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破译红楼时空密码,准确解答百年悬疑,主流红学全面破产

 
 
 

日志

 
 

百年红学诈骗 胡适带头造假(九)——全面清算由胡适肇始、中国「红学界」肆行欺诈的百年「红学」骗局  

2015-12-31 20:07:00|  分类: 全面彻底破解200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百年红学诈骗 胡适带头造假(九)

——全面清算由胡适肇始、中国「红学界」肆行欺诈的百年「红学」骗局


胡适关于「程甲本」的谎言全盘败露(下)


【本篇内容提要】胡适在关于「王希廉评本」性质的每一条论断上都公然撒谎,他从一开始就知道《增评补图石头记》足以证伪他推崇的一切《红楼梦》版本。


曹頫(1706年6月8日~1775年?)原著百廿回《石头记》长期以来被篡名为《红楼梦》,原著者被伪托妄指为子虚乌有的「曹雪芹」,后四十回被诬称讹传为「高鹗」或「佚名」续作,《石头记》的真正作者、百科全书式的文学巨人曹頫被刻意埋没遮蔽,这是中国文学、文化、学术、教育、思想和道德的沉痛悲哀;也是从胡适开始,到今天以中国艺术研究院红楼梦研究所、所谓「民间组织」中国红楼梦学会为阵地,以冯其庸、周汝昌等著名「红学家」为骨干代表的「红学界」,对曹頫及其原著百廿回《石头记》,乃至对中国文学、文化、学术、教育、思想和道德犯下的严重罪行。


前文写到,胡适的《红楼梦新证》本是为《新评绣像红楼梦全传》(即「王希廉评本」)新式标点本作的序言。这部新式标点本的校勘工作,其实是胡适做的,并指导编辑汪原放写作《校读后记》,在这篇《校读后记》中,胡适和汪原放就公然撒谎,谎称「王希廉评本」跟校勘底本之一、1905年「日本版」《增评补图石头记》的文字「差异极小,甚至没有什么差异」


实际上,两个本子的文字差别很大,最明显的差别是《增评补图石头记》小说正文无图,而「王希廉评本」第八回正文中就出现了「通灵宝玉图」和「辟邪金锁图」,且正文文字表明这两幅图是小说原文所有,并非插图。


如前所述,「王希廉评本」第八回正文中的「通灵宝玉图」和「辟邪金锁图」,是根据1900年铅印本《增评补图石头记》卷首所附新绘的「通灵宝玉图」和「辟邪金锁图」仿画和简化而来,因此证明「王希廉评本」必定是1900年之后伪造出笼的假古籍。


胡适和汪原放避而不谈「王希廉评本」的「通灵宝玉图」和「辟邪金锁图」,反而谎称「王希廉评本」的文字跟《增评补图石头记》「差异极小,甚至没有什么差异」,这证明胡适早就知道这两幅图足以证伪「王希廉评本」乃至他推崇的「程甲本」。


同时,「王希廉评本」新式标点本卷首附录的所谓「程伟元序」,既不是来自胡适推崇的「程甲本」,也不是来自胡适自藏的「程乙本」,甚至不是来自「王希廉评本」原本,而是来自胡适一生讳莫如深的「悼红轩原本」《增评补图石头记》。这说明胡适其实早就知道《增评补图石头记》卷首的所谓程伟元「原序」足以证伪「程甲本」、「程乙本」和「王希廉评本」,所以他不敢摘引后三者任何一篇「程伟元序」。


为了深入揭穿胡适的谎言,我们有必要对「王希廉评本」的细节情况和相关问题做更多了解。


「王希廉评本」伪托于道光十二年(1832年)刊印,实际上是1900年铅印本《增评补图石头记》之后伪造出笼的假古籍。如前所述,「通灵宝玉图」和「辟邪金锁图」就能揭穿「王希廉评本」的实质。


同时,将「王希廉评本」卷首的《红楼梦总评》对比《增评补图石头记》卷首的「护花主人」(即王希廉)评点文字,也能发现「王希廉评本」必伪。


以1900年晚出的铅印本《增评补图石头记》为例,卷首有《读法》,虽未属作者名,但肯定是伪托所谓「东洞庭护花主人」「王希廉」所作的评点,因为《读法》排在《护花主人批序》之后、《护花主人总评》之前,《护花主人总评》之后是《护花主人摘误》,然后才是伪托的所谓「蛟川大某山民」「姚燮」所作的《总评》,而所谓「太平闲人」、「妙复轩」「张新之」从未出现在这个版本的评点之中。


百年红学诈骗 胡适带头造假(九)——全面清算由胡适肇始、中国「红学界」肆行欺诈的百年「红学」骗局 - 陈林 -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1900年晚出的铅印本《增评补图石头记》卷首目录。


日本东京大学东洋文化研究所「双红堂文库」所藏《增评补图大观琐录》缺卷首目录,《读法》正文排在《护花主人批序》之前,但这肯定是后来重新排定的,并非原本如此。在1905年的所谓「日本版」《增评补图石头记》中,《读法》仍然排在《护花主人批序》之后,显见《读法》必定是伪托「王希廉」所作。


可是,「王希廉评本」原本卷首居然没有《读法》,而《红楼梦总评》其实是合并了1900年铅印本《增评补图石头记》卷首的《护花主人总评》和《护花主人摘误》,仅将后者文中的小说名「石头记」替换成了「红楼梦」。


试问,在《红楼梦考证》中自称「细细考较」过多种版本《红楼梦》的胡适,难道没看见这明显的事实吗?难道胡适真不知道「王希廉评本」乃至「程甲本」是后出的假古籍?


伪托于光绪七年(1881年)首刊的「妙复轩评本」《绣像石头记红楼梦》(即所谓「张新之评本」),卷首的《太平闲人红楼梦读法》,居然是摘用了1900年铅印本《增评补图石头记》卷首的「东洞庭护花主人」「王希廉」的《读法》,将后者文中的小说名「石头记」替换成了「红楼梦」,但又替换得不全。


如「王希廉」《读法》第一则首句作:「《石头记》一书不惟脍炙人口,亦且镌刻人心。」《太平闲人红楼梦读法》首句仅将「石头记」三字换成了「红楼梦」。


「王希廉」《读法》第二则首句作:「《石头记》乃演性理之书,祖《大学》而宗《中庸》。」《太平闲人红楼梦读法》居然沿用不改。


这个「妙复轩评本」第八回夹评篡入了仿画1900年铅印本的「通灵宝玉图」和「辟邪金锁图」,两者篆文高度相似。


百年红学诈骗 胡适带头造假(九)——全面清算由胡适肇始、中国「红学界」肆行欺诈的百年「红学」骗局 - 陈林 -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更为荒谬的是,《增评补图石头记》的行间夹评,本是伪托「王希廉」和「大某山民」所作,可到了这个「妙复轩评本」中,不少原本属于「王希廉」的评点居然被稍加改动全部归在了「太平闲人张新之」的名下。


试问,在《红楼梦考证》中自称「细细考较」过多种版本《红楼梦》的胡适,难道没看见这明显的事实吗?难道胡适真不知道「张新之评本」乃至「程甲本」是后出的假古籍?


「张新之评本」跟号称「金玉缘」系列的「三家评本」关系密切。号称「光绪戊申九月(按,1908年)求不负斋印行」的石印本《增评补像全图金玉缘》卷首《读法》直接题为「太平闲人读法」,第八回正文中「辟邪金锁图」图式和篆文全同1900年晚出的铅印本《增评补图石头记》;首回行间夹评全同「张新之评本」,也就是将《增评补图石头记》上原本伪托「护花主人王希廉」所作的夹评略作改动归在了「太平闲人张新之」名下。


不过,「三家评本」卷首的「太平闲人《石头记》读法」仅仅是署名「太平闲人」,而照搬了《增评补图石头记》上原本伪托「王希廉」所作的《读法》,文中仍用「石头记」为小说名,没有像「张新之评本」一样改成「红楼梦」。


试问,在《红楼梦考证》中自称「细细考较」过多种版本《红楼梦》的胡适,怎么可能看不到上述这些明显的事实?怎么可能认识不到「王希廉评本」、「张新之评本」和「三家评本」都是1900年之后炮制出笼的假古籍?


胡适怎么可能认识不到「程甲本」第八回正文中篡入的「通灵宝玉图」和「辟邪金锁图」跟上述伪本大同小异,怎么可能认识不到「程甲本」同样是1900年之后伪造出笼的假古籍?


如前所述,胡适在其每一项「红学」论断上都肆无忌惮地撒谎。在新的一年里,我将揭穿陶洙亲笔伪造一切「脂砚斋评本」的惊天骗局,再来粉碎胡适的重重谎言和画皮。


百年红学诈骗 胡适带头造假(九)——全面清算由胡适肇始、中国「红学界」肆行欺诈的百年「红学」骗局 - 陈林 -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未完待续,敬请垂注,欢迎转载)

  评论这张
 
阅读(250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