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破译红楼时空密码,准确解答百年悬疑,主流红学全面破产

 
 
 

日志

 
 

百年红学诈骗 胡适带头造假(七)——胡适关于「程甲本」的谎言全盘败露(上)  

2015-12-30 09:17:45|  分类: 全面彻底破解200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百年红学诈骗 胡适带头造假(七)

——全面清算由胡适肇始、中国「红学界」肆行欺诈的百年「红学」骗局


胡适关于「程甲本」的谎言全盘败露(


【本篇内容提要】胡适在《红楼梦考证》中引用的「程伟元序」既不是来自「程甲本」,也不是来自其自藏的「程乙本」,而是来自胡适一生讳莫如深的「悼红轩原本」《增评补图石头记》。这充分证明胡适从一开始就明确知道,他对「程甲本」和「程乙本」性质的断言根本不能成立,根本就是公然撒谎。


曹頫(1706年6月8日~1775年?)原著百廿回《石头记》长期以来被篡名为《红楼梦》,原著者被伪托妄指为子虚乌有的「曹雪芹」,后四十回被诬称讹传为「高鹗」或「佚名」续作,《石头记》的真正作者、百科全书式的文学巨人曹頫被刻意埋没遮蔽,这是中国文学、文化、学术、教育、思想和道德的沉痛悲哀;也是从胡适开始,到今天以中国艺术研究院红楼梦研究所、所谓「民间组织」中国红楼梦学会为阵地,以冯其庸、周汝昌等著名「红学家」为骨干代表的「红学界」,对曹頫及其原著百廿回《石头记》,乃至对中国文学、文化、学术、教育、思想和道德犯下的严重罪行。


如前所论,《增评补图石头记》卷首所附新绘的「通灵宝玉图」和「辟邪金锁图」是证伪各种《红楼梦》刊本和《石头记》抄本的铁证;《增评补图石头记》卷首所谓程伟元「原序」的根本价值在于「证明」该版本的小说正文具备「悼红轩原本」的地位;《增评补图石头记》小说第八回正文无图,有关「通灵宝玉图」和「辟邪金锁图」的文字也明显不同于其它各种伪本。


那么,胡适是否研读过《增评补图石头记》呢?只要研读过,胡适就没有任何可能不知道「程甲本」、「程乙本」、「甲戌本」和「庚辰本」都是晚出的假古籍,因此他当然明确知道自己对这些假古籍的推介是胆大包天的公然撒谎。


检索宋广波编校注释的《胡适红学研究资料全编》,胡适一生在文章、日记、书信和演讲中明确提到过多种《红楼梦》刊本和《石头记》抄本,但是从未明确提到过《增评补图石头记》,似乎他从未读过这个版本,因此不能据此知道「程甲本」、「程乙本」、「甲戌本」和「庚辰本」都是比《增评补图石头记》晚出的假古籍。


然而,《红楼梦考证》(包括初稿和改定稿)一文却清晰地表明,胡适研读过《增评补图石头记》。胡适在初稿中写道:


现今市上通行的《红楼梦》虽有无数版本,然细细考较去,除了有正书局一本外,都是从一种底本出来的。这种底本是乾隆末年间程伟元的百二十回本,我们叫他做「程本」。这个程本有两种本子:一种是乾隆五十七年壬子(一七九二)的活字排本,可叫做「程排本」。一种是程家刻的本,刻成在壬子排本之后,这个本子可叫做「程刻本」。这两种程本就是现在一切百二十回本《红楼梦》的老祖宗,也是《红楼梦》最早的印本。


在改定稿中,胡适将「程排本」改称为「程甲本」,将「程刻本」改称为「程乙本」。


试问,胡适「细细考较」的《红楼梦》版本包括《增评补图石头记》吗?胡适在文中没有明确提到《增评补图石头记》,似乎他所指称的《红楼梦》「无数版本」并没有包括这个版本;换言之,胡适似乎从未「细细考较」过《增评补图石头记》。


然而,胡适在文中摘引了所谓「程刻本」(按即胡适自称其所藏的「程乙本」)上「程伟元的序」,摘引文字除了两处不重要的异文之外,全部来自《增评补图石头记》卷首所附的「程伟元」「原序」,而不是「程乙本」或「程甲本」上的程伟元序。胡适的引文原文如下:


《石头记》是此书原名,……好事者每传钞一部置庙市中,昂其值得数十金,可谓不胫而走者矣。然原本目录一百二十卷,今所藏祗八十卷,殊非全本。即间有称全部者,及检阅仍祗八十卷,读者颇以为憾。不佞以是书既有百二十卷之目,岂无全璧?爰为竭力搜罗,自藏书家甚至故纸堆中,无不留心。数年以来,仅积有二十余卷。一日,偶于鼓担上得十余卷,遂重价购之。欣然翻阅,见其前后起伏尚属接榫(榫音筍,削木入窍名榫,又名榫头)。然漶漫不可收拾。乃同友人细加厘剔,截长补短,钞成全部,复为镌版,以公同好,《石头记》全书至是始告成矣。……小泉程伟元识。


前文已全文引述「程甲本」上程伟元的「序」,而「程乙本」卷首程伟元的「序」居然跟「程甲本」有多处重大差别,但从书写笔迹上看,两篇序文全部出自所谓「程伟元」之手。「程乙本」上程伟元「序」全文如下:


《红楼梦》小说本名《石头记》。作者相传不一,究未知出自何人,惟书内记雪芹曹先生增删数过。好事者每传钞成帙售之庙市中,昂其值得数十金,可谓不胫而走者矣。然原目百廿卷,今所传祗八十卷,殊非全本。人或称有全部者,及捡阅,仍祗八十卷,读者颇以为憾。不佞以是书既有百廿卷之目,岂无全璧?爰为竭力搜罗,自藏书家甚至故纸堆中无不留心,数年仅积有廿余卷。一日偶于小市担上得十余卷,遂重价购。欣然繙阅,见其前后情节尚属接筍,然漶漫殆不可收拾。乃同友人细加厘剔,截长补短,抄成全部,复□□按此处空缺两字),以公同好,《红楼梦》全书始得观厥成矣。书成,因并志其缘起,海内君子,凡我同人,或亦先覩为快者欤。小泉程伟元识。


按其说法,胡适写作《红楼梦考证》初稿时,手头并没有「程甲本」,「此本我不曾见过」;胡适在文中自称他藏有「程乙本」,可是他自称摘引的「程乙本」上的程伟元「序」为何跟现传「程乙本」上程伟元的「序」大相径庭,而几乎全同《增评补图石头记》上程伟元的「原序」呢


胡适在《红楼梦考证》初稿和改定稿中又摘引了「程乙本」上所谓「高鹗」的「序」,前后两稿引文一致。可是对比现传「程乙本」上「高鹗」的「叙」,胡适的引文跟「程乙本」有几处重大不同,却完全同于「程甲本」。


「程甲本」上所谓高鹗的「叙」全文:


予闻《红楼梦》脍炙人口者几廿余年,然无全璧,无定本。向曾从友人借观,窃以染指尝鼎为憾。今年春,友人程子小泉过予,以其所购全书见示,且曰:「此仆数年铢积寸累之苦心,将付剞劂,公同好。子闲且惫矣,盍分任之?」予以是书虽稗官野史之流,然尚不谬于名教,欣然拜诺,正以波斯奴见宝为幸,遂襄其役。工既竣,并识端末,以告阅者。

时乾隆辛亥冬至后五日铁岭高鹗叙并书。


「程乙本」上所谓高鹗的「叙」全文跟「程甲本」有多处重大不同,全文如下:


予闻《红楼梦》脍炙人口者几廿余年,然无全璧,无定本。余每从友人借观,窃以染指未畅为憾。今年春,友人程子小泉枉过,以其所购全书见示,且曰:「此十余年铢积寸累之苦心,将付梓以公同好。子闲且惫矣,盍分任之?」以是书虽稗官野史之流,然尚不谬于名教,欣然拜诺,正以波斯奴见宝为幸,遂襄其役。工既竣,并识端末,以告阅者。

时乾隆辛亥冬至后五日铁岭高鹗叙并书。


胡适写作《红楼梦考证》初稿时,既然自称没见过「程甲本」,那么他又是从哪里摘引到全同「程甲本」的「高鹗序」呢?这是一处明显自相矛盾的说法。


胡适在改定稿中修正了「不曾见过」「程甲本」的说法,转称「『程甲本』我的朋友马幼渔教授藏有一部」,「此本我近来见过」。马幼渔当时在北京大学国文系任教,是胡适的同事,他所藏的「程甲本」现藏国家图书馆,北京图书馆出版社出版的「程甲本」影印本即以此本为底本。


胡适虽然调整了自己的说辞,却掩盖不了重重漏洞——胡适摘引的「高鹗序」为什么不同于「程乙本」,而全同于「程甲本」呢?如果当时胡适手头既有「程乙本」,又从马幼渔处借阅过「程甲本」,为什么胡适摘引的「程伟元序」既不来自「程甲本」,也不来自「程乙本」,而是来自其讳莫如深的《增评补图石头记》呢?


更为诡异的是,胡适所藏的「程乙本」目前已经下落不明,因此我们无从据实物考察胡适藏本的真面目,以对种种矛盾做出合理解释。


北京大学图书馆现藏一部胡适曾藏的「程甲本」,这是马幼渔在「民国十八年二月二日」题赠给胡适的。胡适于当年「五月二十四晨四时」在这部「乾隆五十六年活字本红楼梦」上题字:


《红楼梦》的版本之学可算是我提倡出来的。我先得程乙本,始知尚有程甲本。程甲本很难得,马幼渔先生藏有此本;今年他慨然赠送给我,我欢喜极了,故托北京松筠阁重加装镶,并记于此。


胡适白纸黑字地指认这个本子就是「程甲本」,但现今有人妄指该本不是「程甲本」,而是所谓「东观阁原本」。「发现」所谓「北师大藏本」的曹立波博士论文即《东观阁本研究》,曹立波开篇明确指认,该本「文中活字的一些特征与国家图书馆所藏程甲本相同,但贴补处大体照程乙本所改」。将曹立波在论文卷首附录的该本书影对比国图藏「程甲本」影印本,明显可见两本是同一个版本,只是胡适原藏的这部「程甲本」经过了贴改。


同样诡异的是,曹立波后文又写到,「这部书目录之前缺页较多,程伟元和高鹗的前言都是手写抄配的」。


胡适原藏的这部「程甲本」究竟是什么人贴改的呢?是胡适委托装镶的松筠阁吗?这部「程甲本」目录之前所缺之页,特别是程伟元和高鹗前言的页面,究竟是胡适收藏之前原缺,还是后来缺失,甚至是胡适本人抽毁的呢?手写抄配程高前言者究竟是什么人?这些问题目前似乎无法得到准确解答。


无论如何,既然胡适曾经收藏的这部「程甲本」跟国图现藏「程甲本」是同一版本,那么胡适藏本上原有的程高二人的序言理所当然跟国图本完全一致。那么,胡适在《红楼梦考证》中摘引的程伟元「序」为什么不同于「程甲本」,而几乎全同于《增评补图石头记》呢


如果胡适如其文中所断言的一样,确信「程伟元于乾隆末年第一次活字排印的『程甲本』是外间各种《红楼梦》的底本,『程乙本』是『程甲本』的校改修正本」,那么他应该摘引「程甲本」或「程乙本」上所谓程伟元的「序」,而绝不应该摘引《增评补图石头记》上程伟元的「原序」。


仔细推敲,胡适引文的矛盾,恰恰说明《增评补图石头记》作为「悼红轩原本」的地位和影响在当时相当稳固,程伟元「原序」对「悼红轩原本」地位的「证明力」不可动摇;而胡适并不确信「程甲本」或「程乙本」上的程伟元「序」具有证伪前者的资格,相反,胡适从两者的异文和程本上程伟元「序」的破绽,明确认识到号称「悼红轩原本」的《增评补图石头记》足以证伪其推崇的「程甲本」和「程乙本」。


换言之,胡适从一开始就明确知道,他对「程甲本」和「程乙本」性质的断言根本不能成立,根本就是公然撒谎。


如前所述,胡适在其每一个「红学」论断上都肆无忌惮地公然撒谎,下文将要更多地层层撕开胡适的谎言和画皮。


陶洙,胡适,红学,红楼梦,石头记



(未完待续,敬请垂注,欢迎转载)

  评论这张
 
阅读(2645)|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