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破译红楼时空密码,准确解答百年悬疑,主流红学全面破产

 
 
 

日志

 
 

入选“国宝”的“脂评本”竟是陶洙伪造的假古籍  

2017-06-06 15:30:43|  分类: 全面彻底破解200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年度深度报道”:胡适开启新红学百年骗局(笔迹篇上)

入选“国宝”的“脂评本”竟是陶洙伪造的假古籍
——陈林认为笔迹鉴定证明包括“甲戌本”、“己卯本”和“庚辰本”在内的全部所谓“红楼梦古抄本”都是陶洙亲笔伪造


本报讯 陈林认为,小说正文无图的“悼红轩原本”《增评补图石头记》卷首附录新绘的插图“通灵宝玉图”和“辟邪金锁图”,这足以证明小说正文第8回出现“仿画”或“简化”版“通灵宝玉图”和“辟邪金锁图”的各种《红楼梦》刊印本以及“脂砚斋评本”《石头记》手抄本都是近人伪造的假古籍。陈林又提出,通过笔迹鉴定,可以证明全部“脂评本”都是陶洙(1878年—1961年?)亲笔伪造的假古籍。

(小标题)红学界确认陶洙的笔迹

陈林认为,陶洙与多种“脂评本”在二十世纪四十年代前后的陆续出现及高价贩卖关系密切,具有亲笔伪造“脂评本”的重大嫌疑,因此找出陶洙的亲笔笔迹对比“脂评本”就能解决悬疑。

按陈林的说法,红学界已经公开确认的属于陶洙亲笔笔迹的证据材料主要有两种:

(1)“脂评本”之一“己卯本”中第21回到第30回的正文及朱笔批语。陶洙在“己卯本”卷首附录的亲笔“题记”中明确承认,这10回正文及朱笔批语是他根据“庚辰本”“抄补”的。

(2)北京师范大学图书馆所藏的一部《脂砚斋重评石头记》(以下简称“北师大藏本”),正文由陶洙亲笔抄录,大量批语由周绍良抄录,陈林认为少量朱笔批语由陶洙亲笔抄录。周绍良生前曾说:“陶洙的字我是一看就能认出的。”陈林据此认为陶洙的笔迹具有鲜明的个人特点。

这部“北师大藏本”于1957年以当时240元的高价卖给了北师大图书馆。陶洙的孙女、北海幼儿园主任陶扬承认,她哥哥告诉她,“那本书的确是我爷爷抄的”。张俊、曹立波、杨健等人联合撰文称,他们拿“北师大藏本”对比国家图书馆所藏的“己卯本”原件上陶洙所抄的第21回到第30回的正文及朱笔批语,确认两者字迹“几乎一致”。冯其庸完全确认“北师大藏本”上陶洙的笔迹与陶洙在“己卯本”上“补录”的字迹“真是同一个人的笔迹”。

2003年10月,北京图书馆出版社出版了全本“己卯本”的“高清照相本”,其中包括了陶洙的笔迹。1981年上海古籍出版社曾影印出版了“己卯本”,但在冯其庸的主持下,当时的影印本将确认为陶洙“抄补”的正文和批语全部未予影印。陈林就是拿“己卯本”的“高清照相本”来对比“乾隆时期抄本”“庚辰本”的笔迹。


(小标题)陶洙笔迹跟“庚辰本”完全一致?

据陈林介绍,笔迹鉴定的核心原则和方法就是比较“特殊笔划”和“特殊结构”。陈林称,冯其庸曾撰文认为“庚辰、己卯两本有部分书页笔迹相同”,其鉴定方法就是比较两笔字的“特殊笔划”和“特殊结构”。冯其庸认为“庚辰本”的抄手“一共大概有五至七人左右”,而吴世昌早在1963年就认定“庚辰本”和“己卯本”“字迹完全相同,出于一人之手”,陈林因此认为吴世昌也是从“特殊笔划”和“特殊结构”这两个方面进行考察论证的。

陈林称,2008年7月,他得到了“己卯本”“高清照相本”的图片资料,将陶洙“抄补”的第23回和第24回回末正文及朱笔批语逐字对比“庚辰本”影印本对应回目的笔迹,认定两本笔迹“一模一样,完全一致”。

陈林随后在个人博客上公开贴出笔迹对比图,据其称反对者立即断言陶洙是“影抄”、“蒙抄”、“描抄”或“仿抄”了“庚辰本”。

据2008年8月11日出版的北京《新世纪周刊》(2008年第23期)刊发的报道《脂砚斋到底存在不存在》(记者许荻晔),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生院的任晓辉(导师为“中国艺术研究院副院长”、“中国红楼梦学会会长”、“《红楼梦学刊》主编”张庆善)接受采访时,暗示陶洙“影抄”了“庚辰本”。

据陈林称,2008年8月24日,《中国新闻周刊》记者曾宪楠在电话采访中告诉他,一些接受她采访的红学家也断言陶洙是“影抄”了“庚辰本”。

所谓“影抄”,是指“将纸蒙在刻本上,照式摹写,不差分毫”。“蒙抄”和“描抄”与此类似。陈林认为,上述“影抄”、“蒙抄”、“描抄”和“仿抄”之说根本不能成立,因为“己卯本”上陶洙“抄补”的文字就是陶洙本人的特征笔迹,而不是其他任何人的笔迹,这是经张俊、曹立波、杨健和冯其庸等多人确认的事实,并且周绍良“一看”就能认出陶洙的特征笔迹。

陈林反问到,陶洙“影抄”、“蒙抄”、“描抄”或“仿抄”“庚辰本”,怎么就抄出了自己的特征笔迹来呢?“庚辰本”怎么就不是陶洙本人的笔迹呢?怎么就不是陶洙亲笔伪造的假古籍呢?陈林称,网络论坛上的反对派和红学界无法做出合理回答。


(小标题)公安部门笔迹鉴定专家参与鉴定

据陈林称,“反对派”看到形势不对,转而从两方面继续辩驳:(1)公开指认陶洙的笔迹跟“庚辰本”“一个字都不像”、“完全对不上”,因此“肯定是不同的人书写”;(2)公开声称陈林的鉴定意见是“不懂书法”,没有权威笔迹鉴定机构或个人的鉴定,因此结论无效。

陈林告诉本报,2008年7月,上海《新闻午报》的记者干琛艳采访了几位红学专家,几位专家告诉她,他们早已看过陈林有关笔迹鉴定论证陶洙伪造“脂评本”的系列文章,专家们说:“其实他在网上公布的那些书页,懂书法的人一看就知道这些字迹是不一样的,不能肯定说就是一个人所写。”陈林称,干琛艳写就的这篇长篇报导,因受到专家们的强力阻挠而最终未能刊发。

据陈林称,2014年1月19日,安徽省公安厅物证鉴定中心笔迹鉴定专家方邡(网名“方邡的文检生活”)应网友之邀,将 “己卯本”和“庚辰本”第24回回末的朱笔批语对比图“当作案子仔细看后”,在其新浪微博上公开进行笔迹鉴定。

根据其在微博上发布的信息,方邡1982年本科毕业于中国刑警学院文检专业,现任安徽合肥“全国公安机关重点文件检验鉴定实验室”负责人,高级工程师,出版有笔迹鉴定的专著,还应邀赴中国刑警学院讲学。

方邡在其笔迹鉴定的长微博中写道:“毕竟两者书写水平、风格及大量相同字的写法、运笔、起收笔、搭配、布局等特征几乎完全一致。所以说不存在仿写可能的情况下,上述两者笔迹是同一人笔迹,没什么可争议的。”


(小标题)“己卯本”和“庚辰本”入选“国宝”

陈林认为,陶洙在“己卯本”、“庚辰本”和“北师大藏本”上的特征笔迹在其他一切“脂评本”上反复、大量地呈现。他认为陶洙的特征笔迹有三个特点:(1)一撇一捺写得特别长大;(2)斜弯勾写得特别长大;(3)大量常用字写成了具有相同结构的异体字。

陈林在“甲戌本”和“庚辰本”影印本第1回到第8回中分别挑选了300多个具有“特殊笔划”和“特殊结构”的字样进行比较分析,他认为两者的书写特征完全一致。

陈林称,各个“脂评本”的正文和朱笔批语彼此之间存在大量异文,在不同的异文之处,又往往出现几本相同而异于其他各本的情况,造成各个“脂评本”“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混杂情况,红学界将此称为“脂评本”之间的“亲缘关系”,而陈林认为这正是陶洙伪造一切“脂评本”的铁证之一。

2008年3月1日,国务院正式批准文化部颁布《第一批国家珍贵古籍名录》,“己卯本”和“庚辰本”同时入选,编号分别为02265和02266。陈林认为,陶洙伪造的假古籍入选“国宝”,这是不可接受的,必须要追究相关人员和机构的责任。



(笔迹篇上)

  评论这张
 
阅读(53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