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破译红楼时空密码,准确解答百年悬疑,主流红学全面破产

 
 
 

日志

 
 

一场由沏茶泡茶引发的灭门血案  

2014-03-22 16:51:53|  分类: 全面彻底破解200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场由沏茶泡茶引发的灭门血案
——证伪现传“程甲本”及彻底洗刷高鹗蒙受的深重冤屈


去年三月末到今年年初,我暂时放下了“120回红楼梦原本真本”的校注工作,集中精力在腾讯“大家”撰写“细读红楼”专栏。这是一次理顺研究思路、整理既有研究成果的过程,也是狠发一笔小财的愉快经历。现在,小钱也挣够了,专栏也厌倦了,我又重新回到校注本的正轨上来——我知道,在整理校注本这件事上,我的收益只会更大。果不其然,今天早上就大发特发了。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在学术研究领域,没有足够的耐心细致、敏锐的眼光和万里奔袭的持久凶狠,很难取得真正的发现。今天早上的发达,就是这三方面精彩结合的必然结果。

我不打算长篇大论,长话短说,杀人不眨眼,见血封喉。

我的校注工作,本是以国图出版社出版的程甲本影印本为底本,参校双清仙馆评本(王雪香评本)进行的。在两次三番逐字逐句的校核过程中,我发现,程甲本(主要是后40回)突然冒出了“沏茶”的写法,而全部的“沏”字非常明显地是在原本上贴改或挖改而成,即由“切”字加上墨笔书写的“氵”旁合成,绝不是原本文字。
 

一场由沏茶泡茶引发的灭门血案 - 陈林 -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例如:

第72回
賈璉忙也立起身來,說道:“好姐姐,略坐一坐兒,兄弟還有一事相求。”
說著,便罵小丫頭:“怎麼不好茶來?快拿乾淨蓋碗,把昨日進上的新茶一碗來!”


第80回
王一貼命徒弟們:“快好茶來!”


第82回
黛玉微微的一笑,因叫紫鵑:“把我的龍井茶給二爺一碗。二爺如今念書了,比不的頭裏。”
紫鵑笑著答應,去拿茶葉,叫小丫頭子茶。

紫鵑道:“我們這裏了茶,索性讓他喝了再去。”


第89回
雪雁了茶來,寶玉吃著。

第94回
平兒答應,就趕著去了。不多時,同了環兒來了。眾人假意裝出沒事的樣子,叫人了碗茶,擱在里間屋裏。眾人故意搭赸走開,原叫平兒哄他。

第118回
這裏寶玉和賈蘭講文,鶯兒過茶來,賈蘭站起來接了。


那么,“沏”字覆盖的原文,究竟是什么字呢?

根据程甲本前文,以及对比王评本,我判断凡“沏”字改处原文必定是“泡”字,红楼泡茶不沏茶,泡茶才是原本真本的写法。欧阳健和曲沐等人整理的“程甲本”,显然没有注意到这个问题,一处不落地沿用了“沏茶”的错误写法。


但是,我的疑惑在于,号称以程甲本为底本的王评本并非处处都“泡茶”,竟然也有“沏茶”,如第82回的前两处,以及第94回的一处;而第118回王评本既不“沏茶”,也不“泡茶”,而是作“捧茶”——这可真是奇了怪了。


专栏写了近一年,问题也就拖了近一年,但是问题终究需要被解决。


待我近期重新来考虑这个问题,我发现更奇怪的现象——不但号称原刊于道光壬辰(1832)的双清仙馆本既“沏茶”又“捧茶”,远在日本东京大学文化研究所的光绪二年聚珍堂活字印本也是如此,这个本子是双清仙馆的翻刻本。


引起我警觉的是,我知道,日本方面购藏的多部红楼梦刊本,都是陶湘陶洙高价卖给日本草包留学生仓石武四郎的,有没有可能聚珍堂本乃至传世的双清仙馆本都经陶洙篡改呢?我仔细反复看过两部影印件,的确看不出来贴改挖改的痕迹。

我又查核了王伯沆评点本的底本文字,“沏茶”“捧茶”之处全同双清仙馆本和聚珍堂本,这是怎么一回事呢?程甲本原本真本确有“沏茶”“捧茶”的写法吗?还是王伯沆拿到的这个本子来自陶洙?王伯沆肯定跟陶洙有交往,因为陶洙伪造的“戚序本”明显有针对性地反驳了王伯沆关于贾宝玉“面若中秋之月”的评点。

还有什么程甲本的参考本吗?不要扯什么东观阁系列刊刻本了,那些都是陶湘陶洙董康伪造的假古籍,因为这些系列刊刻本或多或少在文字上雷同于陶湘陶洙董康伪造的程乙本。

我查核的目标集中在了张新之评点、孙桐生刊刻的“妙復轩评本”上,这个妙复轩评本正文用的就是程甲本;另外,自清末开始极为流行的“三家评本”(《增评补像全图金玉缘》)正文,沿用的就是孙桐生校核刊刻的妙复轩评本。

好的狠,我一核对,但凡程甲本作“沏茶”、王评本作“沏茶”“捧茶”之处,妙复轩本和三家评本无一例外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地俱作“泡茶”!红楼泡茶不沏茶,这就是铁证!妙复轩评本的正文显然更有资格称为红楼梦的原本真本。


但是,由此进一步引发的问题可更严重了。首先,王评本既然以程甲本为底本,怎么会突然冒出“沏茶”“捧茶”的写法呢?其次,更为严重的是,我在继续逐字逐句的校勘工作时竟然发现,妙复轩评本的正文文字相当规范,相比之下,“程甲本”的讹脱衍倒等错误简直比比皆是。难道程伟元和高鹗仔细校勘的心血还不如后世翻刻的孙桐生?第三,在多处与妙复轩本正文存在异文时,程甲本往往同于王评本。为什么这两个本子会如此不同于红楼梦原本真本呢?

今天早上我猛然醒悟过来,所谓的程甲本、所谓的双清仙馆评本,都不是原刊本,而是后世的翻刻本,它们大大悖离了红楼梦的原本真本。那么,陶洙等人是翻刻程甲本和王评本的造假者吗?

这时我注意到一个明显的事实——妙复轩评本和双清仙馆评本只有程伟元的序,而没有高鹗的序!红楼梦刊本早期的翻刻本,竟然没有高鹗的序!高鹗的序惟见于这个所谓的“程甲本”、以及陶洙等人伪造的程乙本和东观阁系列刊本!

学界早已指出,程甲本和程乙本有部分活字完全相同。我翻看第119回第五页,程甲本和程乙本这一页活字版式完全一致。当初我以为陶洙抽毁了珍贵的程甲本用以伪造程乙本,现在我才明白,程甲本和程乙本都是陶洙等人伪造的。

陶洙等人伪造了高鹗的序!

我稍微回顾了一下历来对于高鹗与红楼梦关系的论述,一个明显的事实是,没有任何可信的证据证明高鹗续写了红楼梦,不但如此,而且没有任何可信的证据证明高鹗与小说红楼梦、与程伟元有任何关系。所谓高鹗的月小山房诗文遗稿中,竟然有高鹗“重订”红楼梦,即刊刻程乙本的题诗,骗鬼啊,这不明摆着是陶洙伪造的假货吗?!


结论:

1、妙复轩评本正文才代表了红楼梦的原本真本文字;
2、现传程甲本和双清仙馆评本都是陶洙等人伪造的刊本假古籍;
3、高鹗与红楼梦的刊刻整理没有丝毫关系,高鹗参与续补红楼梦是陶洙等人炮制的弥天大谎;
4、以冯其庸、杜春耕、胡文彬为代表的红学界高层早就知道这一事实;
5、我代表曹頫最强烈地谴责并最恶毒地诅咒这个万恶的红学界,我的诅咒会世世代代暴虐摧残你们的子子孙孙,直到你们的末世子孙像惨遭屠戮的孽畜恶鬼一样发出哀嚎忏悔,在地狱硫磺的烈焰中向我和曹頫求饶!


(完了)

  评论这张
 
阅读(4497)|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