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谁解红楼?标准答案:陈林

破译红楼时空密码,准确解答百年悬疑,主流红学全面破产

 
 
 

日志

 
 

曹雪芹、红楼梦,百年中国的深重耻辱  

2018-07-09 18:51:31|  分类: 全面彻底破解200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曹雪芹、红楼梦,百年中国的深重耻辱


中国人家喻户晓的“曹雪芹""红楼梦",竟然是一场彻头彻尾的百年骗局,轰轰烈烈的百年”红学“可耻地沦为中国学术文化和道义良知全面失败的经典象征。

一、公开举报愤怒指控中国官方红学界

被称作”红楼梦“的古典名著,本名《石头记》。它的作者根本不是子虚乌有的”曹雪芹“,而是被埋没200多年的百科全书式的奇人曹頫(1706年6月8日~1775年?)。现在已知最接近曹頫原著120回《石头记》的小说版本,是上海广百宋斋铅版书局1885年出版的铅印绘图本《石头记》(很可能题名《新增图像石头记》),但该版本早已被中国官方红学界刻意隐匿或销毁。

在曹頫原著《石头记》中,根本没有任何关于”曹雪芹“的情节文字,”曹雪芹披阅增删纂目分回“等情节文字是晚清恶劣书商上海书局伪造妄添进曹頫原著的,中国官方红学界高层人士早就知道这一点。程伟元、高鹗收集整理刊刻”红楼梦“,高鹗续写小说后四十回,根本就是彻头彻尾的谎言,中国官方红学界高层人士也早就知道这一点。

胡适首先推崇的“程甲本”、“程乙本”,以及号称“脂砚斋评本”的“甲戌本”和"庚辰本",都是在上海书局首先炮制的“悼红轩原本”《增评补图石头记》基础之上伪造的假古籍,伪造者就是陶洙(1878年~1961年?)。中国官方红学界高层人士也早就知道胡适勾结蔡元培、董康、陶洙等人肆行欺诈的事实,知道胡适宣扬的“新红学”各项论点都是建立在假古籍、伪材料基础之上的谎言,知道陶洙亲笔伪造和高价贩卖多种“脂评本”的事实,知道陶洙伪造多种“曹雪芹生平史料”的事实。

但中国官方红学界高层人士长期刻意隐瞒真相,继续宣扬胡适首倡的“新红学”各项谎言,高价推销各种“红楼梦”和“脂评本”等伪本牟取暴利,甚至将陶洙亲笔伪造的多部"脂评本"评选为“国家珍贵保护古籍”,事实上已经构成渎职罪和诈骗罪。本人陈林,现实名向中纪委、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开举报和愤怒指控。

所谓“中国官方红学界”,指的是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初以人民文学出版社第五编室(古籍刊行社)为主要阵地、从事红楼梦研究的国家公职人员;以及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末以来以中国艺术研究院红楼梦研究所、中国红楼梦学会为主阵地,从事红楼梦研究的国家公职人员(主要为各高校和研究机构的专职人员)。其代表人物包括但不仅限于周汝昌、周绍良、赵万里、吴恩裕、王利器、冯其庸、杜春耕、胡文彬、魏绍昌、林冠夫、蔡义江、吕启祥、刘世德、孙玉明、张庆善、孙伟科、任晓辉、张俊、曹立波、沈治钧、苗怀明、孙逊、陈维昭、陈克艰等。


二、文本铁证彻底摧毁百年红学诈骗

彻底摧毁百年红学诈骗的欺世谎言,核心证据就是曹頫隐藏并暗示于120回小说中的真实年代序列和真实空间序列。这是客观存在于小说之中的文本事实,反复可验,铁证如山。

曹頫在120回小说中隐藏并暗示了一条从1706年(丙戌年)到1724年(甲辰年)的真实年代序列,整部小说就是按照这样一条真实年代序列逐年展开叙事。在这条真实的年代序列中,曹頫用贾宝玉实岁13岁这一年的四大历法特征——四月二十六日未时交芒种、端午节已到夏至、十月中旬交小雪、十二月是小月只有29天(腊月二十九日次日有元旦朝贺)——暗示了贾宝玉及其原型人物曹頫的确切生年是1706年(康熙四十五年丙戌)。同时,曹頫在小说中又用明写的时间序列指示甄宝玉及其原型人物曹頫也是生于“丙戌年”。

曹頫在小说第86回用元春错误的八字命理暗示了元春及其原型人物、曹寅长女、曹頫之姐、平郡王讷尔素嫡福晋曹佳氏真实的生辰八字“壬申年壬寅月壬子日辛亥时”(1692年2月18日,正月初二)。曹佳氏的生辰八字在清宫档案1706年的《娶妻册》中有明文记载。中国艺术研究院红楼梦研究所高级研究员、中国红楼梦学会前秘书长胡文彬,于2004年(通过张书才)查阅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所藏《娶妻册》,发现本人陈林对曹佳氏确切生辰八字的论断完全正确,但胡文彬多年来一直拒绝公开承认这一事实。鉴于胡文彬多年来一直继续散布胡适“新红学”各项谎言的事实,胡文彬的言行已经构成渎职罪和诈骗罪。

曹頫还在120回小说中隐藏并暗示了荣国府和大观园正确的建筑布局,即大观园中的核心建筑群省亲别墅是在荣国府大正房荣禧堂的基础上改建扩建而来,换言之,省亲别墅即荣禧堂,荣禧堂即省亲别墅。这一文本事实是理清荣国府和大观园正确建筑布局的关键,而各种伪本由于不懂得这一秘密而对曹頫原著进行了妄添妄改。同时,这一文本事实也表明,荣禧堂就是以康熙驻跸曹寅江宁织造府所题写的“萱瑞堂”为原型,因此同样指示小说的真正作者是曾任江宁织造的曹頫。

由于曹頫在小说中出示的“书面证词”充分表明小说真正作者就是生于1706年的曹頫,因此小说中的重要人物北静王世荣必定以曹頫的恩人、雍正之弟怡亲王胤祥为原型,“世”和“胤”是同义词,“世荣”与“胤祥”构成字面上的对应关系。这一事实可以一举证伪全部所谓“脂砚斋评本”,因为“脂评本”凡有北静王姓名处俱作“水溶”,这是企图将北静王原型谬指为乾隆第六子永瑢。


三、百年红学诈骗发端于《增评补图石头记》

百年红学诈骗的欺世谎言,发端于1899年上海书局炮制“悼红轩原本”《增评补图石头记》,勃兴于1921年胡适首倡“新红学”,“发扬光大”于自二十世纪五十年代以来中国官方红学界连篇累牍的隐瞒真相和诈骗谋利。

徐润创设的上海广百宋斋铅版书局于1885年出版了铅印绘图本系列古本小说,其中就有《石头记》,很可能题名《新增图像石头记》,这是迄今所知最接近曹頫原著的小说版本。广百宋斋铅印绘图本古本小说纸墨精良,校对详审,无一误字,并请丹青妙手绘制插图,又采用当时先进的铅版活字印刷技术,因此极为畅销,亦不幸成为坊间无良书商盗版翻印、篡改伪造的底本。

1899年,孙家振创设的上海书局出版了号称“悼红轩原本”的石印本《增评补图石头记》。《增评补图石头记》被中国官方红学界高层人士(如周绍良等)长期谬指为广百宋斋铅印绘图本《石头记》,这实际上是官方红学界刻意隐瞒真相的诈骗行径,是陶洙刻意搅浑水企图逃避追责的诡计。

《增评补图石头记》以广百宋斋铅印绘图本《石头记》小说文本为基础,进行了大肆篡改,其中最大的篡改行径,就是在曹頫原著中伪造妄添了“曹雪芹披阅增删纂目分回”等情节文字。上海书局还在《增评补图石头记》卷首伪造了一篇“程伟元原序”,诡称120回小说文本是由程伟元收集、整理和刊刻的。正因为上述两大伪造手法,上海书局才胆敢将《增评补图石头记》公然号称为“悼红轩原本”,即程伟元收集整理刊刻的小说文本最符合“曹雪芹披阅增删纂目分回”后的小说文本。

上海书局在曹頫原著中伪造妄添“曹雪芹披阅增删纂目分回”等情节文字,主要利用了当时社会上的传言,即《石头记》(俗称《红楼梦》)的作者是江宁织造曹寅的后人(儿子或孙子)。如1893年,袁枚之孙袁祖志刊行乃祖手稿《随园三十六种》,就在《随园诗话》卷二中伪造妄添了“曹寅之子”“曹雪芹出所撰《红楼梦》一卷”、“大观园即随园”以及“曹雪芹”为妓女题写艳诗等谎言。

由于曹頫在小说原著中用隐藏的真实年代序列和空间序列指示小说的真正作者是生于1706年的曹頫本人,曹頫没有任何必要在小说中编造“曹寅后人曹雪芹披阅增删纂目分回”等情节文字来暗示作者的真实身份,因此“曹雪芹披阅增删纂目分回”等情节文字必为上海书局伪造妄添。

同时,由于现传系列所谓“曹雪芹生平史料”如《四松堂集》(稿本和刊本)、《懋斋诗钞》、《绿烟琐窗集》、《延芬室集》、《枣窗闲笔》、《春柳堂诗稿》等,暗示“曹雪芹”为曹寅之孙,“曹雪芹”创作《红楼梦》(而非《石头记》),因此所谓“曹雪芹生平史料”俱为伪造,伪造的核心人物就是陶洙。

上海书局在曹頫原著中伪造妄添“曹雪芹披阅增删纂目分回”等情节文字,这一事实轻而易举地证伪现传全部《红楼梦》、“脂砚斋评本”乃至《增评补图石头记》。换言之,中国人一百多年来读到的《红楼梦》和《石头记》小说版本,全是假的和错的,而最接近曹頫120回原著的广百宋斋铅印绘图本《石头记》早已被中国官方红学界刻意隐匿或销毁——这是中国官方红学界对中国文学、文化、学术、教育乃至道义良知犯下的无可饶恕的滔天罪行!

上海书局炮制“悼红轩原本”《增评补图石头记》,沿袭了广百宋斋铅印绘图本绘制插图的形式。“悼红轩原本”《增评补图石头记》小说正文无图,附录中卷首和回首的插图都是陶洙亲笔绘制。在附录于卷首的插图中,有“通灵宝玉图”和“辟邪金锁图”两幅插图,对比“程甲本”、“程乙本”、“脂砚斋评本”,凡第八回正文出现的“通灵宝玉图”和“辟邪金锁图”,无可置疑地都是以《增评补图石头记》卷首附录的新绘插图“通灵宝玉图”和“辟邪金锁图”为母本,仿画简化而来,其图式和篆文形式高度一致。

换言之,以“悼红轩原本”《增评补图石头记》卷首附录的新绘插图“通灵宝玉图”和“辟邪金锁图”,同样可以轻而易举地证伪现传全部《红楼梦》和“脂砚斋评本”等伪本——中国官方红学界早就知道这一明显的事实,这是中国官方红学界对中国文学、文化、学术、教育乃至道义良知犯下的无可饶恕的滔天罪行!

上海书局炮制的“悼红轩原本”《增评补图石头记》,在卷首、回中和回末还伪造了所谓“东洞庭护花主人王希廉(王雪香)”和“大某山民(姚燮)”等人的批语。此后,陶洙在这些批语的基础之上,进一步炮制了所谓“王希廉评本”和“妙复轩评本(张新之评本)”等。中国官方红学界高层人士早就知道这一事实。

1900年,铅印绘图本《增评补图石头记》首次出现。该版本虽然未具出版方,但其基本样式沿袭了上海书局石印本,因此出版方极可能就是上海书局。

1905年,市面上出现了号称日本版的两版铅印《增评补图石头记》,一版号称“日本帝国印刷株式会社”出品,一版号称“金港堂书籍株式会社”出品,虽然两版版权方署名不同,但其他内容完全一致。

从1930年开始到1940年,商务印书馆多次重印再版铅印《增评补图石头记》,实际上1900年版本和1905年版本的不断修订版。1957年,大陆商务印书馆再版《增评补图石头记》,该版底本即1930年版本。2014年,作家出版社出版《增评补图石头记》校订本,参与校订者为蔡义江、吕启祥和张书才等人,该版底本也是1930年版本。今天的读者可以方便地根据2014年作家出版社出版的《增评补图石头记》校订本,清楚见证百年红学的欺天谎言和中国官方红学界的滔天罪行!


四、胡适的谎言经不起《增评补图石头记》的验证

1921年,胡适发表长篇论文《红楼梦考证》,标志着以所谓“考据”为特征的“新红学”正式诞生。《红楼梦考证》是为上海亚东图书馆出版新式标点本《红楼梦》所作的序,胡适在论文改定稿中论断《红楼梦》作者是曹寅之孙曹雪芹,小说后40回为高鹗续作。

亚东本新式标点《红楼梦》是胡适和汪原放合作编印的,完全根据胡适的意图出版。在编印过程中,胡适帮助汪原放选择版本,指导汪如何校读如何标点,以及如何写作《校读后记》。

亚东本《红楼梦》于1921年初版,到1949年之前发行了16版,影响很大。前7版以所谓“王希廉评本”为底本,实际上是“程甲本”的修订本;后9版以胡适自藏的“程乙本”为底本。

胡适明确知道他选择的小说版本都是伪本,都是假的和错的吗?当然知道!中国官方红学界高层人士早就知道这一点!

胡适拿给汪原放校读“王评本”和“程乙本”的小说版本之一,就是1905年日本版《增评补图石头记》之一的“金港堂书籍株式会社”版本,该版本跟今天读者方便见到的2014年作家出版社出版的《增评补图石头记》校订本没有本质区别。

请今天有心的广大读者拿着《增评补图石头记》,对比一下“程甲本”、“程乙本”、“脂砚斋评本”或任何什么其他本子,看看有多大区别!

以对比“程甲本”为例,《增评补图石头记》的“程伟元原序”和小说正文,跟“程甲本”每一页都有重大不同,存在大量异文,而且在这些异文之处,往往是《增评补图石头记》正确无误而“程甲本”荒唐背谬。

最明显的不同是,号称“悼红轩原本”的《增评补图石头记》正文无图,而“程甲本”第八回正文中居然出现了“通灵宝玉图”和“辟邪金锁图”,并且这两幅图的图示和篆文形式跟《增评补图石头记》卷首附录的新绘插图高度一致!

胡适看不到这些问题吗?当然看得到!然而胡适指导汪原放写作的《校读后记》竟然公开谎称“王希廉评本”跟《增评补图石头记》的文字“差异极小,甚至没有什么差异”!

胡适首先公开推崇“程甲本”,可是在亚东本新式标点《红楼梦》卷首附录的“程伟元原序”,既不来自于“程甲本”,也不来自于“程乙本”,居然来自胡适一生讳莫如深、只字不提的《增评补图石头记》!

毫无疑问,胡适在写作《红楼梦考证》之前,就非常清楚《增评补图石头记》跟“程甲本”和“程乙本”的重大不同,非常清楚“悼红轩原本”《增评补图石头记》可以轻而易举地证伪他推崇的“程甲本”和“程乙本”。

换言之,胡适早就非常清楚他关于《红楼梦》版本的论述完全是一派胡言,是彻头彻尾的谎言。早就研究过《增评补图石头记》的中国官方红学界高层人士,当然早就知道这一点!

1928年3月,胡适公开发文,隆重推介其所谓在1927年7月重金买下的“甲戌本”“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公然声称“深信此本是海内最古的《石头记》抄本”,“是一部最近于原稿的本子”。1933年,胡适又撰长文隆重推介“庚辰本”“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公然宣称这是其“生平所见为第二最古本石头记”。

不用更多的证据,熟悉《增评补图石头记》的胡适之,完全知道“甲戌本”和“庚辰本”第八回正文中的“通灵宝玉图”和“辟邪金锁图”就是《增评补图石头记》卷首所附新绘插图的简化版,其篆文形式高度一致。换言之,胡适完全知道“甲戌本”和“庚辰本”就是根据《增评补图石头记》伪造出笼的假古籍——中国官方红学界高层人士当然早就知道这一点!

胡适自1927年7月购藏“甲戌本”,直到1961年在台湾首次出版影印本,34年间从不把“甲戌本”拿出来供学界参考讨论,受了很多人的批评,说不出任何正当理由——核心原因很清楚,只要将“甲戌本”和《增评补图石头记》稍作对比,胡适之的弥天大谎就会立即破产——中国官方红学界高层人士当然早就知道这一点!

胡适不但藏掖着“甲戌本”不敢示人,而且公然撒谎欺世,他公然谎称把出售“甲戌本”的“藏书人”的姓名地址都丢了,没有记下卖书人的姓名地址,没有和他通信——可是,署名“胡星垣”的卖书人的信,一直就在胡适的北平寓所里,而“胡星垣”这封信的笔迹,跟陶洙的笔迹一模一样完全一致——中国官方红学界高层人士早就知道这一点!

现在暂时没有证据证明胡适知道“悼红轩原本”《增评补图石头记》是上海书局炮制的伪本,知道“曹雪芹披阅增删纂目分回”等情节文字是上海书局伪造妄添进小说原著的;换言之,现在暂时没有证据证明胡适知道小说原著中根本没有“曹雪芹”。但是,当胡适用“程甲本”论证小说作者是曹雪芹时,他完全知道蔡元培、顾颉刚等人向他提供的所谓“曹雪芹生平史料”如《四松堂集》(稿本和刊本)、《随园诗话》等,都是陶洙伪造——中国官方红学界高层人士早就知道这一点!


五、笔迹鉴定揭穿陶洙亲笔伪造“脂砚斋评本”

彻底揭穿胡适和陶洙等人紧密勾结肆无忌惮撒谎造假的事实,关键证据之一就是揭穿陶洙亲笔伪造多种“脂砚斋评本”的事实。

在大量铁证证伪“脂砚斋评本”的情况之下,只要找出陶洙的亲笔笔迹,对比“脂砚斋评本”,就能够立即判明真相。

2008年,当大量铁证指向陶洙严重涉嫌亲笔伪造“脂砚斋评本”之时,我就在个人博客上公开断言,陶洙的笔迹跟“脂砚斋评本”一定一模一样完全一致!

事实如何?事实正是如此!

陶洙伙同周绍良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初伪造了一部“脂砚斋评本”,1957年以当时240元的离谱高价卖进了今天的北京师范大学图书馆,号称“北师大藏本”。“北师大藏本”正文俱由陶洙亲笔抄录,少量朱批由陶洙亲笔抄录,大量朱批由周绍良抄录。

2001年,当时北师大张俊的博士生曹立波“发现”了“北师大藏本”,拿着“北师大藏本”去国家图书馆,对比“己卯本”中确认为陶洙笔迹的第21回到第30回正文,确认两者完全一致。这一事实,也得到了冯其庸等人的共同确认。

2008年,国家图书馆出版社出版了“己卯本”高清照相本,确认为陶洙亲笔抄录的第21回到第30回的正文和朱批俱在其中。请中国人民拿着这10回正文和朱批,对比“乾隆时期抄本”“庚辰本”对应回目——两者文字笔迹一模一样完全一致!

我在博客上公开对比了两本的第23回和第24回回末正文和朱批笔迹,民间红学界一片鬼哭狼嚎,官方红学界魂飞魄散哑口无言。南京大学文学院教师苗怀明,在其主持的网站上公开发出呼吁,无论陈林说什么,我们都要“沉默,沉默,再沉默”!

冯其庸撰文公然声称,他拿着“北师大藏本”对比其自藏的各种“脂评本”,发现笔迹一本都对不上。什么对不上?冯其庸的谎言跟事实对不上!已知“北师大藏本”的笔迹跟“己卯本”中陶洙的笔迹一模一样完全一致,而“己卯本”中陶洙的笔迹跟“庚辰本”又一模一样完全一致,“北师大藏本”的笔迹怎么就跟“庚辰本”对不上?

什么叫“一模一样完全一致”?当我公开对比陶洙笔迹和“庚辰本”,一群不知死活的红学小骗子立即叫嚷陶洙“描抄、蒙抄、仿抄”了“庚辰本”。“描抄、蒙抄、仿抄”之谬论首先证明的是陶洙笔迹和“庚辰本”“一模一样完全一致”,可是陶洙“描抄、蒙抄、仿抄”“庚辰本”,为什么抄出了陶洙的特征笔迹,周绍良一看就能认出陶洙的字?“庚辰本”怎么就不是陶洙的字?

冯其庸的谎言穿帮,无可置疑地证明了中国官方红学界高层人士早就知道陶洙亲笔伪造贩卖多种“脂评本”的事实!

彻底揭穿陶洙亲笔伪造贩卖多种“脂评本”的事实,胡适在“新红学”问题上撒谎造假至死不悔的事实就无所遁形。

2017年2月24日,胡适暴毙65周年,我在微博上愤怒地写下这一段置顶文字:

#胡适# 一生身姿曼妙撒谎成性至死不悔,是中国近现代史上对中国文化文学造成最大伤害的无耻伪君子。胡适的发迹,肇始于勾结#蔡元培#、#董康#、#陶湘#、#陶洙#、#顾颉刚# 等人丧心病狂地伪造各种#红学#假材料,炮制祸害百年中国的新红学谎言。胡适端坐神坛,是对中国文化学术、道德良知的无情羞辱。


胡适的亲属后人,胆敢来跟我叫板对质吗?中国官方红学界,胆敢跟我来叫板对质吗?我早已经等不及在法庭上当着亿万被侮辱被愚弄的中国人民的面,把你们的画皮撕得粉碎!


六、学术文化和道义良知的全面失败

百年红学惊天骗局的败露,见证了百年来中国学术文化和道义良知的全面失败。

一百年来,所谓中国“一流的”知识分子纷纷卷入红学论争,解决不了任何一个基本问题,反而积累了重重谎言和层层黑幕。中国知识分子学术能力极其低下,道德品质极端败坏,这是一个无可否认的可耻事实。

从2004年开始到2018年,120回《石头记》的作者是曹頫、陶洙亲笔伪造和贩卖“脂评本”、《增评补图石头记》证伪“程本”和“脂评本”、胡适早知其“新红学”论断全是谎言、上海书局在曹頫原著中伪造妄添进”曹雪芹披阅增删纂目分回“等情节文字,14年来每一次新论点的爆发,都是艰难的进展和伟大的成就,然而中国学术界、文化界、新闻界熟视无睹,置若罔闻,完全丧失基本的职业素养和道义良知。

这一百年来的中国知识界,在百年红学诈骗问题上,注定被万世唾弃!

胡适“新红学”的谎言仍然在玷污着中国的大中小学教材、百科全书、各类辞典,伪君子胡适仍然端坐在神坛,曹頫的《石头记》仍然被篡名,被污损,被阉割,陶洙亲笔伪造的假古籍仍然名列“国家珍贵保护古籍”,以中国官方红学界为代表的红学诈骗集团仍然在肆行欺诈牟取暴利。

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在百年红学谎言仍然横行的岁月里,这是一个冰冷刺骨的冷笑话。


(完了)


  评论这张
 
阅读(89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