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破译红楼时空密码,准确解答百年悬疑,主流红学全面破产

 
 
 

日志

 
 

彻底清算胡适开启的百年“红学”诈骗  

2015-09-02 20:18:14|  分类: 全面彻底破解200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徹底清算胡適開啟的百年「紅學」詐騙


按:本文是《曹頫原著百廿回石頭記校注本序》的一小節。百年紅學被扒皮抽筋算總賬的日子到了,中國知識界金燦燦臭烘烘的王冠將被挨個打得粉碎。


曹頫(1706年6月8日~1775年?)原著百廿回《石頭記》長期以來被篡名為《紅樓夢》,原著者被偽託妄指為子虛烏有的「曹雪芹」,後四十回被誣稱訛傳為「高鶚」或「佚名」續作,《石頭記》的眞正作者、百科全書式的文學巨人曹頫被刻意埋沒遮蔽,這是中國文學、文化、學術、教育、思想和道德的沉痛悲哀;也是從胡適開始,到今天以中國藝術研究院紅樓夢研究所、所謂「民間組織」中國紅樓夢學會為陣地,以馮其庸、周汝昌等著名「紅學家」為骨干代表的「紅學界」,對曹頫原著百廿回《石頭記》乃至對中國文學、文化、學術、教育、思想和道德犯下的嚴重罪行。

1921年12月,胡適發表《紅樓夢考證(改定稿)》(1),首先提出了幾個影響至今的重要結論,如:

(1)《紅樓夢》的著者是曹雪芹;
(2)曹雪芹是曹寅的孫子、曹頫的兒子;
(3)《紅樓夢》做書年代大概當乾隆初年到乾隆三十年左右,書未完而曹雪芹死了;
(4)程偉元於乾隆末年第一次活字排印的「程甲本」是外間各種《紅樓夢》的底本,「程乙本」是「程甲本」的校改修正本;
(5)《紅樓夢》後四十回不是曹雪芹所作,而是高鶚續補。

由於胡適的推動,「曹雪芹」研究成為「紅學」研究的重要課題。1922年5月7日、5月14日的《努力周報》第1期、第2期,連載發表了胡適的《跋〈紅樓夢考證〉》(2),胡適在這篇文章中介紹了他新近得見的考證「曹雪芹」生平的兩份重要材料,一份是《四松堂集》稿本(付刻底本),一份是《四松堂集》刻本。

胡適寫到,在「天地間唯一的孤本」《四松堂集》稿本中,「敦誠」所作的《寄懷曹雪芹》詩題下注一「霑」字;「揚州舊夢久已覺」句下貼一箋條,注云:「雪芹曾隨其先祖寅織造之任。」胡適又據《贈曹芹圃》一詩斷言「曹雪芹又號芹圃」,據《挽曹雪芹》一詩斷言「曹雪芹死在乾隆二十九年甲申(1764年)」。胡適還推測「曹雪芹」的生時「當在康熙五十八年(1719年)」。

結合胡適日記來看,《四松堂集》稿本是1922年4月19日古籍書店松筠閣送來的;《四松堂集》刻本是4月21日蔡元培送來的,「是他託人向晚晴簃詩社(按即徐世昌總統的詩社)裏借來的」。

胡適開啟了對有關「曹雪芹」生平資料的搜集和研究。此後,有關「曹雪芹」生平的材料不斷被挖掘出來,如《懋齋詩鈔》、《綠煙瑣窗集》、《棗窗閒筆》、《延芬室集》和《春柳堂詩稿》等。

1927年11月,上海亞東圖書館汪原放主持出版了所謂「乾隆壬子本」《紅樓夢》,這是根據胡適收藏的「程乙本」加新式標點和重新分段的排印本。胡適在《重印乾隆壬子本〈紅樓夢〉序》(3)中,繼續宣揚「高鶚續作後四十回」的論斷,繼續強調「程甲本」的重要地位,稱「此書最先出世,一出來就風行一時,故成為一切後來刻本的祖本。南方的各種刻本,如道光壬辰的王刻本,都是依據這個程甲本的」。

1928年3月,胡適發表《考證〈紅樓夢〉的新材料》(4),推介一部殘本《脂硯齋重評石頭記》(按即「甲戌本」),聲稱「深信此本是海內最古的《石頭記》抄本」,「我們現在可以承認脂本是《紅樓夢》的最古本,是一部最近於原稿的本子」,「在文字上,脂本有無數地方遠勝於一切本子」,「遂出了重價把此書買了」。在這篇長文中,胡適又據「甲戌本」上的批語提出幾個重要論斷,如:

(1)曹雪芹死於「壬午除夕」(乾隆二十七年,公曆1763年2月12日),生時大概在康熙五十六年(1717年);
(2)脂硯齋同曹雪芹很親近,同曹雪芹弟兄很相熟,可能是曹雪芹同族的親屬;
(3)《紅樓夢》的最初底本都是有評注的,最初的評注至少有一部分是曹雪芹自己作的,其餘或是他的親信朋友如脂硯齋之流作的;
(4)曹雪芹生前所作的《紅樓夢》不止八十回,但殘稿都已迷失。

胡適還根據所謂「脂本的評注」推論「曹雪芹未完之書」,猜測「史湘雲的結局」、「襲人與蔣琪官的結局」、「小紅的結局」以及「惜春的結局」等,開啟了後世所謂「紅樓探佚學」之先河。

由於胡適的推崇,「甲戌本」獲得了極高的地位。據2005年7月20日北京《新京報》和上海《東方早報》的報導,所謂「最古老、也最能反映曹雪芹原著眞貌的珍貴版本」「國寶孤本」「甲戌本」,已於2005年由上海博物館「以重金從(美國)康乃爾大學購回」。《東方早報》的報導稱,這是「上海博物館前年(按指2003年)斥資450萬美圓購買宋代《淳化閣帖》後又一次重大的海外文物回購行動」。

上海博物館拒絕向兩報記者透露回購「甲戌本」的具體過程和購買價格,不過有傳言稱,「甲戌本」是上海博物館以80萬美圓的高價從臺灣胡適後人手中買回來的(5),並非報導所稱「從康乃爾大學購回」。

1933年1月22日,胡適寫就一篇長文《跋乾隆庚辰本〈脂硯齋重評石頭記〉鈔本》(6),並於當天在「庚辰本」書後的《乾隆庚辰本〈脂硯齋重評石頭記〉鈔本題記》中寫道:「此是過錄乾隆庚辰定本《脂硯齋重評石頭記》,生平所見為第二最古本石頭記。」

這篇文章於1935年收入上海商務印書館出版的《胡適論學近著》,向世人隆重介紹了「北平徐星署」所藏的「乾隆庚辰本」《脂硯齋石頭記》。胡適用其自藏的「甲戌本」對勘此本,認為此本的底本大概是一部「庚辰(1760年)秋定本」,「我們可以說此本是乾隆庚辰秋寫定本的過錄本」。

胡適稱「庚辰本」的批語裏有極重要的材料,可以幫助我們考證《紅樓夢》的掌故,他寫道:「我相信脂硯齋即是那位愛喫胭脂的寶玉,即是曹雪芹自己。」

胡適還認為,「庚辰本」上「畸笏叟」的批語「證實」了他先前對所謂「遺失之殘稿」中小說情節的推斷。

由於胡適的推崇,「庚辰本」也獲得了極高的地位。按照魏廣洲在《追述脂硯齋重評石頭記〈庚辰本〉的發現過程》(7)一文中的說法,「庚辰本」於「1949年5月5日」被燕京大學圖書館收購,價錢是「美金七十圓(折合黃金二兩)」。不過,周紹良則說:「庚辰本的原本,(19)47、48年以前在我伯父家。1949年一根條子(一根金條,相當於十兩金子)賣給了燕大。」(8)

1982年3月,人民文學出版社出版了馮其庸主持、紅樓夢研究所校注的三卷本120回《紅樓夢》,該版本前八十回即主要以「庚辰本」為底本,後四十回則以「程甲本」為底本。這個本子在此後30年中兩次重版,影響巨大,成為《紅樓夢》的通行本。

2008年3月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正式批準文化部頒布《第一批國家珍貴古籍名錄》,「庚辰本」即入選,編號為02266;同時入選的還有另外一部「脂硯齋評本」「己卯本」,編號為02265。

在胡適影響巨大的「研究成果」基礎之上,中國「紅學界」自二十世紀五十年代以來,陸續搜集了十多種號稱「脂硯齋評本」系列的所謂「乾隆時期的《石頭記》抄本」,並先後出版了售價高昂的影印本和「高清照相本」,如「戚蓼生序本」、「上海古籍書店藏本」(戚滬本)、「南京圖書館藏本」(戚寧本)、「己卯本」、「蒙古王府本」、「夢覺主人序本」(甲辰本)、「舒元煒序本」(己酉本)、鄭振鐸藏本、「俄藏本」(原蘇聯列寧格勒亞洲圖書館藏本)、「北京師範大學藏本」和「卞亦文藏本」,另有號稱一度出現後已迷失的「南京靖應鵾藏本」。同時,「紅學界」還搜集了所謂「程本」系列的「乾隆時期抄本」如「紅樓夢稿本」(楊繼振藏本)和「籀紅室藏本」(此本是「程乙本」的手抄本,應為「程乙本」的付刻底本)。可以說,後世蔚為大觀的「紅樓版本學」和「脂學」,也是由胡適開啟的。

學術界對於胡適在「紅學」領域的功績給予了崇高的評價。如1979年6月,時任耶魯大學教授的余英時在香港《中文大學學報》第二期上發表了一篇題為《近代紅學的發展與紅學革命》的論文,將「紅學」、「甲骨學」以及「敦煌學」並稱為二十世紀中國的「顯學」。余英時寫道:「由於胡適的提倡,《紅樓夢》的考證工作已和近代中國學術的主流——乾、嘉考據學到『五四』以後的國故整理——匯合了。因此,從學術史的觀點來看,『紅學』無疑地可以和其他當代的顯學如『甲骨學』或『敦煌學』等並駕齊驅,而毫無愧色。」(9)

終其一生,胡適對自己的《紅樓夢》研究成績相當滿意。1952年12月1日,胡適在臺灣大學作了題為《治學方法》的第一場演講,他說:「我所有的小說考證,都是用人人都知道的材料,用偷關漏稅的方法,來講做學問的方法的。譬如講《紅樓夢》,至少我對於研究《紅樓夢》問題,我對他的態度的嚴謹,自己批評的嚴格,方法的自覺,同我考據研究《水經注》是一樣的。……。拿一種人人都知道的材料用偷關漏稅的方法,要人家不自覺的養成一種『大膽的假設,小心的求證』的方法。」(10)

然而事實上,胡適的《紅樓夢》考證遠遠達不到他自誇的「嚴謹」「嚴格」;相反,胡適草率的論斷比比皆是,沒有一條經得起推敲。胡適的「紅學」功績也遠沒有後人評價的那麼崇高,例如余英時也承認:「《紅樓夢》的作者究竟是不是曹雪芹?前八十回和後四十回之間的關係到底如何?脂硯齋又是誰?他(或她)和原作者有什麼特殊淵源?這類基本性的問題在考證派紅學中雖有種種的解答,但由於材料不足始終不能定於一是。」(11)

更為嚴重的是,胡適的《紅樓夢》考證從頭至尾故意採用陶洙(1878年~1961年?字「心如」,號「憶園」)親手炮製的各種假古籍如「程甲本」、「程乙本」、「甲戌本」、「庚辰本」、《四松堂集》稿本和刻本等強行論證,胡適從一開始就完全淸楚他的「紅學」論斷都是彌天大謊。胡適、陶洙、陶湘(陶洙之兄)、董康(12)(胡適和陶洙的共同好友),這四個人就是共同炮製百年「紅學」謊言的造假售假小集團的核心人物。

中國「紅學界」的高層人物,如周汝昌、周紹良、吳恩裕等人,早在二十世紀五十年代初就已心知肚明胡適陶洙撒謊造假的事實;而馮其庸、林冠夫、蔡義江、胡文彬、呂啟祥、杜春耕、張慶善、孫玉明等著名「紅學家」在此後也都知曉了胡適陶洙共同撒謊造假的事實。但是,著名「紅學家」們不但不揭露胡適陶洙造假售假的罪行,反而在胡適陶洙謊言的基礎上繼續大肆撒謊造假,並分別主持和參與高價兜售各種「紅學」假古籍影印本以牟取暴利,事實上已構成一個龐大的「紅學詐騙集團」。

徹底摧毀自胡適以來的百年「紅學」謊言,揭穿中國「紅學界」長期隱瞞胡適陶洙造假並繼續大肆欺詐的事實,在於三項簡單易驗的鐵證:

(一)1900年出版的鉛印本《增評補圖石頭記》卷首附有出版方新繪的「通靈寶玉圖」和「辟邪金鎖圖」,該版本號稱「悼紅軒原本」,小說正文無任何繪圖。但是,在「程甲本」和「程乙本」等「乾隆時期刊本」及「嘉慶、道光時期刊本」中,在「甲戌本」、「己卯本」、「庚辰本」等所謂「乾隆時期抄本」的「脂硯齋評本」中,第八回正文或夾評中無一例外地出現了仿繪的「通靈寶玉圖」和「辟邪金鎖圖」。這是一舉證偽這些刊本和抄本的鐵證,而胡適從一開始就知道這一點。

(二)有公安部門筆跡鑑定專家參與的筆跡鑑定,公開認定陶洙的特徵筆跡與「甲戌本」、「己卯本」、「庚辰本」等「脂評本」的筆跡「一模一樣」、「完全一致」,全部出自陶洙之手,「脂評本」俱為陶洙親筆偽造,事實清楚、證據確鑿。包括馮其庸、周汝昌在內的大批所謂「著名紅學家」對這一事實早就心知肚明。

(三)陳林在已出版的學術專著《破譯紅樓時間密碼》(13)及此後系列學術文章中論證,在現存一百二十回小說情節之下,隱藏並暗示了一條從1706年到1724年眞實年代序列,整部小說就是按照這個眞實的年代序列逐年展開敘事;這個眞實的年代序列顯示了賈寶玉的原型人物即作者本人曹頫的眞實出生時間,也顯示了元春原型人物、曹頫之姐、平郡王訥爾蘇嫡福晉曹佳氏的確切生辰八字,這兩項論證已經得到小說文本證據和信史文獻記載的雙重驗證。陳林的論證還揭示了小說隱藏並暗示的榮國府及大觀園正確的建築佈局,即「榮禧堂就是省親別墅,省親別墅是在榮國府大正房榮禧堂院落的基礎上改建擴建而來」,陳林稱之為「紅樓空間密碼」。陳林關於小說時間序列和空間佈局的論證,無可置疑地證明了現存一百二十回小說《石頭記》全部出自曹頫之手,並且提供了證偽一切「紅學」假古籍的方便法門,也為版本校勘提供了堅實的依據。

以下將從上述三個方面展開詳細論述。


(好了)



  评论这张
 
阅读(12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