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破译红楼时空密码,准确解答百年悬疑,主流红学全面破产

 
 
 

日志

 
 

我们读的《红楼梦》和《石头记》都是假的错的  

2017-06-05 01:55:37|  分类: 全面彻底破解200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年度深度报道”:胡适开启新红学百年骗局(版本篇上)
我们读的《红楼梦》和《石头记》都是假的错的?
——陈林认为“通灵宝玉图”和“辟邪金锁图”证明现今流传的各种《红楼梦》和《石头记》版本都出自篡改伪造


本报讯 陈林在论文中提出,《石头记》原著中没有任何绘图,“通灵宝玉图”和“辟邪金锁图”并非小说作者绘制,而是作为新绘的插图首先出现在1899年上海书局出版的石印本《增评补图石头记》卷首;我们现在读到的各种《红楼梦》和《石头记》小说版本在第8回正文或夹评中出现的“通灵宝玉图”和“辟邪金锁图”,都是根据上海书局《增评补图石头记》卷首附录的新绘插图“仿画”或“简化”而来。陈林认为,“通灵宝玉图”和“辟邪金锁图”是“简单易验的铁证”,轻而易举地证明现今流传的各种《红楼梦》和《石头记》版本都是在1899年之后伪造的假古籍,而胡适乃至当今红学界的高层人物早就知道这一点。


(小标题)《增评补图石头记》新绘插图

陈林认为,《增评补图石头记》长期以来被误认为是上海“广百宋斋铅版书局”于1885年出版的铅印绘图本《石头记》,实际上其出版方是清末民初“著名报人”和“鸳鸯蝴蝶派作家”孙家振开办的“上海书局”。

上海书局于1899年出版了石印本《增评补图石头记》,1900年才先后出版了两个版本的铅印本《增评补图石头记》,但未标记出版方名称。1905年,自称“日本帝国印刷株式会社”和“金港堂书籍株式会社”的两个出版机构在中国出版发行了铅印本《增评补图石头记》,这个版本按其扉页说明就是根据1900年铅印本翻印的。

广百宋斋铅版书局是徐润在上海开办的,该书局于1885年出版了系列绘图本古典小说,绘图本《石头记》就是其中之一。广百宋斋的铅印绘图本古本小说当时极为畅销,现在还能在旧书市场上看到该书局绘图本《三国演义》、《封神演义》和《聊斋志异》等小说出售,但奇怪的是,绘图本《石头记》难觅踪影,国家图书馆也未见著录。

从几部小说的出版说明来看,广百宋斋铅印绘图本小说具有两个特点,即“全部绘图都是新近绘制”,以及“校对极为详慎”、“无一误字”。

如果《增评补图石头记》的确是广百宋斋铅版书局出品,那么跟其他铅印绘图本小说一样,其卷首和每回回首附录的插图毫无疑问都是“荟萃近时名手而成”,“倩精于绘事者补像增图”,这些插图不是小说原文所有,《增评补图石头记》小说正文也的确没有任何绘图。因此,《增评补图石头记》卷首附录的“通灵宝玉图”和“辟邪金锁图”也是新近绘制的。

但《增评补图石头记》并非广百宋斋铅版书局出品,因为其出版年代不同,铅印本没有“广百宋斋”的版权标记,石印本扉页背面标记“光绪己亥(按即1899年)孟夏上海书局石印”。从1899年的石印本,到1900年的两版铅印本,《增评补图石头记》卷首附录的“通灵宝玉图”和“辟邪金锁图”都不相同,石印本的附图最为复杂精致,可见这两幅图必定是出版方新近绘制的。


(小标题)各版本正文混入“宝玉金锁图”

红学界将《石头记》问世以来的小说版本分为两大系统,一是以所谓乾隆末年以来出现的木活字排印本“程甲本”和“程乙本”等为代表的印本系统,一是以所谓乾隆时期出现的“脂砚斋评本”“甲戌本”、“己卯本”和“庚辰本”等为代表的手抄本系统。

1921年12月,胡适在《红楼梦考证(改定稿)》一文中首先提出,程伟元于乾隆末年第一次活字排印的“程甲本”是外间各种《红楼梦》的底本,“程乙本”是“程甲本”的校改修正本。

1927年11月,上海亚东图书馆出版了根据胡适收藏的“程乙本”加新式标点和重新分段的排印本,胡适在出版序言中继续强调“程甲本”的重要地位,称“此书最先出世,一出来就风行一时,故成为一切后来刻本的祖本。南方的各种刻本,如道光壬辰的王刻本,都是依据这个程甲本的”。

1928年3月,胡适发表《考证〈红楼梦〉的新材料》,推介一部残本《脂砚斋重评石头记》(按即“甲戌本”),声称“深信此本是海内最古的《石头记》抄本”,“我们现在可以承认脂本是《红楼梦》的最古本,是一部最近于原稿的本子”。

1933年1月22日,胡适写就一篇长文《跋乾隆庚辰本〈脂砚斋重评石头记〉钞本》,并在“庚辰本”书后“题记”中写道:“此是过录乾隆庚辰定本《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生平所见为第二最古本石头记。”

事实真是如此吗?陈林认为,“程甲本”、“程乙本”和所谓“道光壬辰”王希廉评本(《新评绣像红楼梦全传》)等印本,小说正文大大不同于号称“悼红轩原本”的《增评补图石头记》,并且这些印本在小说第8回正文中出现了“通灵宝玉图”和“辟邪金锁图”,即这两幅图成了小说原著的一部分,而这两幅图的图式和篆文竟然跟《增评补图石头记》卷首附录的新绘插图极为相似,是后者的“仿画版”或“简化版”。

号称1881年首刊的“妙复轩评本”《绣像石头记红楼梦》(张新之评本),第8回中也出现了“通灵宝玉图”和“辟邪金锁图”,但这两幅图不属于小说正文,而是出现在正文行间夹评之中,其图式和篆文都是仿《增评补图石头记》卷首插图而来。

胡适首先推崇的“甲戌本”和“庚辰本”,乃至其他属于“脂砚斋评本”系统的抄本如“己卯本”等,第8回正文同样出现了“仿画”或“简化”《增评补图石头记》卷首插图的“通灵宝玉图”和“辟邪金锁图”。

陈林据此认为,这些印本和手抄本都是在1899年之后伪造出来的假古籍,“通灵宝玉图”和“辟邪金锁图”是“一举证伪这些刊本和抄本的铁证”。

当今影响最大的《红楼梦》通行本是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中国艺术研究院红楼梦研究所的校注本,该版本前80回以“庚辰本”为底本,后40回以“程甲本”为底本。陈林认为,“通行本”主要以两部伪本拼凑而来,大大偏离了《石头记》原著。换言之,我们今天读到的《红楼梦》和《石头记》版本都是假的和错的。

2014年,作家出版社出版了《增评补图石头记》,这是商务印书馆1930年万友文库版的重排本,小说正文无图,文字大不同于各种刊本《红楼梦》和抄本《石头记》,卷首附有仿1900年铅印本插图的“通灵宝玉图”和“辟邪金锁图”。陈林认为,这个重排本方便广大读者验证其他各种版本的真伪。 



(版本篇上)

  评论这张
 
阅读(8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