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破译红楼时空密码,准确解答百年悬疑,主流红学全面破产

 
 
 

日志

 
 

百年红学诈骗 胡适带头造假(二)——全面清算由胡适肇始、中国「红学界」肆行欺诈的百年「红学」骗局  

2015-12-25 18:42:45|  分类: 全面彻底破解200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百年红学诈骗 胡适带头造假(二)

——全面清算由胡适肇始、中国「红学界」肆行欺诈的百年「红学」骗局


由《增评补图石头记》卷首新绘图

证伪全部流行红楼梦石头记版本


【本篇内容提要】1900年出版的铅印本《增评补图石头记》卷首附有出版方新绘的「通灵宝玉图」和「辟邪金锁图」,该版本号称「悼红轩原本」,小说正文无任何绘图。但是,在「程甲本」和「程乙本」等「乾隆时期刊本」及「嘉庆、道光时期刊本」中,在「甲戌本」、「己卯本」、「庚辰本」等所谓「乾隆时期抄本」的「脂砚斋评本」中,第八回正文或夹评中无一例外地出现了仿绘的「通灵宝玉图」和「辟邪金锁图」,这是一举证伪这些刊本和抄本的铁证,而胡适和「红学家」早就知道这一点。


曹頫(1706年6月8日~1775年?)原著百廿回《石头记》长期以来被篡名为《红楼梦》,原著者被伪托妄指为子虚乌有的「曹雪芹」,后四十回被诬称讹传为「高鹗」或「佚名」续作,《石头记》的真正作者、百科全书式的文学巨人曹頫被刻意埋没遮蔽,这是中国文学、文化、学术、教育、思想和道德的沉痛悲哀;也是从胡适开始,到今天以中国艺术研究院红楼梦研究所、所谓「民间组织」中国红楼梦学会为阵地,以冯其庸、周汝昌等著名「红学家」为骨干代表的「红学界」,对曹頫及其原著百廿回《石头记》,乃至对中国文学、文化、学术、教育、思想和道德犯下的严重罪行。


在上一篇文章中,我概要梳理了胡适影响至今、成为众所周知的「常识」的红学论断,并提纲挈领地列举了三方面的证据,指出胡适从一开始就知道他言之凿凿的论断都是弥天大谎,「红学界」也早就知道胡适伙同陶洙等人撒谎造假的事实。


必须特别强调的是,这三方面的证据紧密相连不可割裂,构成坚不可摧的「证据链」。


在本篇文章中,我主要以图例举证的方式,直观地说明1900年出版的铅印本《增评补图石头记》卷首所附新绘的「通灵宝玉图」和「辟邪金锁图」足以证伪全部流行的「红楼梦」和「石头记」版本。



为了让证明过程不要成为我的自言自语自说自话,我建议广大读者主动查证相关证据,找出1900年出版的铅印本《增评补图石头记》,对比所谓「乾隆末年」程伟元、高鹗刊刻的「程甲本」和「程乙本」、所谓「道光年间」护花主人王希廉刊刻的「王希廉评本」、所谓「道光年间」太平闲人张新之的「妙复轩评本」,特别要对比查证所谓「最接近曹雪芹原著」的「乾隆抄本」「甲戌本」、已入选「首批国家珍贵保护古籍」名录的「己卯本」和「庚辰本」。


这些本子,在第八回正文或夹评中,无一例外地篡入依照《增评补图石头记》卷首新绘图仿画、改画或简画的「通灵宝玉图」和「辟邪金锁图」。因此这些本子全部都是1900年之后伪托古人炮制出笼的假古籍。


要展开调查验证,我们可以将问题进一步细化分析,以便逐一解决:


1、在哪里可以方便地查证1900年出版的铅印本《增评补图石头记》?


2、1900年出版的铅印本《增评补图石头记》卷首新绘的「通灵宝玉图」和「辟邪金锁图」对比其他各本的情况。


3、为什么说1900年出版的铅印本《增评补图石头记》卷首所附的「通灵宝玉图」和「辟邪金锁图」是出版方新绘的?


为了让行文不至于冗杂,本篇文章着重说明上述两个小问题。


1900年先后出版了两个版本的铅印本《增评补图石头记》,广东省立中山图书馆俱有收藏。馆藏先出的版本仅存15卷,索书号0014126,缺包括封面、扉页、目录、序赞和图咏等内容在内的首卷;馆藏后出的版本现存16卷,索书号0032014。


陶洙,胡适,红学,红楼梦,石头记

广东省中山图书馆藏1900年早出的铅印本《增评补图石头记》。


陶洙,胡适,红学,红楼梦,石头记

广东省中山图书馆藏1900年晚出的铅印本《增评补图石头记》。


经我对比确认,这个后出的版本是前者的修订本,两者文字和行款多有不同,而后者在修订和排印过程中又出现了很多错误和脱漏。


日本东京大学东洋文化研究所「双红堂文库」所藏《增评补图大观琐录》,在网上刊有全文影像数据。该本封面和扉页题「增评绘图大观琐录」,内页每回回首却作「增评补图大观琐录」。我仔细对比过这个版本和广东省立中山图书馆所藏1900年晚出的铅印本《增评补图石头记》,确认二者内页行款和小说正文完全一致。


稍作对比就能发现,《增评补图大观琐录》的版心上方已被抹黑,这抹黑的文字必定就是《增评补图石头记》版心上方的题字,即「增评补图石头记」。前者每回回首印有「增评补图大观琐录卷某」字样,其中「大观琐录」四字占据的正是《增评补图石头记》每回回首所印「增评补图石头记卷某」之「石头记」三字的位置;由于位置不够,「琐录」两字只好以小字形式并列挤占在原「记」字的位置。事实证明,所谓《增评补图大观琐录》其实就是涂改、贴改《增评补图石头记》之后重新制版印刷的。



陶洙,胡适,红学,红楼梦,石头记


《增评补图大观琐录》其实就是涂改、贴改1900年晚出的《增评补图石头记》之后重新制版印刷的。


由于1900年晚出的铅印本《增评补图石头记》和东京大学东洋文化研究所所藏《增评补图大观琐录》更容易为广大读者查核验证,因此是证伪多种假古籍的方便的证据。


我们首先来看一看1900年晚出的铅印本《增评补图石头记》卷首所附的「通灵宝玉图」和「辟邪金锁图」。


陶洙,胡适,红学,红楼梦,石头记
陶洙,胡适,红学,红楼梦,石头记


对比所谓「程甲本」第八回正文中的「通灵宝玉图」和「辟邪金锁图」:


陶洙,胡适,红学,红楼梦,石头记
陶洙,胡适,红学,红楼梦,石头记


对比所谓「王希廉评本」第八回正文中的「通灵宝玉图」和「辟邪金锁图」:


陶洙,胡适,红学,红楼梦,石头记
陶洙,胡适,红学,红楼梦,石头记


对比所谓「妙复轩评本」第八回夹评中的「通灵宝玉图」和「辟邪金锁图」:


陶洙,胡适,红学,红楼梦,石头记
陶洙,胡适,红学,红楼梦,石头记


对比所谓「乾隆时期抄本」「最接近曹雪芹原著」的「甲戌本」第八回正文中的「通灵宝玉图」和「辟邪金锁图」:


陶洙,胡适,红学,红楼梦,石头记
陶洙,胡适,红学,红楼梦,石头记


对比所谓「怡亲王府抄本」「己卯本」第八回正文中的「通灵宝玉图」和「辟邪金锁图」:


陶洙,胡适,红学,红楼梦,石头记
陶洙,胡适,红学,红楼梦,石头记

对比所谓「乾隆时期抄本」「庚辰本」第八回正文中的「通灵宝玉图」和「辟邪金锁图」:


陶洙,胡适,红学,红楼梦,石头记
陶洙,胡适,红学,红楼梦,石头记


如前所述,这些本子在第八回正文或夹评中,无一例外地篡入依照《增评补图石头记》卷首新绘图仿画、改画或简画的「通灵宝玉图」和「辟邪金锁图」。因此这些本子全部都是1900年之后伪托古人炮制出笼的假古籍。


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初,陶洙伙同周绍良伪造了一部现在被「红学界」称为「北京师范大学藏本」的《脂砚斋重评石头记》,该抄本小说正文和墨笔双行夹批、少量朱笔眉批及回末批由陶洙亲笔抄录,绝大多数朱笔眉批、行间夹批及回末批由周绍良抄录。


这个「北师大藏本」的详情后文再述,我们现在将「北师大藏本」上第八回正文中的「通灵宝玉图」和「辟邪金锁图」对比其它本子,其篆文最接近「庚辰本」,这是判断「北师大藏本」根据「庚辰本」抄录最重要和最方便的证据。



陶洙,胡适,红学,红楼梦,石头记

陶洙,胡适,红学,红楼梦,石头记


这一事实,不但可以充分证明「庚辰本」也是陶洙亲笔伪造,而且可以充分证明包括《增评补图石头记》在内的、第八回正文中篡入「通灵宝玉图」和「辟邪金锁图」的全部「脂评本」《石头记》及「程本」系列《红楼梦》都由陶洙伪造,因为陶洙不可能将其他人绘制的「通灵宝玉图」和「辟邪金锁图」放进自己伪造的所谓「真本」「原本」之中。


陶洙,胡适,红学,红楼梦,石头记


(未完待续,敬请垂注,欢迎转载)

  评论这张
 
阅读(116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