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破译红楼时空密码,准确解答百年悬疑,主流红学全面破产

 
 
 

日志

 
 

再论“曹雪芹披阅增删纂目分回”之伪  

2018-06-21 12:49:40|  分类: 横扫红学界牛鬼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再论“曹雪芹披阅增删纂目分回”之伪
——证伪曹雪芹则一举证伪一切伪本和曹雪芹生平史料,还原曹頫原著有章法


“曹雪芹披阅增删纂目分回”是《增评补图石头记》为炮制“悼红轩原本”的噱头,伪造妄添入曹頫原著的文字,是百年“红学”骗局粉碎性崩塌的最后一环。证伪“曹雪芹披阅增删纂目分回”,不但可以再次势如破竹、轻而易举地证伪“悼红轩原本”《增评补图石头记》、“程甲本”、“程乙本”、“脂砚斋评本”等一切伪本,而且可以把一切所谓“曹雪芹生平史料”统统扫进垃圾堆。


同时,在未及寻获广百宋斋铅版书局1885年出版的铅印绘图本《石头记》用于校勘之前,证伪曹雪芹也为剔除陶洙等人伪造妄添的文字,还原曹頫原著120回《石头记》真本提供了清晰可靠的思路和方法。


论证“曹雪芹披阅增删纂目分回”必定是伪造妄添的文字,主要是基于两方面的证据:


(1)生于康熙四十五年丙戌(1706年)的曹頫是120回《石头记》的真正作者;
(2)《增评补图石头记》是上海书局在广百宋斋铅印绘图本《石头记》基础上炮制的“悼红轩原本”。


曹頫是120回《石头记》的真正作者,事实清楚,证据确凿,证据、论证过程、验证结果陈林已经在多篇文章中反复列明,无需赘述。既然曹頫是小说的真正作者,他为何要在第一回中写出“曹雪芹”对《石头记》原著进行披阅增删纂目分回呢?


“石头”原著的《石头记》本来就是章回小说,对中国古典小说历史形态有基本常识的人对此都不难做出判断。《石头记》既然已经是章回小说,“曹雪芹”有什么资格和理由再对原著进行纂目分回呢?最令人困惑的是,“曹雪芹”有什么资格和理由对《石头记》原著进行增删呢?


在不知道真正作者是谁的情况下,小说如此写法,证实“曹雪芹”是作者这一结论的指向性非常单一明确,这一点几乎无可置疑,以至于任何指认其他什么历史人物为真实作者的说法,都不得不用“替换法”来检验一下结论——当然检验的结果毫无疑问都会被证伪。


在已经论证曹頫是作者的情况下,小说如此写法,会促使读者猜测曹頫是否采用“曹雪芹”当作笔名——尽管这样也会一举证伪全部所谓“曹雪芹生平史料”。然而陈林的巨大疑问是,曹頫有什么必要采用这样一个笔名呢?


小说明写“太祖仿舜南巡,独江南甄家接驾四次”的情节,如果“曹雪芹披阅增删纂目分回”真是小说原著原文,则很容易让人联想并考证”曹雪芹“是江宁织造曹寅的后人,这几乎是不可避免的情况,因为”独江南甄家接驾四次“的情节一定是以康熙六下江南,曹寅接驾四次的史实为原型。曹頫用”曹雪芹“作笔名,是企图达到让人轻易考证的目的吗?


如果真是如此,曹頫就根本没有必要煞费苦心地在小说中隐藏并暗示一条从1706年(丙戌)到1724年(甲辰)的真实年代序列,隐藏并暗示自己生于1706年6月8日,隐藏元春原型人物曹佳氏的真实生日”壬申年壬寅月壬子日辛亥时“(1692年2月8日,正月初二)。只要联系上述小说情节和史实的对应,”曹雪芹“是作者,并且是曹寅后人的结论不难得出——胡适在《红楼梦考证》初稿中不就是这样轻易地论证了作者”曹雪芹“是曹寅之子吗?


反复推敲,陈林认为,曹頫根本没有必要在小说中明写“曹雪芹披阅增删纂目分回”,联系到《增评补图石头记》炮制”悼红轩原本“的事实,陈林终于恍然大悟“曹雪芹披阅增删纂目分回”的文字恰恰是炮制”悼红轩原本“的根本手法。


上海书局为什么要炮制”悼红轩原本“,如何炮制”悼红轩原本“?准确回答这个问题,需要对《增评补图石头记》来龙去脉做仔细的校勘梳理考证——陈林的长篇论文《百年红学诈骗 胡适带头造假》对此有详细深入的讨论。


简而言之,《增评补图石头记》绝不是广百宋斋版铅印绘图《石头记》。石印本首版于1899年,版权标记为上海书局;铅印本首版于1900年,没有任何版权标记。从1900年开始出版的历版铅印本《增评补图石头记》,因疏于校勘而导致大量讹脱衍倒等错误,绝不是广百宋斋版铅印绘图本古本小说”校对详审、无一误字“、堪为定本的品质。但《增评补图石头记》长期以来被强行妄指为广百宋斋版铅印绘图《石头记》,这说明了两者之间的渊源传承关系。


另一方面,对比《增评补图石头记》和”程甲本“,两本存在大量异文,而且往往在所异之处,前者正确无误而后者明显错误,如第95回元春”存年三十一岁“和”存年四十三岁“之辨。这说明《增评补图石头记》确实是根据一个正确的版本文字而来的。


《增评补图石头记》号称”悼红轩原本“,为什么?首先因为其卷首附录了一篇所谓程伟元”原序“,其中称小说全本是由程伟元收集、整理和首先刊印的,而小说中写到了”曹雪芹“对小说”删改数过“,因此程伟元收集、整理和首先刊印的这个版本最符合曹雪芹的整理本,所以标榜为”悼红轩原本“。


可是,这个”悼红轩原本“的称号能够成立吗?对比”程甲本“,两个本子互相证伪。为何如此?上文提及,两个本子存在大量异文(包括所谓”程伟元序“),而所异之处往往前者正确无误而后者明显错误,所以”程甲本“立即被证伪。可是,如果《增评补图石头记》是真本,伪本”程甲本“怎么敢于公然现世呢?唯一的原因是,《增评补图石头记》也是伪本,”悼红轩原本“根本是个噱头,程伟元收集、整理和刊印小说的说法不实,根本就是谎言,程伟元序是伪造的,是为了炮制”悼红轩原本“这个噱头而伪造的。


陈林在论文中论证清楚了上海书局用伪造”程伟元序“的手法来炮制”悼红轩原本“的噱头,但一时没有想清楚”曹雪芹“对小说”删改数过“的提法也是一个大圈套。但这个问题经反复推敲就水落石出了。


曹頫没有必要、没有可能书写“曹雪芹披阅增删纂目分回”的情节,而《增评补图石头记》要炮制”悼红轩原本“,最有效的办法就是在原著中伪造妄添上这个情节。陶洙在”甲戌本“、”庚辰本“中伪造妄添的文字多了,鉴于这一事实,根本不难断定“曹雪芹披阅增删纂目分回”必伪。


在《增评补图石头记》炮制出笼之前,社会上已经开始流传着曹寅之子曹雪芹撰《红楼梦》的谣言,这为上海书局炮制“曹雪芹披阅增删纂目分回”的情节提供了现实和逻辑基础。这前后之辨也不难得出明确的结论。第一回妄添的文字中,作者自称”茅椽蓬牖,瓦灶绳床“,而在袁祖志伪造的《随园诗话》叙录中,曹雪芹居然还能为特别美艳的妓女题赠”花榜诗“,如果袁祖志知道曹雪芹如此贫窘潦倒,他是不会这么瞎说的。胡适在《红楼梦考证》中先是引用袁的谎言,但很快跟陶洙、顾颉刚等人篡谋,伪造叙录,将曹雪芹替换成了明义。


一旦想清楚陶洙伪造妄添“曹雪芹披阅增删纂目分回”情节的事实,陈林立即明白了另一个大问题——在目前所见的各种版本中,小说在时间叙述和空间叙述两方面都出现了很多错误——当初陈林以为这是曹頫故意在小说中布下的迷局,现在明白,这根本是上海书局的作伪者陶洙们不明就里的妄改。


剔除陶洙们伪造妄添妄改的文字,还原曹頫原著真本是可能的,指导方针之一就是陈林反复论述宣示的”真实年代序列“和”正确空间布局“。


同时,要正确理解曹頫原著的意图,辨析《增评补图石头记》”悼红“的荒谬思路所导致的妄添文字。曹頫原著不是要”悼红“,而是要通过真实、精细、生动而又广泛、全面的刻画,彻底否定一个皇权至上、等级森严、礼法虚伪、假丑恶肆行其道毁灭一切真善美、没有任何希望的社会。正因为如此,如陈林所示,第一回中伪造妄添的文字不难被剔除。


正确理解曹頫原著的意图之后,才能对小说人物,特别是对贾宝玉的形象及品质有准确的把握,而这也是剔除伪造妄添文字的根本依据。例如,第三回中所谓后人题写的讽刺词《西江月》,完全不符合贾宝玉的形象和品质。


剔除陶洙们伪造妄添的文字,当然是还原曹頫原著的重要方法,但最简便的方法就是寻找出广百宋斋版铅印绘图本《石头记》用于校勘之用,这才是目前已知最接近曹頫原著的小说版本。


以中国艺术研究院红楼梦研究所、所谓”民间组织“中国红楼梦学会为核心的红学界,其核心骨干成员如周汝昌、周绍良、冯其庸、胡文彬、林冠夫、吕启祥、杜春耕、蔡义江、孙玉明、张庆善等一大批所谓”著名红学家“,完全不可能不知道《增评补图石头记》的伪本性质,完全不可能不知道广百宋斋版铅印绘图本《石头记》的真本性质。


现在的问题是,这些恶贯满盈的诈骗分子还要继续隐瞒真相多久?这些恶贯满盈的诈骗分子拒不出声,拒不交代广百宋斋版铅印绘图本《石头记》的下落,就是继续渎职犯罪——中国的学术界、文化界、新闻界和司法界,你们的深重耻辱还要继续多久?


(完了)





  评论这张
 
阅读(1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