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破译红楼时空密码,准确解答百年悬疑,主流红学全面破产

 
 
 

日志

 
 

胡适伙同陶洙董康等人伪造“脂评本”  

2017-06-06 15:44:00|  分类: 全面彻底破解200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年度深度报道”:胡适开启新红学百年骗局(笔迹篇下)

胡适伙同陶洙董康等人伪造“脂评本”?
——陈林认为胡适从一开始就知道其首先推崇的“甲戌本”和“庚辰本”都是陶洙亲笔伪造


本报讯 作为“乾隆时期抄本”“脂砚斋评本”的“甲戌本”和“庚辰本”在红学研究中占有重要地位,这两部抄本都是胡适在二十世纪二十年代末、三十年代初首先向世人隆重介绍的。然而陈林认为,胡适不但从一开始就通过“通灵宝玉图”和“辟邪金锁图”等情况知道这两部抄本是在《增评补图石头记》之后炮制的假古籍,而且知道作伪者就是跟其好友董康关系极为密切的陶洙。


(小标题)胡适伙同董康陶洙等炮制骗局?

本报此前报道,胡适在1921年撰写《红楼梦考证》一文之前,已经仔细对比研究过《增评补图石头记》和其他多种版本的《红楼梦》。陈林据此认为,胡适“没有任何可能”看不到《增评补图石头记》小说正文跟其他版本《红楼梦》的巨大差别,“没有任何可能”不知道“通灵宝玉图”和“辟邪金锁图”可以一举证伪他首先推崇的“程甲本”、“程乙本”、“甲戌本”和“庚辰本”。陈林还认为,从胡适长期刻意隐瞒“甲戌本”卖书人信息,以及长期“垄断”“甲戌本”不敢公示等事实来看,胡适从一开始就知道“甲戌本”是陶洙伪造。

陈林在其论文中提出,最终确认胡适有关“脂评本”的说法从一开始就是伙同董康、陶洙和陶湘等人精心炮制的骗局,主要是基于两项证据材料:(1)胡适自述“庚辰本”就是董康和陶湘等人介绍给他的,而董康和陶湘没有任何可能不知道“程甲本”、“程乙本”、“甲戌本”和“庚辰本”等版本都是陶洙亲笔伪造;(2)胡适和董康曾经向日本留学生仓石武四郎展示“甲戌本”,而胡适和董康不可能不知道“甲戌本”必为陶洙伪造,因此胡适和董康是企图联手欺骗仓石武四郎。

(小标题)胡适董康联手欺骗日本留学生?

陈林指称,陶洙、陶湘和董康三人是“至亲”,董康在任教北大时就跟胡适过从甚密。

据悉,民国时期著名藏书家陶湘是陶洙的亲哥,又和董康是姻亲关系,两人曾共同投资古籍书店,长期从事刻书和贩书。董康寓所在北京法源寺,从晚清到民国数十年间雇用文楷斋刻字工为其刻书,精于书画的陶洙则担任监工。从1918年年底至1938年年初近20年间,董康和陶洙一直为曾任“总统”的徐世昌刻印《晚晴簃诗汇》(《清诗汇》)和《清儒学案》,两人关系非常密切。

1930年6月29日,仓石武四郎当天的日记记录了他在胡适的上海寓所得观“甲戌本”一事。当晚董康和胡适招宴于胡宅,宾客数人,仓石在胡宅看的“《红楼梦》旧钞本”就是胡适自称以“重金”买下的“甲戌本”。

陈林认为,董康不可能不知道“甲戌本”是陶洙伪造的假古籍,也不是故作不知当场欺骗胡适和仓石武四郎,而是和胡适联手,企图向这位日本留学生高价兜售“甲戌本”。

陈林称,陶洙之兄陶湘确实通过仓石向日本东方文化研究所(“京都大学人文科学研究所”前身)高价出售了大量珍贵古籍,而在所卖之书中,恰好就有“程乙本”(红学界称为“仓石本”)、“王希廉评本”等假古籍。

1935年,董康第二次访日,陶洙随行,就曾去探访其兄兜售的这批书籍。陈林称,从《董康东游日记》(《书舶庸谭》,胡适曾为其四卷本作序)的记载来看,陶洙跟仓石武四郎的关系也非常密切。


(小标题)“庚辰本”的来历暴露了真相?

陈林表示,胡适对于“庚辰本”的来历长期语焉不详,直到晚年才“一不小心”暴露了真相。

1961年5月18日,胡适在《跋乾隆甲戌〈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影印本》一文中写到,因为其宣传“甲戌本”如何重要,“爱收小说杂书的董康、王克敏、陶湘诸位先生方才注意到向来没人注意的《脂砚斋重评本石头记》一类的抄本”。胡适称,王克敏于1933年“把他的亲戚徐星署先生家藏的一部《脂砚斋重评石头记》抄本八大册”借给他研究,这就是“乾隆庚辰本”。

陈林认为,胡适的说法是“孤证”,未必可信;另一方面,董康和陶湘“没有任何可能”不知道陶洙亲笔伪造“庚辰本”的事实,董康和陶湘不是为了欺骗胡适,胡适也不可能在“脂评本”真伪的问题上被他们蒙蔽,相反,胡适的说法恰好“一不小心”暴露了“脂评本”就是他伙同董康、陶湘、陶洙等人精心炮制的骗局。


(小标题)胡适早知陶洙伪造各种版本?

陈林认为,陶洙在其亲笔伪造的“脂评本”第8回正文中置入“仿画版”或“简化版”的“通灵宝玉图”和“辟邪金锁图”,这说明《增评补图石头记》卷首附录的这两幅图也是他画的,因为陶洙一定不会用别人画的图置入自己伪造的假古籍之中。换言之,陶洙参与了上海书局炮制“悼红轩原本”《增评补图石头记》的造假活动。

陈林进一步认为,同样的道理,第8回正文中置入“通灵宝玉图”和“辟邪金锁图”的“程甲本”、“程乙本”和“王希廉评本”等印本《红楼梦》也是陶洙伪造的,他和董康有伪造刊刻本的便利条件。

陈林称,现藏首都图书馆的“籀红室藏本”《红楼梦》手抄本就是陶洙炮制印本“程乙本”的工作底本,系陶洙亲笔抄录,笔迹极似陶洙亲笔伪造的“庚辰本”,这是陶洙伪造各种印本《红楼梦》的一项铁证。

陈林称,“程乙本”是胡适首先向世人推介的,但胡适从未说明其自藏“程乙本”的来历,陈林认为胡适的“程乙本”就是来自于当时执教北大的董康及其密友陶洙;“程甲本”也是胡适首先向世人推介的,胡适称北大国文系主任马裕藻向其赠送“程甲本”,而陈林认为马裕藻所藏的“程甲本”也是来自董康和陶洙,胡适当然知道这一事实。

陈林称,胡适长期隐瞒“胡星垣”致信向其兜售“甲戌本”一事,隐瞒这名卖书人的信息,而陈林认为“胡星垣”写给胡适的信正是陶洙亲笔所为。

陈林认为,种种事实表明,胡适从写作《红楼梦考证》一文开始,他的有关红楼梦版本的说法,全是伙同董康和陶洙等人精心炮制的骗局。



相关报道

红学界高层早知胡适陶洙合伙作伪?
——陈林认为熟悉《增评补图石头记》和陶洙笔迹的红学家一定知道陶洙造假胡适撒谎

本报讯 陈林认为,当代红学界的高层人物早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就熟悉《增评补图石头记》和陶洙的笔迹,他们不可能不知道陶洙伪造各种版本和胡适长期撒谎的事实。

陈林的论文提到,周绍良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伙同陶洙伪造了一部现在被称为“北师大藏本”的《脂砚斋重评石头记》,这部抄本于1957年以当时的高价240元卖进了北师大图书馆,周绍良对陶洙伪造“脂评本”和各种印本《红楼梦》的事实当然非常清楚。

周绍良与朱南铣合著、1958年首版的《红楼梦书录》叙录了各种《红楼梦》和“脂评本”版本,其中也叙录了多部早期的石印本和铅印本《增评补图石头记》。陈林认为,周绍良当然知道卷首附录新绘插图“通灵宝玉图”和“辟邪金锁图”的《增评补图石头记》可以证伪其他一切《红楼梦》和“脂评本”版本。

陈林表示,迄今为止,红学界对《增评补图石头记》卷首附录新绘插图“通灵宝玉图”和“辟邪金锁图”这一事实仍然讳莫如深不置一词,表明红学界高层一直试图掩盖真相。

陈林认为,由于“己卯本”中确认为陶洙的亲笔笔迹完全暴露了其伪造一切“脂评本”的事实,红学界高层一直处心积虑地企图掩盖陶洙的亲笔笔迹,不让大家看到“己卯本”原件,出版影印本时将确认为陶洙的亲笔笔迹完全删去。1980年,在冯其庸的主持下,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的影印本就是如此。

冯其庸在公开的论文中指认“北师大藏本”上陶洙的笔迹跟“己卯本”中第21回到第30回的笔迹“真是同一个人的笔迹”,但又称“北师大藏本”上陶洙的笔迹跟其他“脂评本”的笔迹“都对不上”。陈林表示,“己卯本”中第21回到第30回的笔迹跟“庚辰本”上的笔迹一模一样完全一致,“北师大藏本”上陶洙的笔迹怎么会跟“庚辰本”上的笔迹对不上?陈林认为,冯其庸是在故意隐瞒陶洙伪造“脂评本”的事实。

陈林认为,周汝昌很可能早在二十世纪四十年代中后期就知道了胡适陶洙合伙作伪,当时他跟陶洙有密切交往。按周汝昌的说法,“庚辰本”于二十世纪四十年代末高价卖给燕京大学图书馆,就是陶洙、张伯驹和周汝昌三人共同促成的。

陈林认为,周汝昌对其与陶洙交往经历的叙述自相矛盾,又谎称从未见过“己卯本”,公开否认陶洙与“北师大藏本”有任何关系,这些事实都表明周汝昌企图掩盖陶洙伪造“脂评本”的事实。

陈林表示,熟悉《增评补图石头记》情况的研究者不难发现胡适公然撒谎的事实,而同时又熟悉陶洙笔迹的研究者一定知道陶洙亲笔伪造“脂评本”、胡适伙同陶洙作伪的事实。


(笔迹篇下)



  评论这张
 
阅读(60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