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破译红楼时空密码,准确解答百年悬疑,主流红学全面破产

 
 
 

日志

 
 

百年红学诈骗 胡适带头造假(六)——全面清算由胡适肇始、中国「红学界」肆行欺诈的百年「红学」骗局  

2015-12-28 22:09:53|  分类: 全面彻底破解200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百年红学诈骗 胡适带头造假(六)

——全面清算由胡适肇始、中国「红学界」肆行欺诈的百年「红学」骗局


由《增评补图石头记》的小说文本证伪「程甲本」


【本篇内容提要】从《增评补图石头记》的小说文本来看,也能进一步完全证伪「程甲本」系列的《红楼梦》刊刻本和「脂砚斋评本」系列的《石头记》抄本。


曹頫(1706年6月8日~1775年?)原著百廿回《石头记》长期以来被篡名为《红楼梦》,原著者被伪托妄指为子虚乌有的「曹雪芹」,后四十回被诬称讹传为「高鹗」或「佚名」续作,《石头记》的真正作者、百科全书式的文学巨人曹頫被刻意埋没遮蔽,这是中国文学、文化、学术、教育、思想和道德的沉痛悲哀;也是从胡适开始,到今天以中国艺术研究院红楼梦研究所、所谓「民间组织」中国红楼梦学会为阵地,以冯其庸、周汝昌等著名「红学家」为骨干代表的「红学界」,对曹頫及其原著百廿回《石头记》,乃至对中国文学、文化、学术、教育、思想和道德犯下的严重罪行。


上一篇专栏集中对比讨论了《增评补图石头记》卷首所附的程伟元「原序」和「程甲本」卷首所附程伟元「序」,指出前者看起来正确无误,而后者出现了重大谬误,由此证伪了「程甲本」,即「程甲本」是在1900年《增评补图石头记》之后炮制出笼的假古籍。


本篇专栏要进一步讨论的是,从《增评补图石头记》的小说文本来看,也能进一步完全证伪「程甲本」系列的《红楼梦》刊刻本和「脂砚斋评本」系列的《石头记》抄本。如前所述,从文献内容来辨伪存真,是「版本校勘学」的核心方法论,当后文来给胡适和「红学界」算细账算总账时,大家就能明白无误地看到——胡适和「红学界」在他们的每一个论点、每一条论据上都肆无忌惮地撒谎。


因疏于校勘和加批者对原文的妄改,《增评补图石头记》小说正文存在大量讹脱衍倒的情况;但是另一方面,对比所谓「程甲本」的正文,两者几乎每一页都有大量字词句的不同,并且「程甲本」不少谬误之处,《增评补图石头记》俱正确无误。这一事实说明两个问题:


(1)「程甲本」之「程伟元序」妄称的「细加厘剔」完全不能成立;

(2)《增评补图石头记》的确是根据一个正确的底本(即广百宋斋铅印绘图本《石头记》)翻印的。


以下扼要举例,说明《增评补图石头记》在用字用词、诗词格律和小说情节等方面跟「程甲本」的不同,前者正确而后者谬误,从而证伪「程甲本」。


在用字用词方面,如第六回:「在家挑达也没用。」「挑达」一词,「程甲本」做「跳蹋」。按「挑达」一词有「轻薄放恣」之意,如《朱熹集传》:「挑,轻儇跳跃之貌;达,放恣也。」「程甲本」换用「跳蹋」,既不准确,也不传神,不能表现刘老老对狗儿的贬斥。


又如第九回:「两个人隔坐呫呫唧唧的角起口来。」「呫呫」,在《增评补图石头记》中又作「喢喢」(第六十七回),「呫」与「喢」本是异体字,意为「多话」,「呫呫唧唧」、「呫呫哝哝」在《增评补图石头记》中俱准确无误。但「程甲本」和其它版本的《红楼梦》或「脂本」《石头记》都将「呫呫」误作「咕咕」,这是证伪这些假古籍的明显证据之一。


又如第二十三回:


如今且说贾元春,在宫中编《大观园题咏》之后,忽想起那园中的景致,自从幸过之后,父亲必定谨敬封锁,不叫人进去,岂不孤负此园?况家中现有几个能诗会赋的姊妹们,何不叫他们进去居住,也不使佳人落魄、花柳无颜。却又想宝玉自幼在姊妹丛中长大,不比别的兄弟,若不叫他进去,又怕冷落了他,恐祖母与母亲心上不喜,须得也叫他进去居住方妥。


「程甲本」则作:


如今且说贾元春,在宫中编《大观园题咏》之后,忽想起那园中的景致,自从幸过之后,贾政必定谨敬封锁,不叫人进去,岂不孤负此园?况家中现有几个能诗会赋的姊妹们,何不命他们进去居住,也不使佳人落魄、花柳无颜。却又想宝玉自幼在姊妹丛中长大,不比别的兄弟,若不命他进去,又怕冷落了他,恐贾母王夫人心上不喜,须得也命他进去居住方妥。


前者的「父亲」、「祖母」和「母亲」被分别置换成了「贾政」、「贾母」和「王夫人」,不符合从元春角度给予的称谓。


又如第二十七回回目「滴翠亭宝钗戏彩蝶 埋香冢黛玉泣残红」,「程甲本」将「宝钗」和「黛玉」置换成「杨妃」和「飞燕」,变实指为比喻,并不恰当。


第二十七回正文:「只听那亭里边咇?咇?有人说话。」「咇?」意为「多言」,「程甲本」置换成「嘁嘁喳喳」,变雅为俗,也不恰当。


又如第三十回:「黛玉两眼直瞪瞪的眱了他半天。」「眱」是「睇」的异体字,意为「直视」;「程甲本」置换成「瞅」,变雅为俗,仅有「看」之意,却无「直视」之意。


又如第六十九回:「大家算将起来,只有秋桐一人属鸡,说他冲的。」本回写到秋桐当年「十七岁」。按第九十五回明文写到的时序,元春死于「甲寅年十二月十八日立春」之后一日,逆推第六十九回在「癸丑年」,《增评补图石头记》上伪托「大某山民」所作的批语也是如此推算。由此算来,「癸丑年」十七岁的秋桐生于「丁酉年」,正好是属鸡,可见《增评补图石头记》的写法不误。但是,「程甲本」妄改成秋桐属「兔」,悖离了原文的时序,也败露了作伪的事实。


又如第百十八回:「这是老太太的冥供。」「冥供」是祭祀用的上供食品,《增评补图石头记》用法无误。「程甲本」以及「程乙本」、「张新之评本」等竟将「冥供」妄改成「克什」,这是一处严重的错误,也是「程甲本」等版本必伪的铁证之一。按,「克什」是满语,原义为「恩」、「赐予」,特指「皇上恩赐之物」,如清郝懿行《证俗文》卷十七:「满洲以恩泽为克什,凡颁赐之物出自上恩者,皆谓之克什。


「程甲本」因疏于校勘和妄改原文,导致诗词格律失粘的情况也不少,由此反证《增评补图石头记》所据的底本可靠。如第一回:「闷来时敛额,行去几回眸。」《增评补图石头记》「回眸」无误,「程甲本」作「回头」,跟末句「先上玉人头」重字而失粘。


又如第五回:「可叹停机德,谁怜咏絮才。金簪埋雪里,玉带挂林隈。」《增评补图石头记》中这首五言绝句格律无误:「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但「程甲本」将末两句妄改成「玉带林中挂,金簪雪里埋」,平仄变成了「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因而失粘。


《增评补图石头记》对人物和事件描写叙述的文字也被「程甲本」改动,然而改动后的文字往往并不合理,也远不及前者准确生动,这也是证伪「程甲本」的重要证据。


如第十五回「净虚听了,攒眉凝神,半晌叹道」,其中「攒眉凝神」被「程甲本」改成了「打去妄想」。「攒眉凝神」准确生动地刻画了净虚遭王熙凤拒绝提议后的神情,「打去妄想」却并不符合净虚继续游说凤姐的实际情节。


又如第四十二回,彩明翻《玉匣记》为贾母和巧姐诊断病情,念道:「八月二十五日病者,正西方得遇花神,身沉不思饮食,用白钱七张,在正西四十步送之即安。


彩明念的《玉匣记》的内容,是小说作者根据《玉匣记》中《张天师祛病符法》的「符咒」「改造」而来的。《张天师祛病符法》的主要内容是根据病者在一个月三十天内的得病日期,判定得病根源,给出祛病方案(包括符咒图案和使用方法)。按小说的描写,贾母和巧姐得病是在「八月二十五日」,按《张天师祛病符法》,祛病方案应是:


二十五日病者,正西得之,金神使老子鬼作病,沉重不思饮食,其鬼在睡卧处坐。用白钱七张,正西方四十步送之,即安。


两相对比,《增评补图石头记》的文字与《张天师祛病符法》并未出现重大偏离。

但「程甲本」却改成:「八月二十五日病者,东南方得遇花神。用五色纸钱四十张,向东南方四十步送之,大吉。」「庚辰本」的改文全同「程甲本」,说明二者同源。这个改文完全脱离了古时民间常用的《张天师祛病符法》,非常不合理。


又如第四十三回,宝玉私自在外面祭奠投井而死的金钏,然后赶回荣国府,《增评补图石头记》的描写是:


刚到穿堂那边,只见玉钏儿独坐在廊檐下垂泪,一见宝玉来了,便长叹了一口气,背着脸儿说道:「咳,凤凰来了!快进去罢,再一会子不来,可就都反了!」


这里「长叹一口气」和「背着脸儿」的描写准确生动地刻画了玉钏焦急等待宝玉又对其心怀怨恨的神情。可是「程甲本」却改成:


刚到穿堂那边,只见玉钏儿独坐在廊檐下垂泪,一见宝玉来了,便长出了一口气,咂着嘴儿说道:「嗳,凤凰来了!快进去罢,再一会子不来,可就都反了!」


这个改写不但远不及前者准确生动,而且将玉钏儿写得轻佻不堪了。「庚辰本」则缩写成「一见他来,便收泪说道」,远逊于《增评补图石头记》。

又如第六十七回,管葡萄的老婆子对袭人说:


我在这里赶马蜂儿。今年三伏里雨水少,这果子树上都有虫子,把果子吃得流星儿似的掉了好些下来。姑娘还不知道呢——这马蜂最可恶的,一球儿上只咬破三两个儿,那破的水滴到好的上头,连这一球儿都是要烂的。姑娘你瞧,咱们说话的时儿没赶,就落下许多了。


「程甲本」却改成:


我在这里赶蜜蜂儿。今年三伏里雨水少,这菓子树上都有虫子,把菓子吃的疤【疒拉】流星的,吊了好些下来。姑娘还不知道呢——这马蜂最可恶的,一嘟噜上只咬破三两个儿,那破的水滴到好的上头,连这一嘟噜都是要烂的。姑娘你瞧,咱们说话的空儿没赶,就落上许多了。


「庚辰本」改文几乎全同「程甲本」,仅有两三处不重要的异文。改文的首句「赶蜜蜂儿」完全不合理,且与后文的「马蜂」自相矛盾。前者的「球儿」准确,后者的「嘟噜」却不通。

又如第一百四回:「贾政回到自己屋内,王夫人等见过,宝玉、贾环、贾兰拜见。」《增评补图石头记》的这个写法没有问题,可是「程甲本」却改成:「贾政回到自己屋内,王夫人等见过,宝玉、贾琏替另拜见。

贾政从朝中回家,已经见过众子侄,其中当然包括贾琏;回到自己屋内,方有宝玉、贾环和贾兰拜见,此时突然冒出贾琏来拜见,完全不合理。

另外,「程甲本」还有因疏于校勘,导致严重脱漏,从而改变情节描写的情况,这也是证伪「程甲本」的重要证据之一。如《增评补图石头记》第五十四回一段文字:


秋纹道:「宝玉在这里呢,大呼小叫,仔细吓着罢!」

那媳妇们忙笑道:「我们不知,大节下来惹祸了。姑娘们可连日辛苦了!」

说着,已到跟前,麝月等问:「手里拿着什么?」

媳妇道:「是送给金、花二姑娘的。」

麝月又笑道:「外头唱的是《八义》,没唱《混元盒》,那里又跑出『金花娘娘』来了?」

宝玉命:「揭起来,我瞧瞧。」

秋纹、麝月忙上去将两个盒子揭开,两个媳妇忙蹲下身子。


但是「程甲本」脱漏了两句话,导致了角色的混乱,并且末句还弄错了麝月的名字:


秋纹道:「宝玉在这里呢,大呼小叫,仔细吓着罢!」

那媳妇们忙笑道:「我们不知,大节下来惹祸了。姑娘们可连日辛苦了!」

说着,已到跟前,麝月等问:「手里拿着什么?」

媳妇道:「外头唱的是《八义》,没唱《混元盒》,那里又跑出‘金花娘娘’来了?」

宝玉命:「揭起来,我瞧瞧。」

秋纹、魔秋忙上去将两个盒子揭开,两个媳妇忙蹲下身子。


总的说来,经仔细校勘对比,《增评补图石头记》虽然有讹脱衍倒之弊,并有加批者妄自改动原文的情况,但其所据以翻印的底本是可信的,这个底本一定就是广百宋斋铅印书局的绘图本《石头记》。这一推断,也可以得到《增评补图石头记》长期被谬指为广百宋斋铅印绘图本《石头记》这一事实的验证。因此,根据《增评补图石头记》来「还原」广百宋斋「校对详审」的小说文本,即「还原」《石头记》的原本真本是可能的。

与此同时,「程甲本」的大量谬误和妄改,完全证明了「程甲本」及与之同源的各种版本都是后出的假古籍。

胡适在《红楼梦考证》一文中妄称「程甲本」是外间各种《红楼梦》的底本,这不是简单的判断失误,而是刻意地撒谎,在接下来的专栏中,大戏就要正式开场。



百年红学诈骗 胡适带头造假(六)——全面清算由胡适肇始、中国「红学界」肆行欺诈的百年「红学」骗局 - 陈林 -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未完待续,敬请垂注,欢迎转载)

  评论这张
 
阅读(248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