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破译红楼时空密码,准确解答百年悬疑,主流红学全面破产

 
 
 

日志

 
 

横扫红学 奇功盖世 百年独步 惠泽千秋  

2018-06-12 19:24:56|  分类: 横扫红学界牛鬼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横扫红学 奇功盖世 百年独步 惠泽千秋
——以《石头记》研究为核心的陈林学术成就述评

(持续更新中)


2018年6月8日,120回小说《石头记》的真正作者曹頫诞辰312周年。生于1706年6月8日(康熙四十五年丙戌四月二十八日)的曹頫被公开论证为《石头记》的真正作者,迄今已有14年,然而这一事实清楚、证据确凿、横扫百年红学的学术成果至今不被中国学术界、文化界和新闻界所认可。

陶洙(1878年—1961年?)被公开论证为亲笔伪造和贩卖“脂砚斋评本”、多种“曹雪芹生平史料”的造假者,迄今已有10年,然而这一事实清楚、证据确凿、横扫百年红学的学术成果至今也不被中国学术界、文化界和新闻界所认可。

胡适被公开论证为百年“新红学”骗局的肇始者,以中国艺术研究院红楼梦研究所和所谓“民间组织”中国红楼梦学会的高层人物、骨干成员被挨个指名道姓公开论证为肆行诈骗的红学骗子,迄今将近三年——然而这些事实清楚、证据确凿、横扫百年红学的学术成果,中国学术界、文化界和新闻界至今熟视无睹置若罔闻,广大民众癫狂愚昧麻木不仁。

百科全书式的曹頫被埋没了200多年,还要继续被埋没;曹頫的120回《石头记》不但原文被篡改,而且被篡名、腰斩为不伦不类的《红楼梦》;1885年,徐润创设的上海广百宋斋铅版书局出版了铅印绘图本《石头记》,这是现在所知唯一最接近小说原著的真本,然而这一真本迄今难觅踪影。


1900年,上海书局出版了铅印本《增评绘(补)图石头记》,这是据广百宋斋铅印绘图本《石头记》篡改而来的伪本,号称“悼红轩原本”。现在坊间流传的各种《红楼梦》和“脂评本”,都是据《增评绘(补)图石头记》修补拼凑而来——这是中国官方红学界肆行诈骗、牟取暴利、对曹頫《石头记》和文化学术犯下滔天罪行的累累罪证。

一百年来,中国所谓“一流的”知识分子纷纷卷入红学论争,然而任何一个基础问题都不能正确解决,反而积累了重重谎言惊天黑幕。面对陈林的学术成就,中国一百年来的所谓泰斗昆仑、大师专家、文化教父,不过是一群草包、无赖、谎言家、伪君子。

面对上述事实,中国学术界、文化界、新闻界整体上丧失了起码的职业素养和良知道义,完全不可原谅。

本文以下将简要陈述事实证据。这将是一份斩钉截铁的判决书,也将是震彻古今的示威抗议;而自始至终,这是对六道轮回、五浊恶世的大悲悯。


一、作者研究:“文本细读”用于文学研究的卓越典范


“文本细读”(close reading)是英美文学理论重要流派“新批评”派的核心方法论。但“新批评”自二十世纪八十年代重新译介到中国学界以来,一直被严重歪曲,被蔑称为僵化的、局限于文本、只能用于短小诗歌作品解析的“形式主义文论”,事实上不但很少用于诗歌作品的赏析,更没有用于长篇小说的研究。


陈林自大学时代开始,就认真研读了美国“新批评”派的经典著作《小说鉴赏》。在硕士研究生阶段,又较为系统地研究了西方现代派文论,对“文本细读”的方法论有了准确和深入的把握。因此,当陈林于2003年9月正式进入《红楼梦》研究时,很快展现出对文本细节独特、精细和卓越的观察解析,这一学术特质在其2006年出版的专著《破译红楼时间密码》一书中有精彩展示。


要而言之,陈林通过“文本细读”,在小说两百多年的流传阅读研究史上,首次以确凿的文本证据和史料证据揭示了120回小说情节之下隐藏并暗示的一条自1706年到1724年的真实年代序列,整部小说就是以这条真实的年代序列逐年展开叙事,由此开始了对百年“红学”势如破竹、摧枯拉朽的扫荡。


陈林指出,在贾宝玉实岁13岁这一年(从第18回到第53回),小说或明或暗地写到了这一年的四个历法特征:四月二十六日未时交芒种、端午节已到夏至、十月中旬交小雪节气、十二月是小月只有29天(“腊月二十九日”的“次日”是“元旦朝贺”)。


陈林对这些文本细节的洞察和对相关史料的考证,展现了前无古人、无与伦比的高妙才华和慎思明辨,这一学术特质贯穿了陈林15年来的学术研究。陈林更天才般地指出,根据这四大历法特征,考察清代历表,可能发现小说作者也许隐藏了一个真实年代,由此可以推定贾宝玉的真实生年,这个生年应该就是贾宝玉的原型人物、小说作者本人的生年;再由此对比曹寅家族人物,就可能确认小说作者本人的真实身份。


陈林根据郑鹤声《近代中西史日对照表》和多种电子历表(如华中农业大学刘安国为中科院国家授时中心编撰的《日梭万年历》),确认贾宝玉实岁13岁这一年就是1719年,当年的历法特征是:端午节当天交夏至、十月十二日交小雪、十二月是小月只有29天,最大程度符合小说文本的描写。


可是,1719年的芒种并非在“四月二十六日未时”。陈林指出,如果贾宝玉在1719年真的是实岁13岁,那么他就是生于1706年(康熙四十五年丙戌)。根据今天的电子历表,1706年的确是“四月二十六日交芒种”,但并非“未时”,而是“申时”。陈林天才般地断言,也许当时的历表计算和记载确为“未时”,也许小说作者故意错开一个时辰,也许作者记忆有误,但无论哪一种情况——陈林斩钉截铁地论断——“四月二十六日未时交芒种”一定是暗示贾宝玉及其原型人物、小说作者本人的真实生年是1706年。


直到2017年,陈林才偶然发现,原来红学界高层人物早就知道1706年(康熙四十五年丙戌)恰恰是“四月二十六日未时交芒种”,同治万年书记载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张良皋发表于1979年《文学评论丛刊》第二辑上的长文《增订本〈红楼梦新证〉初读质疑》,就明确提到“同治万年书”记载康熙四十五年丙戌“四月二十六日未时芒种”。


周汝昌、俞平伯等人为“四月二十六日未时交芒种”早就检索过“殿版万年书”,他们怎么可能看不到康熙四十五年丙戌的历表记载呢?他们究竟是出于什么原因对此不置一词?


陈林通过对这四大历法特征准确深入的考查,确认贾宝玉及其原型人物就是生于1706年,小说作者本人就是曾任江宁织造的曹頫。


《石头记》作者是曹頫,曹頫生于1706年(康熙四十五年丙戌),这不但是文学研究领域的重大成就,而且是史学研究领域的卓越考证。曹頫生平的相关史料在此不赘述,陈林的考证结论与史料构成完美的互相映证。


然而令人难以理解的是,众多“大师”“专家”,面对曹頫在1715年的奏折中自称“黄口无知”,三年后康熙在另一份奏折中朱批称曹頫为“无知小孩”的清楚事实,居然不能断定1715年继任江宁织造的曹頫是一名儿童,强指曹頫已经成年,至少已经16岁。


最有趣的是,陈林又一次天才般地指出,小说文本也暗示了曹頫的确生于“丙戌年”。小说第86回写到元春生于“甲申年”,小说第2回写到贾宝玉降生于元春出生的“次年”,即“乙酉年”,而小说又写到“太祖南巡独他家接驾四次”的甄宝玉比贾宝玉“略小一岁”,因此甄宝玉生于“丙戌年”。


“太祖南巡独他家接驾四次”,毫无疑问是以康熙六下江南四次驻跸曹寅江宁织造府的史实为原型,因此甄宝玉的生年就是曹頫的生年。陈林指出,曹頫用一明一暗两条年代序列共同指出小说作者的真实生年和真实身份。


考证贾宝玉(曹頫)生于1706年6月8日(四月二十八日“药王圣诞”),陈林同样展现了无与伦比的精彩文本细读,《破译红楼时间密码》有着完整呈现。


论证120回小说的真正作者是生于1706年的曹頫,不单是依靠历法证据和有关曹頫生平的史料证据,这个坚如磐石的卓越论断,建立在庞大证据链的基础之上,其中关于元春原型曹佳氏生年的论证,也许是陈林学术考证中最为璀璨的天才论断。


小说第86回写到元春的生辰八字“甲申年丙寅月乙卯日辛巳时”,又写到根据这个八字推出元春的三大命理特征:日禄归时、飞天禄马、天德月德坐本命。可是,根据命理典籍《三命通会》总结的八字命理推演规则,“甲申年丙寅月乙卯日辛巳时”这个生辰八字根本推导不出小说所写的三大命理特征。


令人不解的是,众多“大师”“专家”和所谓的“红楼梦辞典”,居然妄指小说的描写符合八字命理。


根据命理典籍《三命通会》总结的八字命理推演规则来反推,如果元春一定要拥有小说所写的三大命理特征,则她的生辰八字是且仅是“壬申年壬寅月壬子日辛亥时”(1692年2月18日,正月初二)。


陈林指出,小说第53回写到贾母等人在腊月二十九日的“次日”进宫朝贺,根据汉代以来的宫廷礼仪制度,特别是清代朝贺制度,这一次朝贺是“元旦朝贺”;贾母在第二天又进宫朝贺,并“兼祝元春千秋”,证明元春的真实生日并非小说明写的“大年初一”,而是“正月初二”,而这个真实的生日恰好跟依据八字命理推断的真实生日完全对应。这证明元春的真实生日确实是“壬申年壬寅月壬子日辛亥时”、正月初二。


不但如此,这小说情节的前后高度统一,无可置疑地证明前80回后40回是有机统一的整体,全部出自小说真正作者曹頫之手,自胡适以来“腰斩红楼”的妄言彻底破产。


最为精彩的是,陈林天才般地断言,“壬申年壬寅月壬子日辛亥时”这个生日就是元春原型人物、曹寅长女、平郡王讷尔素嫡福晋、曹頫之姐曹佳氏的生日,这个生日理论上在现藏于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清宫档案《娶妻册》上有明文记载。


事实如何?2004年,胡文彬在看过陈林寄送的论文打印稿《破译红楼时间之谜》后,亲赴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应该是通过他的老友张书才,查看了1706年的《娶妻册》,发现陈林的论断完全正确。2005年4月,胡文彬匿名接受王刚(王小鲁)的采访,承认其查考“爱新觉罗族谱”,发现陈林正确考证元春生年。这一采访正式刊发于当年的《新京报》和《中国教育报》上。陈林曾致电胡文彬,胡在电话中承认元春的生日“就是你考证的那个”,还称陈林可以“主动查考(《娶妻册》),或等待时机”。


14年过去了,胡文彬多次拒绝公开认定陈林对曹佳氏生日的论证,良知何在,道义何在?中国学术界、文化界、新闻界对此置若罔闻熟视无睹,良知何在,道义何在?这是严重的渎职,是对中国学术文化和新闻的犯罪行径!


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清宫档案,以前只开放了1724年之后的档案,任何公民都可以查考,但据说后来全部档案都已封存,一般人是不可能查考的。档案不开放,胡文彬不承认,或者将来还要矢口抵赖,陈林的论证就不能被证明成立了吗?


陈林的论证既有八字命理的规范推导,又有小说文本证据构筑的庞大证据链的反复映证,还有正式的公开报道,事实俱在,桩桩可验,中国的良知和道义究竟还要承受多久的深重耻辱?


陈林现在明白了,胡文彬当年之所以要去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查考曹佳氏的生日,首先是被陈林论证曹頫生于1706年的结论震撼了,因为当时胡文彬清楚地知道陈林并不知道的同治万年书所载历表事实——1706年康熙四十五年丙戌恰好是“四月二十六日未时交芒种”。


陈林指出,元春的原型是曹佳氏,因此元春的弟弟贾宝玉的原型就是曹佳氏的弟弟曹頫。这一逻辑事实清晰的论断,跟通过历法证据论证小说作者是曹頫的结论构成完美相互映证。


陈林指出,贾宝玉13岁这一年的真实年份是1719年,元春真实的去世年份是1723年,以这两个真实年份为“确定不移的时间坐标”,根据小说文本提供的时间线索,就可以“还原”出120回情节之下隐藏并暗示的一条从1706年到1724年的真实年代序列,整部小说就是按照这个真实的年代序列逐年展开叙事。


这个真实的年代序列真的成立吗?的确是客观可验的文本事实而非臆想吗?陈林在其专著《破译红楼时间密码》中以精细的文本细读对照信史文献记载,确证小说所写的历法特征、皇家殡葬、黄河在河南境内大决口、科举乡试等情节,跟清代史实是一一对应的。


这一真实年代序列的客观存在,还顺理成章地引出了另一个精彩论证,即探春生于1707年“三月初三”“清明节”,这一论断天才般地破解了第5回探春判词中“清明涕送江边望”的真实确切含义,“清明”是探春的代称,也暗示了探春原型、曹寅次女生于“清明节”。陈林据此指出,曹寅次女必定生于1696年“三月初三”“清明节”,这个生日必定在1709年的《娶妻册》中有明文记载。


胡文彬查考过这个生日吗,知道曹寅次女所嫁的王子是何人吗?很有可能。胡文彬继续隐瞒真相,继续渎职犯罪,一定会遭到法律、良知、历史和轮回报应的严厉惩罚。


陈林以“文本细读”为利器的文学研究,取得了前无古人无与伦比的伟大成就,在文学和史学领域都树立了研究方法论的丰碑。文学理论家雷奈-韦勒克在反击各种针对“新批评”方法论的妄议和谎言时,热切期待曾经取得巨大成就的“新批评”伟大的战斗不得不再来一次,他的呼吁在中国得到了雷鸣般的响应——陈林以其横扫百年“红学”的研究成果,为“新批评”取得了一锤定音决定性的胜利,清晰衬托出各种时髦文论和陈旧文论的平庸、苍白和虚伪。


多年来,蛆蝇般的庸众诬蔑诽谤陈林的研究是“以历史索隐取代文学研究”,没有价值,没有意义,面对陈林的伟大成就和雷霆宣判,你们的认知能力何在,你们的道义良知何在?



二、校勘研究:“红楼时空密码”用于辨伪存真的卓越典范



古人云,书非校不能读。验之于“红学”,迄今为止,市面上流传的各种《红楼梦》、“脂砚斋评本”、《石头记》等,没有一个版本是正确的,全部都是根据伪造的“悼红轩原本”《增评补图石头记》修补、拼凑而来的错误小说版本,大大背离了曹頫原著120回《石头记》。陈林在《石头记》版本校勘上的卓越贡献是,不但以轻巧精妙的证据犀利扫荡了版本迷雾,而且以新颖独特的证据最大程度地还原了曹頫原著120回《石头记》的真本原文。



陈林从2006年年底开始着手《红楼梦》版本校勘,他不但深入研读了版本学和校勘学的经典论著,而且深入研读了多部现代证据法学论著,以科学的方法论为指导,经过多版本逐字逐句艰苦卓越的对比研究,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就取得突破性进展——2008年7月,题名《百年红学造假第一大案水落石出人赃俱获》的雄文在网络论坛上横空出世,陈林的凌云健笔所向披靡,中国官方和民间红学界鬼哭狼嚎闻风丧胆。



国学论坛、北大中文论坛和书话红楼等相继对陈林实施删帖封禁,艺苑论坛因陈林雄文引发的汹涌激辩而被迫关闭。江苏省社科院文学研究所的萧相恺指示南京大学中文系苗怀明,在其主持的中国古代小说论坛上不得出现陈林及其相关话题,苗怀明则公开呼吁“无论陈林说什么,我们都要沉默沉默再沉默”。



陈林用于版本校勘的“大杀器”之一,就是他首先论证的“红楼时间密码”——在120回小说情节之下,隐藏并暗示了一条从1706年到1724年的真实年代序列,这条真实的年代序列不但透露了小说作者曹頫的真实身份及其确切生日1706年6月8日(康熙四十五年丙戌四月二十八日,药王圣诞),而且透露了元春及其原型人物、曹頫之姐曹佳氏的确切生辰八字“壬申年壬寅月壬子日辛亥时”(1692年2月18日,正月初二)。



陈林指出,凡是背离“红楼时间密码”的小说文字即伪本。



举例而言,小说第2回写到贾宝玉降生于元春出生的“次年”,这是一处明显违背小说中元春和宝玉年龄事实差距的错误写法,红学界从未搞清楚为何会有这个错误。“脂评本”之一的“戚蓼生序本”此处作“后来”,目前的通行本(即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红研所校注本)此处沿用“戚序本”的写法;“ 程乙本”则作“过了十来年”。



可是,如前文所述,第86回写到元春生于“甲申年”,如此则贾宝玉生于“乙酉年”,甄宝玉则生于“丙戌年”。陈林指出,小说正是用这个明写的错误时序,暗示贾宝玉和甄宝玉共同的原型人物、小说作者曹頫生于”丙戌年“(1706年),因此”次年“是原文真本,立即证伪了“戚序本”和“ 程乙本”。



再如,由于小说的真正作者是曹頫,小说中的另一个重要人物北静王的原型人物就不难被确证。陈林指出,北静王的原型人物就是对曹頫“甚疼怜”(雍正语)的怡亲王胤祥。在《增评补图石头记》和“程甲本”中,北静王的姓名是“世荣”,陈林引《说文解字》段玉裁之注指出,“世”和“胤”是同义词,“世荣”和“胤祥”构成“对偶”关系,因此“世荣”就是在暗示北静王的原型人物为胤祥,“世荣”是曹頫的真本原文。



可是,包括“甲戌本”、“己卯本”、“庚辰本”等在内的一切“脂评本”,凡提及北静王姓名处俱作“水溶”。“水溶”这个名字在江浙方言中的读音跟“世荣”非常接近,作伪者实际上企图将北静王的原型人物妄指为乾隆第六子“永瑢”。陈林犀利地指出,由北静王姓名这一处文本证据,足以证伪全部“脂评本”。



那么,“程甲本”都是曹頫的真本原文吗?“程甲本”第69回写到,当年“十七岁”的秋桐“属兔”。按照陈林“还原”的小说隐藏的真实年代序列,秋桐不应该属兔,而是“属鸡”,因此长期以来不少反对派指称陈林论证的小说真实年代序列不能成立,只挑对自己有力的证据,对不利的证据视而不见云云。



可是,陈林于2014年首次认真研究《增评补图石头记》时猛然发现,该本此处恰恰写到秋桐“属鸡”,可见“程甲本”就是伪本,《增评补图石头记》的写法才符合曹頫的真本原文。



另外,小说第86回写到元春生于“甲申年”,第95回写到元春死于“乙卯年”,根据六十甲子表,可以清晰准确地推定元春的存年数是“三十一岁”,可是“程甲本”写作“存年四十三岁”,而《增评补图石头记》则正确地写作“存年三十一岁”,可见“程甲本”必定是伪本。



通行本上元春的存年数“四十三岁”长期以来也被反对派当成攻击陈林论证的材料,指控陈林篡改“原文”以对自己的论证有利云云。现在,面对“悼红轩原本”《增评补图石头记》上“存年三十一岁”的正确写法,还有哪个反对派敢来横刀立马?



陈林用于版本校勘的另一项“大杀器”,就是他首先论证的“红楼空间密码”——大观园里的省亲别墅,是由荣国府大正房荣禧堂改建扩建而来,换言之,省亲别墅就是荣禧堂,荣禧堂就是省亲别墅——这一客观可验的文本事实,又是陈林通过精密审慎的文本细读,做出的前无古人、无与伦比的卓越发现。这一卓越的发现不但可以使读者清晰地把握荣国府大观园正确的建筑布局,而且使“重建大观园”打造城市文化旅游地标成为可能。



省亲别墅就是荣禧堂,荣禧堂就是省亲别墅,这一“空间密码”是由第96回的文本叙述暗示出来的。第96回写到,贾政为贾宝玉和薛宝钗的婚事选定了新房:“惟将荣禧堂后身、王夫人内屋旁边一大跨所二十余间房屋指与宝玉,余者一概不管。”



陈林于2013年在腾讯《大家》开设的专栏有系列文章对“红楼空间密码”做了精细分析。结合小说多处关于建筑布局的描写,第96回的描写充分证明,贾宝玉和薛宝钗的新房在且仅在大观园后身,因此省亲别墅就是荣禧堂,荣禧堂就是省亲别墅。



陈林的卓越发现不但再次证明120回小说是一个有机整体,全部出自曹頫之手,而且证明“荣禧堂”是以康熙驻跸江宁织造府的行宫“萱瑞堂”为原型,“荣禧”和“萱瑞”构成对偶关系。新加坡《联合早报》的张从兴首先精妙地指出,“元春”和“玄烨”也构成对偶关系,按避讳规则,“元”就是“玄”,而“春”“烨”则出自陆羽《茶经》之“烨若春敷([上艹下敷])”。因此,元春省亲的情节就是以康熙驻跸江宁织造府的历史事实为原型。



“红楼空间密码”对于小说校勘的重要性在于,只有明白荣禧堂和省亲别墅”二位一体“的事实,才能够理顺荣国府和大观园的正确建筑布局;而根据这一正确的建筑布局,就可以清晰地判断小说中关于建筑物方位的描写哪些是错误的,因此而进一步分析判断这些错误的描写究竟是作者故意设置,还是作伪者篡改了曹頫真本原文。



例如,第96回写到,黛玉刚走出潇湘馆不远,就到了“当日同宝玉葬花之处”。根据大观园的正确建筑布局,黛玉“当日同宝玉葬花之处”在大观园东北角上沁芳闸大桥附近,可是第96回的描写却混淆了“沁芳闸大桥”和潇湘馆南面的“沁芳桥”。如果以“沁芳闸大桥”在潇湘馆南面为准,则读者永远都搞不清楚大观园乃至荣国府的正确建筑布局,当然也搞不清楚贾宝玉和薛宝钗新房的确切位置,认识不到荣禧堂和省亲别墅“二位一体”的事实。由此可见,第96回的描写是曹頫故意使出的“障眼法”。



再如,《增评补图石头记》和多个版本第3回写到,黛玉来到荣禧堂,“黛玉便知这方是正内室,一条大甬路直接出大门的”。根据荣国府和大观园的正确建筑布局,荣国府分为东西两个大院,东大院核心建筑是荣禧堂,西大院核心建筑是荣庆堂,东西两大院中间的跨院是贾政王夫人的住宅。因此,荣禧堂前的大甬路绝不是通向“大门”,而是通向东角门。陈林由此断定,“一条大甬路直接出大门的”这一句极可能不是曹頫真本原文,而是作伪者的妄添。



以上简要举例,评述陈林用“红楼时空密码”对复杂的版本情况所做的“四两拨千斤”的扫荡。当然,这并不是陈林校勘研究方法论的全部,陈林校勘研究的艰苦卓绝,是一般学者难以想象和企及的。为彻底扫荡红学版本迷雾,陈林夜以继日的艰苦校勘积累了丰富的、具有决定性证明力的证据材料。以校勘成就而言,陈林是中国当代当之无愧的版本校勘学大家。



面对陈林的伟大成就,《红楼梦》的每一个读者都应该扪心自问——我读的是什么《红楼梦》,我怎么读的《红楼梦》,我读懂了《红楼梦》的什么?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2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