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破译红楼时空密码,准确解答百年悬疑,主流红学全面破产

 
 
 

日志

 
 

百年红学诈骗 胡适带头造假(三)——全面清算由胡适肇始、中国「红学界」肆行欺诈的百年「红学」骗局  

2015-12-25 18:46:30|  分类: 全面彻底破解200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百年红学诈骗 胡适带头造假(三)

——全面清算由胡适肇始、中国「红学界」肆行欺诈的百年「红学」骗局


「通灵宝玉图」和「辟邪金锁图」

为何是新绘图而非小说原文所有


曹頫(1706年6月8日~1775年?)原著百廿回《石头记》长期以来被篡名为《红楼梦》,原著者被伪托妄指为子虚乌有的「曹雪芹」,后四十回被诬称讹传为「高鹗」或「佚名」续作,《石头记》的真正作者、百科全书式的文学巨人曹頫被刻意埋没遮蔽,这是中国文学、文化、学术、教育、思想和道德的沉痛悲哀;也是从胡适开始,到今天以中国艺术研究院红楼梦研究所、所谓「民间组织」中国红楼梦学会为阵地,以冯其庸、周汝昌等著名「红学家」为骨干代表的「红学界」,对曹頫及其原著百廿回《石头记》,乃至对中国文学、文化、学术、教育、思想和道德犯下的严重罪行。


【本篇内容提要】《增评补图石头记》是根据广百宋斋铅印书局绘图本《石头记》盗版仿印的本子,为与后者争夺市场,盗版商炮制了三个卖点:增评、补图、炮制程伟元序以制造「悼红轩原本」的噱头。由于其卷首所附的「通灵宝玉图」和「辟邪金锁图」是新绘图而非小说原文所有,因此第八回正文或夹评中篡入「通灵宝玉图」和「辟邪金锁图」的一切刊本《红楼梦》和手抄本「脂砚斋评本」《石头记》都是1900年《增评补图石头记》之后炮制出笼的假古籍。


上一篇文章集中列举了《增评补图石头记》卷首所附的「通灵宝玉图」和「辟邪金锁图」,以及跟多种刊本《红楼梦》和手抄本「脂砚斋评本」《石头记》第八回正文或夹评中「通灵宝玉图」和「辟邪金锁图」的直观比较。


文章指出,由于《增评补图石头记》卷首所附的「通灵宝玉图」和「辟邪金锁图」是出版方新绘的,因此一举证伪了各种刊本《红楼梦》和手抄本「脂砚斋评本」《石头记》,这些本子必定是在1900年铅印本《增评补图石头记》之后伪造的假古籍。


陶洙,胡适,红学,红楼梦,石头记

1900年铅印本《增评补图石头记》卷首新绘的通灵宝玉图


陶洙,胡适,红学,红楼梦,石头记

1900年铅印本《增评补图石头记》卷首新绘的辟邪金锁图


感谢有心的网友和学友认真阅读审慎推敲,大家提出了一个关键的问题:何以证明《增评补图石头记》卷首所附的「通灵宝玉图」和「辟邪金锁图」是出版方新绘的,而非小说原文所有?难道没有可能是出版方在刊印小说的编辑过程中将原文之图挪至卷首?


本篇文章就来集中回答上述问题。


提纲挈领地说,《增评补图石头记》卷首所附的「通灵宝玉图」和「辟邪金锁图」必定是出版方新绘的,主要原因有三:


(1)1900年出版的铅印本《增评补图石头记》长期以来被「红学界」妄指为徐润创设的上海广百宋斋铅印书局于1885年出版的铅印绘图本《石头记》,该绘图本《石头记》属于广百宋斋书局当年出版的系列铅印绘图本古本小说之一;从其他多部绘图本古本小说的出版方序言来看,古本小说所附之图都是出版方请近时丹青妙手新绘的,并非小说原文固有之图;据此可以推断铅印绘图本《石头记》所附之图,包括「通灵宝玉图」和「辟邪金锁图」在内,必定也是新绘之图,绝非小说原本固有之图。


(2)1900年出版的铅印本《增评补图石头记》号称「悼红轩原本」,即小说正文属于小说《石头记》的原文真本,而这部小说的原文真本第八回乃至任何一回,正文中都没有任何配图;对勘各种本子,《增评补图石头记》的小说文本与其他各本都存在大量异文,而在很多异文之处,《增评补图石头记》的小说文本明显正确而其他各本俱谬误,因此从文本校勘的角度也能证伪其他各本,进一步确认其他各本第八回正文或夹评中的「通灵宝玉图」和「辟邪金锁图」都是根据《增评补图石头记》卷首所附的新绘之图仿画、简化而成。


(3)有公安部门笔迹鉴定专家参与的笔迹鉴定确认,全部抄本「脂砚斋评本」都是陶洙亲笔伪造,陶洙亲笔伪造的「脂砚斋评本」第八回正文所有的「通灵宝玉图」和「辟邪金锁图」篆文高度近似《增评补图石头记》卷首附图的篆文,因此显然是陶洙据后者仿画了「脂砚斋评本」中的图;从情理逻辑上推断,陶洙一定不会据他人所绘之图炮制假古籍,因此《增评补图石头记》卷首所附之图也一定出自陶洙之手。


本篇文章主要就第一方面的原因予以详细说明,其他两方面的原因将另有专文阐述。


1900年出版的铅印本《增评补图石头记》长期以来被「红学界」妄指为徐润创设的上海广百宋斋铅印书局于1885年出版的铅印绘图本《石头记》,这是「红学界」欺天大骗局中的一个小骗局,这个小骗局充分表明「红学界」早就知道《增评补图石头记》可以轻而易举地证伪全部刊本《红楼梦》和手抄本「脂砚斋评本」《石头记》。这是后话,在此暂不展开。


徐润(1838~1911年,字「润立」,号「雨之」,别号「愚斋」)创设的上海广百宋斋铅印书局于1885年出版的铅印绘图本《石头记》是广百宋斋书局当年出版的系列铅印绘图本古本小说之一,曾经极为畅销。但令人不解的是目前不可得见,中国国家图书馆馆藏目录亦未著录。


《徐愚斋自叙年谱》叙录了广百宋斋铅印书局1885年出版发行系列铅印绘图本古本小说的情况:


光绪十一年乙酉,四十八岁。

广百宋斋经理王哲夫先生并朱岳生、许幼庄以钢板、铅板选辑朱批雍正上谕、九朝圣训、四书味根录、四书文富、绘图三国演义、聊斋、水浒、石头记,及缩本康熙字典分售于上海,并托抱芳阁寄销,除开销外,所有盈余清还资本,其余书籍与各书庄相通对调。是年秋金陵乡试,又托抱芳阁鲍叔衡设分局于南京代售各书籍。七月中到宁,开市二十天,各书均已销尽,颇得利息,贪心不足,续来办货二万余金,到宁之日已在二场期矣。十三夜为灯火所误,以致失愼,全肆俱付一炬,荡然无存,时运之否,莫此为甚,得意不宜再往,不然又何至亏蚀耶!


从「广百宋斋主人」撰写的《〈详注聊斋志异图咏〉例言》来看,可以了解到广百宋斋铅印书局绘图本古本小说的两个特点,即「全部绘图都是新近绘制」,以及「校对极为详慎」


图画荟萃近时名手而成。其中楼阁山水,人物鸟兽,各尽其长。每图俱就篇中最扼要处着笔,嬉笑怒骂,确肖神情。小有未恰,无不再三更改,以求至当。故所画各图,无一幅可以移置他篇者。


是书照莱阳赵氏所刻本,端楷抄成,精妙无比。校对尤为详慎,不但无一误字,即破体俗体字,亦皆悉心刊正。阅者鉴之。


许时庚(幼庄)为光绪十六年(1890年)广百宋斋校印本《图像三国志演义》所作的《〈三国志演义〉补例》写道:


是书为本朝国初吴郡金圣叹先生加增外评,称为《第一才子书》,是后以讹传讹,竟将《三国志演义》原名淹没不彰,坊间俗刻,竟刊称为《第一才子书》,未免舍本逐末。今悉遵古本更正,并倩精于绘事者补像增图,名曰《图像三国志演义》,似乎名称其实,亦觉灿然美备,斐然可观。


由此进一步确证,广百宋斋铅印书局印制发行的绘图本古本小说,其中图像都是新近绘制的,作为绘图本古本小说之一的《石头记》亦不例外。


1900年出版的铅印本《增评补图石头记》长期以来被「红学界」刻意谬指为广百宋斋铅印书局于1885年印制发行的铅印绘图本《石头记》。该谬论的始作俑者是所谓盱眙「吴克岐」(这是陶洙的伪托,后文详论)。例如,「吴克岐」在其私人笔记《犬窝谭红》之《红楼梦正误》一文开篇写道:


《红楼梦》版本极多,亦极大同小异。至徐氏本出(广东广百宋斋排印,署名《增评补图石头记》),坊贾争先翻印,视为定本。实则徐本仅就浅显者稍加修饰,其重要误点仍然存在也。


在另一部同样号称「吴克岐」所著的《忏玉楼丛书提要》私人笔记中,「吴克岐」也叙录了《增评补图石头记》,称其为「上海广百宋斋广东徐氏排印本」,指其「原题悼红轩原本,东洞庭护花主人评,蛟川大某山民加评」,并称卷首有「大某山民总评」。「吴克岐」写道:


光绪间广东徐雨之观察(润)创广百宋斋于上海,铸铅字排印书籍,爰取家藏此本付印,以公同好。纸墨精良,校对详审,世颇称之。后书贾仿印,改名《大观琐录》(按,即《增评补(绘)图大观琐录》),脱误甚多。考《红楼梦》最流行世代,初为程小泉本,继则王雪香评本,逮此本出现而诸本几废矣。山民评无甚精义,惟年月岁时考证綦详,山民殆谱录家也。


自1958年一粟(周绍良、朱南铣)所著的《红楼梦书录》以来,「红学界」至今众口一词沿袭「吴克岐」的说法。然而,「吴克岐」的谬指根本经不起事实的检验,稍作版本对比分析,就可证「吴克岐」是在刻意撒谎,混淆视听。


据我目前所见广百宋斋铅印书局印制的古本小说书影,如《三国演义》,版心上方题「增像全图三国演义」,下方则题「广百宋斋校印」;又如《封神演义》,扉页和版心上方俱题「绣像封神演义」,扉页背面则题「己丑(按即1889年)仲夏上海广百宋斋校印」;再如《聊斋志异》,封面题「绘图聊斋志异」,扉页和版心上方俱题「详注聊斋志异图咏」,扉页背面则题「己丑仲夏上海广百宋斋校印」。


陶洙,胡适,红学,红楼梦,石头记

陶洙,胡适,红学,红楼梦,石头记

陶洙,胡适,红学,红楼梦,石头记


由此推测,广百宋斋铅印书局于光绪十一年乙酉秋印制的绘图本《石头记》,书名可能题为「增像全图石头记」、「绣像石头记」或「绘图石头记」,并在扉页背面或版心下方明确标记广百宋斋铅印书局的版权。


1900年出版的铅印本《增评补图石头记》被刻意谬指为广百宋斋铅印绘图本《石头记》,是毫无道理的,二者不但出版年份不同,前者也没有任何版权标记能够证明其为「广百宋斋校印」;而且,从1900年以来多个版本的《增评补图石头记》小说正文来看,因加批者对小说原文的妄改和出版方疏于校勘,导致讹脱衍倒的情况大量存在,绝不是「校对极为详慎」和「无一误字」,也远远不符合作为「定本」的要求。


「吴克岐」(即陶洙)和「红学界」谎言的最大漏洞在于,他们一方面谎称1900年铅印本《增评补图石头记》是广百宋斋的铅印绘图本《石头记》,赞其「纸墨精良,校对详审」,同时又谎称《增评补(绘)图大观琐录》是仿印本,指其「脱误甚多」,谎言就此完全败露,因为《增评补(绘)图大观琐录》就是1900年铅印本《增评补图石头记》。


我在上一篇文章中指出:


日本东京大学东洋文化研究所「双红堂文库」所藏《增评补图大观琐录》,在网上刊有全文影像数据。该本封面和扉页题「增评绘图大观琐录」,内页每回回首却作「增评补图大观琐录」。我仔细对比过这个版本和广东省立中山图书馆所藏1900年晚出的铅印本《增评补图石头记》,确认二者内页行款和小说正文完全一致。


稍作对比就能发现,《增评补图大观琐录》的版心上方已被抹黑,这抹黑的文字必定就是《增评补图石头记》版心上方的题字,即「增评补图石头记」。前者每回回首印有「增评补图大观琐录卷某」字样,其中「大观琐录」四字占据的正是《增评补图石头记》每回回首所印「增评补图石头记卷某」之「石头记」三字的位置;由于位置不够,「琐录」两字只好以小字形式并列挤占在原「记」字的位置。事实证明,所谓《增评补图大观琐录》其实就是涂改、贴改《增评补图石头记》之后重新制版印刷的。


陶洙,胡适,红学,红楼梦,石头记


既然《增评补(绘)图大观琐录》就是1900年铅印本《增评补图石头记》,它怎么可能既「校对详审」同时又「脱误甚多」呢?


「吴克岐」和「红学界」的欺世谎言实际上是为了掩盖一个事实,即《增评补图石头记》是根据广百宋斋铅印绘图本《石头记》仿印的,盗版方剽窃了广百宋斋绘图本《石头记》「校对极为详慎」、「无一误字」的小说文本,又重新绘图和加批,于是炮制出《增评补图石头记》。这个版本的「增评」和「补图」,实际上是相对于广百宋斋铅印绘图本《石头记》而言的。


炮制《增评补图石头记》的盗版书商为了与极为畅销的广百宋斋铅印绘图本《石头记》争夺市场,又炮制出《增评补图石头记》的一个重要「卖点」,即谎称该版本的小说正文是所谓「悼红轩原本」。


「悼红轩原本」的「卖点」噱头是如何炮制出来的呢?就是通过卷首所附的所谓「程伟元原序」,这篇序文伪托程伟元所作,谎称《石头记》全本小说是程伟元首先搜集齐全并校勘出版的,因此《增评补图石头记》的小说文本就获得了「悼红轩原本」的金顶黄袍。


换言之,程伟元序是伪造的,程伟元搜集整理刊印全本《石头记》小说是赤裸裸的谎言。这是另一个重大话题,将有专文论述。


要而言之,《增评补图石头记》是一部侵权盗版的伪本,小说原文无图,它的配图都是盗版商临时新绘的,其中就包括「通灵宝玉图」和「辟邪金锁图」,由此可证第八回正文或夹评中篡入「通灵宝玉图」和「辟邪金锁图」的一切本子都是1900年之后炮制出笼的假古籍。


陶洙,胡适,红学,红楼梦,石头记


(未完待续,敬请垂注,欢迎转载)



  评论这张
 
阅读(118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