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破译红楼时空密码,准确解答百年悬疑,主流红学全面破产

 
 
 

日志

 
 

周汝昌没见过“己卯本”?  

2013-06-14 12:02:32|  分类: 横扫红学界牛鬼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周汝昌没见过“己卯本”?
——“红学”巨骗、国贼泰斗长期隐瞒陶洙作伪的罪恶谎言穿帮


任何对比过“己卯本”和“庚辰本”原件的研究者都不可能认识不到,这两个号称“乾隆古钞本”的垃圾全部出自陶洙之手。理据简单而又确凿——陶洙自称手抄的“己卯本”第21至第30回,跟“庚辰本”对应回目的笔迹一模一样完全一致。

早在四年前的这篇雄文中——周汝昌脱吧到你了——揭穿周汝昌与陶洙共同造假售假的事实及其动机——我就痛斥国贼周奸汝昌“赤膊上阵力挽狂澜”企图继续掩盖陶洙作伪的丑恶行径:

鉴于周汝昌曾与陶洙有过密切交往的事实,鉴于周汝昌曾有撒谎欺世的斑斑劣迹,广大读者不妨做一“自由心证”——根据经验法则、逻辑规则和自己的理性良心来认定事实——周汝昌是否早就知道陶洙伪造“己卯本”、“庚辰本”乃至其他一系列“脂本”的事实?!陈林的判断直截了当:周汝昌当然早就知道。

通过简单的笔迹目验就可以判定“庚辰本”为陶洙所抄,难道周汝昌从未见过“己卯本”原件?非常有趣——周汝昌恰恰公然宣称他从未见过“己卯本”原件。

周汝昌在1986年4月25日为青年工人王毓林所著《论石头记己卯本和庚辰本》(书目文献出版社,1987年2月第1版)作的序言中写道:

陶心如先生本来也是与我素不相识的,有一次忽然来访,见到我的《甲戌》过录本,视为异珍,立即借去,答应将庚辰本的照相本借给我。他藏有“半部己卯本”,也答应借我一用。庚辰照相本给了我极大的便利,我深为感谢他。但己卯本他就不肯拿出来了。几经恳洽,最后对我说,已要卖给公家,不好借出了,云云。这样,我始终无缘目睹此本。等到己卯本归于北京图书馆了,我那时已然顾不及亲自研阅了,便全由家兄祜昌代为校证去了,他为此苦跑图书馆……。
(王毓林著:《论石头记己卯本和庚辰本》。书目文献出版社,1987年2月第1版,第2页。)

在中华书局2007年6月出版的《北斗京华——北京生活五十年漫忆》一书中,周汝昌又写到了陶洙将“己卯本”卖与“公家”(文化部),而他“始终无缘目睹此本”的“史实”:

至于“己卯本”,因各种“运动”迭起,早已顾不上寻看它。过了一个时期,就出来新生红学家去问津,视为奇货可居——凡遇此等情形,我总退避一旁,不愿去打扰人家。(第266页。)


周汝昌将他与“己卯本”的关系撇得一干二净的说法,也许能骗倒一大片读者,可是根本不能骗到陈林。陈林“自由心证”的结论很清楚:周汝昌早就知道“庚辰本”的笔迹跟陶洙的笔迹一模一样,可是他偏偏要将自己与“己卯本”的关系撇得一干二净,以此掩盖他早知陶洙伪造贩卖系列“脂本”的事实。

我的“自由心证”昨天得到了铁证的验证,周奸汝昌自打嘴巴谎言穿帮。

最近本人签约腾讯《大家》栏目,撰写“细读红楼”的独家专栏,相当享受,不但稿酬优厚,而且读者众多,单篇点击阅读有时高达近50万人次。“红学”诈骗集团的王八乌龟们看好了,老子会把你们挨个剥皮抽筋掘墓鞭尸。

昨天在撰写关于“红楼梦年表”的独家专栏时,顺便翻了一翻周汝昌《红楼梦新证》中的“红楼纪历”,一行小字直刺我的眼睛,看得我两眼喷火。按周汝昌的“红楼纪历”,黛玉入荣府在第七年,“年仅六岁”;周汝昌对此特别注明:

己卯本、“梦稿”本于此独多“十三岁”之文,他笔妄加,谬甚。

“红学”骗子们,草泥们马拉戈壁呀草泥门麻辣隔壁,看清楚没有——国贼巨骗周奸汝昌明明白白见过“己卯本”!

王八乌龟流氓无赖们,你们长年撒谎放毒卖你们麻麻的笔不开发票,事先打个草稿好不好,别撞在老子刀下砍瓜切菜死你们全家。


(完了)




  评论这张
 
阅读(2939)|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