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破译红楼时空密码,准确解答百年悬疑,主流红学全面破产

 
 
 

日志

 
 

从南都记者采访看百年红学覆灭(上)  

2017-05-31 15:33:26|  分类: 全面彻底破解200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南都记者采访看百年红学覆灭(上)


2016年年初,经过几个月的精心准备,我向《南方都市报》负责人和要闻部、副刊部及评论部等三个部门的采编人员提交了11万字的学术论文百年红学诈骗 胡适带头造假及专题报道策划提案。

这个专题报道策划的要点很清楚:众所周知的“红学常识”没有一条是对的,全部是胡适根据陶洙伪造的各种假古籍强行立论的谎言,胡适从一开始就知道其“新红学”各项论断都是不实之词,“红学界”高层人物早就知道胡适陶洙等人合伙作伪的事实,但长期隐瞒真相,继续宣扬各种错误论断;有公安部门笔迹鉴定专家参与的笔迹鉴定认定陶洙伪造全部“脂砚斋评本”,而“红学界”高层人物早就知道陶洙亲笔伪造全部“脂砚斋评本”和“曹雪芹生平史料”等多种假古籍;120回小说《石头记》的真正作者是生于1706年的曹頫,曹頫在小说情节之下隐藏了一条从1706年到1724年的真实年代序列,隐藏了曹頫和曹佳氏的真实生日;现在已知唯一接近曹頫原著的小说版本是上海广百宋斋铅版书局于1885年出版的绘图本《石头记》。

11万字的学术论文《百年红学诈骗 胡适带头造假》对上述要点进行了详细深入的论证,事实清楚,证据确凿,易于反复核实验证,包括胡适在内的百年“红学”众多重要人物的谎言被犀利地扒皮抽筋。


一、南都“年度深度报道”计划

《南方都市报》2016年7月4日副刊B06历史版刊发了我的专稿《红楼作者是曹頫 百年红学梦一场》,这篇专稿即可视为我长篇论文的内容概要。专稿刊发后,我将电子版面和专稿原文转发到了多个论坛,官方和民间“红学”人士一片死寂噤若寒蝉。

我认为,任何有影响力的媒体,只要对这个专题进行公开报道,“红学界”从学理到组织一定全盘瓦解,专题报道一定引发全球华人及汉学界的巨大震动和深远影响,一定会为进行独家报道的媒体收获巨大利益。

专题策划案提交之后,又过了三四个月,终于得到《南方都市报》一位负责人的积极响应,他声称要将该专题作为南都“年度深度报道”。为此,我暂停了向港台媒体和学刊投寄论文,积极准备这个“年度深度报道”的实施。

半年过去了,直到2016年11月,这个“年度深度报道”终于匆忙开展,负责人指派南都深度新闻部的记者李玲和实习记者向治霖(现已离职)专司其事,要求必须在一个月内写出采访报道稿件来。

由于时间紧迫,报道的主稿由我亲自操刀完成,并迅速做出了六个样版,共约18000字,分为“版本篇”、“笔迹篇”和“作者篇”三大版块。我还打印了两本论文,送给李玲和向治霖。在他们展开采访任务之前,我用几天时间集中向他们介绍了论点、论据、论证过程和验证情况,并提供了采访提纲和重点被采访人员的名单。可以说,李玲和向治霖的采访是在我的策划及指导下进行的。事实上,采访的初稿和定稿也经过了我的审阅及修改。

从南都记者采访看百年红学覆灭(上) - 陈林 -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从南都记者采访看百年红学覆灭(上) - 陈林 -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从南都记者采访看百年红学覆灭(上) - 陈林 -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从南都记者采访看百年红学覆灭(上) - 陈林 -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从南都记者采访看百年红学覆灭(上) - 陈林 -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从南都记者采访看百年红学覆灭(上) - 陈林 -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在我看来,将要进行的采访并不复杂,只需要按照我在论文和专题主稿中列出的证据材料,对基本事实进行核实验证即可。例如,“悼红轩原本”《增评补图石头记》卷首新绘的“通灵宝玉图”和“辟邪金锁图”是不是可以轻而易举地证伪各种《红楼梦》刊本和“脂评本”刊本?熟悉《增评补图石头记》的胡适是否知道他的多项论断都是谎言?笔迹鉴定是否证实陶洙亲笔伪造各种“脂评本”?胡文彬是否查阅过《娶妻册》,发现陈林对曹佳氏生辰八字的推断完全正确?

早在采访进行之前,我曾经带着一大箱资料,找到准备做“年度深度报道”的负责人,向他展示如何以“通灵宝玉图”和“辟邪金锁图”证伪各种版本,以及如何用笔迹鉴定证明陶洙亲笔伪造全部“脂评本”。这位负责人听完我的介绍,当场表示:“这个问题很简单呀!”

必须说,年轻的李玲和向治霖非常认真和勤奋,他们在不长的时间里努力钻研论文,及时跟我交流,很快进入了采访状态。由于时间紧迫,两人重点采访了中山大学老教授、“红学家”曾扬华、福建师范大学老教授欧阳健、红楼梦研究所著名“红学家”胡文彬,还有曾经采访报道过胡文彬的《新京报》前记者王小山和特约记者王刚。

二、曾扬华和欧阳健无力抗辩

在两位记者正式展开采访之前,我就告诉他们,根据我掌握的情况,曾扬华和欧阳健都没有研究过“悼红轩原本”《增评补图石头记》,所以他们对用《增评补图石头记》卷首新绘的“通灵宝玉图”和“辟邪金锁图”证伪各种《红楼梦》刊本和“脂评本”《石头记》抄本的论证肯定提不出任何恰当的反对意见。

我告诉他们,早在10多年前,曾扬华老先生曾经耐心听我在电话里唠叨了一两个小时,我向他介绍了论证小说情节之下隐藏真实年代序列、作者是曹頫以及元春原型曹佳氏真实生日等情况,曾老先生听完之后表示:如果你的论证是对的,那百年红学就完了。

我也告诉他们,欧阳健老先生对于我论证陶洙亲笔伪造全部“脂评本”非常赞赏,曾经公开表示这是“重大发现,不容回避”。

及至两位记者采访完并写好报道初稿,果然不出我所料,曾老先生和欧阳健先生都表示没有研究过《增评补图石头记》,所以对我的论证无法置评。

我认为,作为研究“红学”数十年的老专家,没有研究过《增评补图石头记》,无论如何都是学术上的大缺失;在我的论证被提出之后,如果专家们还不去研究,不作出合理的回应,那就是更大的问题了。而我也非常清楚,没有任何专家能反驳我在这个问题上的论证。

另一方面,对曾扬华的采访得到了一个非常有趣的新闻点——曾老先生认为:“没有充足的证据,就不要轻易肯定曹雪芹的著作权。”曾扬华认为,胡适考证的结论并不可靠,破绽很多。

欧阳健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正如陈林所说,胡适、陶洙、陶湘和董康等人,是造成红学走入歧途的始作俑者,因此“绝对要正视胡适对中国文化的负面影响”。他甚至赞扬陈林从笔迹鉴定论证陶洙伪造“脂评本”是“天才”。

欧阳健虽然认定陶洙伪造“脂评本”,却不认为“程甲本”是伪造的,他的理由是,“程甲本”是活字本排印,“陶洙要把活字一个个排出来,恐怕难度太大”。

欧阳健的这个说法其实站不住脚。首先,“程甲本”第八回正文中的“通灵宝玉图”和“辟邪金锁图”就是仿画、简化了《增评补图石头记》卷首新绘的两幅插图,所以“程甲本”一定是根据后者伪造的假古籍;其次,陶洙数十年间跟随董康在法源寺雇佣文楷斋刻字工刻书,盛时刻工人数多达300人,排印几部“程甲本”并没有多少难度。

欧阳健又认为,陈林对曹佳氏真实生辰八字的论证这个问题很复杂,他没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去搞明白。欧阳健还说,河南的赵国栋也提出曹頫是作者,其他人还有别的说法。

我认为,欧阳健实际上是在回避问题和混淆是非。论证曹佳氏的生日并不复杂,根据“命理典籍”《三命通会》总结的“算命规则”简单地反推即可,我在学术专著《破译红楼时间密码》中有详细深入的论证和解说。任何人如果觉得这样的推理很复杂,那就不妨去验证结果——我论证曹佳氏的生辰八字是“壬申年壬寅月壬子日辛亥时”,这个八字在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所藏的清宫档案《娶妻册》中一定有明文记载,胡文彬早在10多年前就去查验过,我的论证完全正确,你们还要回避什么?

我对作者是曹頫的论证,跟其他任何人的论证都没有实质性的共同点,不仅如此,我的论证及其结果跟其他任何人的说法都是绝对相排斥的,此说成立则彼说不成立,所谓“包容异见”的和稀泥态度在我这里并没有立足之地。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46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