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破译红楼时空密码,准确解答百年悬疑,主流红学全面破产

 
 
 

日志

 
 

浅谈百年“红学”骗局全盘覆灭稀巴烂的新导火索  

2014-03-26 19:32:07|  分类: 全面彻底破解200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增评补图石头记》引发的多米诺牌风暴
——浅谈百年“红学”骗局全盘覆灭稀巴烂的新导火索


从2008年7月陶洙伪造贩卖系列脂砚斋评本的骗局被揭穿以来,以国贼巨骗冯奸其庸、周奸汝昌为首,以中国艺术研究院红楼梦研究所及所谓“民间组织”中国红楼梦学会为核心的“红学”诈骗集团,陷入了惶惶不可终日的死扛境地。历来造谣诈骗的垃圾刊物《红楼梦学刊》发文自陈“惊心动魄”,上海的几个老骗子强烈要求记者不要发报道,南京大学中文系的草包伪君子苗某公开号令“无论陈林说什么,我们都要沉默沉默再沉默”。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死亡。可惜,貌似庞大的“红学”诈骗集团早已丧失了“为王前驱”杀人灭口的特权,讲理讲不过,吵架吵不赢,单挑挨个惨死,围殴一败涂地——回顾一下被人挑唆着当枪使的老骗子邓遂夫当场对质落荒而逃的丑态,“红学界”能不尿裤子乎?然而“红学”骗子们在沉默中也不得好死,因为凶残暴虐的报应不是简单的集体算总账,而是挨个过堂拉清单。

七年过去了,“红学界”在可耻可悲可笑的沉默中等到了什么好果子?先是等到了全部涉曹雪芹史料被证伪,“程乙本”被证伪,又等到了苏州图书馆馆藏“徐传经批本”被证伪,你们还要继续死扛,然后就等到了今天“程甲本”被证伪,“高鹗续补”被证伪,“妙复轩评石头记”被证伪,“双清仙馆评本”被证伪,一切“金玉缘”被证伪,以及由此连带的一切跟上述刊本相关的全部谎言被证伪——百年“红学”骗局粉身碎骨,片甲不留。

现在,“红学界”的全部涉案分子,就等着下地狱去跟阎王小鬼哭喊哀嚎,你们一个都跑不掉。

我知道,考察《增评补图石头记》对我而言有点晚,咱版本知识缺乏呀,没有经过系统训练呀,底子太薄见识不广,只会骂人人品不好,还不懂书法;但是,对“红学界”这帮骗子而言,这凶狠的报应来得实在是于无声处听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呀。

《增评补图石头记》,“红学界”六十年来对此铅印本的介绍,众口一词皆曰“王希廉姚燮评”,首先定调的是五十年代初周绍良(一粟)的《红楼梦书录》,此后“红学界”从未改口,从撒谎造谣的各种概述性小文,到混吃骗喝的各种博硕专题,无不如此。指鹿为马,众口铄金,此地无银三百两,奇情怪状蔚为大观。

周绍良是个什么东西?周绍良不是个东西,周绍良是伙同陶洙伪造贩卖“北师大本”的骗子谎言家,是收藏陶洙大批假货欺世盗名的败类。现在接盘的是还在摇头晃脑的杜春耕。杜春耕,你很快就知道周绍良在下面如何受苦,你就接着来。

检索中国期刊网,这么多年来,“红学界”专文介绍《增评补图石头记》的只有一篇,就是那个近年来花枝招展身段曼妙的“红学娼妓”曹立波所撰的《增评补图石头记的传播盛况述评》。在这篇奇文里,年纪轻轻就惯于出卖良知的曹立波口口声声“王希廉姚燮合评本”,还特别厚颜无耻地谎称“东观阁本大约百分之九十的批语都被吸纳到姚燮的评语当中”。秦可卿淫丧天香楼乎?曹立波淫丧东观阁,“曹立波大约百分之九十的良知都被吸纳到北师大老骗子张俊的骗局当中”。夥矣,老贼张俊毒草满堂,孙玉明执掌红研所,沈治钧行骗电视剧,苗怀明作乱南大文学院,曹立波又养了一个小骗子女硕士高文晶。

我去年买了个表,不去亲自核对校勘一下,真要稀里糊涂地被这帮骗子骗过去了。

号称“悼红轩原本”的《增评补图石头记》,是咱们大南粤国徐润(徐雨之)在上海开设的“广百宋斋”书局于光绪十一年(1885年)前后铅印出版的,纸墨精良,校对详审,简直卖疯了,坊间翻印多以此本为底本,到民国时期还继续风靡,可以说那半个世纪内的红楼梦发烧友大多读的就是《增评补图石头记》。

《增评补图石头记》一个显著的特点是,汇编了王希廉、张新之和姚燮对《石头记》的评点。在其卷首,有程伟元的“原序”、太平闲人张新之的“读法”、护花主人王希廉的“批序”“摘误”“总评”和大某山民姚燮的“总评”等。好嘛,为什么“红学”骗子们铁嘴钢牙一口咬定《增评补图石头记》只是“王希廉姚燮合评本”呢?

太平闲人张新之的评点是很邪乎的,《读法》称“《石头记》乃演性理之书,祖《大学》而宗《中庸》,故借宝玉说‘明明德’之外无书”;又说“是书大意阐发学庸,以《周易》演消长,以庄骚寓本旨”。这个平庸迂腐的读书人在评点方面就真的从学庸周易等方面展开瞎掰。《增评补图石头记》不但在卷首汇编了他的“读法”,而且在正文字里行间汇编了他的奇特点评——一言以蔽之,《增评补图石头记》的行间夹评全部都是张新之的奇谈怪论,与王希廉姚燮一点关系都没有——为什么“红学”骗子们对此不置一词呢?

我们先来看看张新之的瞎掰:

卷一:炼成高十二丈【十二月也】见方二十四丈【二十四气节候也】大的顽石三万六千五百零一块【三百六十五度也】。


这【】中的行间夹评是谁做的?毫无疑问,这是太平闲人张新之的点评,是从周易的角度展开的瞎掰,跟王希廉姚燮一点关系都没有。可是,“红学”骗子们竟然说,这是姚燮的评点!


对比号称张新之评本的《妙复轩评本石头记》,“红学”骗子们的拙劣骗局就天塌地陷山崩海啸了。

近日我花了五百大毛买了一部北图出版社影印出版的《妙复轩评本石头记》,底本是骗子杜春耕家藏(当然是陶洙原藏,周绍良续藏,然后不知如何递藏给了杜春耕),作序是草包张庆善。这个本子上的点评,当然没有任何争议地是“太平闲人张新之”的点评了。好的很,对比第一回对应部分:

炼成高十二丈【十二辰】四方二十四丈【二十四气】大的顽石三万六千五百零一块【周天度数三百六十五,积百年则三万六千五百有奇。一者,奇也,概岁差也。人生以百岁为率,此顽石是演人身为一小天,天不可补,故书不可续也】。

太邪门了吧,怎么太平闲人张新之的评点到了《增评补图石头记》里就变了味了呢?

不但如此,这部影印本《妙复轩评本石头记》中的绝大多数行间夹评根本不见于《增评补图石头记》!例如:

正文:这阊门外有个十里街
夹批:十里,“实理”也。此书不演虚无。

正文:街内有个仁清巷
夹批:无中生有,则惟一仁。仁,种也;仁,人也。清,无所淆,则先天也。去水加心,则人情也。是此书大落墨处。

正文:姓甄
夹批:正发“真”字,实际与“假”字对照。

正文:名费,字士隐
夹批:“君子之道费而隐”。又,“费”、“废”同。


上述夹评完全不见于《增评补图石头记》!是徐润这个来自文化沙漠广东的索黑阉割了太平闲人的瞎扯蛋吗?当然不是,我一对比两部书的这些评点,马上就明白过来了——《增评补图石头记》上的夹评,是货真价实的太平闲人的评点,《妙复轩评石头记》上的评点根本就是伪造的太平闲人评点;换言之,《妙复轩评石头记》根本就是伪造的刊本假古籍!

我为什么能一眼就看出这个问题来?非要我承认我就是石头记真正作者曹頫的转世灵童吗?作为一个古往今来无与伦比的卓越学者、大师、泰斗、专家,我从来不隐瞒自己的观点,但是今天我不说。

上文所引妙复轩本评点,正是人渣陶洙伪造脂砚斋评点的源头啊!对比一下:

正文:这阊门外有个十里街
夹批:十里,“实理”也。此书不演虚无。
甲戌侧批:开口先云“势利”,是伏甄封二姓之事。(“戚序本”同。)

小说正文:街内有个仁清巷
夹批:无中生有,则惟一仁。仁,种也;仁,人也。清,无所淆,则先天也。去水加心,则人情也。是此书大落墨处。
甲戌侧批:又言“人情”,总为士隐火后伏笔。(“戚序本”同。)

小说正文:姓甄
夹批:正发“真”字,实际与“假”字对照。
甲戌眉批:真。后之甄宝玉,亦借此音,后不注。(“戚序本”作“真假之甄。宝玉亦借此音,后不注。”)

小说正文:名费,字士隐
夹批:“君子之道费而隐”。又,“费”、“废”同。
甲戌侧批:废。托言将真事隐去也。(“戚序本”同。)


幸亏我去年买了个表啊,我先前以为是陶洙剽窃篡改了太平闲人张新之的独创评点,没想到啊没想到,陶洙这根本就是自家茅厕开阴沟,肥水不留外人田呐!

陶洙伪造了刊本《妙复轩评石头记》!

《妙复轩评石头记》怎么看怎么假,卷首程伟元“原叙”首句即错:“《红楼梦》小说本名《石头记》。”文中又有“接筍”的错别字。《增评补图石头记》所刊程伟元“原序”,写得规规矩矩:“《石头记》是此书原名。”“接榫”正确无误。

妙本中“太平闲人红楼梦读法”更加荒谬,小说名“石头记”和“红楼梦”并称;尤其荒谬的是,伪托“忏梦居士”孙桐生所作的“跋语”,开篇即称“太平闲人姓仝名卜年山西平陆人嘉庆辛未进士道光末官福建台湾太守”——哎呀呀,《妙复轩评石头记》抄本上“五桂山人”直点出太平闲人叫“张新之”,“落拓湖海,一穷人也”,陶洙丧心病狂的谎言真是无处可圆呐。

好嘛,现在明白“红学界”这拨必定永堕畜生饿鬼道的人渣为何要谎称《增评补图石头记》是“王希廉姚燮合评本”了。从周绍良开始,《增评补图石头记》是王希廉、姚燮、张新之合评本的问题根本不能提,一提就彻底证伪了《妙复轩评石头记》抄本和刊本。

我要顺带说一下,证伪了《妙复轩评石头记》,那么《增评补图石头记》卷首的“读法”和正文行间的夹批究竟出自谁手,就此又成了一个未解之谜。

证伪了《妙复轩评石头记》,可就好看得狠呐,比我当年揭穿陶洙伪造脂砚斋评本还要好看呐,天崩地裂,鬼哭狼嚎,血流成河,然后是白茫茫大地一片真干净。

证伪了《妙复轩评石头记》,就同时立即证伪了“程甲本”、《双清仙馆(王希廉)评本》、《增评补像全图金玉缘》等一系列刊本、抄本,百年“红学”的皇皇骗局粉碎性崩塌,片甲不留。

证伪了《妙复轩评石头记》,为什么就同时立即证伪了“程甲本”、《双清仙馆(王希廉)评本》、《增评补像全图金玉缘》等一系列刊本、抄本?为什么百年“红学”的皇皇骗局就此粉碎性崩塌,片甲不留?想知道详情吗?你可以出一万文,来买我的“价值、洞见和美感”的雄文。不过,我也不卖。

简单的问题不用说复杂了,把简单的问题说得过于复杂,是中国自古以来无知无能臭文人的忽悠大法。证伪了《妙复轩评石头记》,就同时立即证伪了“程甲本”、《双清仙馆(王希廉)评本》、《增评补像全图金玉缘》等一系列刊本、抄本,原因很简单,因为“程甲本”和《双清仙馆(王希廉)评本》有着跟《妙复轩评石头记》一模一样错误的程伟元“原序”,因为《增评补像全图金玉缘》及其“金玉缘”系列刊本跟《妙复轩评石头记》有着一以贯之的“泡茶”,而几个“泡茶”恰恰是篡改了《增评补图石头记》中的“倒茶”和“捧茶”,于是就把自己泡渣了。

很显然,《妙复轩评石头记》和《双清仙馆(王希廉)评本》是趁着徐润《增评补图石头记》卖疯了的势头浑水摸鱼趁火打劫而炮制出笼的,无非想说,咱骗子手里有王希廉的原本耶,有太平闲人的原本耶,快来买!

一位供职大学图书馆古籍特藏部的学兄,对于伪造《妙复轩评石头记》和《双清仙馆评本》这两部大刊本的事情,感到有点不可思议,工程量太大。嘿嘿嘿嘿,伪造《妙复轩评石头记》和《双清仙馆评本》这两部大刊本,又不是陶洙一个人干的事,陶洙有一个特别有钱的王八蛋亲哥、外号“淘气”的陶湘,又有实力雄厚的刻书大户董康。董康在京西法源寺寓所长年雇佣的文楷斋刻工数十年刻书不止,盛时刻工人数多达三百人,刻两部大刊本那是杀杀水啦。

嘿嘿嘿嘿,我仔细对比了一下《妙复轩评石头记》和《双清仙馆评本》,发现某些具有特殊笔画和特殊结构的刻字,在两部刊本中一模一样。特殊笔画和特殊结构,是笔迹鉴定的根本原则和方法,懂吗?具有特殊笔画和特殊结构的刻字在两部刊本中一模一样,说明两部刊本的写手是同一人。嘿嘿嘿嘿,我的古籍版本知识很贫乏,木有经过系统训练,又不懂书法,但是咱们老实不装13,有一分用一分,解决问题就是牛掰大发。

那么,伪造《妙复轩评石头记》和《双清仙馆评本》是在什么时候呢?嘿嘿,王瀣王伯沆曾手批《双清仙馆评本》,这个本子是1911年3月得自于“友人斋中”,这个友人是什么人呢?当然是跟陶洙一起混的坏家伙。这个时间点很有意思,因为狄葆贤和陶洙那时正在上海处心积虑地炮制“国初抄本原本红楼梦”,就是“戚蓼生序本”,狄葆贤想重金邀请“著名小说家”加批。王伯沆得到这个本子,是不是应了狄葆贤和陶洙的邀约呢?看起来是的,因为王伯沆认为宝玉“面若中秋之月”,就是一个大圆脸,“戚序本”成品中的评点则非常有针对性地批到:

此非套“满月”,盖人生有面扁而青白色者,则皆可谓之秋月也。用“满月”者不知此意。

顺便说一下,这条批语,被陶洙伪造的“甲戌本”一字不差地用在了眉批上。

非要否认戚序本是在批驳王伯沆,可以站出来走两步。半步即死,剧毒无治。

好,既然王伯沆是1911年3月得到的《双清仙馆评本》,那么《双清仙馆评本》的出笼应在此之前,但是也不会太早,太早了,生于1878年的陶洙还嫩着呢,陶湘董康还忙着伺候寡妇皇太后呢。我估计,《妙复轩评石头记》和《双清仙馆评本》大约是在1910年前后炮制出笼的。

证伪了《双清仙馆评本》,浙江图书馆馆藏的“徐传经批本”就立即同时被证伪。本博的读者都知道,老骗子胡文彬捏造了一部“苏州图书馆藏徐传经批本”,说得活灵活现,其实该本根本不存在。但是浙图确有一部“徐传经批本”,所批底本用的就是《双清仙馆评本》。我早知道这是假货,而是是陶洙亲笔加批的假货。为什么呢?因为陶洙这个蠢材直接指出“大某山民”就是姚燮。有清一代,无人知道“大某山民”就是姚燮,“大某山民”即姚燮的事实,是1938年才被一个叫魏友棐的人发现的。好的很,现在双管齐下,更加便捷地证伪了“徐传经批本”。

证伪了《妙复轩评石头记》,就同时立即证伪了“程甲本”,这个问题是极其严重的。证伪了“程甲本”,就立即证伪了高鹗的叙;证伪了高鹗的叙,就立即证伪了高鹗参与续补《红楼梦》的弥天大谎。平白无辜的高鹗,被陶洙生拉硬扯来给腰斩红楼背黑锅,黑锅一背就是一百年,谁受得了?

高鹗跟红楼梦石头记一点关系都没有好不好,再胡掰乱扯就让你们老子娘喊你们回家吃饭关起门来狠抽大嘴巴子!

高鹗跟红楼梦石头记一点关系都没有!所以人前得瑟、万众瞩目、人伦雅范、兲朝明星的胡适胡适之,就彻底暴露了其伪君子、谎言家、罪大恶极学术骗子的真面目。

胡适自以假博士的头衔出现在野鸡北大,其稀巴烂的学术生涯自始至终都跟陶湘陶洙董康的造假紧紧纠缠在一起,固胶投漆不可开。伪君子胡适的任何一个重要的红学论点的提出,无一不是根据陶湘陶洙董康炮制的假材料生发的谬论,所谓高鹗腰斩红楼的冤案,首罪胡适;胡适在中国现代学术史上的深重罪恶,任何一个伪君子谎言家都不能望其项背。总有一天,伪君子胡适的葬身之处,要被革命群众掘墓鞭尸挫骨扬灰。孔子的墓都能挖,胡适算个P呀。

不用多说了,百年“红学”彻底死了球了,折腾一百年,谎言全归零。什么曹雪芹呀,高鹗呀,这个材料那个本子呀,鸡毛大师呀,野鸡泰斗呀,傻缺民国范儿呀,马上隔儿屁了。现在,我就看着,数十年来饕餮着民脂民膏的“红学”骗子们,将被觉醒的民众如何撕得粉碎。据说袁崇焕当年被当街碎尸,分而食之,英雄的血肉还是可以养人的,“红学家”们只配犬决。

作为对你们的奖赏,我会精心整理出原本真本曹頫原著《石头记》,光耀千秋,万古流芳。


(好了)


  评论这张
 
阅读(4887)|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