉得这些研究的水平太深奥了。我这样的平民,也只能写些平民的文字,哪怕后来是在任职“安展”总编时,也还是很难领悟这些泰斗们艰涩的论说,不由得自觉形秽,再不敢去望之项背。不过有时候也难免会生疑:就算它是个广涉文史的边缘学科,那《左传》《史记》可都几千年了,和我也并非仙凡阻隔,这《红楼梦》自程高刻印,不过也只有二百多年——我当初接触这些红学宏论时,尚不足二百年——怎么倒被搅成一盆浆糊了呢?让你是读不懂、理不清,要想究其来龙去脉也都如在雾里看花,头晕脑胀不明不白!和咱们百姓或曰平民阐事论理的常规,好像两股道上跑的车,如东北胡子的黑话高深难测。真所谓你不说我还明白,你越说我越糊涂了!于是只能是自我解嘲:人家是权威泰斗,最少也是专门家啊!好在咱是医门中人,至于爱好文字嘛,就只下里巴人好了,那些阳春白雪不读也罢。


不过猛然石破天惊,近年来这红学界出了个陈林,虽然也可称专家——而且是红学方面的专家!他2000年毕业于中山大学的中文系;文学硕士,师从著名学者艾晓明教授;现供职于南方某报。从2003年起开始从事《红楼梦》研究,并在2006年出版了个人首部研究专著,即《破译红楼时间密码》,在此后直至现今,他又对该名著的各种版本,进行了详尽周密的考证,取得令人震惊的发现。地地道道的文坛、红学中人——友人介绍了他的几篇文章,我初始是硬着头皮读来,却兴致盎然一发不可收拾!最明显的感触,就是这位陈林的写文说理,让我心目里悬在半空中的红学,一下子落地还俗了!这句话有两层意思:一是陈林讲来的红学,如叙家常一目了然,再无那云山雾罩;二是他的这些讲述,简直就是把红学打了个猪八戒下凡,再也称不得天蓬元帅了!


令人不解的是,面对陈林的一张张战表,红学界大师们的态度很是温良恭俭让,讲什么不理睬、“闭口不谈陈林,就当他不存在”,无论陈林说什么,红学界都要“沉默,沉默,再沉默”!用句时尚的的话说,就是“不折腾”。确实,他们没什么行政大权,不能强力维稳把陈林跨省,也只好退而求其次——我们是绝不“认可”你的论说,甚至包括你陈林这个人,以维护红学界的稳定——确实也不能出门去争论:陈林的所述是有理有据无可辩驳,其强劲的冲击波对于红学界的摧枯拉朽,也就只是个时间问题了!

 

陈林的论述,都讲了些什么问题呢?我觉得主在两个方面,第一是关于《红楼梦》这部名著;二,则是所谓的“红学”。我把他的论点归纳一下,至于论据,在其每篇论文中都已经摆列,且论述严谨基本上无可置疑。但是他的评说,有些却欠周密似可商榷,我就谈谈感受算作第三点吧。

 

第一,关于《红楼梦》。据陈林的考证,这部巨著的真正作者,是当年任职江宁织造曹寅的儿子曹頫(1706—1775),他也是书中贾宝玉和甄宝玉的人物原型,全书120回全部都出自他的手笔,并无高鹗的所谓续书!在1791年,也即曹頫死后还不足二十年,程伟元和高鹗二人,将120回的《红楼梦》刻版刊印成书,这就是 “程甲本”,这是该书现存的唯一的“真本”和“原本”!而后来又被“不断发现”的、所谓的“最接近原著的乾隆时期手抄本”“脂砚斋评本”等等一切“脂本”——“甲戌本”、“己卯本”、“庚辰本”、“戚序本”、“舒序本”、“郑藏本”、“甲辰本”、“梦稿本”、“蒙古王府本”,还包括近年来突然出现、并以18万元高价拍出的“卞藏本”,以及发现不久就惨被证伪的“北师大藏本”等等,全部都是近代的人陶洙(1878—1961)所亲手伪造贩卖的假古籍!曹雪芹本来只是作者曹頫虚拟的小说人物,因此有关曹雪芹生平的文献资料以及文物、诗词等,也都属于伪造,且也出自陶洙;陶洙还伙同陶湘、董康等伪造了“程乙本”等十几种的刊印本。这些都早已、或是在现今被证实。


到目前为止,《红楼梦》发行量最大的版本,就是由冯其庸主持、红研所校注、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120回本,该版本是用“庚辰本”为底本校改“程甲本”而来。“庚辰本”属于造假,幸而出版物的基础还有“程甲本”,才不至于谬误绝伦!其实对于《红楼梦》的出版,“程甲本”的作用无可替代——因为只有它才是完整120回的《红楼梦》,而所有的所谓“脂砚斋评本”,都是只有80回的大半拉子,这样,就忽悠出后40回属高鹗“续貂”的百年之谜,以及“研究”相关问题的“红学”。


关于“庚辰本”作假的暴露,是把该书卖给燕京大学的过程,周汝昌和魏广州的的描述矛盾很大,另在当事人魏广州的专著中,记录有最关键的人物为郑振铎,现经核证,郑作为卖书的中介人,当时却是在欧洲参加会议!再经认真地校勘发现,确认该本的字迹非陶洙莫属!而且这样的字迹特征,和胡适以重金收购的“甲戌本”、转让该书给胡适的原收藏者的信件、《红楼梦》其他的各种“脂本”、以及20世纪以来相继“突然”出现的、用以论证“曹雪芹是曹寅之孙”、和曹雪芹卒年的几种史料文献,例如那部《四松堂集》及其“付刻底本”、《懋斋诗钞》、《枣窗闲笔》、《绿烟琐窗集》、《春柳堂诗稿》等等,都是完全一致而不容置疑!陈林推测也许正为此,胡适生前一直不让他的“甲戌本”面世,也坚决不再购买什么藏本了。但是他有些鬼鬼祟祟、东遮西挡。自始至终从未揭穿“甲戌本”的骗局,反而在继续撒谎。而“红学大师”俞平伯在临死前终于醒悟,他用颤抖的手,写了两个小字条:“胡适俞平伯腰斩红楼梦,有罪;程伟元高鹗保全红楼梦,有功”,“千秋功罪,难于辞达。”可见他们都是事后的明白人!但又都一直也没说清楚,要他们否定自己的一生,也确强人所难了。


另外,《春柳堂诗稿》本是晚清的张宜泉为其祖刊刻的一部诗集,这里面竟然被陶洙掺进了关于曹雪芹的叙述,什么“工诗善画,年未五旬而卒”。陈林本来只是从理论逻辑上论断《春柳堂诗稿》的涉红记载必伪,没想到南京的另位高士,网名“孤鸿道人”者,把陶洙伙同他人在《春柳堂诗稿》上加盖钤印的老底都掀翻了。

 

第二,所谓的红学,应该记在胡适和俞平伯的功劳簿上。自上世纪二十年代,胡适出重金购买“甲戌本”,俞平伯研究“庚辰本”,这些“脂本”和程伟元、高鹗在1791年印行的“程甲本”,明显地有40回的落差。于是在学界就出现了这是否为高鹗所续写、以及关于续写水平的评价与争论、原作者、也即胭脂斋主曹雪芹的生平、诗文等的考证,这就是红学——完全建立在陶洙制假贩伪基础上的、争来吵去每每不知所终、又因为不时有新的发现、转而又不知有哪一个被确证为假冒伪劣、在这似乎不断地天翻地覆中、却与时俱进发展壮大的一门伪科学!红学最著名的丰功伟绩,就是把《红楼梦》腰斩,让高鹗也就取得了一少半的著作权,直至近来那些对“高鹗”不服气的名家,自己也试图取而代之留名青史!关于整个红学的情况,陈林以及评论的文字都有详述。大家可以自己认真读读。我不想越庖代俎,也真是讨厌这花花绿绿中的附腥逐臭!


红学的起始,是从胡适出重金购买“甲戌本”开张的,他自以为获取了至宝,于是开端了“大胆假设小心求证”的过程,更兼得到北大“庚辰本”的佐证,就不顾“程甲本”整体著作文笔的风格不变,铸成了腰斩红楼的大错。但胡适很快就得到了转让者的信,此信中的笔迹和脂本——无论是他的“甲戌本”还是北大的“庚辰本”——应是出自同一个人,而这个人,则只能是那位把“甲戌本”转让给他的、写这封信的收藏家!而绝不可能是脂砚斋主曹雪芹了!作为文坛大家的胡适,不可能不明白,最少也会有所估摸!此人的信件,其内中所隐现的、调侃的恶意,胡适是气愤填膺,却也无可奈何,因为他深知,一旦所有的底牌统统水落石出,则自己一世英名也就宣告了毁灭!投鼠忌器,他觉得自己唯一还能做到的,就是让这个“甲戌本”从此销声匿迹。而他未曾想到的,是随后的那么多的、相同笔迹的“脂本”,还有关于曹雪芹所谓的种种“史料文献”,不时地脱颖而出,每每让文坛热闹一阵,最后却往往以“打假”来收场。在这个不断推陈出新的剧目中,相关红学的部门、团体天天向上,在中国文坛上已经是最庞大、最重要、最出名了!也养育出了一批学界的泰斗,其中就包括和陶洙交往极为密切、应该是深明里就的、也是利益的获取者的、最最有名的红学泰斗周汝昌。

 

最后,我想谈谈自己感想:


首先声明,我基本赞同陈林的研究成果。


眼下的所谓的红学,也如《红楼梦》描述的,有了“呼喇喇似大厦倾”之势。可以说陶洙们谎话、造伪的丰功伟绩,就无非“名利”二字。那么多的本子,在学界、学校、博物馆转来转去,往往都是按黄金来计价;然后在此基础上的影印本,单价动辄也是几百几千!再拉起一个个的研究会,这个学术造假,伤害的不止是专业领域的研究,更是对社会民众整体道德良知的侮辱和摧残;学术造假之烈,往往反映了一个社会的体制和道德良知的溃烂程度!我看他们怎样来收拾残局!


“庚辰本”的“合法”存在,最大“功用”是“腰斩了红楼”,就是根据它,才将现存的曹頫原著的《红楼梦》后40回定为了“续作”。只要“续作说”还能够“合法合理”存在一天,周汝昌们关于《红楼梦》“探佚”的连篇累牍、荒谬绝伦的歪理邪说,就将继续毫发无损地大展骗术。其实周汝昌造假也是有“前科”的,在1973年左右,“曹雪芹”《题琵琶行传奇》佚诗忽然面世,吴世昌、徐恭时在内的大批“红学家”都上当受骗,为之鼓吹欢呼。1979年,周汝昌终于公开承认此诗前六句是其“试补”。


再说说关于“腰斩”。我虽然从不闻问红学,但是总还读过《红楼梦》,也是不止再一再二!另外也曾当过总编,写过几篇文字,却从来感觉不到这部名著是出自二人!一个人的笔法和文风,自青年时期定型后,若非几逾生死剔刮身形的坎坷蹉跎,是很难有什么根本质变的!而另外一个人的写作,就是再用力去效法,也难符他人风格之一二!记得我在北京1967年时参加创办“安展”,任职总编。当时的文字,如版面说明、讲解词、报刊的约稿等,多是由总负责张培森或是我执笔。到了1998年油画权益诉讼,当时我在西安公务繁忙不得脱身,媒体就约我写了篇稿件,商定以采访的口径发表。我在国防工业系统多次调动,张培森和我已三十年未谋面,也不知道我的地址,却立即从报社打听到了消息——他向报社说明,这篇采访完全就是李绍洲的笔法!我们都是如此,何况《红楼梦》作者这样的大家!


一些人,也包括著名的文人,不知以何为据大骂《红楼梦》的后40回,说什么“语言无味”、“面目可憎”,“狗尾续貂”、“附骨之蛆”等等,但是也有不少名家,赞誉她的艺术成就。我认为这后40回,写得应该是最为生动感人。全书是一个悲剧,作者在书的前部,矗立了一幢华美壮丽的大厦——即使是“内囊都端了上来”,但还有气派,更何况还有那心心相印的纯洁的爱。而后面的40回,曹頫把这一切,在读者痛心的叹息声中,统统毁灭了!给人们心中留下了无尽的沉思。“林黛玉焚稿断痴情”,催人泪下,令人不忍卒读而又不能释手!难道“续作远远超越了原作”了吗?这前前后后怎么能够想象是出自两个人的手笔!


陈林确实研究得到位,他的批判所向也无比犀利。但是我仍然觉得,有些问题还须考虑得更全面些,例如对于胡适的评价。


我赞同陈林的分析,胡适出重金购买“甲戌本”,很快就发现自已上当受骗,因为那位卖家的书信,在笔迹上的特征和书一致,胡适不可能看不出来!而陶洙写的这封信,明明有奚落胡适的恶意!胡适此时是哑巴吃黄连。他从未揭穿“甲戌本”的骗局,腰斩红楼梦是有罪的;但是他一直不让这部“甲戌本”面世,也不再购买什么藏本,是一种自己阴沟里翻船后的心知肚明,就有决心不让之再去害人的好意。而此后,红学的勃起竟然为害数十年,以及在他百年之后,他的后人竟然高价出售了这部书,都是他所始料未及的。而俞平伯临死前的醒悟,则是这些危害已经成为了现实,他却只是写了两个小字条,所作所为还不如胡适!

我再一次领悟了那条哲理,这是陈林的启发,也有感近年来国内学术界造假的案例频频曝光——做学问核心就是“问”!只有问得到位才能学有所获,另外它还有一个基线,即必须能够坐得下来、远离功利!


(http://www.kaixin001.com/repaste/105363531_6957487178.html)

  评论这张
 
阅读(4346)|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